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展昊泽,你敢吗
    安静的房间,两个躺在同一张床上的男人。

    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姿势暧昧,气氛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展昊泽没想到,施梦绾会问这样的问题,空气陡然变得静默。

    他的腹部还有伤,长时间这样撑着自己,引得那里微微的抽痛。

    他的脸色因为那个疼痛有些微改变,这样的改变落在施梦绾的眼中,直接就成了他不想承认自己身份的证明。

    施梦绾嗤笑一声。似乎对于这个结果,她早已经不例外了。

    她松开手,将他往边上轻轻一推就要起来,展昊泽再次拉住她的手。

    “绾绾。”

    “放手。”

    “不是你想的那样。”

    展昊泽很少像人解释。他那些兄弟,都跟了他很久了。

    很多事,他不需要说,也不需要解释,他们都直接去执行,少有人质疑他的话。

    “那是哪样?你说,我听。”

    施梦绾等着他解释,她就算是真的要跟他在一起,也希望可以明白他的心思。

    就算是不能在一起,她也希望分手可以分得干脆利落。

    展昊泽撑着自己很久了,这会索性坐了起来,然后拉着她一起坐起来。

    动作间牵扯到了伤口。他极低的哼了一声。施梦绾似乎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展昊泽身上有伤。

    她转开脸,强迫自己不能心软,不能退让。

    “绾绾,我暂时,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

    施梦绾嗤笑一声,转开脸去,心里是一片理所当然。她就知道,这人只是说得好听罢了。

    “抱歉。”展昊泽很少跟人说对不起。能让她说对不起的女人就更少了。

    “我——”

    展昊泽想到展坤,想到青城展家那一堆的事情,还有他现在的情况。

    他闭了闭眼睛:“陈菲菲有心脏病。她受不了刺激。她父亲于我有恩。所以,我暂时不能脱离陈家。”

    施梦绾转过脸来看着展昊泽,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

    “她有心脏病,她喜欢你,她要跟你订婚,所以你就同意了?”

    “我没同意。”事实上,自从上次陈菲菲犯了一次病之后,陈永昌就一直想让他们订婚。可是他没有同意。也不想同意。

    可是后来发生了陈菲菲差点遇袭的事,陈菲菲因为这个吓了个半死。

    她心脏本来就不好,陈永昌就决定让他们订婚。

    可是也许是怕他知道了会不高兴。陈永昌并没有跟他说,而是说陈氏公司举行周年订。

    陈氏的周年庆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段。展昊泽作为陈氏的总经理,不可能不出席。

    等他去了俊霞才知道,陈永昌跟陈菲菲竟然是想着让他们订婚我,而他们之间一点消息也没有透露出来。

    当时那个情况,展昊泽不可能甩脸就走,所以当陈永昌说请他上台的时候,他只能上去。

    事后,陈永昌私下跟他说了一大堆的好话。又为自己解释了半天,最后说如果他实在不愿意,可以等陈菲菲身体好一些之后跟陈菲菲解除婚约。

    至于眼前,还是让陈菲菲好好休息,养好身体为要。

    这样一来,展昊泽就算是不同意,也造成了订婚的事实情况。可是在他心里,他并不认同。

    “绾绾,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明白,不是我想的那样。不过是你想报恩而已。”施梦绾说到这时,嗤笑一声:“可是展昊泽,陈家对你有恩,陈菲菲有心脏病,跟我有关系吗?你既然这么怜惜她,舍不得她,那么你大可以去她身边,好好的照顾她,你来找我干嘛?”

    “绾绾——”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施梦绾说得一点也不客气:“渣男。”

    “施梦绾。”展昊泽看着他,脸上满是不赞同。

    施梦绾笑了笑,那个笑意一点也没有到达眼底:“你不是渣男吗?你怕伤害到陈菲菲,你一边又吊着我?我欠了你的吗?我凭什么就要这样忍气吞声呢?又或者是在你的心里我就这么好骗?可以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却已经这样做了。”施梦绾脸色嘲讽,带着丝毫不让的气势:“你难道不是一边怕伤到陈菲菲,一边吊着我?”

