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脚踏两只船很好玩是吗
    “信。”展昊泽根本不信,对施梦绾的举动只觉得是因为自己很长时间没来看她而闹的小脾气:“你打好了。”

    这人。真的是。施梦绾突然按下了那三个数字。按完了,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她用极流利的英语开口。

    “你好,我这里是xx酒店的一三”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手机被展昊泽抢去了,他看着她,完全不相信她竟然来真的。

    “施梦绾?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是你。”

    她瞪着展昊泽,这几天一直压抑的,难受的情绪,此时完全不想再压抑了。

    “展昊泽,脚踏两只船很好玩是吗?这样去欺负我很好玩是吗?”

    她说话的时候,那知道他订婚时的巨大愤怒此时涌上心头,她想也不想的抬起脚,对着他又是一脚。

    被施梦绾刚才的话惊到的展昊泽还在思考她的话,一个没有注意,竟然真的让施梦绾踢到了他。

    展昊泽中了一脚,不得不从她身上离开。施梦绾借着这个机会,从床上快速的起身,避到了一边。

    她坐了起来,一脸防备,还有怨怪的看着展昊泽。

    “展昊泽,不带这样欺负人的。”许是压抑太久,施梦绾的语气都透着委屈。

    可是很快,她又把这样的委屈压下去了。

    以前的事,过去就算了。但是现在,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她说话的时候指着门口的位置,要让展昊泽滚蛋,

    展昊泽坐在床上没有动。他的眉心微微的拧着,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

    “脚踏两只船?谁?”

    这个时候,还在装傻。施梦绾点了点头,上前将手机拿过来,拿到了手机又快速的退开,像是我不怕展昊泽会扑上来一般。

    打开手机找到昨天的新闻,直接往展昊泽面前一放。

    手机屏幕上,展昊泽跟陈菲菲站在一道,陈永昌站在陈菲菲身边。三个人笑得灿烂。

    配文就是他们订婚的消息。施梦绾的目光微冷,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展昊泽。

    事情到了如今,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说他对陈菲菲没有什么,他说让她给他时间。

    她相信了他,给了他时间,结果呢?

    展昊泽看到那张照片,眸光暗了几分。这张照片,他是知道的。这个新闻,他也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会被施梦绾看到。

    “没话说了?没话说了就走吧。”

    她也不想听他说,她心心念念想爱的,想要在一起不假。可是她也不想让人看轻了,她不想当一个可耻的小三。

    哪怕按时间先后顺序来说应该是她先来的也一样。

    将手机随意的扔到一边,施梦绾明天还有事,不想跟展昊泽耗。

    “你走。”

    展昊泽从床上起身,下床。施梦绾以为她要走,他却是走到了她身边,伸手抱住她。

    “展昊泽。”

    他不要想着老用这一招,施梦绾挣扎了起来,抬起脚对着展昊泽又是一脚。这一脚他避开了,施梦绾用手肘狠狠的撞向他的腹部。

    她听到一声闷哼。她也不停下,她又没多用力,他这样是做什么?

    却看展昊泽弯下腰去,她以为他是装的:“展昊泽,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展昊泽没有说话,他的手一直捂着腹部,脸上似乎是很痛苦的模样。

    施梦绾一开始还能淡定,后来看他实在是很痛苦的模样,她脸上的冷厉也有些端不住了。

    “你别装了。你没事就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展昊泽摇了摇头。伸手就要去抱她。施梦绾这才想起来眼前的情况,又用力推了他一把。

    他被她推得后退一步,后腰撞在酒店房间的桌沿上。施梦绾嘴唇动了动,才想说小心的,却想到她力气根本没有多大,他这样一定是装的。

    可当看到展昊泽指缝流出来的血时,她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上前。

    “你受伤了?”

