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章:要我帮忙吗
    厉千雪进门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说起来,都是跟厉氏有过合作的。

    坐在上首的是她曾经的亲家,仇彦博的父亲仇同和。旁边也都是熟人,曾家,宋家,吴家,还有常家。

    跟对方几个人点头示意,一一扫过招呼之后,厉千雪在靠近上首的位置坐下来。

    今天算是私宴,仇同和怎么说也是曾经的亲家。两个虽然不结亲了,但是结亲不成也不要结仇。联系还是有的。

    “千雪。”仇同和跟厉千雪关系不错,以前都称呼亲家,现在直呼名字也没什么不妥。

    一边招呼厉千雪坐下,一边又亲自给她倒了杯茶。厉千雪最近这大半年出来应酬不少,但是规矩都知道,她在外面一般不喝酒。

    “仇哥有话就说。不用这么客气。”

    她不给仇同和面子,也要给仇老爷子一个面子。

    “那我就直说了。”

    仇同和今天要说的事,说起来跟霍靳尧还有关系。

    之前罗夫人跟宋夫人联着苏沛真一起,不小心伤着了向采萍。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向采萍是苏青桑的生母。

    霍靳尧一把火没有对着苏家人去,却是冲着罗家跟宋家去了。

    罗家就不用提了,星罗百货被天域集团收购,现在简直是一个惨字。而宋家的可颂电子,更是被霍靳尧打击得着都抬不起来。

    “你看,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最近罗兄又找了点新的门路,可是你女婿太厉害,他们不敢把单子给他,千雪啊。这怎么说也都是世交。也不要把事都给做绝了,你说是吧?”

    仇同和其实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情,可是罗家跟宋家一起求到仇家来。现在也只有仇家在厉家面前还有几分面子。他不能不给。

    这些事情,厉千雪是知道的,她刚才进来看到罗家人跟宋家人,大概就猜出对方的来意了。

    “这事,我做不了主。”

    “千雪,你这话说得就不合适了。你是霍总的岳母,你说的话,他总要听的吧?”

    “先不说霍靳尧现在人不在林市,就算是在,我的话,他也未必听。退一步说,你们现在难道不应该去找霍靳尧吗?”

    “你看,你也说了,霍总人不在林市,我们就是想找他也没门路啊。再说了,这霍总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替你女儿出头?可当初罗太太跟宋太太可是为了给你另一个女儿出头才做了这引起事啊。”

    厉千雪脸色不太好看,她当然知道。这事说起来还是苏沛真挑起来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说起来要不是罗太太跟宋太太那样一闹,苏青桑也不至于对向采萍有了愧疚之心。后面甚至差点就要真的不认她这个妈,改去认向采萍当妈了。

    这样一想,厉千雪觉得不舒服,自然也不愿意管这事。

    “千雪,事都过去了,罗太太跟宋太太也知道错了。再说这事跟老罗还有老宋也没关系。你要不,让你女婿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对面被点到名的罗总跟宋总,这会都开始赔笑脸了。

    厉千雪觉得无趣,这样的情景她根本吃不下饭。她看着两个人。

    “行吧。我会跟霍靳尧说,让他以后别再对付你们。不过,如果以后你们再做什么惹到霍靳尧,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一定,一定。”

    “那哪能呢?再不会有不长眼的时候。”

    两个人一起保证。这事算解决了。仇同和要让人上菜,厉千雪却是吃不下了。

    起身告辞,离开了酒店。

    没想着回家。厉千雪坐在车上,前面的司机小赵问了两次现在去哪,最后,她报了一家酒吧的名字。

    不是不可以回家去喝酒,只是如果让厉老爷子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总归不好。

    苏青桑跟着霍靳尧去了荣城,苏昱昕考上了大学已经去学校了。家里只有她跟厉老爷子两个人。

    白天还好,厉千雪可以让自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晚上却不行,一回到那个家,她不可控制的就会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贴心的女儿,听话的儿子。苏成辉虽然不爱她,却每天都会回家,那个时候,一家人说不上其乐融融,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冷清。

    进了酒吧,小赵看她的眼神难掩担心。厉千雪只是想喝两杯,她这个年纪,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你等我一下,晚点进去接我。”

    要不是有小赵,她也不敢一个女人进酒吧喝酒。

    长得漂亮的女人总是格外吸引人的视线,哪怕这个女人看起来并不算是年轻。

    对于厉千雪来说,年龄反而让她增加了几分别样的姓感。

    她叫了一杯血腥玛丽,就那样坐在吧台的边缘浅饮。厉千雪出身大家,从小被厉老爷子悉心培养,身上的气质跟周边看起来实在是格格不入。

    可就是这样的格格不入为她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一杯酒还没喝完,已经有人过来搭讪了。

    “小姐,能不能一起喝一杯?”

