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我是你的男人
    也是中国人?

    施梦绾有几分兴趣了。这次参加比赛到现在,只剩下她一个是大陆的了。

    刚才跟那个第三名的香港美女聊了半天,对方一个劲的让她去香港玩。

    能见到中国人她已经很高兴了,这会竟然还有中国人?也是中国过来的厂商吗?还是——

    说话的时候迪卡姗往边上退了半步,看了眼身后:“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施小姐也是林市人。她这次的作品非常不错,很有灵性。”

    “施,这是展。也是中国林市的,按你们的话说,这叫老乡。”

    迪卡姗笑得灿烂,施梦绾的表情却是瞬间僵硬。

    施梦绾看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展昊泽,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她不说话,迪卡姗以为她不知道展昊泽的身份,进一步说明。

    “施,展虽然是中国人,不过他在法国也有自己的产业,包括一些时尚品牌。”

    迪卡姗说了两个名字,施梦绾有些惊讶的看着展昊泽。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领子到肩头那里,有拼接的暗红色花纹,贴身的剪裁跟如此的设计,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贵气。

    她甚至能感觉到,当展昊泽站出来时,投射到这边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可是她不光是在注意展昊泽此时的模样,她满脑子想的是迪卡姗说的那两个名字。

    那是两个新兴的时装品牌。虽然设计算小众,但是在国内也好在欧美也好都已经有相当的知名度了。

    这两个服装品牌是展昊泽的产业吗?

    她垂眸,想到很久远以前一件事。那是她在去上学之后没多久,在她发现了大哥哥还会在外面跟人打架,受伤之后的一天。

    她突然来了灵感,画出了一件在当时尚算是稚嫩的设计图。

    那时,她拿着那个设计图跑去给乔泽看。少年看向她的眉眼满是温柔。

    “大哥哥,这件衣服怎么样?”

    “不错。很漂亮。”少年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如果是绾绾穿上,那就更美了。”

    “真的?大哥哥你没骗我吧?”

    “没有。我说真的。”少年说话的时候,将她的身体拉到自己的旁边坐下,他的视线是落在少女手中的画上,可是手却搂上了她的肩膀,让她靠近了自己。

    他喜欢她亲近他,也喜欢亲近她。

    施梦绾顺势往他的肩膀上靠,也看着那张设计图,最后转过脸看了少年一眼。

    “大哥哥。你以后帮我好不好?”

    “帮你?”

    “对啊,我画衣服跟设计衣服,你就做衣服,开一家很大工厂,把我设计的衣服卖给更多的人。”

    少年看着她的眼,没有去想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是一个相当不容易完成的目标。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施梦绾没有说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大哥哥有事做了,就不会再在外面打架了。

    她知道他现在打架虽然很厉害,甚至很少受伤。可是她还是很担心他,不希望他以后就那样。

    “大哥哥。”

    “恩?”

    “我以后,一定会画很多很漂亮的图。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来买我设计的衣服。那个时候,你一定要帮我,好不好?”

    “好。”

    “大哥哥。”

    “恩?”

    “以后我们赚了钱了,我们可以换大房子,也可以去全世界旅行,我们可以不用呆在这里。那个时候,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跟人打架了?”

    “好。”少年将她的身体按进自己的怀里,力道有点大,他闻着她身上的少女气息,眸子坚定。

    “大哥哥。每次你出去,我都很担心你。我不喜欢你跟人打架,你下次真的不要跟人打架了好吗?”

    “好。”

    “大哥哥。你真好。”

    少女笑得开心,少年看着她脸上的自我毁灭,强迫自己稳住心神,然后看着她,十分坚定的说。

    “我不跟人打架。等你长大了,当上了服装设计师,我就开服装公司。专门卖你设计的衣服。”

    “好啊。那我等着你。”

    少女笑得灿烂,那一瞬间,那间破旧的平房,好像迎来了满天的星光。

    迪卡姗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抱歉,有点走神。”

    施梦绾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强迫自己转开了视线。

    展昊泽是为了她才创立那两个服装品牌吗?她能这样想吗?