    展昊泽看着施梦绾并没有解释,事实上,他无法解释。

    因为真实的原因,他根本不能让她知道。

    “我没有怕伤到陈菲菲。我只是不想当一个忘恩负义的人。陈家对我有恩。我虽然不喜欢陈菲菲,但是也不想让她有事。”

    “对,你不能让她有事,所以你可以让我有事。”

    施梦绾听不下去了,她转身要下床,展昊泽握住她的手:“不要这样。”

    “那你希望我哪样?”施梦绾甩开他的手:“接受事实?接受你跟我在一起,却还要照顾另一个女人情绪的事实?”

    “我没——”

    “你别说你没这个意思,你就直接告诉我,你打算照顾她多久?又打算把我们这样的关系隐瞒多久?”

    展昊泽没有逃避这个问题,反而极为认真的看着施梦绾:“不会太久。给我点时间,我会解决的。”

    “可惜我不相信你。”

    展昊泽因为她的话,脸色沉了下去。

    施梦绾不愿意继续说了,她从床上离开,站到了床的另一边。

    “好了,就这样吧。展昊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他喜欢照顾陈菲菲,那就去照顾个够吧。她不奉陪了。

    她今天还要去组委会看复赛结果,她也没时间跟展昊泽在这里耗。进了浴室,洗漱好,换好了衣服,施梦绾出来准备走人。

    展昊泽在此时站了起来:“绾绾,我——”

    “行了,展昊泽。”今天已经说很多了:“不要说了。要么,你跟我分手,我们各不相干。要么你远离陈菲菲。回林市公开消息,说你们没有订婚,一切都是误会。如何?”

    展昊泽的脸色沉了下去,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这样去做的。

    他沉默跟犹豫的这一瞬间,施梦绾已经拿起了包包,往门口去了。

    展昊泽在她要走之时,又一次挡在她面前。

    “绾绾——”

    “展昊泽,我还是那句话,要么你做到你答应我的事,要么,你从这里离开。没有第三个选择。”

    手抬起来,她想着要推开他的。抬手的瞬间又想到他身上的身。

    她一咬牙,径直从他旁边越过他就这样走了。这一次,展昊泽没有再拦她。

    出了门,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头涌上几许失落感。

    展昊泽说的话她相信是真的,他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想来是不屑于说谎的。

    可是他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呢?能改变什么?

    陈菲菲有心脏病,需要他照顾,她身体不好,他是不是要一直照顾?

    一天不好照顾一天,一年不好照顾一年。

    真的是重情重义,可惜的是,她不想陪着他干耗下去。

    “施姐,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刚出门,小纪跟佟言已经醒了,这会也来了。

    “施姐,是不是很紧张啊?”

    “不紧张。”施梦绾摇了摇头,跟她所烦恼的事情比起来,真的没什么好紧张的:“能过就过,不能过我们就玩几天当旅游。这样一想,也没什么不好。”

    “施姐你心态真好。”

    小纪简直要膜拜了,施梦绾笑了笑,刚才低落的情绪再一次压了下去。

    “走吧。”

    让施梦绾意外的是,她竟然通过了复赛。

    入围的十个人里,说是名次不分午后,她排在第九位。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小纪跟佟言都开心得不行,两个人一起抱着她连声说恭喜。

    施梦绾笑了,这就是他们说的,情场失意,事业得意吧?

    复赛通过了,接下来,就是通过的十个人,准备参加决赛了。

    “决赛的场地,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七天,你们需要住在我们准备好的地方,在这里画图,做成品,走到你们完成作品为止。”

    “因为场地有些远,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回去收拾东西了。下午统一到这里集合,我们会有车子,送你们去场地的。”

    组委会的人将规则又说了一遍。施梦绾跟小纪几个都记得很认真。记下来之后,他们决定先回酒店去收拾行李,然后下午过来集合。

    施梦绾跟小纪他们回了酒店。小纪站在房间门口,看着施梦绾。

    “施姐,要不要我们去帮你收拾啊?”

    “不用了。”施梦绾摇头:“你们去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好吧。呆会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

    “好,施姐,集合的时间反正也还早,我们到时候吃完饭回来再休息一下也可以。”

    施梦绾点头,现在,就是不知道,组委会会把他们安排到哪里了。

    进了门,施梦绾以为展昊泽已经走了的。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房间里,

    看到他还没走,施梦绾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你怎么还没走?”

    展昊泽站了起来:“绾绾——”

    “别叫我。”施梦绾退后一步,正想着要去打开门让他走人,敲门声先一步响了。

    施梦绾吓了一跳,她站在门口没有急着去开门,而是从猫眼里往外面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又吓了一跳。来人竟然是万显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