    “不能。”厉千雪连回头也不抬,也没有兴趣知道来人是谁。

    “不要这么小气嘛。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两个人一起喝酒才有意思。”

    男人说话的时候,对着厉千雪伸出了手。不等厉千雪把对方的手打掉,有一只手比她速度更快。

    苏成辉将对方的手轻轻一拧,他站在那里,一惯儒雅的脸上此时竟然有几分厉色。

    “你——”

    “滚。”苏成辉的声音很冷。那个男人抽回手,身体退后一步。想这样走又觉得丢脸,只好先扔下一句狠话再走人。

    “你给我等着。”

    苏成辉没有去理会那人的狠话,转身看着厉千雪,她已经将杯中的酒喝光了,又叫了第二杯。

    在她端酒杯的时候,他挡住了她的动作。

    “千雪,别喝了。”

    “你谁啊?”厉千雪看着苏成辉,微微挑眉。两个人上次见面是她去荣城看苏青桑的时候,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回了林市,都在商场上。抬头不见低头见。

    但是厉千雪却是有本事让自己无视苏成辉。回来遇到过几次,每次她都是将苏成辉忽略个彻底。

    苏成辉知道她有多恨自己,心里无奈,却不能让她一直在这里喝下去。

    “千雪,听话,想喝酒回去喝。”

    厉千雪的酒量还行,一杯酒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看着苏成辉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手一抬,轻易的挥开了。

    “听话?你谁啊?我要听你的?”

    这是她第二次说这句话了。苏成辉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苦涩:“千雪,我想爸也不会希望你这样吧?”

    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让厉千雪跑这外面来喝酒,但是他相信厉老爷子一定不会同意的。

    “你叫谁爸呢?苏成辉,那已经不是你爸了。”

    有些厌烦,她经过刚才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苏成辉。

    要不是他的自私,厉家哪会有后面那许多的麻烦?这样一想,她就呆不下去了,她抽回手,站了起身,苏成辉跟在她身后:“千雪,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厉千雪停下脚步:“谁说我要回去了?我不过是去洗手间而已。”

    “千雪”

    苏成辉不相信厉千雪会是一个跟人赌气的人。可是眼前她的举动真的就让他觉得,她是在跟他赌气。

    “苏成辉,你够了吧?”厉千雪看着他脸上的“担心”,她不觉得感动,只觉得虚伪:“怎么?你现在这样是在担心我?”

    “是。”苏成辉点头:“一个女人在外面喝酒,总归不安全。”

    “谁说我是一个人?小赵就在外面。”厉千雪因为喝酒的关系,脸有些红。

    她没醉,她清楚,站直了,看着苏成辉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嘲讽。

    “还有,你实在没有必要来担心我,先不说我只是你的前妻,我们已经离婚,没有关系了。对我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伤害我的人,是你。你要是真的担心我,就不要在我面前出现,省得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硌得慌。”

    苏成辉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眼中再次闪过沉痛之色。

    “千雪”

    “停。别叫我。我恶心。”

    厉千雪这会也没有继续喝酒的兴致了,也不打算再呆下去了。

    “苏成辉,我麻烦你,把你脸上那见鬼的虚伪,愧疚的,还有痛苦的表情收一收。因为要痛苦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你。”

    苏成辉又她的言语给捅了一刀,有一瞬间,他的身体甚至控制不住的歪了歪。

    “千雪,对——”

    “打住。”厉千雪是真的不想听那句:“别说那三个字,太掉价。苏成辉,你做的事情让我想捅你千万刀都不解气,你千万别在我面前说那三个字,真的,我听了,更恶心了。”

    “千雪,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不管怎么说,他们有共同的孩子,还有那么多的的婚姻,难道在她心里,真的一点留恋跟可以值得她想起来的好也没有吗?

    “不啊。”厉千雪摇头:“你不出现在我面前,不就不需要这样了吗?”

    苏成辉站着不动,从离婚到现在这些时日,他其实清楚厉千雪是一个什么个性的人。

    他也知道他想求她原谅很难,但是每次承受她这样的言语跟态度,还是让他觉得痛苦。

    以前是他让她痛苦,现在反过来了,变成她让他痛苦了。偏偏他宁愿被她用言语讽刺,也想见她一面。

    厉千雪不理他了,有苏成辉的地方,她都呆不下去。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出了酒吧门口,小赵还在等着。厉千雪正打算上车,苏成辉又过来了。

    “千雪?”

    厉千雪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把你这只手剁了?”

    苏成辉收回手,因为她的态度退后了一步:“千雪,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

    “我跟你还能有什么事?”厉千雪眨了眨眼睛,是真的稀奇。她以为,她跟苏成辉早就无话可说了。

    “上次我见了李市长,关于厉氏最新那个项目,我觉得你还慎重一些好,据说规划有变。”

    厉千雪定了一下,那个项目她知道,算是厉氏在她手上稳定之后,她独立执行的计划之一。

    规划有变么?她还没听说,不过看着苏成辉,她不喜欢他现在这样的态度。她突然靠近了苏成辉:“你这是在卖好给我?”

