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章: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车厢里很沉默,展昊泽并没有回应汤华的话。

    汤华说的都对,他知道。

    现在这个阶段,他跟陈菲菲订婚是最好也是最合适的。

    先不说可以转移那帮人的注意力,就说陈家在c省那边有一些势力。

    而陈菲菲的外家也有一定的背景。陈永昌这个人虽然是小人,但是对女儿却是真心疼爱。

    陈菲菲不是施梦绾。而且只是订婚,不会影响任何事情。

    他若是有理智,应该答应了的。

    垂眸,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这件事情,别再说了。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吧。”

    “老大?”汤华觉得可惜,这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

    “行了。”展昊泽想到的却不止眼前的事情,还有其它的事:“跟老六还有老七他们说一下,尽量加快动作吧。”

    他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

    “明白。”汤华看着展昊泽的脸色,有些难受:“老大,你放心,都是暂时的,等我们的麻烦解决了,到时候你就能跟嫂子在一起了。”

    只是眼前这些麻烦,并不容易解决。他知道,展昊泽也知道。

    车厢陷入沉默,良久展昊泽转过脸去看车窗外。

    他们已经到了陈氏大楼。想到陈永昌那个老狐狸,他的脸色又跟着沉了几分。

    “这段时间,陈永昌动作也很大,防着点。”

    “知道。”汤华想到陈永昌,唇角有几分不屑。不过那些情绪等车子停下的时候,却是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

    展昊泽这么一段时间不在林市,堆积了一堆的公事没有处理完。

    一上午的时间,他基本都是在处理各种公事。他现在要负责的事情除了陈氏他负责的业务,还有他名下的几家公司。

    快要吃中饭的时候陈菲菲来了。

    “昊哥哥。”陈菲菲看着展昊泽,觉得非常的委屈:“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不回来?”

    “去出了趟差。”展昊泽的声音很轻,陈菲菲发现,很难得的,很长一段时间展昊泽对着她都没个笑脸,今天的态度却算是温和了。

    她心下开心,脸上的娇嗔也少了几分:“昊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可想你了。打你电话你总是在忙,发信息你又不回,我差点以为你出事了呢。”

    “不是说了?我在出差。”展昊泽看着她:“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陈菲菲站到他面前:“昊哥哥,你都很久没陪我一起吃饭了。今天说什么也要跟我一起吃饭。”

    “我这还有工作。”

    “工作工作,你就知道工作。”陈菲菲噘着唇;“工作是永远都做不完的,我就要你陪我嘛。”

    她看了眼时间,上前去拉展昊泽的手:“走吧,马上就到饭点了,你这吃饭的时间总还是有的吧?”

    “菲菲——”

    “走吧。”陈菲菲拉起了展昊泽,展昊泽本来想拉开她的手的,不知道想到什么,却是任她将自己拉了起来,往外面去了。

    经过助理办公室时,刚好就看到了汤华,汤华看到他的举动,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模样。

    “展总。”

    “恩。”展昊泽点头:“我跟菲菲出去吃饭,公司的事你盯着。”

    “是。”汤华点头,给了展昊泽一记眼神:“展总路上小心,这个时候怕是有点堵车。”

    “我知道。”

    陈菲菲看了眼汤华,又看了眼展昊泽:“这个时候会堵车?不会吧?”

    “走吧。”展昊泽带着汤华往楼下去。下楼,上车,不出所料,果然在身后看到几个尾巴。

    展昊泽眯了眯眼睛,他没有动作,在陈菲菲将脸靠近他的手臂时,没有推开。

    到了吃饭的地方,是陈菲菲一惯喜欢去的餐厅。进门,展昊泽眼角的余光看了眼身后,刚才跟着的车已经停下了,在马路对面。

    展昊泽的眼中有一丝嘲讽。

    “昊哥哥?你要吃什么?”

    “都可以。”展昊泽转过脸看陈菲菲,难得的没有像以往那样给她一个冷脸。

    施梦绾今天去了工作室,再过段时间她要去法国参加那个服装设计大赛。在那之前,她要把工作室的内容先安排好。

    不过今天她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她在想今天晚上吃什么。

    这么久没跟展昊泽见面了,今天是不是应该隆重一点?

