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我只要你
    “梦绾?”

    肖奇的声音让她转过身,看到熟人,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不自在。

    “你怎么在这里?你来找我的吗?”

    肖奇之前被展昊泽派出了分公司,今天刚好是过来做汇报的,没想到会让他看到施梦绾。

    “不是。”施梦绾站在那里,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肖奇。

    “那你这是?”

    “我想找展昊泽。”施梦绾看着对方,声音有些晦涩,还有些羞涩:“可是说没有预约,不能上去。”

    “你找展总?”肖奇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施梦绾跟展昊泽能扯上什么关系。

    “是。我有点事找他。”施梦绾看着肖奇,明知道不应该,但还是说出口了:“你有办法让我见到他吗?”

    “你跟我来。”他在新公司业务开展得不错,展昊泽面前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谢谢。”

    施梦绾点头,肖奇没有多问,带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

    因为有肖奇带路,这一种顺利得很。上了楼,汤华刚好也在,看到施梦绾时还愣了一下。目光扫向肖奇,眼中有明显的不赞同。

    肖奇有些尴尬,事实上现在他也不知道施梦绾跟展昊泽是什么关系。

    “她有事找展总,汤助理能不能帮忙通告一下?”

    他知道展昊泽刚开完会,这会应该是在办公室里。

    汤华看着他目光转向施梦绾,他自然是认识施梦绾的。

    “你们等一下。”

    汤华进了门,肖奇看着施梦绾,几次想开口相问。

    “肖奇,谢谢你。”施梦绾看着他,想到自己还欠他一个解释:“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你。”

    “没关系。”肖奇摆了摆手:“你不愿意说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

    施梦绾没说话,但是眼中却是难得的涌出了几分感动。她在跟展昊泽这段感情里,几乎变成了自己的苦旅。

    她不能跟家人说,不能跟朋友说,甚至不能让人知道。

    虽然跟展昊泽分开了,可是她不但没得到缓解,反而越发的难受了。

    展昊泽于她就是毒,沾上了就戒不掉。想戒掉就是剥皮抽骨的痛。

    一分钟的时间,汤华从里面出来,看了施梦绾一眼:“展总让你进去。”

    施梦绾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喉咙口,她站在那里,有一瞬间想退缩。

    肖奇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此时的不对劲:“那,梦绾,我还有事,你自便。”

    “好,谢谢你。”

    施梦绾很真诚的向他道谢。肖奇走了,汤华为施梦绾拉开了门,施梦绾站在那里,一闭眼,迈步进门。

    她是第一次来展昊泽的办公室。冷气拂面,她刚才的紧张这会又冷静了几分。

    展昊泽的办公室很大,挑高的空间,依然是充满科技感的设计。

    施梦绾走了几步,站到了办公室中间,就没有继续往里面去了。

    展昊泽正在处理文件,看得出来,他好像很忙。手边有很多资料,桌上除了一台笔记本,还有一台台式电脑,两个都开着。

    台式电脑的屏幕半朝着门口,她能看到上面那些红红绿绿的线。

    展昊泽手上拿着一支笔,将面前的文件签好字,放到一边。

    他头也没有抬:“过来。”

    施梦绾顿了一下,脚步有些重。展昊泽又拿过一份文件,他这会抬头看了她一眼:“过来。”

    施梦绾咬牙,她有冲动想转身走人。只是想到她今天来的目的,还是抬起脚一步一步地移过去了。

    走到办公桌后面时,展昊泽似乎是对她花了这么多时间不满。手一伸,直接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下。

    “展昊泽,唔”

    眼前是展昊泽放大的脸,绵绵密密的吻有如一张网,将她困在其中,无处可逃。

    一吻结束,施梦绾手脚发软。整个人无力的偎在他胸前。意识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撑着他的胸膛想站起来。

    展昊泽握住她的手,扣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转了个向,让她面对他。

    “展昊泽。”施梦绾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呼吸有些急:“我来找你是有事情。”

    “恩?”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将她的手握在手里,带着细茧的手一根根的把玩着她的指尖。

    明明是手,施梦绾却有一种被亵玩的感觉。她想将手抽出来,他却执起她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什么事?”

