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施梦绾的饺子已经包了大半了。她包饺子的动作是很快的。

    很奇怪的,这么多年,她一直没学会怎么擀饺子皮。也一直不会。

    在家里都是施妈妈擀好面皮,她只要包就可以。出了门,她怕麻烦,更何况现在都有现成的饺子皮卖。

    “回来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厨房很小,有些施展不开,所以施梦绾是在餐桌上包饺子的。

    馅料拌了好大一盆,现在已经包掉三分之二了。

    展昊泽上前看着施梦绾的动作。她有一双极漂亮的手,玉指纤细,根根圆润。

    她包饺子的动作很快,看着很是赏心悦目。展昊泽拉开了餐桌前的椅子,坐在那里看施梦绾包饺子。

    施梦绾被他看得一阵不自在,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一下。

    “怎么了?”

    看展昊泽不说话,她努了努嘴:“你会吗?要不来帮忙?”

    “我不会。”

    淡淡的三个字,声音略有些低沉。施梦绾心知他不会,也不再看他。

    非常利落的把饺子都包完,放好。然后就进厨房去烧水了。

    等水开的时候,她找出了回来之前施妈妈让她带来林市的腊肉和香肠,算好了份量,切好,然后动手炒了两个菜。

    她将菜盛出锅的时候,才发现展昊泽一直在门口盯着她看。

    施梦绾微微扬起唇角:“等一下,饺子很快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她将其中一盘菜递给展昊泽:“麻烦你端出去吧。”

    展昊泽没想以她竟然会让自己端菜,盯着她手上的菜几秒,最后伸出了手。

    “还有这个哦。”施梦绾笑着看了眼料理台。

    展昊泽将菜往外面桌上放好。施梦绾看了看水饺,已经能出锅了。她将水饺盛出来端到了外面餐桌上。

    “好了,你拿两个碗过来吧。”

    展昊泽都已经坐下了,因为施梦绾的话,他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起身去拿碗了。

    施梦绾的眼中有淡淡的笑意。有些事情,是要有参与感的。

    这是她的家,展昊泽现在算是她的男人了。她总要让他有些参与感。

    有很多事情需要两个人一起做,才能增进感情。她希望两个人的感情能在床之外得到提升,而不是每次感情交流只要床上。

    看展昊泽拿着碗坐下,施梦绾将水饺盛到他碗里。

    “尝尝看怎么样?”

    展昊泽尝了一个,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施梦绾因为他的反应眼睛倏地一红,只是这一次,她控制住了,没有让自己失态。

    她低下头,安静的吃饺子。

    “这个是我妈做的。这个也是。”

    其实当年跟大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施梦绾也想过弄点年货的。只是当时的她真的太小了,不会。

    现在她也不会,但是她可以让他尝尝她妈妈的手艺。

    施梦绾饺子包了很多。只煮了一半。剩下的她放在冷冻层,这样下次想吃直接煮就行。

    而她煮好的那些,都进了展昊泽的肚子。她真的不得不感慨,他胃口真好。

    吃过饭,施梦绾把厨房收拾好。出来又被展昊泽拉着在沙发上坐下。

    他的手扣着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施梦绾有些不自在。她吃太饱了,而展昊泽的动作让她觉得危险。

    “展昊泽,我们出去散散步怎么样?”

    将他的手抓开,施梦绾实在不想一吃完饭就做这样的运动,太累。

    “晚上吃太饱了,我们应该去散步,消食,你说是吧?”

    展昊泽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施梦绾没把握她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但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下的。

    “走吧。去散步?”

    展昊泽站了起来,施梦绾高兴了,她去拿外套,今天她已经出过门了,外套就挂在玄关处。

    她拿好了钥匙跟手机装口袋里,看着展昊泽眼神闪亮。

    下了楼,施梦绾却有些后悔了。白天出太阳了,林市的温度还行,她还能忍受。

    可是现在是晚上了,林市靠海,风又大,温度又低。

    一阵风吹过来,施梦绾先受不了了。

    “好冷。”

    怎么这么冷?她之前好像听天气预报说又会降温,但没想到这么冷。

    她伸出手搓了搓掌心。才想将手放回口袋,展昊泽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进了他的口袋。