    施梦绾这样一想,忍不住就打开了手机。这里,她下载了一个专门教人做菜的app。

    看着里面的菜谱,施梦绾提前离开了公司,买材料去了。

    回到家就开始准备晚餐的施梦绾,给展昊泽发了条信息,让他记得回来吃饭。

    展昊泽接到他消息的时候,刚将车子开出了陈氏大楼。

    陈氏大楼里,展昊泽已经上了车。他正打算往施梦绾家的方向去,却看到中午那帮他甩掉的尾巴,又跟上来了。

    展昊泽脸色一沉,想着自己在公司附近的公寓,他掉转了车头,将车子往公寓的方向开。

    高峰时期,车子堵得厉害,他想甩掉那三辆车,却不是那么容易。

    车子开到公寓,因为这一片是高档小区,外面的车进不来,展昊泽不用担心那些人会跟来。

    进了地下停车场,他上了楼,在楼上换了套衣服,又将自己伪装了一番,这才重新下楼。

    换了一辆车,从另一个出口离开。果然,另一个出口也守着人在那里。

    他大刺刺的将车子开上路,身后的车子没有动静。

    等展昊泽到施梦绾的公寓时,她已经等了他近两个小时了。

    看到展昊泽进门,施梦绾的担心放下一半,却又忍不住开口。

    “你上班到现在?”

    “恩。”

    展昊泽应了一声,施梦绾却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你——”

    她除了在床上之外,每次见到的展昊泽,都是西装衬衫。今天的他却是穿了一件休闲夹克。

    “你今天早上好像不是穿这个衣服去上班的?”

    “恩。”展昊泽点头:“在公司不小心把咖啡浇衣服上了,所以换了一身。”

    事实上,他刚才还贴了胡子,戴了帽子,只是在上来之前,他把那些伪装去掉了。

    施梦绾觉得有点怪,但是她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怪。想了想,她拉过了展昊泽的手。

    “你先等一下吧,饭很快就好。”

    施梦绾说话的时候示意他等一会,她则去了厨房。

    她的脚步有些快,展昊泽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走那么急,直到他看到餐桌。

    白色的现代式餐桌上放着一个烛台,烛台旁边放着一束白色的玫瑰花,插在精致的花瓶里,看起来非常有气氛。

    两边已经铺好了餐布,摆好了餐具。所有的一切,都能看出,施梦绾精心布置了今天这一顿晚饭。

    他还记得,她身上的衣服。一件红色的,贴身剪裁的连衣裙。

    展昊泽忍不住就起身往厨房的方向去,施梦绾刚拿出材料要加工,看到他进来,她的脸有些红。

    “你,你出去。我马上就好。”

    他在这里,她会不好意思发挥的。

    展昊泽站在门口不动,只是盯着他的脸看。施梦绾被他看得越发的不自在,伸出手去推他。

    “你出去啊,快点,出去。”

    展昊泽将她的手拉过来,低下头,用力的,重重的吻上她的唇。

    没有更深入,浅尝辄止;“我等你。”

    他终于退出了厨房,施梦绾的脸有些红,有点烧,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的呼吸心跳恢复正常。

    转身,看着料理台上的材料,开始动起手来。

    她以前试过煎牛排,不过味道真的只能算一般。只希望展昊泽不要嫌弃吧。

    半个小时后,施梦绾把煎好的牛排,还有她做好的意大利面,一份沙拉端了出去。

    “可以吃了。”

    她将这些都摆好,看着展昊泽,他却突然拉住她的手:“我想,你应该也准备了酒吧?”

    酒?施梦绾俏脸一红,她还真准备了。

    但是他这样直接说出来,总给她一种,好像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她有些腼腆的转过身,从酒柜里拿出那瓶红酒。

    “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酒。”

    她不太懂酒,不过是挑了一瓶相对来说比较贵的买而已。

    “没关系。”

    展昊泽起身,看着她准备这一切,他克制住上前抱住她的冲动。而是将酒开了,给她倒上,也给自己倒上。

    施梦绾在他对面坐下,餐桌不大,她端起杯子,跟他碰杯。

    展昊泽接过她手中的杯子,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脸看。

    “怎么了?”施梦绾被他看得一阵不自在:“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展昊泽摇头,轻轻的跟她碰了一下杯:“只是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

    什么事情,让她那么严肃?

    “明天开始,我们公司事情很多,我可能不能天天过来。”

    他今天能顺利的离开他的家来这里,是因为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旦他们反应过来了,只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不能天天过来?”

    施梦绾咬着唇,似乎是在思考他这话里的意思:“那,大概要多久?”

    展昊泽不说话不能保证的事情,他不愿意给她承诺:“要一点时间。”

    施梦绾低下头去,浅浅的抿了一口酒。她不太懂酒,现在却觉得这个酒有些苦涩。

    “是,遇到什么困扰了吗?”

    展昊泽看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就是普通的公事,忙完这一段就好了。”

    “哦。”施梦绾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吃饭吧。”

    一顿饭吃得很安静,施梦绾连烛台上的蜡烛都忘记要点上了。

    她坐在那里心情莫名就有些郁闷。只是看着对方展昊泽那过分好看的五官时,她又将内心那一点郁闷压下去了。

    没有关系的,她也有画起图来不管不顾的时候。现在这样,刚好。

    她刚好过段时间要去法国参赛,趁这段时间多准备一下也好。

    心里是这样想,脸上还是带出了不舍的情绪。眼前的食物,似乎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展昊泽抬头的瞬间看到她的表情,他端起酒喝了一口。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就这么放在自己的腿上。

    “不高兴?”

