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你是来报仇的
    展昊泽摇了摇头,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施梦绾被他抱住,她一时没有动。想抬头看他,后脑勺却被他按住。

    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涌入鼻端,施梦绾察觉到今天的展昊泽似乎跟往日不一样。

    好一会他终于松开了手,大手抚上她的脸颊,就这样看着他。

    “吃饭了吗?”

    “没。”施梦绾看了眼厨房的方向:“正打算去做。”

    “去吧。”

    施梦绾看了他一眼,没有急着去厨房,而是看了他一眼。

    “你真的没事?”

    展昊泽摇了摇头,施梦绾咬着唇。他知道,展昊泽一惯是这样,以前还是大哥哥的时候,他有事就不爱跟她说。

    “我去做饭。”

    吃饭的时候,施梦绾一直在看展昊泽。对上他投过来的视线,她顿了顿。

    “展昊泽。”

    “恩?”

    “商场上的事,我也不是特别懂。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不一定就帮得上忙,但是我可以听你说。”

    展昊泽愣了一下,他定定的看着施梦绾,略一点头:“好。”

    他说是好,但不一定就真的答应了。施梦绾知道的。也不再问了。

    在她以为展昊泽不会开口的时候,展昊泽却是开口了。

    “我明天要出一趟门。”

    施梦绾没想到他会主动跟自己说他的行踪,拿着筷子的手停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

    “可能要去半个多月吧。”

    “那么久?”

    施梦绾咬着唇,言语间不自觉就染上了失落的情绪。

    展昊泽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饭。

    施梦绾知道他的个性,说不出更多好听的话来,但还是希望能看到展昊泽对自己的不舍。

    他却表现得那样平静。施梦绾没有等到展昊泽说出不舍,只是到了晚上,他就像是回到了两个人刚开始时一般。

    用力的索取,拼命的掠夺。

    施梦绾最后的感觉觉得自己几乎腰都要断了,展昊泽却是没有停过,一直到了她精疲力尽,沉沉睡去。

    早上施梦绾起来时,展昊泽已经不见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她的心头难以克制的涌起了失落的情绪。

    拿起手机想看一眼时间,打开页面,却在上面看到了两个字。

    等我。

    没有更多的话,只有这两个字。施梦绾的失落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等他,她当然会等。她已经等了那么久了。不在乎再多等这半个月。

    就不知道他是去哪里,去办什么事。半个月啊,想想,还真的很久啊。

    施梦绾的纠结并没能维持太久,她接到了苏青桑的电话。苏青桑跟霍靳尧已经决定了要一起回荣城。

    不光是他们要回去,还要把向采萍也带回去。

    离别的愁绪让施梦绾一下子就从刚才那样的失落中回过神来了。

    施梦绾跟苏青桑是高中同学,也是同桌。自从两个人认识后就因为特别合拍这几年相处得很好。

    哪怕后来两个人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专业,但是感情一直很好。医科大跟她念的z大也很近。

    虽然去了荣城也还在国内,可是怎么也不比在林市了。

    年十三,苏青桑跟霍靳尧在机场,准备飞荣城。施梦绾心头不舍,早早去机场,跟苏青桑说了好久的话。

    苏青桑也不舍得她,她的神情也不怎么开心。好像是有心思,施梦绾没多想,以为她是不舍得离开林市。

    她自己其实也舍不得,她昨天没睡好,眼睛下面有一圈黑影。

    苏青桑注意到的时候只能再次吩咐她,让她下次不要只顾着画图,不顾身体。施梦绾知道她是真的关心自己,心头感动。

    送走了苏青桑,施梦绾想了想,将精力重新投入到工作里去。

    她既然打算去参加法国那个比赛,就要在这上面花点心思。

    元宵节那天,施梦绾又想到了展昊泽。她还记得那年两个人一起吃元宵,也记得他把酒酿丸子当成是元宵买回来。

    不想让自己的情绪一直陷在对展昊泽的思念里,施梦绾回了趟家。

    施妈妈做好了元宵等着她,她吃元宵的时候,拍了张照片,发完朋友圈,又单独将那张照片发给展昊泽。

    “元宵很甜,我很想你。”

    她一直没有得到展昊泽的回信。一开始,施梦绾还频频看手机,后来她索性将手机放下了。

    专心陪父母妹妹去了。

    同一时间,青城。

    展昊泽坐在车上,身边坐着的是他的助理汤华。

    “展总。”汤华将一份资料放在展昊泽手上:“我已经查过了,老爷子身体不舒服,已经住院了。昨天就送进去了。今天过节,老爷子嫌弃那些人吵,把那些人赶走了。”

    展昊泽就着车里的灯随意翻了翻眼前的资料。

    “确定没人?”