    他的手很大,将她的手紧紧的包裹。

    施梦绾有瞬间的闪神,看着展昊泽深刻的侧脸,她咬着唇,内心不可控制的扬起丝丝喜悦。

    她知道的,她的大哥哥,就是这样。

    将脸靠近了展昊泽的手臂,在上面蹭了蹭。施梦绾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

    展昊泽感觉到她的动作,侧过脸去看了她一眼。没怎么开口,只是脸上的神情,柔和了很多。

    第二天,林市下起了雨。展昊泽从公司离开时,就接到了陈永昌的电话,说是陈菲菲出事了。

    展昊泽赶回陈家的时候,医生刚走。

    陈菲菲躺在床上,一脸苍白。陈永昌站在一旁,脸上满是关切。

    “叔叔。”展昊泽看着陈永昌,目光落在陈菲菲脸上:“菲菲没事吧?”

    “她是老毛病了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陈永昌说话的时候看了展昊泽一眼:“这几天你一直不回来,菲菲太想你了。就跑出去找你,可是你也知道,昨天降温。菲菲身体又不好,这被雨一淋,就淋出毛病来了。”

    展昊泽不说话,床上的陈菲菲却在这时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

    “爸,不要怪昊哥哥。昊哥哥又不是故意不来看我,你明知道的,昊哥哥是在忙工作的事。”

    “菲菲,你”陈永昌看着女儿,神情满是纠结。对于女儿总是把展昊泽看得比他还重要似乎是很无奈。

    “昊泽啊。”陈永昌看向展昊泽:“本来呢。这事本来也不怪你。不过菲菲现在很虚弱,你还是陪陪她吧。”

    说话的时候,陈永昌走了出去。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展昊泽跟陈菲菲两个人。

    陈菲菲在陈永昌走后,伸出手就去拉展昊泽的手。

    “昊哥哥,爸爸是太担心我了。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生气。”

    “我没生气。”展昊泽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哪里知道陈菲菲却握得很紧:“昊哥哥,你真的没生气吗?”

    她脸上此时满是不安,似乎是真的怕极了展昊泽会生气一般。

    展昊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轻轻的摇了摇头。

    陈菲菲满意了,脸上露出了极为温柔的笑意。手却始终紧紧的握着他的。

    “昊哥哥,你这几天在忙什么?我很想你,打你电话你总说有事,去你公司又找不到人。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你?”

    “公司事情多。”

    展昊泽看着陈菲菲,到底忍住了没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公司的事再多,也要注意身体,你看看我就知道了。从小到大就是一个病殃子。现在长大了,不但不能帮到你的忙,还会挺累你。”

    “没有的事。”展昊泽的声音很淡,他的冷淡不是今天才开始。

    自从陈菲菲救了展昊泽,把他带回家之后,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展昊泽越是这样,陈菲菲反而就越是欲罢不能,总想着要得到展昊泽。

    “昊哥哥,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是个负累,所以公司的事也好,还是外面的事,你都不愿意跟我说。可是昊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你。”

    陈菲菲的双眸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展昊泽,那双眼睛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全部是他。

    “我知道。”

    陈菲菲咬着唇,对于展昊泽的反应还是有些受伤:“昊哥哥,你呢?你喜欢我吗?”

    展昊泽拧眉,看着陈菲菲抽回手:“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

    “昊哥哥?”陈菲菲又去拉他的手,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满是哀求:“你讨厌我了吗?”

    “别想太多,没有的事。”

    “那你为什么不回来陪我?你说过的,你会照顾我的。”

    “菲菲。”展昊泽这一次倒是没有再冷着脸:“在我心里,你跟我妹妹差不多。”

    “可是,可是”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展昊泽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转身离开。陈菲菲在他走了之后几乎要变脸。

    谁要当他的妹妹?谁要当他的妹妹了?她一直以来想当的,也不过是他的女人,而不是妹妹。

    陈菲菲看着床头摆着的床头灯,想也不想的扫下地。

    房间隔音很好,又铺着厚厚的地毯。她闹出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听得到。

    砸了床头灯不算,陈菲菲将身边可以砸的可以扔的统统都扔了。

    直到气喘吁吁累到无力了,这才叫来了佣人把屋里收拾好。

    陈家的佣人早已经习惯了陈菲菲时不时就要发作一次。默默的将东西收拾好,又重新押上新的,短短时间,连地毯都换掉了。

    房间就跟展昊泽进来之前一样,毫无破坏痕迹。

    展昊泽下了楼,就遇到了陈永昌。他看到自己时招了招手。两个人又一次一前一后的往陈家的书房去了。

    “昊泽最近很忙?”