    手指被他半咬着,施梦绾想收回来,可是他的手握昨很紧。她越发的不自在了,声音都有些不成语调。

    “s省,发生了地震。我想去灾区。但是现在那边不让我过去。”

    展昊泽啃咬她手指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看着她的眼睛:“你去那干嘛?”

    “青桑在那里,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很担心她。哧”

    手指被他用力的咬了一下,她吃痛,快速地将手抽回来。

    展昊泽看着她,眸光深沉,一片意味不明。

    施梦绾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疯,但是她的目的却是不会忘记的:“据说,可以跟着物资一起进去。我想你能不能——”

    “不能。”展昊泽直接就拒绝了。

    “展昊泽?”

    “我可以捐款,可以捐物资,但是,我不会让你去s省。那边现在还有余震,很危险。”

    很难得展昊泽一口气说了一串话。声音听起来很平淡,但是话里透出的关心却一点也不少。

    施梦绾却不肯就这样让步。

    “就是因为很危险,我才要去。你知不知道,青桑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的事,自然有霍靳尧去管。你不需要太担心。霍靳尧不会让她有事的。”

    他见过霍靳尧跟苏青桑在一起的时刻。霍靳尧很宠他这个妻子,相信他不会让苏青桑有事的。

    “这能一样吗?”霍靳尧是霍靳尧,她是她。

    “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将施梦绾的手抓过去,又轻轻的咬了一口。

    施梦绾吃痛,这次却是抽都抽不回来:“展昊泽,我一定要去。”

    “我也说了,不许去。”

    “你——”

    施梦绾用力推了他一下,同时把手抽出来,退后了一大步。

    她动作太大,后腰不小心就撞在了他的办公桌上。这下可比手指被咬要疼多了。

    她的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展昊泽快速的起身,要去检查她的腰。

    “撞哪了?”

    “别碰我。”施梦绾的脾气上来了,她早已经决定要跟展昊泽分手,会过来是因为她实在没有别的人可以找了。

    可是展昊泽这样的态度,她就知道自己指望不上他了。她去另想办法吧。

    她无视后腰上的痛转身要走,展昊泽拉过她的身体,将她又一次固定在自己的怀里,撩起她的衣服就要去检查她的伤。

    “你放开我。”她不需要他的关心。

    展昊泽因为她不配合的动作有些恼怒,明明受伤了还这么固执。

    将她的身体一按,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她又一次坐在他腿上。

    这样就方便多了,掀起她的衣服,发现后腰已经撞青了一块。她皮肤白皙,这么大一块淤青看着就格外刺目了。

    展昊泽脸色不太好看,按下内线,让汤华送药进来。

    “不用了。”他挂了电话,施梦绾却不想领这个情:“一点小伤而已。”

    她还要想办法去s省找苏青桑呢。

    她挣扎着想起来,如此不配合的举动让展昊泽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么不听话的施梦绾,他的手举了起来,在她的屯部拍了两下。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然打她?

    “你——”

    “老实点。”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又拍了一记。施梦绾脸都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

    她怎么说也是被父母疼爱着长大的,除了那年叛逆的离家出走,一直算是个乖乖女。父母连她一根手指都没碰过。

    哪里知道展昊泽这个混蛋竟然打她屁股?

    “展昊泽。你放开我。”

    她再一次要起来,可是展昊泽根本不让。而汤华的速度快得很,没过两分钟就把药送进来了。

    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施梦绾坐在展昊泽腿上。汤华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怪异,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将药放下,转身就出去了,走之前还特别体贴的帮展昊泽把门给锁了。

    门落锁的声音让施梦绾莫名的紧张。她想起来,展昊泽已经将她的衣服又一次掀了起来。

    他拿起一旁的药膏打开,挑出一点,帮她涂在腰上。

    他的动作算是轻柔,只是施梦绾却觉得痒,身体不自觉就扭了一下。

    “别动。”展昊泽将她的腰定住,大手扶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施梦绾强迫自己不乱动,任他为自己擦药。只是擦着擦着,那只手的动作就有些变味了。

    不再是徘徊在腰上,而是慢慢往下,再往下。已经到了她裙摆的边缘。

    她今天穿两件式的套裙绝对是方便了他的动作。眼看他的手指就要翻到裙子里面了,施梦绾抓住他的手,转身看着他。

    她忍着想立马跑路的冲动,盯着他的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要去s省。”

    展昊泽的手停在那处,她的肌肤光滑细腻,让他有些留恋不舍。

    “我要去s省。”

    她又说了一遍,声音比刚才还要大。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坚决,倾过身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记。

    她吃痛,却没有退开,反而是将双手放在他衣服的前襟,一个字一个字的又说了一遍:“展昊泽,你听到没有?我说我要去s省。”

    展昊泽将手慢慢收回来,慢慢的往上移。最后落在她后面的蝴蝶骨处。

    “如果我让你去,你打算,怎么谢我?”