    可是看着他的样子,她完全没办法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迪卡姗像是没发现她脸上的失态一般,依然兴致勃勃的说着展昊泽的身份。

    “这些都是展旗下的品牌,你们都中国人,我想,你们应该会有话聊。”

    迪卡姗说完,那边刚好又有人找她。她跟两人说了一句失陪,就先离开了。

    只留下展昊泽跟施梦绾两人站在那里。

    施梦绾站着不动,她想着刚才迪卡姗的话。展昊泽竟然在法国也有产业?他不是经营科技公司的吗?

    这以些年,他到底在外面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

    她内心难以克制的涌上一丝好奇。却强迫自己转开视线,不去看展昊泽。

    “恭喜。”展昊泽站到她身侧,刚好有服务生经过,他从托盘上拿起两杯香槟,将其中一杯放到了施梦绾的手里。

    施梦绾看了他一会,最终还是伸手接过:“没什么好恭喜的。”

    又没进前三。展昊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极为清新的绿色,衬得她肌肤如雪。上面单肩设计的贴身剪裁,一片叶子刚好延伸在肩头,下面的的轻纱层层叠叠。

    展昊泽将酒杯跟她轻轻一碰:“在我心里,你就是第一名。”

    施梦绾因为他的话一愣,端着酒杯的手就这样停在那里,就这么看着他。

    意识到自己又受了他的影响,施梦绾转开脸。不让自己再沉沦下去。

    随意喝了口香槟,站在展昊泽身边让她感觉不自在。她将酒杯放到一旁,转身打算离开。

    展昊泽却跟着把杯子放下,然后拉住了她的手。

    施梦绾看看那只手,再看看宴会厅里其它人。她压低了嗓音,有些着急。

    “放手。”

    大厅里音乐在此时变了,展昊泽看向施梦绾,对着她伸出手。

    施梦绾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往后面退了一步:“你——”

    “走吧,陪我跳支舞。”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就这么牵着她的手,带着她滑向了大厅中间的舞池。

    施梦绾有心想后退,他的手已经搂上了她的腰。他带着她,在舞池边缘转了个圈。一点一点的滑入了舞池中间。

    被他这样带着,施梦绾就算是不愿意,也只能是跟着他的舞步起舞,旋转。

    跳了几步她就发现,展昊泽的舞技算是不错的。她有些意外。她的舞跳得并不算好,毕竟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能让她参加宴会的机会并不多。

    现在有展昊泽带着她,她看着眼前的展昊泽。

    他身上有越来越多让她琢磨不透,也看不透的秘密。偏偏这些秘密,不但不能让她放手,反而越发的想靠近,想知道。

    施梦绾脚步转了一个圈,这样的想法很危险,她要压下去。

    展昊泽很危险,她要远离。

    理智不断的提醒她,可是看着展昊泽那双幽深的眸子时,她却只能随着他的脚步而舞动。

    “你今天很美。”

    展昊泽将脸靠近了施梦绾的耳畔。他用气声说话,拂出来的热气就在她的耳边,她的耳朵一红,下意识的缩了缩颈项。

    她想往边上避开,可是她跟展昊泽本来就在跳舞,她能避到哪里去?

    展昊泽搂在她腰上的手此时微微收力,她反而又靠近了他一些。

    施梦绾已经下决心要远离他,他这会的举动让她想从他怀里逃开。

    “你有没有想过,跟这些欧美大品牌合作?把你的设计推广到全世界。”

    头顶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施梦绾愣了一下,她抬头看他,眼中有几分震惊。

    “展昊泽,你”

    “没想过吗?”展昊泽看着她,声音淡淡的:“如果你想的话,不管是迪卡姗也好,还是其它的公司,都可以想一下。”

    这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大了,施梦绾拧起了眉心,她抬头看着展昊泽的脸,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展昊泽,你到底是谁?”

    大哥哥跟她相识的时候是十五岁,分开的时候是十六岁,两个人分开了十二年。

    这十二年展昊泽到底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他,真的是他的大哥哥吗?

