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章:这么说我还有机会了
    展昊泽刚好低着头,她撞在了展昊泽的额头上,他还没什么,她先疼得受不了了。

    不光疼,还晕。

    她这下更站不稳了。脚都是软的。展昊泽看着她,她的额头已经红了一片。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在展昊泽的眼里看到了淡淡的笑意。

    神经病,她将头往后退,气不过的她打算再撞一下。他却轻易避开,将她的身体转过去,变成让她背对着他的姿势。

    “放开我。”

    施梦绾的动作落空了,连番下来,她越发的觉得头晕眼花。

    展昊泽突然将她的身体拦腰一抱,就这么扛了起她往房间去了。

    施梦绾本来就很晕,头被他这样倒着就更晕了。等她的身体被他摔在了床上,柔软的席梦思让她的身体弹了两弹。

    不等她起来,他已经压过来了。

    “展昊泽,你走开。”

    她的声音有些哑,不等她说完,他已经三两下把她的外套给扒了。

    扔到了旁边的地下,然后是那件打底的毛衣。毛衣是套头款,他一下子脱不下来。

    他往下脱,她就死命的拉着下摆。好好的一件衣服被扯得都变了形。

    施梦绾的手都被勒得发白了,展昊泽见状,将她的手轻易一抓,然后反举过头顶。

    在她想要撕打他的时候,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将她的双手轻易的缚住。

    他力气大得很,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她那价值不菲的毛衣竟然生生的被他撕了。

    “变——态。”施梦绾骂了起来。

    展昊泽冷笑,盯着她因为气恼而胀红的脸:“变态?我应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变——态!”

    施梦绾看着他将她的手绑在床上,心里害怕起来。

    “展昊泽,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

    展昊泽不为所动,低下头去,重重的咬住她的唇,在她吃痛的时候又退开些许。

    唇落在她的脸颊上,一点一点,最后移到了她的耳边。

    “你不是骂我变态吗?今天我就变态给你看。”

    施梦绾还想开口骂他,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骂不出来了。

    以下省略五千字,请自己yy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躺在床上,她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酸,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

    比第一次还要让她难受的感觉。身体有如被拆开的积木。连抬手都困难。

    身下的床单早已经是一片狼籍。她难受得很,却连移动一下去浴室都做不到。

    身边的男人已经起来,去了浴室。很快的,她听到了里面的水声。

    她试图翻身,却发现就算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她腰上难受得很。

    “变态。”

    施梦绾咬牙,放弃了想要起来的打算。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闭上眼睛,拒绝理会身后那个混蛋。身体却在此时被人抱了起来。

    “展昊泽。”

    施梦绾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嘶哑:“你够了。”

    她不能再来了。

    展昊泽却是直接将她抱进了浴室。打开花洒,将她放在花洒下面。

    温热的水冲过身体,她舒服很多。最重要的是现在她是真没力气,要不是他这样抱着她洗,她可能没力气站稳。

    只是——

    “展昊泽,你的手在干嘛?”

    “帮你洗澡。”

    面无表情的回答,听起来非常正经。

    鬼扯。施梦绾去撩开他的手:“我自己洗。”

    “你确定你有力气?”那个声音隐藏着的嘲笑让她气恨,她努力要站稳,却差点摔倒。

    他将她的腰轻易一提,扶稳她的同时,也成功的让她的身体完全靠在她身上。

    施梦绾又羞又恼,不等她完全站稳,他再次将她的身体提了起来。

    “展昊泽。”施梦绾吓到了,声音都透着可怜。

    “就一次。”

    施梦绾很久之后才知道,她高兴得太早了。

    这一次,哪里是一次,分明就是很多次。

    第二天是年初五,施梦绾是在床上度过的。年初六,她依然是在床上试过的。

    一直到年初七。整整三天,施梦绾除了基本的吃饭,上厕所。洗澡,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那张,她当初为了舒服,特意订制的床上过的。

    展昊泽像是疯子一样,这三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就没有消停过。

    施梦绾已经放弃挣扎,也放弃反抗了。

    闹钟响起,那是施梦绾之前就设定好的。其它人可以过了正月十五再上班,她却是不能。

    只是现在这个样子,她想起来却是很困难。

    被子一掀开,她就可以看到自己身上那一身的痕迹。她咬牙,再次在心里骂了展昊泽一声之后,放弃了起床的举动。

    闭上了眼睛,她强迫自己忽略身体的感觉。

    她甚至不敢说这一切是展昊泽强迫自己,毕竟,她若是说强迫,展昊泽有得是办法让她心甘情愿。

    他也确实是做到了,用尽手段,让她求饶——

    施梦绾甩开脑子里那些画面,随便想起哪一个画面,都让她觉得羞耻。

    施梦绾伸手去找自己的手机。手机这几天都被展昊泽关机了。

    她开了机,n条短信跟几十个未接电话

    除了一个是苏青桑的,剩下的全部是家里跟肖奇打来的。

    苏青桑的电话,施梦绾暂时不回也没关系。可是施妈妈的电话却不能不管。

    才想给施妈妈去个电话,却想起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她现在的状态一开口,肯定会让妈妈听出不对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晚点再跟家里联系。

    施妈妈的电话晚点打没关系,可是看着上面显示的十几个肖奇的来电还有他发来的短信。

    想了想,施梦绾给他回了一个电话。

    “肖奇。”一出声,施梦绾就意识到不对了。

    “是梦绾吗?”肖奇几乎是没等多久就接起了电话:“你没事吧?”

    “我没事。”施梦绾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无奈这几天她叫得太狠,声音几乎都哑了。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好,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施梦绾摇了摇头,咽了咽唾沫:“真的没事,就是可能有点感冒了。”

    “所以这几天你是生病了吗?”