    展昊泽抬头看她,不顾自己身上的血渍,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展昊泽,你”都这个时候了,他这是在干嘛。

    “我没有跟她订婚。”

    虽然所有的人都那样想,可是这场订婚,是陈家父女的一厢情愿。

    这半个月,那边动作频频。有些是针对他的,有些是针对陈菲菲的。

    针对陈菲菲的还好,只有一次。毕竟陈菲菲的伯父在c省也是相当有势力的。

    可是针对他的动作却多得不得了。决定来法国之前,他一半是因为故意,一半是想转移对方的视线。

    所以在对方找上门时,他不有躲避,而是直接接受了对方的挑衅。

    肚子上这一刀,算是他故意挨的。力道跟方向都算准了。不会致命,但是会受点苦。

    果然,他受伤之后,对方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了。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弱”,竟然这么容易受伤吧。

    也是历为受伤了,对方的动作停了。他才有空来法国找施梦绾。

    却没想到,他来了,施梦绾却是这样的反应。

    “你伤哪了?”施梦绾现在不想去关心他订婚不订婚的事了。

    她记得他身手很好,一般的人应该是伤不了他的,那他怎么会受伤的?

    “小伤。”

    “既然是小伤,那就走吧。”施梦绾从他怀里退开,根本不看他:“出去。”

    展昊泽松开手,看了眼自己的腹部。他来法国,穿着一件休闲西装。里面是一件米色的衬衫。

    这会衬衫已经沾了血,有血从他的指缝漏出来。

    施梦绾转开脸,想再说一句出去的。可是心不在焉却先理智一步上前,走到了展昊泽面前。

    她弯下腰去,直接就将展昊泽的手拿开,解开了衬衫扣子。

    看到在他的腹部,裹着一圈纱布,纱布现在尽是红色。

    她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盯着那伤处好一会,她转过身去按下了前台,让他们送医药箱上来。

    在对方问是歪需要医生时想了想同意了。

    等医生来的时候,她让展昊泽躺下:“你别站着了,躺着吧。医生呆会就来。”

    “不赶我走了?”

    展昊泽的话让施梦绾侧目,她盯着他的脸半晌,最后摇了摇头。

    “医生看完你的伤,你就走吧。”

    “绾绾。”

    展昊泽这一声称呼让施梦绾心头一颤。好像自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他就没有再像这样叫过她的名字。

    “我跟陈菲菲没有订婚。”

    施梦绾低下头去,神情并不相信。

    展昊泽上前两步想靠近她,她却举起了手:“你别动了,躺下吧。”

    她眼中的担心太明显,展昊泽看了她一会,最后听她的去床上躺下了。

    他的手还按在伤处。这会已经不流血了。很快的,酒店服务生带着一名医生上来了。

    施梦绾之前担心展昊泽的伤太重,怕她处理不好。医生一来,她先松了口气。

    医生将展昊泽腰上的纱布解开,施梦绾才看到,他腹部有一道大概五公分的伤口。

    那伤已经被缝合过,但是这会却还隐隐渗出血来。

    她不确定这是自己刚才推了他一把,还是怎么样。这会眼睛却是有些红了。

    医生将展昊泽的伤口重新处理,包扎好。最后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

    让施梦绾意外的是,展昊泽竟然能说一口相当流利的法语,这让她忍不住就有些侧目。

    送走了医生,施梦绾让服务生把沾了血的床单换掉,她看着展昊泽,有心想赶他走。

    展昊泽已经先一步在床上躺下来了。施梦绾向前两步。

    “展昊泽,你不能睡在这里,你——”

    “绾绾。”展昊泽伸手拉住了她的手。他看着她,依然是一惯冷然的脸,只是那眼中却多了几分温和,几分疲惫。

    “我很累。”

    这段时间,除去那些明里暗里想对付他的人。本身在公事上,也受到了不少的干扰。

    他在林市也好,青城也好,都还有很多事要做。这会却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见她,不顾身上的伤飞了十几个小时来看她。

