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你不要做危险的事
    ,!

    施梦绾穿着乔泽给她买的新衣服,背着乔泽给她买的新书包。

    里面装着的书也是乔泽买的。书包很重,不光有这个学期的,还有上个学期的。

    幸好施梦绾成绩一向不错,上个学期虽然没学,但是她相信自己会努力追上的。

    她在想着老师今天特意叫她,没有给她布置作业,而是让她先把之前的书看一遍。

    问她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找老师。

    她心情很好,脚步也加快了。在这片平房住了这么大半年,她对这边已经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一不小心就会迷路了。

    右拐,左拐。再往前过三条小巷子,就到了家。

    只是还没走到那,就听到有打斗的声音。这一片,真的是乱得很。

    施梦绾脚步忍不住就加快了,她想避开的,却听到让她觉得有些耳熟的声音。

    “怎么?上次的教训你还没学会啊?”

    少年已经过了变声期,已经开始变得清朗的声音是她每天都听的。

    她瞪大了眼睛,脚步忍不住就停下了。

    她悄悄的走过去,躲在墙角后面,无声的探出一个头。

    少年身边站着好几个她并不认识的男生,都跟他差不多大。此时地上有几个人躺在那里。

    为首的一个人看起来一脸是血,少年的脚正踩在那人的胸膛上。

    “要是没学会呢,我再说一遍。这里,还有之前的东区码头,都是我的地盘。你们下次再过界,我可就不客气了。”

    少年已经超过一米八了,他是清瘦的。大多数时候,他在她面前虽然寡言,却都是温和的。

    这个时候的少年是施梦绾从来没有见过的。她的心跳有些快。

    被他踩在地上的人,想要起来:“臭小子,我告诉你,你别嚣张,亮哥不会放过你的。”

    “呵。”少年笑了,那个笑,很嚣张、他的脚开始用力:“亮哥不会放过我是吧?那就让他来试试。不要说是亮哥,就算是他有能力,把大佬辉叫来,我也不怕他。懂?”

    说话的时候,他的脚就这么顶着那人的下颌。那人的颈项被踩,一脸痛苦、本来就被打成猪头一样的脸,这会看起来更是吓人。

    “你,你……”

    那人开始喘不过气,少年却完全没有松脚的意思,不但没有,反而越发的用力踩了几分。那人的眼珠似乎都要突出来了,眼看就要没气了。

    施梦绾被吓到了,忍不住就倒抽一口气。

    那个声音很轻,却心动了乔泽。少年的目光倏地看向这边。

    施梦绾快速的缩回身子去,却还是晚了一步,被少年看到了。

    少年的脸色相当的难看,收回脚,那人缓过气,拼命的咳嗽起来。他转身看了眼跟着他的几个人,给了他们一记眼神。

    那些人开始善后,躺在地上的人,很快就被他们拖走了。

    少年的神情凝重,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他只是愣了几秒,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那修长的腿,一步又一步的迈向了施梦绾所在的方向。

    施梦绾的身体都在打颤,跟少年在一起的这大半年,少年除了开始偶尔会受点伤回来,后面这些日子,已经很少受伤了。

    她知道他在外面会打架,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少年这样对别人。

    原来,少年不是不受伤了。而是他从一个受害者,变成加害者了吗?

    施梦绾不敢去想,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是少年刚才脸上的狼戾是真的吓到了她。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大长腿,她顺着那腿往上看,对上少年面无表情的脸时,她的身体竟然一软,就这么坐在地上。

    少年没有急着伸手去把她扶起来,已经十六岁的少年,高大,清瘦,身上已经可以看到成年后的影子。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脸,唇一张一合。

    “你看到了。”

    施梦绾本能的要摇头,可是她现在的身体发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那双看向他的眼睛,多了几分惧怕。

    少年看着她的模样,对着她伸出了手。施梦绾的身体颤抖,想着刚才那一幕,她本能的往后退,想避开少年的手。

    乔泽眯起了眼睛,眼中有几分危险。

    他让人想办法给施梦绾弄了个名额去上学,就是不想让她每天呆在家里,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今天这个样子。

    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她看到了。

    看着施梦绾逃避的视线,他强势的伸出手,施梦绾的书包被他拿走,他背在自己的肩膀上。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施梦绾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可是少年的怀抱是她所熟悉的。

    她看着少年英挺的侧脸,咽了咽唾沫。少年像是没注意到她的不对一般,就这么抱着她回到了他们所在的平房。

    施梦绾进了门之后,脚都还有些发软。少年将她放在沙发上,她几乎是一被他放下,就往沙发的另一边缩去。

    少年倏地将脸靠近,大手撑在她的身侧,就这么盯着她的脸看。

    “你怕我?”