    肖奇的话让施梦绾一时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签,她停了一会,清了清嗓子:“是啊,那天回来就生病了。”

    因为是说谎,她这一句说得格外的心虚。

    肖奇没听出来,只听出了她的虚弱:“很严重吗?现在怎么样了?吃药了吗?我听你的声音很哑。会咳嗽吗?需不需要我带你去看医生?”

    一连串的关心的话让施梦绾有几分感动,但也仅仅是感动。

    “不用了。我,吃了药,过两天也许就好了。”

    “抱歉,唐突了。”肖奇在电话那头的声音轻了下去:“你要是不想让我来看你,那我帮叫救护车吧?我听你声音真的不太对。”

    “真的不用了。”施梦绾摇头,发现对方看不到之后,她又努力让自己的嗓音提高一度:“我大概很久没生病了。所以突然的感冒有点吃不消。我吃过药了,回头睡一觉就好了。

    ”

    “可是你应该病了几天了吧?”肖奇顿了一下:“你知道吗?这几天打你电话打不通,我以为你不想看到我。”

    “肖奇?”

    “我想,那天你看电影看了一半就跑了。我还以为我不是你的理想型,你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拒绝我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肖奇确实不是她的理想型,但是她也没有想要伤害他:“对不起肖奇,那天我真的是有事——”

    “你的意思是,我还有机会的,是吧?”

    “肖奇。”施梦绾不想骗他,她很清楚,展昊泽去而复返,她又跟对方纠缠到一起。她现在是没有资格跟肖奇发展的。

    “没关系,你要是没准备好,我可以给你时间。”

    “”施梦绾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知道吗?我以前见过你。”肖奇的声音让施梦绾愣了一下。她是没有印象的。

    “你说起来,算是我们镇上的名人。我以前就见过你。”肖奇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把我忘记了。不过我没有忘记过你。”

    “肖奇。”这话说出来,施梦绾更没办法接了。

    “好了,我可不是让你有负担的。你好好保重身体,等你好了我再约你,可以吧?”

    “”施梦绾还在想怎么拒绝肖奇,腰上突然多出一只大手。她吓了一跳,要不是顾忌电话那边的肖奇,她说不定此时已经尖叫出声了。

    就算是这样,她也倒吸一口气冷气。

    “怎么了?”肖奇听出她声音不对了:“你不会是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吧?”

    “不是。”施梦绾的身体被展昊泽把了起来,他轻易的将她抱在怀里。她没穿衣服,他却是穿了衣服的。

    他的手擒着她的腰肢,此时她的大手正顺着她的腰线往下。

    “你——”她瞪着展昊泽,目光满是指责。

    “那你就是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了?”

    展昊泽不为所动,他侧过脸,亲吻着她的脸颊。

    也不知道他一早跑哪去了,他的唇,凉得很。

    施梦绾用手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乱来,同时还要分神听肖奇的电话。

    “肖奇,我,我很困了,我想睡觉——”

    “没关系,说了,等你好了再联系。”肖奇的声音听起来透着欢快。

    施梦绾胡乱的回应,以为对方要挂电话了,肖奇却加了一句。

    “你不让我来看你,白白浪费我一个献殷勤的机会啊。”

    施梦绾愣了一下,肖奇在电话那边笑了:“不骗你说,我厨艺不错。你现在生病了,我本来是想着过来好好表现一下的。”

    “肖奇。”

    “好了,开玩笑的。下次吧。下次你要是不介意,我做饭给你吃。”

    “好——啊。”施梦绾感觉到展昊泽的手放在了那一处柔软上,她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那,下次。”

    “好,下次。”肖奇满意了,这就表示他还有机会:“那你好好休息吧。回见。”

    “好。回见。”

    施梦绾说得有些为难,几乎是电话一挂,她马上就转过身去看展昊泽了。

    她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虚弱,拉开了展昊泽的手。瞪向他的目光满是不忿。

    “展昊泽。你够了吧?”

    她的声音嘶哑,身体无力,这几个简单的动作足以让她气喘吁吁,尤其是腰那里,又难受又酸涩。

    展昊泽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盯着她的脸,眸光深邃,里面似乎有隐藏的风暴。

    “跟肖奇约下次?想吃他做的饭?”

    “你偷听别人打电话?”

    “这是偷听?”

    肖奇说得那么大声,还需要偷听?

    “无赖。”

    “我以为,你早已经知道了。”展昊泽的大手放在她的腰上,眼神威胁意味明显。

    “无耻。”

    展昊泽将她的腰再次搂近了,他靠近了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公分。

    “你信不信,我可以更无耻一些?”

    信,她当然信。这几天她已经充分感受到了。

    施梦绾咬牙,她努力将身体往后退了些。

    “展昊泽,你到底想怎么样?”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半晌,狭长的黑眸带着几分阴沉。

    “离肖奇远一点。”

    施梦绾几乎要气笑了:“凭什么呢?”

    展昊泽看着她的模样。这几天折腾太过,她看起来有些憔悴,却无损她的美貌。

    反而在娇艳之外,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动人之感。

    展昊泽再次靠近了她,冷笑一声。

    “信不信,我把他调到南非分公司去?”

    “”施梦绾愣了一下,她还没听明白呢。展昊泽加了一句。

    “我们公司在南非还没有分公司,我想肖奇应该不介意,去当第一人。”

    “你威胁我?”

    “威胁?你要这样想也算。但我觉得这是善意的提醒。”

    展昊泽伸出手捏着她的下颌,目光满是阴鸷:“你若是不想害他,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施梦绾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恨恨的咬着唇,抬头瞪向展昊泽。

    “展昊泽,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说完这话,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他有多过分,她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展昊泽。”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