    以他当年那时的情况,十二年的时间可以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实在是有些吓人。

    先不说刚才迪卡姗说的那两个服装品牌,能在国外做到如今的地步绝对不简单。

    她跟肖奇认识后,特意有去查她说的科技公司。也查过了展昊泽。

    虽然他们公司的网站上没有放展昊泽的照片,可是上面的介绍却是很清楚的。

    肖奇说的科技公司是由展昊泽一手创立,现在市值更是比创立初期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手段,她想起了当年那个只会打架的少年。实在无法将眼前的人跟那少年联系到一起去。

    展昊泽看着她的眼,头微微一偏,一个吻就这样落在她唇间。他的声音极轻。

    “我是你的男人。”

    施梦绾的脸,倏地红了。想推开展昊泽,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她旋转到了舞池边缘。

    曲风在此时一变,展昊泽顺势松开了手,就这么带着她往大厅的角落去了。

    作为受邀而来的宾客之一,展昊泽在古堡也有一间房间。他带着施梦绾上了楼。

    施梦绾几次想挣开他的手,都没有如愿。上了二楼,她赫然发现展昊泽的房间竟然就安排在自己的隔壁。

    身体被他带了进去,她的手攀着门把手:“展昊泽,你别乱来。”

    楼下还有那么多宾客,还有迪卡姗在,他不会是想——

    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抗拒,轻易的将她的身体抱了起来。脚尖一点,门被关上了。

    他将她顶在门板上,大手轻轻的抚上她的锁骨:“刚才我就想这样做了。”

    说话的时候,他低下头,在他指尖所到之处,印下一个吻

    展昊泽勉强还有几分理智,并没有把她的裙子撕碎,可是那缓慢的,脱下来的过程,却让施梦绾脸都红了。

    身体已经变得不似自己的,她只能随着他的动作攀升或者是浮沉。

    他有如利剑,将她避开,而她是大海,包容着他每一次进击。

    他从她身上下去的瞬间没有松开她,而是将她搂进了怀里。

    施梦绾动弹不了,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太明白事情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她转过脸去看他,他也在看她。施梦绾被他过于热切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将视线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他光着的上身。

    在腹部那里,有一道疤这会看得格外的清楚。这是前几天的那一处伤。

    线已经拆掉了,但是疤还在。施梦绾之前因为他跟陈菲菲订婚的事,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关心他,不要去管他。

    这会看到这一处伤,忍不住就伸手抚上其中:“怎么弄的?”

    这么长,也不知道扎得深不深。当时,一定很疼吧?

    “你在关心我?”展昊泽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几分隐隐的笑意。

    “没有。”

    施梦绾想将手收回,展昊泽却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就那样按在那伤处。

    她的手抽不回来,被他抓着顺着那伤的纹路一点一点的抚过。那里的触感并不平顺,施梦绾从头到尾的感受完,突然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翻了个身,转过身去没有不看他了。

    展昊泽不明白她怎么了,想将她的身体扳正过去,她却固执的不让。

    他力气很大,她最终还是被他转了过去。才发现她眼眶泛红,里面有隐隐的水雾。

    “绾绾?”

    施梦绾低下头,并不去看他。她想起少年曾经答应过她,不会再跟人打架。

    可是不管是之前在平房区的小巷子遇到他,还是这一次。总之,他食言了。

    他忘记了他的承诺,就像是他忘记了,他曾经答应过自己,会照顾她,保护她一生一世的。

    “绾绾?”

    展昊泽又叫了一声,跟他刚才在床上跟她纠缠时的粗鲁跟凶狠比起来,他叫她这一声名字,极为温柔。

    施梦绾有想流泪的冲动,可是她又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她推了他一下,起身想离开。

    却忘记刚刚剧烈运动过的身体还在发软,刚想坐起来又跌了回去。这一次,刚好就跌在了他的怀里。

    他刚好想起来阻止她,这样一来,她的下颌就这样撞在了他的头顶。

    施梦绾吃痛,刚才还在隐忍的泪水这会完全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她的泪水刺激了展昊泽,他起身将她圈在怀里。

    “绾绾?”

    施梦绾很少有这样脆弱的时候,她现在突然就想哭,觉得难受。跟展昊泽重逢到现在一直压抑的情绪,好像此时终于可以宣泄了一般。

    她抬起手,突然就捶在了展昊泽的胸膛前。

    “混蛋,你这个混蛋。”

    她说着,又捶了几下。她的力气于他来说不过是挠痒。展昊泽也不阻止,任她捶。

    施梦绾连着捶了好多下,直到双手没有力气了。她终于停了下来,将脸靠着展昊泽,声音很轻。

    “展昊泽,你就是个混蛋。”他就只知道欺负她。一直以来都是。

    “展昊泽,你就是个骗子。”明明答应她的事情,却没有一件做得到的。不是骗子是什么?