    “没有。”

    展昊泽转过她的脸,跟她对视,施梦绾半咬着唇:“你要忙就去忙。刚好我也有事。所以,最近我也很忙。”|

    她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展昊泽没有说实话。

    可是她现在也不需要他的实话了:“我下个月要去法国参赛,刚好这段时间要好好的准备。要不,我从法国回来以前,你都别来了好了。”

    有那么长的时间,够他忙完了吧?

    她的唇在此时突然被展昊泽吻住,他扣着她的腰,轻易的就将手探入了她红裙下摆。

    施梦绾看着他,伸手搂住他的颈项:“不要在这里。”

    展昊泽却没有听她的,他轻轻的咬住她的唇,松开:“就在这里。”

    他的唇,一点一点的移到她的耳边:“不光是这里,还有厨房,客厅,卫生间,今天我们每个地方都做一遍。”

    施梦绾觉得脸有些烧。他话里的暗示,几乎让她把持不住。

    这个男人,不怎么言语,但是做出来的事跟偶尔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这样的让她觉得这么的不正经。

    只是她很快就没有余力去想更多了。她的身体被他一点点的挤开。神智开始游离到九天之外去了。

    展昊泽从施梦绾公寓离开时,又将自己的伪装重新戴回去了。

    他在黎明时分回到自己的公寓,进公寓大门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在小区门口看到了昨天晚上等着他的那几辆车。

    他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阴鸷。进了门,他将自己的伪装去掉,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对方只是让人跟着他,却没有让人动手,说明什么呢?是在找机会,还是说想玩更大的?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会奉陪到底。

    电话接通的瞬间,他走到了阳台边,目光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盯着下面的那几辆车看。

    “帮我做件事情。”

    挂断电话,他的指尖无意碰触到了相册。

    上面有一张照片,是今天刚照的。清晨的微光照在施梦绾的脸上,她睡在床上,整个人安详而宁静。

    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会,展昊泽将照片存进加密文档里。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施梦绾没想到,展昊泽真的不出现了。

    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桌上还留着昨天两人吃剩下没来得及收拾的晚餐。

    房间里却没有了展昊泽的踪迹,他甚至不像平常那样,给了她买好了早餐。

    身体有些酸,有些难受,她坐在沙发上,将双腿绻起,抱着膝盖。

    她看着那一片狼籍的餐桌半晌,突然就笑了。

    之前又不是没有分开过,怎么这次她倒是把自己弄得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施梦绾,你别这么矫情。过段时间,等展昊泽忙完了,他会来找你的。

    接下来的半个月,她就没有见到展昊泽。他是真的不出现了。

    施梦绾的参赛作品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过一个星期,她就要飞法国去了。

    在这之前,施梦绾去了一趟荣城看苏青桑。

    苏青桑从正月去了荣城就一直约她去玩,只是之前施梦绾没空。

    去了荣城,苏青桑特意放下工作来陪她玩。晚上,还带着她去见了霍靳尧的那帮发小。

    没想到的是,展昊泽有一个发小万显阳竟然对她好像有意思。聚会还没结束,就一个劲的要她的联系方式。

    看在苏青桑的份上,她不好意思拒绝得太明显。百般无奈之下,将自己的微信给了对方。

    接下来的两天,那个万显阳一次又一次的联系她,说要给她当导演。

    施梦绾有苏青桑陪,能推都推了,实在不能推的时候,她也是要叫上苏青桑一起。

    好在霍靳尧的朋友素质也都算不错,那万显阳虽然意图明显,却没有太过。

    这也让施梦绾松了口气。在荣城玩了几天,施梦绾准备去法国。

    签证跟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虽然有些舍不得苏青桑,但是施梦绾还是先回了林市。

    回到家的施梦绾给展昊泽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她只好改为发信息。也没有回,

    去法国的前两天,施梦绾回了一趟家去看父母。

    把她要去法国的事说了一声。施妈妈虽然不放心,但女儿要做的事情,她没道理反对。

    施梦绾陪了父母一天,上飞机之前,她又给展昊泽打了一次电话,依然没有人接。

    上了飞机的施梦绾在等飞机起飞时,拿出手机看了眼本地新闻。

    却在某个新闻所发布的公众号看到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本市科技新贵展昊泽先生同陈氏企业千金陈菲菲于昨日举行了订婚仪式。

    下面是详细的介绍,关于展昊泽的身份,陈菲菲的身份。还有就是昨天的订婚典礼的情况。

    最后是说,陈氏企业这样的公司,是不是也要开始涉足科技领域?

    配图是展昊泽,陈菲菲,还有边上陈永昌的脸。

    施梦绾盯着照片良久,直到再三确认,那人真的是展昊泽时,她的手一抖,差点将手机掉地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