    “门口守着保镖,还有值班的医生。”

    “走吧。”展昊泽将那份资料重新放在汤华手上:“我们去会会老爷子。”

    “老大。”汤华以前的称呼都出来了:“会不会太早了?我听医生说,已经试过危险期,看样子,老爷子还能活得很长时间,我们不用急在这一时。”

    “不。”展昊泽盯着医院的入口,眸光阴鸷:“我不想等了。”

    医院vip病房,整个一层楼这会都很安静。

    青城这几天天气不错,外面圆月高挂,病房里,一个看起来古稀之年的老人睡在病床上,正紧闭着眼睛。

    房间突然的异响让他睁开了眼,数十年身处的环境,让他瞬间警觉,他的手摸向了枕头下面。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不会轻举妄动。”

    男人刻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却十分清楚。老人的手顿了顿,病房的灯此时被打开,他眯了眯眼睛。

    适应光线后,他看着眼前的展昊泽。

    “是你?”

    “看起来,老爷子认识我。那我就不用多做自我介绍了。”

    展昊泽走到病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他双腿优雅的叠起,整个人看起来轻松而闲适。

    老人盯着他半晌,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回来了。”

    “是啊。没死在外面,让你失望了。”

    展昊泽对上老人犀利的视线没有丝毫闪躲。他上扬的唇角带着微微的嘲讽,老人咳了几下,脸比刚才要红了一些。

    “你回来,是来报仇的?”

    老人眯起了眼睛,老而精明的双眼,并不放过展昊泽的每一个表情。

    展昊泽的唇角微微上扬,将身体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

    “不应该吗?”

    老人沉默,盯着展昊泽:“你想做什么?”

    “你应该问,我做了什么。”

    老人瞪着展昊泽,眼中突然涌现出几分防备:“你做了什么?”

    展昊泽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起身,走到了病床的床尾,抽出放在下面的病历看了一眼。

    “我觉得你现在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将病历放回去,展昊泽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不然我怕你知道了,病情恶化,万一气得归西了。那就是我的罪过了。你说是吧?爷爷——”

    “你——”老人因为他的话而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指着展昊泽,脸色铁青。

    展昊泽毫无波动的看着他,看着这个算得上是进入了风烛残年的老人,展坤。

    展坤呼吸困难,他探出手去,要往一边去拿药。

    展昊泽在他拿到药瓶的瞬间,轻晚的将那个药瓶捏在手里。他将药瓶翻转了一下,稍稍举高了些许。

    “爷爷,何必动怒呢。你现在,可是展家的支柱啊。万一你倒下了,这展家那可就要乱成一团了。”

    展坤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看着展昊泽,像是看着地狱来的阿修罗。

    他抬了抬手,没抢到药。他只好伸手转而想去按铃求救。

    展昊泽看着他的动作,看着他颤抖的手指就要碰到那个按铃了。他却在展坤要碰上的瞬间将他的手抓住。

    展坤喘气喘得更厉害了,展昊泽面无表情的将他的身体重新按回床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从药瓶倒了一粒药出来,放进了他嘴里。

    喂完药,他却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掏出口袋里的手帕将手擦干净。

    吃了药的展坤呼吸终于不那么喘了。可是脸色却一时恢复不过来。

    看到展昊泽的动作,他的脸色又从白转红,那胀得几乎变成青紫的颜色在灯光下看着有些可怖。

    “你你”

    展坤指着展昊泽,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后面的话说完。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展昊泽看着展坤脸上的表情,突然就笑了。他很少笑,而他此时的笑,无疑带着深深的恶意。

    他将手帕扔到一旁,弯下腰,跟展坤对视,看着他老而浑浊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极慢的开口。

    “我来,是为了拿回我应得的。”

    展坤瞪着他,他的手颤抖得更厉害了。

    展昊泽却并不想就这样算了,他又往前些许,声音比刚才更轻了。

    “拿到之后,就毁了它。”

    展坤这下是彻底的喘不上气来了。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口气梗在那里,几乎要窒息。

    展昊泽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在对方彻底的晕过去之前,他按下按铃。

    站直了身体,看着展坤那无力垂下去的手,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出门的时候跟赶来的医生撞在一起。几个医生对于这个特殊病房里的人都非常的关注,这会看着突然出来的展昊泽,一时都不明白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展昊泽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径直往外面走。

    刚才还呆在里面的保镖这会已经回过神来了,伸手就要去拦展昊泽。

    展昊泽冷冷的扫了那两个人一眼,两个保镖的气势竟然为他所夺,同时往后面退了一步。

    从医院出来,汤华早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看到展昊泽出来,率先为他拉开车门。等展昊泽上了车,他也跟着上了车。

    “老大?”