    “展昊泽,你还是个小偷。”偷走了她的心,又不想负责任。真的是一个小偷。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小偷。”

    施梦绾也不会骂更多了的了,就这么三个词来来回回。最后她打也打累了,骂也骂累了,加上这几天为了决赛,精神跟身体都疲惫到了极点。

    等展昊泽发现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就这么靠在他的胸膛上睡着了。

    她就算是睡着了,嘴唇也还似乎在动。靠近了,认真去听,听到了混蛋两个字。

    展昊泽轻轻的将她的身体抱了起来,放平在床上。他看着她,手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那里还有残留的泪痕。

    他将那些眼泪一一拭去。最后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他跟着她想躺下的,自从那天施梦绾走了之后,这几天他并没有闲着。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可是现在他只想抱着这个女人睡一会。

    只是他刚一躺下,手机就响了。

    在惊醒施梦绾之前,展昊泽快速的将手机的声音按掉,然后起身去了浴室接电话。

    那一边传来的消息让他脸色凝重。他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极为冷静的开口。

    “我马上回来,你准备好飞机。”

    从浴室出去,施梦绾睡得正沉,展昊泽穿好衣服,拿起手机站在床边盯着她的睡颜半晌,最后毅然的转身离开了。

    施梦绾从法国回来之后,工作室的工作量又增加了不少。

    虽然没有拿到前三,但是最特别设计奖,跟大赛第四名这两个关键词还是很能加分的。

    尤其是那天小纪拿着她手机发的那条微博。她愣是被人称为最美女设计师。

    现在除了高订,还有不少的服装公司过来问她有没有兴趣量产。施梦绾忙不过来,暂时都拒绝了。

    重要的是,她想起了那天展昊泽说的话。

    说到展昊泽,她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没看到展昊泽的身影时已经不奇怪了。

    他好像一直是这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对他来说她到底算什么呢?

    他们这样,算是分手吗?

    她一个晚上没回房间,手机又落在小纪那里,第二天小纪跟佟言找她都要找疯了。

    施梦绾只好说自己昨天喝醉了,随便找了个房间睡着了。

    要不是因为这是在迪卡姗的古堡,小纪跟佟言一定不会那么容易相信她。

    回了林市之后,施梦绾一直在关注林市陈家的消息。发现除了上次那个订婚的消息之外,再没有其它的信息了。

    施梦绾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她很想去找展昊泽,可是她又想借着这个机会断掉也好。

    很快的,她就没有心思去纠结展昊泽的事了。

    苏青桑去做交换医生的时候,当地发生了地震。然后苏青桑失联了。

    施梦绾坐不住了,她去了苏家,找厉千雪。她也是去了一趟荣城后才知道,原来苏青桑不是向采萍的女儿,而是厉千雪的女儿。

    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是想都想不到。现在苏青桑出事了,她如果要去灾区肯定不行,但是苏家总有办法吧?

    厉千雪也担心坏了,可是她接到了霍靳尧的电话。霍靳尧安慰她说他已经带着物资去灾区了,让她不要急。

    她现在就算是再心急,也知道以她的身体跟精神状态去了灾区也只能是添乱。再怎么担心,现在只能相信霍靳尧。

    施梦绾没办法像厉千雪那样淡定。她跟苏青桑认识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对她来说苏青桑是姐妹一般的存在。

    她也想去灾区找苏青桑。

    可是现在灾区不是人人都可以去的。霍靳尧要不是因为捐了大笔物资,随着那些物资去了灾区,自己本身又有关系,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她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去灾区,去参与到找苏青桑这件事情里。

    最后,她想到了展昊泽。拿出手机给展昊泽打电话,却没有人接。

    盯着那个电话半晌,她决定自己亲自走一趟。

    车子停在展昊泽所在的科技公司大楼楼下,施梦绾不确定自己上楼去能不能找到他,也许,他并不在公司呢?

    她想走人,可是对苏青桑的担心压倒了一切。

    进了大楼里面,那完全超现代化的装修,还有几乎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一些设备,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情欣赏。

    直接走到前台,告诉那个前台她想找展昊泽。

    “你要找展总?对不起。没有预约的话,我们是不能让你上去的。”

    “你可以问一下吗?”

    “抱歉女士,没有预约真的不能见展总。”

    施梦绾咬牙,还在想着用什么样的办法可以上去见到展昊泽。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咦?梦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