    施梦绾看着少年熟悉的脸,这些日子,他们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有些时候她冷了,醒来会发现自己被少年抱在怀里。

    平房环境差,可是她从来没有被冻着的。也从来没有被饿着。

    她突然摇了摇头,动作很轻,却坚定。

    少年的手还没拿开,施梦绾咬着唇,有些怯怯的开口:“你,你刚才是要杀他吗?”

    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少年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是。”

    施梦绾似乎是松了口气:“你,你别杀人,行不行?”

    少年看着她的眼,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就这么抚上她的脸。

    “好。我不杀人。”

    施梦绾松了口气,少年的手有点凉,这个季节天气还没有转暖。她看着他,目光带着几分期盼。

    “杀人是犯法的。”

    她极小声的说了这一句,少年似乎是想笑,却忍住了:“是。杀人是犯法的。绾绾知道得真多。”

    他这是把她当成是孝子了,施梦绾咬牙,突然嗓音就提高了一度。

    “你别不在乎,你要是杀了人,你是要去坐牢的。到时候我可不会去看你。”

    她说得决然,可是眼中的神情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少年看着她口是心非的模样挑眉。

    “哦?我要是去坐牢,你不来看我?”

    “当然了。”施梦绾点头,又加重了语气:“你要是去坐牢了,我就回家去,让你以后都一个人。”

    她的脸青涩而稚气,少年突然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好,我都听你的。”

    他的怀抱,让施梦绾放松下来,她没有刚才那么怕了,也不再颤抖了。

    “大哥哥。你不要做危险的事,好不好?”

    少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将手臂紧了紧。施梦绾有点呼吸困难,却还是要说:“你要是做危险的事,我怎么办?”

    她伸手去推他,从他怀里退开些许:“大哥哥,你要是真的被关起来,或者是发生点别的事,我怎么办?”

    这么长的时间,她离家出走。却从来不曾觉得孤独寂寞,是因为有他。他对她的照顾跟爱护,让她忘记了自己孤身一人的寂寥。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在她心里大哥哥是不同的。

    “大哥哥,我不想你有事,也不想跟你分开,所以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好不好?”

    少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唇一张一合,说着担心他的话。她今天看到了他阴暗的一面,却不害怕,也不逃避。

    他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头涌动。

    他又一次将她抱紧,将脸抵在她的颈窝处。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声音很轻。

    “好,我答应你。我会保重自己,也不会跟你分开。”

    “真的?”

    “真的。”

    施梦绾抬头看着少年的眼睛,心里已经恢复了平静。她咬着唇:“大哥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吧?”

    “恩。”少年点头,看着施梦绾的眼,神情专注:“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他会跟她在一起,会保护她,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大哥哥。”施梦绾伸手抱住少年的腰,不管大哥哥对别人是怎么样,只要他们可以永远这样就好了。

    她抱得很紧,直到她看到少年袖子上沾着的那一丝疑似鲜血的痕迹。

    她吓了一跳,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管。将身体退后。她示意他去洗澡。

    她为他将衣服都洗了,那个血渍自然也洗掉了。

    可是施梦绾洗得掉那个血迹,却不表示能忘记少年那充满狠戾的表情。在当天晚上,她不可避免的做起了恶梦。

    她梦到少年手上拿着一把刀,不断的砍着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她拼命的叫,拉倒的叫,想让少年停下。

    少年看到她来了,终于停下了。少年向她走过来,告诉她,不要怕。施梦绾不断摇头,看着随后赶来警察的,想叫少年赶紧走,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警方将少年带走了。任她怎么哭叫都无济于事。

    此时梦中的场景一换,少年的脸变成了展昊泽,等她再见展昊泽,竟然是隔着铁窗。

    施梦绾被吓到了,她想去拉对方的手,可是对方的身影却越来越远。她从梦中尖叫着醒来:“大哥哥,大哥哥……”

    梦中的场景开始放大,那种感觉让她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深深的绝望里。

    她睁开眼睛,却被床头的身影给吓了一跳。待看清楚,才发现坐在那的人是展昊泽。

    “展昊泽?”她还没有完全清醒,更没有从那梦境里回过神来,冷不防看到他,还有一种在梦中之感。

    “恩。”

    下一秒,施梦绾突然坐了起身,双手勾上了展昊泽的颈项,紧紧的,用力的抱住了他。

    “大哥哥,大哥哥。”她一想到梦里铁窗里的身影,这会就觉得整个人充斥着一股强大的不安全感。

    她将他抱得很紧,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聆听着他的心跳。

    展昊泽任她抱着并没有动作。施梦绾却突然抬起头来,吻上了他的唇。

    她的吻有些急切,有些慌乱。还有些害怕。

    她不知道这些年大哥哥经历了什么,是什么让他一个街头的徐混,突然变成了一个商业精英。

    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公司开起来的,又在这其中尝过哪些苦。

    可是她想,现在的他,应该是安全的了吧?应该不会像她梦中以为的那样吧?