    “还好。”展昊泽的声音淡淡的,听着很平静。

    “你这几天没进公司,公司的事都压了不少。你看,我现在年纪也大了,精力也跟不上了。以后你还是要多花点时间在公事上。”

    “是。我知道了。”

    “说起来,我也差不多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纪。你看,你把陈氏接手过去怎么样?”

    展昊泽垂眸,脸上是一惯的面无表情:“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跟菲菲结婚了以后,这陈家还不都是你们的?”

    展昊泽不应声,陈永昌却在此时叹了口气:“昊泽,我也知道,让你娶菲菲,你不愿意。可是菲菲是我唯一的女儿。她又是真的喜欢你,我不能让她受委屈。”

    “叔叔。”

    “我也知道,你这么多年,只把菲菲当成是妹妹。而没有男女之情。可是她身体不好,又被我宠坏了。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合适。”

    看展昊泽一直不出声,陈永昌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沉痛:“昊泽啊。这做人不能忘本。当初要不是我们家收留了你,又送你上学,又给你最好的条件,你哪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你不会是想着飞黄腾达了,就抛弃菲菲不管不顾吧?”

    “叔叔,我说过,我当菲菲是妹妹,我会尽我的能力照顾她。”

    “有什么照顾比得上娶她,陪她一生更有用呢?”

    看展昊泽还想开口,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今天应该也累了。去休息吧。婚期的话,我到时候让人挑个好日子。反正你们也都了解了,都熟悉了。你要是需要时间,那就先订婚,再结婚。”

    “叔叔——”

    “好了,我也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先回房间休息吧。”

    陈永昌不听展昊泽说话,挥了挥手就把他打发了。展昊泽看了陈永昌一点,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书房。

    回房间之前,就看到家里的佣人拎了两个大垃圾袋从楼上下来。

    展昊泽站在那,一直等到佣人离开了,他这才重新上了楼。

    施梦绾接到肖奇的电话时还吓了一跳。

    “你好。”

    “梦绾,你好。”肖奇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愉悦:“你的感冒好了吗?”

    “好了。谢谢你的关心。”本来也不是感冒,这话施梦绾却没法说:“你有事吗?”

    “那就好,我还说要来看你呢。”

    “不用了。”施梦绾答得有些快,看了眼时间,展昊泽还没有回来,她这边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那真遗憾。”肖奇想了想:“梦绾,那天电影没看完,你看你最近有时间吗?”

    “最近可能没时间。”施梦绾咬着唇:“我工作室最近又接了新的订单,有点忙。”

    “这样啊。”肖奇点头:“那一起吃个饭行吗?”

    “肖奇——”

    “你看,你很忙,没时间看电影。那吃饭的时间总要有吧?我来之前,阿姨还跟我说,说你不太会照顾自己。你看,你总不能让我有负阿姨的委托不是?”

    施梦绾半咬着唇,想了想还是决定答应他,至少她应该跟他把话说清楚。

    “那这样吧。明天中午,我们约个地方见面。”

    “好。”

    肖奇满意了,又关心了她几句,让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之后就挂了电话。

    施梦绾坐下来,拿出手机给展昊泽打电话。可是打了半天都没有人接。

    她看着那一桌子菜,之前的好心情好像突然就不见了。

    这几天她过得感觉特别幸福。展昊泽一直在这里陪着她。

    白天她留在家里画图,展昊泽则去上班。

    晚上他们一起吃饭,散步,缠绵。展昊泽比之前温柔了很多,至少不再是那样以折腾她为乐,她也能从那件事情上得到快乐。

    她的身体跟展昊泽的身体合二为一的时候,她觉得满足,不光是身体,还有心。

    那可是她心心念念想找到的大哥哥。那是她一直喜欢的,爱的人。

    看着黑下去的屏幕,施梦绾又给展昊泽发了条信息,也没有多余的话,就是问他回不回来吃饭,这一次展昊泽回了。

    “今天有事。你先吃。”

    放下手机,施梦绾看着那一桌子的菜有些头疼,还有一丝,几不可察的失落,和孤独感。

    第二天,施梦绾提前来到了跟肖奇约定的地方。

    她一惯怕冷,今天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卡其呢子外套,还系了条同色系的围巾。整个人看起来丰腴不少。

    她以为自己已经提前到了,却没想到肖奇比她更早。

    “抱歉,我来晚了。”

    “哪里,是我早到了。”

    肖奇起身去给施梦绾拉椅子,这个举动让施梦绾有些不自在,她退后一步看着肖奇。

    “我自己来。”

    “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为美女服务?”