    在飞机上他也没有休息,而是把一些很重要的公事先处理了。这会他是真的累了。

    “绾绾,让我睡一会。”

    他如此说,施梦绾这才注意到了,除了他身上的伤,他的眼底有一圈淡淡的黑影。

    嘴唇动了动,想让自己再绝情一点,再心硬一点,却怎么也做不到。

    只能看着展昊泽闭上了眼睛,他的手还握着她的手。

    “陪我睡一会,好不好?”展昊泽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握着施梦绾的手不放。

    施梦绾站在床边,看着好像又瘦了一点的展昊泽,没有如他所愿的睡下去,而是抽回手,退后了一步。

    展昊泽半睁着眼睛看向她,这一瞬的展昊泽,意外的让施梦绾感觉到了脆弱。

    脆弱?怎么可能?那绝对不应该是会出现在展昊泽身上的情绪。

    这个人,在她心里,就跟机器人差不多。他怎么可能会脆弱?

    “绾绾?”

    他又叫了她一声,这一次,施梦绾决定不受他影响,转身,直接去了浴室。

    她的脚步很快,进了浴室就将门快速的关上。将双手撑在盥洗池边沿,盯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不要心软,不要相信。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了。

    你若是心软,那就等于是又在害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施梦绾心绪不平,一个澡比平时多洗了十几分钟才出来。她身上裹着酒店的浴袍。

    看到展昊泽的时候,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呼吸绵长而平衡,似乎是真的睡着了。

    施梦绾走到床边站定,盯着展昊泽的脸。她心里闪过很多念头,比如把他摇醒,让他走人。又或者是她干脆再去开过一个房间。

    只是那些所有的念头在看到展昊泽腹部的伤时,她暂时放下,压了下来。

    她闭了闭眼睛,最后有些无奈的在他身侧躺下。就这样盯着展昊泽的侧脸,心绪难平。

    施梦绾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又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一个晚上。

    可是事实上却是她这一觉睡得很沉。她再怎么不想否认,也无法逃避内心的现实。

    有展昊泽的地方,她永远可以睡得更安心。

    清晨。

    施梦绾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展昊泽在她面前放大的脸。

    他正盯着她看,在她醒来的同时,低下头去,吻上了她的唇。

    施梦绾下意识的避开,她看着他,身体往边上移过去。

    展昊泽单手撑在床上,看着她的动作,跟着往她的方向移动了一些。

    施梦绾快速的起身,坐在离他两个手臂的位置。

    她的目光稍稍偏离一些,让自己不要去看他。

    “你的伤现在应该没事了,你走吧。”

    施梦绾不打算这样下去了,她身形一动,还来不及离开,已经被展昊泽压拉住,下一秒被他压在身下了。

    “绾绾,我没有订婚。”

    他看着她的眼睛,极为认真的说。

    他的眼睛深邃而专注,对她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心知他说的不一定是真话,也不打算相信。

    本来想挣扎的,但是想到展昊泽身上有伤,她只能停下动作。

    “是吗?跟我有关吗?”施梦绾强迫自己转开脸去:“你是我什么人?你订不订婚,跟哪个女人在一起,不需要跟我说。”

    展昊泽的眉心轻拧:“绾绾?”

    “别叫我。”施梦绾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转过脸跟他对视:“展昊泽,你说,你没有订婚?”

    “是。”

    “你说,你跟陈菲菲没有任何关系?”

    “恩。”

    “那你说,我算是你的什么人?”

    展昊泽停了一下,看着施梦绾娇艳的小脸,极缓慢的说了三个字:“女朋友。”

    “我是你女朋友?”

    “恩。”难道不是?

    “好。你说我是你女朋友。”施梦绾突然伸手扶着他的脸,极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那么你敢公开我们的关系吗?”

    “跟整个林市的人公开。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你敢吗?”

    “你敢让所有人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她放慢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展昊泽,你说,你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