    “”他眼神的暗示意味实在是太明显,施梦绾跟他在一起也纠缠了这大半年了,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咬牙:“你想我怎么谢你?”

    展昊泽伸手抬起她的下颌,跟她对视:“不许说分手。”

    施梦绾的脸色一白,她看着他,眼神复杂:“不可能。”

    “那就没得谈了。”展昊泽松开手:“去吧。我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展昊泽。”施梦绾没有从他腿上离开,她是真的担心苏青桑:“除了这个,别的都可以。”

    他明明有未婚妻,他明明也不缺女人,为什么就要样对她?

    “别的我都不要,只有这个不行。”

    展昊泽的话让施梦绾越发的气馁。她看着他,实在不明白他的想法。

    “展昊泽,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放在她身后的手轻轻一收,额头抵着她的。

    “我只要你——”

    压低的嗓音带着拂出一热气,施梦绾一阵颤抖。

    “可是,可是,你有未婚妻了。”施梦绾强迫自己理智一点,不要因为他几句话就动摇。

    “我没有。”展昊泽轻吻着她的鼻尖,动作很轻:“我只有你。”

    这样的展昊泽,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毒药。

    施梦绾一阵颤抖,她看着她看着展昊泽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他的唇从她的额头,到眼睑,到脸颊,再到鼻尖。最后又一次吻上她的唇。

    她无法抗拒,也无处可逃。

    博爱路上的吻,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味道。

    他的吻,急切,强势,充满了掠夺的气息。她无处可逃。

    身体被展昊泽抱了起来。悬空的瞬间她害怕摔下去,本能的将双手勾上他的颈项。

    感觉到他抱着自己往边上一扇门里去了,她进了门,才知道,那里是一处休息室。

    纯白的色调,房间并不大,可是一应俱全,床,小桌子,一个衣柜,里面的卫生间都有。

    她的身体被展昊泽放在里面的床上。她在他靠近的同时,将双手抵着他的胸膛。

    “我要去s省。”

    她又说了一遍。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还不肯死心。

    展昊泽给她的回应是又一次吻住他的唇,不让她有再开口的机会。

    身下的床明明是用来短暂休息的。却是意外的柔软。

    施梦绾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是踩在云端一样。

    她总觉得,自己随着他的动作,越升越高,越飘越远。那种飘浮的不真实的感觉,让她的心跟着悬了起来。

    她有些害怕,怕自己会摔下去。那种害怕的感觉让她紧紧的攀着他,不肯放手。

    她的动作让他的眸光一暗,扣着她的腰,加重了掠夺的力道。

    她想退后,却被他捞着她往前。除了迎接他给的一切,别无他路。

    最后在极致的快乐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施梦绾虽然很累,却因为心里有事并没有睡很久。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此时在哪,她起身快速地把衣服穿好。

    看着那一室的凌乱跟狼籍,她的脸有些红。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送上门来给他那个什么。

    进浴室去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完全没有什么不妥了之后正想出去。手刚碰到门把手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女声。

    “昊哥哥。”

    那个称呼让她愣了一一下,整个人愣在当场。

    陈菲菲?

    “昊哥哥。”

    陈菲菲今天好不安易才逮到了展昊泽。

    “你今天为会不去陈氏啊?我在那边等了你半天。”

    展昊泽的目光都落在眼前的文件上,连签了好几份文件,就是不看她。

    陈菲菲有些恼,上前将手挡在那些文件上;;“昊哥哥。你就不能先放下公事?你没看到我今天来找你吗?”