    这个人

    施梦绾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好,没有再推辞,坐了下来。室内空调温度很高,她将外套脱了,放到一边。

    “服装设计师是不是都像你这样会穿衣服?”

    肖奇看着她里面的衣服,眼中有明显的赞叹。施梦绾看了眼自己身上,清了清嗓子:“谢谢。我想应该是吧。”

    “不过我觉得你一定是最会穿的。”肖奇悄声说:“毕竟他们不可能有像你这样的美貌。”

    “谢谢。”

    施梦绾被他夸得有些不自在,服务生刚好此时拿了菜单过来,肖奇极有风度的让施梦绾先点菜。

    点好菜,施梦绾看着肖奇,心里想的是怎么跟他开口比较好。

    肖奇在这时给她倒了杯热茶:“外面冷,你先喝杯茶。”

    “谢谢。”

    凭心而论,肖奇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婚对象。不管是哪方面都很合适。

    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合适的你未必喜欢。

    “肖奇。上次,我本来要介绍我的情况,结果没说完。我想,我还是跟你说一下吧。”

    她这样认真的态度,倒是让肖奇也跟着变得有些严肃了。

    “恩。你说。”

    “我想说,我们其实不合适。”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吗?”肖奇本能的问。问完了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自恋了:“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我自认条件不错,所以我觉得你可以试一下的。”

    施梦绾摇了摇头:“问题不在你身上,在我身上。”

    她用双手端起地个杯子,握在手里,感觉那微烫的热度让她清醒。

    “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一次肖奇呆了了下:“你有喜欢的人?”

    “是。”

    “那你为什么来相亲?”他看施梦绾可不像是那些脚踏两只船的女人。

    “因为我父母并不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了,他们可能也会反对吧。”

    “这样啊。”

    没有说更多,但是肖奇似乎明白了:“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能答应你们家的条件,所以你父母反对?”

    施梦绾清楚,并不是那个原因,但是既然肖奇这样认定了,那她也不想再解释了。

    她的沉默就是默认,肖奇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喜欢的人不愿意入赘,你父母反对?”

    想来也是,大多数男人,尤其是现在很多都是独生子,又怎么会答应入赘这样的条件呢?

    “梦绾,我们也认识了,我想,如果可以,你还是去做通你父母的思想工作吧。那样会比较好一点。”

    “我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这件事,施梦绾根本还没跟家里人说,也没有跟展昊泽说。她也不确定,展昊泽会不会同意,会不会答应。

    她不愿意继续说,肖奇也不问了。

    服务生开始上菜,两个人有些沉默的进餐。肖奇放下碗筷的时候,看着施梦绾。

    “你很喜欢那个人?”

    “我爱他。”施梦绾也跟着放下了筷子,她在回答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闪亮,整张脸都充满了恋爱的光芒。

    肖奇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行。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抱歉,我”

    “没关系。”肖奇倒是拿得起放得下:“不过梦绾,作为你的朋友,我还是想建议你一下。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个男人。那么那个男人是不是可以为了你也牺牲一下呢?我觉得入赘并不是什么大事,孩子就算是跟了你姓,将来也还是他的孩子。这是事实,年代不同了,所以有些事情,不必拘泥于形式,你说呢?”

    “谢谢你,我都明白的。”

    “抱歉,算是我多嘴了。反正我觉得,如果那个男人真的爱你,就一定会答应这个条件的。”

    施梦绾沉默,肖奇离开后,她却还坐在位置上。

    如果男人真爱她,就会答应她提出的条件吗?

    可是当那个人换成是展昊泽的时候,她怎么一点自信也没有呢?

    这天晚上,展昊泽又没来,她给他打电话,他说有事,施梦绾挂了电话,想着下次见到展昊泽的时候,要怎么提这事。

    一直到第三天,施梦绾终于在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展昊泽。

    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施梦绾却可以从他拧得更紧的眉心里,察觉出来他的情绪似乎是有些低落。

    “展昊泽?”

    他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