    她又忍不住想到上次重逢时他好像又在跟人打架。那样不安全的感觉更明显了。

    “大哥哥。”

    她胡乱的亲吻着他的唇,她所有的经验都是来自于他。

    在这一方面,她无疑是笨拙的。可是这样的笨拙却格外的让展昊泽失控。

    她的手扯着他的衣服,她有些急,那样的急让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把她的皮带扣解开。

    她脸都红了,展昊泽却在这个时候,反客为主,将她压倒在床上。

    漆黑的夜,外面天气有些阴沉,春天来了,雨水格外的多。

    伴着偶尔一两声春雷。

    很快,外面下起了雨来。雷雨声将室内的撞击声掩去,那些失控的情绪,也中存在这样的雷雨夜里。

    …………

    施梦绾早上起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她梦到展昊泽回来了,梦到他没出事。梦到他们又跟之前一样。尽享鱼·水之欢。

    睁开眼睛,身体疲惫跟酸软的感觉让她倏地清醒。

    不是梦,展昊泽真的回来了?她腾地坐了起来,无视身上一身的痕迹,跟身上的难受。

    房间里没有人,她随意套好衣服,往外面去了。

    展昊泽刚好把门关上,旁边的餐桌上放着刚刚送来的早餐。

    “醒了?”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这才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她上前,又一次抱住了展昊泽。

    她将脸蹭了蹭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鄙味首,她的那颗心,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终于不那么紧张了。

    抬头看他,发现他好像瘦了一点。

    昨天晚上她没细看,现在白天了认真看一眼,才发现展昊泽瘦了不少。不光瘦了,人看着好像也憔悴了一些。

    “你——”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到了最后,却只能是重新去抱了抱他。想着他的样子,她吸了吸鼻子,眼睛莫名就有些发热。

    展昊泽任她抱着不动,过了好一会,才在她的后背拍了拍,

    “吃饭吧。”

    施梦绾点头,走到餐桌前坐下。今天不是周末,她还要去上班。

    抬头看向展昊泽:“你出差回来了?那这几天可以休息吗?”

    “可以。”

    施梦绾点头,又去看他:“那今天晚上你会回来吃饭吗?”

    展昊泽看着她,他还有很多事没忙完。呆不了几天又要走,不过——

    “好。”

    想拒绝的,出口的话却变成了肯定。施梦绾笑了,似乎是放心了。

    吃过饭,施梦绾去了公司,之前她花了几天的时间把要参赛的作品画出来了。起了个名字叫蓝之迷。

    对于她来说,展昊泽就是那个迷。但是她不急,她有得是耐心,慢慢的把这个迷解开。

    …………

    展昊泽上了车,汤华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老大,你没事吧?”

    展昊泽摇了摇头,之前那场车祸,让展昊泽受了点轻伤。他却不肯多休息,而是青城那边的事情一处理完,就来了这边。

    他大概知道,楼上那位是老大的心头好。但是——

    “老大,我们之后这段时间,只怕都有很多事情要忙。更何况,现在情况越发的混乱了。你现在这样,可不太合适。”

    汤华跟了展昊泽很久了,这十几年,他们风里雨里,什么没有经历过?

    可是以前那些暗涌,表面还算平静,只是现在不一样。展昊泽就那样出现在青城,等于把一切都翻到了明面上。

    那一场车祸,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但绝对是警告。

    展坤还没死,下面那些人也不老实。更不要说看展昊泽不顺眼想除掉他的人不知多少。

    “老大,要不,你先远着点施小姐?”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就算是能护住施梦绾,但是这样大一个弱点让人知道,总归不好。

    展昊泽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睛。脸色阴沉,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不说话,汤华也不好多说。车子向着陈氏大楼驶去,就要到陈氏大楼的时候,展昊泽终于开口了。

    “明天开始,我会搬回陈家去住。”

    “老大?你一直都住在陈家,你以为那些人不知道吗?”现在的问题不是你住在哪里,而是……

    后面的话没说,但是展昊泽明白他的意思。他的脸色阴沉,神情看起来相当的凝重。

    ”老大?你就听我的吧。“

    汤华早就跟他说过了,可是展昊泽一直不肯。现在这个时候,难道还要犹豫吗?

    “别说了。”

    “老大,你就跟陈小姐订婚,又会怎么样?又不是结婚。这个时间段,刚好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对你,对施嫂子,都是有好处的.“

    展昊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一直看着窗外的某处。汤华见状,又叫了一声。

    “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