    “放心,死不了。”

    展昊泽看了眼车窗外的住院部大楼。他的眼神有些冷,伸出手掏重新拿出刚才那份文件看了看。

    “老狐狸。”

    “老大?”汤华看着他:“接下来是回酒店吗?”

    展昊泽刚想点头,手机响了。打开,是一条信息,上面是一碗汤圆。

    看着那张照片跟那八个字,展昊泽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分。手指划过屏幕,正想着回复。

    “呯”的一声,他们的车子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撞了一下。展昊泽的手机飞了出去,掉在了车上。

    他倏地转过身去,跟他一起转身的还有汤华。两个人看到了,夜幕下,三辆车跟在他们身后。已经将他们的车呈包抄式的围击。

    “老大?”

    汤华一脸担心的看着展昊泽,展昊泽眯了眯眼睛:“加速。”

    司机听到他的话,加大了油门。他们加速,身后的车也跟着加速。右侧的那辆车在此时再次朝着他们的方向,用力的撞了过来。

    “呯”的一声,展昊泽他们坐的车被撞着向边上歪去,然后重重的撞上了侧边的护栏。

    车子撞击得极为猛烈,身后的三辆车却没打算就这样算了,后面的那一辆车在此时跟着往前撞过来。

    又是“呯”的一声。这一次,比刚才的两下都要响。

    施梦绾一直等到半夜,都没有等到展昊泽的回复。

    她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跟着父母一起吃过元宵,又赏过月,陪着妹妹说了会话。

    回到房间的她总有些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纠结。

    忍不住就又拿手机出来看了一眼,依然没有展昊泽的回复,她咬着唇,难免觉得有些寂寞。

    不知道是谁说的,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而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以前觉得这话矫情,可是现在才发现,真的是这样。而不是矫情。

    忍不住想给展昊泽打电话,却又担心展昊泽是真的有事要忙。想了想,只好继续发信息。

    “晚安。”

    发出这两个字,施梦绾又等了一会,也还没等到展昊泽的回复,她就这样低落又纠结的情绪睡着了。

    “大哥哥。”施梦绾看着乔泽,眼中带有明显的笑意:“你说真的?”

    今天少年回家,跟她说,他帮她解决了上学的问题,她可以继续上学。这个消息让她异常开心。

    “恩。”少年点头,看着他带来的消息让施梦绾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心里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

    “那真的是太好了。”施梦绾忍不住就伸手抱了抱乔泽:“大哥哥,你怎么办到的?”

    乔泽冷不防被她抱住,还有些不自在。手悬在那里,半天没有动。

    施梦绾抱完了,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了,身体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少年,她略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大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

    “明天就可以。”乔泽看着施梦绾:“就是附近的五中。他们已经答应收你了。你明天就可以去报名。然后就能上学了。”

    “真的?”

    施梦绾很开心:“那真的是太好了。”

    开心过后,她看着少年神情满是关切:“那,大哥哥,你呢?”

    “我?我什么?”

    “我去上学,那你呢?”

    “我就不上了。你上也是一样的。”

    “大哥哥?”

    施梦绾看着少年,就算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点,可是她也能明白,以乔泽现在的能力,能让她不需要林市户口去上学,肯定是做了些什么的。

    她不明白他做了什么,对她来说,少年的一切都像是迷一样。

    他总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大哥哥,要是你不去上学,那我也不上了。”

    “胡说什么?”少年瞪了她一眼:“你不是想当设计师?怎么?现在不当了?”

    施梦绾咬着唇,看着少年不断的摇头:“不,我想当,可是我想跟你一起上学。”

    “行了,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

    少年看着她,脸上是不容拒绝的强势:“你先不要管我了,我问过了老师了,她说你这半年几乎没上学,可能会跟不上。开学之前要先去买上一个学期的书先看。”

    “大哥哥”

    “走吧。我带你去买书。”

    施梦绾拧不过乔泽,最后只能妥协。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少年自己不去念书呢?

    心里隐隐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那时还小的自己,有些想不明白那个答案。

    施梦绾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等到展昊泽。

    时间又往前走了半个月,已经出了正月。到了农历二月中,林市的温度开始回升。

    施梦绾一开始还会试着给展昊泽打电话,可是后来发现他的电话打不通之后,她就不再打个不停了。

    她每天要睡之前给展昊泽去一个电话,打不通,她就再发一条信息。

    没人回,她就回去睡觉。

    天气回暖的同时,施梦绾的作品也通过了法国服装设计大赛的初赛。对方寄来了邀请函,让施梦绾准备好去法国参加剩下的比赛。

    这个好消息,多少让施梦绾的精神好了一些。但也只是维持了半天不到。

    她依然没有展昊泽的消息。内心的焦虑被担心取代,展昊泽,不会出什么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