    “千雪,你一定要把我做的每件事情都想得有目的,想得不堪吗?”

    “你的不堪需要我来想?”厉千雪冷笑:“你自己难道不清楚,你有多不堪吗?”

    苏成辉面色不怎么好,厉千雪退后一步,退到了车门边上:“苏成辉,无利不起早。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你不要以为,你卖一个好给我,我就会领你的情。你别忘了。霍靳尧是我的女婿。而李市长跟他关系很好,真有什么变故,李市长也不可能不通知我,只通知你。”

    “千雪,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提醒一下你。”

    “我谢谢你。”厉千雪点头,事实上却是压根不领情:“厉氏现在已经跟你没关系了。我跟你也没有关系了。所以我不需要你的提醒。我也不会感谢你。”

    她拉开了车门,上车之前,又看了苏成辉一眼:“凭你做的那些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所以你可以死心了。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原谅你,麻烦你下次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那样我倒是可以谢谢你,让我清静了。”

    扔下这句,厉千雪毫不犹豫的上了车。

    小赵坐在前座,厉千雪从后视镜看到他的眼神时,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最后一次,若是有下次,你可以不用在厉家做了。”

    小赵缩了缩脖子,那一瞬间,竟然被厉千雪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夫人,不能怪我,先生,不苏总怎么说——”

    “你若是觉得苏成辉更好,你可以去帮他开车,我不介意。”

    小赵这会彻底不说话了,厉千雪也不想再理会,她闭上眼睛养神。

    想到苏成辉刚才说的那些话,她莫名更烦了。

    可笑,真的以为她会原谅他?做梦吧。

    厉千雪将手中的文件递给秘书杨绒,示意她先出去,然后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半天的卫庭。

    “卫庭,你现在的举动,已经干扰到了我。”

    “怎么会?我看你理都不理我。”

    卫庭看着厉千雪,说话的时候带出了三分委屈。

    厉千雪忍着扶额的冲动,将办公桌上的相框拿起来,面对卫庭。

    “你看到了没有?这是我的外孙,外孙女。我都已经是当外婆的人了,你可以别在我身上花心思了。”

    那是一张合照,她还有厉老爷子,跟苏青桑苏昱昕两姐弟,还有两个孩子的照片。照片是上个月苏青桑的龙凤胎满月的时候照的,她跟苏青桑坐在厉老爷子两边,一人抱了一个孩子。苏昱昕站在她们身后。

    厉千雪十分喜欢这张照片,这对她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家福。所以她回来让人洗了摆在办公桌上。

    “那又怎么样呢?”卫庭看了照片一眼,指着上面的厉千雪:“就你这样,你说是他们的妈都有人信啊。”

    厉千雪这次忍不住扶额,她看着卫庭:“卫总裁,我真的还有公事要处理,麻烦你先离开好吗?”

    “可是你还没答应我晚上跟我一起吃饭呢。”卫庭这会看着更委屈了:“今天可是我生日呢。你就这么狠心?”

    “第一,你生日跟我无关。第二,上上星期你也说过是你生日。第三,我今天真的有事。晚上有一个应酬,所以我拒绝。”

    “第一,我在追求你,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所以我的生日跟你有关。第二,我上上星期过的是阳历,今天是农历,不可以吗?第三,你要去应酬,我可以陪你,毕竟你一个女人孤身去应酬,多不方便?”

    “卫总。”厉千雪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眼前的情况让她越发的头痛了:“如果你执意不肯离开,我只能打让保安上来赶你走了。”

    “千雪,你不用对我这么残忍吧?我只是一个爱慕你的少年而已。”

    厉千雪被气笑了:“是啊,我都已经当外婆了,而你还是一个少年。所以我们之间不可能。”

    “别介啊。国外人家大二十几岁的一样在一起。你不过是大我十几岁而已,我能接受啦。”

    “可是我不能。”厉千雪是认真的:“我不能接受姐弟恋,哪怕比我大一天,大一个小时,都不行。”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卫庭还在试图说服厉千雪。厉千雪不胜其烦,将手中的文件一合,极为认真的看着卫庭:“上个星期我偶遇了卫总你母亲。卫总你如果再在这里呆着的话,我不介意叫你妈过来把你带走。”

    “千雪。”卫庭的脸跨了下去:“你不用这么绝情吧?”

    他这边还打算装一下可怜,那一边厉千雪的内线响了。

    厉千雪不想理会他,按下接听,杨绒说,苏成辉来了。

    “不见。”

    昨天刚见过,今天又来干嘛?厉千雪莫名厌烦。

    卫庭却像是抓到机会一般,身体往前:“要我帮忙吗?”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