    为了来见她,特意穿了一身新衣服,还跑去做了头发。

    她做了这么多改变,以为他会看得到。可是他眼里根本没有自己。

    展昊泽终于抬头看她了;“我今天没办法去那边,我有跟叔叔说。”

    事实上,陈氏的业务早已经稳定。他除了一些特别重要的合作跟一些企划会参与。日常的工作有或者没有他在,都不影响结果。

    “可是,我想见你啊。”陈菲菲的声音越发的委屈。

    “你现在见到了。”

    展昊泽的声音并没有多少不耐,但是若认真听,可以听出他声音里的冷淡。

    陈菲菲咬着唇,她站在那里,看起来委屈至极。

    “昊哥哥。我做错了什么?”陈菲菲咬着唇,整个人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的身体向前,强迫他看向自己。

    ”你看你,一直都不理我。“陈菲菲是真的委屈:“我来了这么久了,你眼中只有工作工作。你就不能放下工作陪陪我吗?”

    她跟展昊泽认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以来,她满心满眼都只有他。她把他当成是自己未来的丈夫。所有的事情都是以他为中心,以他的快乐为快乐。

    可是她做了这么多,展昊泽对她却永远都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态度。他对她算是照顾,却称不上温柔。

    他对她好,却算不上体贴。他至今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至今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不,又或者他知道,可是他故意装作不知道。

    自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这么多年不管有多少男人示好,她统统都视而不见。

    她眼中只有他,也希望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可是展昊泽眼中根本没有她。

    “我在忙工作。”展昊泽的声音很轻:“你如果觉得无聊了。可以让小李陪你去逛街,可以去外面旅行,去玩。反正,你有大把时间。”

    陈菲菲站在那,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昊哥哥,你这是嫌弃我了?是不是?你嫌弃我不工作,你嫌弃我游手好闲是不是?”

    陈菲菲其实也是一也是有高学历的。她曾经念的是是林市最有名的a大。

    她当年为了追上展昊泽,配得上身为学霸的他也曾经付出过很多努力。

    可是她身体不好,毕业后,陈永昌不让她找工作,她就一直呆在家里。

    她现在看着展昊泽,突然就意识到,她跟展昊泽之间的差距可能是越来越大了。他可能真的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昊哥哥。我也去公司上班,我也去努力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展昊泽不接这个话,以陈菲菲的个性,又怎么能受得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呢?

    “菲菲,别闹了,回家去吧。”

    “我怎么是在闹了?我怎么说也是a大毕业的。”陈菲菲被展昊泽的态度气到了;“我怎么就不能进公司了?昊哥哥,你是不是根本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能做好对不对?”

    展昊泽没回答她这个问题,但他的态度就是默认了。

    “昊哥哥,你果然不爱我。在你心里,是不是根本就我配不上你?你是不是觉得,我一无是处?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一个社会米虫?”

    “我没有这样说。”展昊泽想拿开她的手,继续看文件。

    陈菲菲被展昊泽不以为然的态度给伤到了。她觉得一阵绝望。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展昊泽的眼中就是没有她?

    按说他们青梅竹马,从十几岁就开始在一起生活。这样的关系,自然不是外面那些女人可以比的。

    可是他对她却这么冷淡,她受不了了。

    她看着展昊泽的脸,他无疑是帅气的。更重要的是他身上那一股让人着迷的气息,让她欲罢不能。

    她看着他良久,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绕过了办公桌,就这样坐在了展昊泽的腿上。

    “昊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看到我?”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这样难道不可以吗?我不能喜欢你吗?”

    陈菲菲说话的时候,双手搂着展昊泽的肩膀,她将脸凑过去,就要去吻他。

    展昊泽避开了。将陈菲菲的身体推开,目光看了眼休息室的方向。

    陈菲菲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她又一次的想去亲他,可是展昊泽又一次推开了她。

    “菲菲,别闹。”

    “闹?”又是这个字。陈菲菲这会彻底发作了,她固执的抱着展昊泽,死也不肯放手。

    “我怎么闹了?昊哥哥,你说我怎么闹了?我这么爱你。我也只爱你,可是你呢?你为什么不能爱我?你为什么就不能看我?昊哥哥。你告诉我,还要我怎么做?”

    她情绪激动,展昊泽一时竟然没办法拉开她。

    她抱着他,毫无章法的在他的脸上乱亲一气。

    展昊泽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他伸出手将陈菲菲拉开,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休息室的门好像动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