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施梦绾篇大结局上
    坐在车里的施梦绾只看到这是一座山,山不算高,车子是直接开到山上的。他们现在算是在山腰处。

    跟着展昊泽下了车,他牵着她的手,往边上有一条小路的地方走。

    施梦绾心里隐隐有预感,知道他带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想要做什么了。

    果然,绕过了一个小山坳,她看到了那有一处修得十分大气华丽的墓地。

    展昊泽身后有人递上了三束菊花到他手上。

    “绾绾,这是我妈。”

    施梦绾目光看着那一处墓地。发现墓地不只是一个人的。

    而是三个人的,两边是两块大一些的墓碑,右边是一个女人,黑白照片上的女人笑得灿烂,眉眼间跟展昊泽有三分相似。

    上面写着的是,母乔若柳之墓。子展昊泽泣立。

    这是展昊泽的妈妈?

    她看向了展昊泽,又看了眼另外两块墓地。

    右边那块大点的,写的是,父展烈之墓。一样是展昊泽立的。

    墓碑上的展烈,长得跟展昊泽有七分相似。他算是展烈跟乔若柳的结合体。

    那个乔字,让施梦绾又一次看了展昊泽一眼。乔?乔泽?

    不过眼下最吸引施梦绾视线的,是中间那一块小一些的墓碑。

    妹,展娇之墓。

    简单的五个字让施梦绾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展昊泽。

    按这三块墓碑上的时间算。展昊泽几乎是一天之内,失去了全部的家人。父母,妹妹。

    展昊泽将花分别在三块墓碑前放下,然后在墓碑前蹲下,他伸手抚过中间那块墓碑。目光沉痛又带着几分幽远。

    “其实,我并不知道是妹妹还是弟弟,我只是希望,她是一个妹妹。”

    展坤重男轻女。私生子女也多,但是一般生了女孩都得不到他的承认。

    他跟那些展家的女孩,关系也不可能太好。

    他是希望有一个妹妹的,他也以为自己会有一个妹妹。如果没有那一枪的话。

    不,不止一枪,是很多枪。

    施梦绾第一句还听不太懂,第二句却是反应过来了,她瞪大眼睛看着展昊泽,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

    展昊泽将额头抵着墓碑。其实他知道,那里,什么都没有。

    不管是妹妹的墓,还是父母的,里面都是空的。认真说起来,这些只能算是衣冠冢。

    因为不管是乔若柳,还是展烈,他们的尸体,都不在这里。

    施梦绾看着那三个墓碑嘴唇动了动,她记得,展昊泽当时说他妈妈死了,可是没说他父亲也不在了。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展昊泽掏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墓碑。

    “爸。妈。我带了绾绾来看你们。绾绾就是我上前来,跟你们提过的女孩子。我已经向她求婚了。”

    展昊泽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将额头抵在了墓碑前,目光深沉。

    他曾经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他的妈妈,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小学老师。但是她很温柔,她喜欢孩子,也喜欢笑。

    她出身普通,但是却意外认识了展烈。那个在青城叱咤风云的展家所出来的大少爷。

    她一开始并不知道展烈的身份,展烈对乔若柳着魔一样的喜欢。知道父亲不可能同意以后,自然就跟着乔若柳私奔了。

    乔若柳的母亲是林市人,所以两个人直接在林市落脚。

    乔若柳教书,展烈则找了一份普通职员的工作。两个人并没有多少钱,但是过得很快乐。

    尤其是这样的快乐在有了展昊泽之后,快乐变成了三份。

    身为小学老师的乔若柳十分喜欢小孩子,对自己的儿子更是。她会将他抱在怀里,念书给他听。

    在他慢慢长大的时候,教他弹琴,唱歌。

    而展烈,摆脱了掌控欲极强的展坤之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父亲。

    他会带着展昊泽去公园,将儿子扛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会带着展昊泽一起去打篮球和踢足球。

    那一段童年时光,对于展昊泽来说,是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他有一个十分幸福,快乐的家。这样的幸福快乐,一直维持到九岁。

    九岁那年,乔若柳又怀孕了。这对展家人来说,是个十分开心的好消息。

    当时她怀孕才两个月,还看不出孕相,但是展烈,展昊泽已经知道了。他们很期待,也很高兴。

    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在乔若柳问父子两个喜欢儿子还是喜欢女儿的时候,两个人有致一同的说喜欢女孩子。

    “我要当哥哥了。”

    展昊泽当时特别开心,这样的开心让他跟展烈每天都计划着如果有一个妹妹,以后要怎么疼她。

    他有很多计划,怎么照顾这个妹妹,怎么样当一个好哥哥。

    出事的那天的事,展昊泽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天是乔若柳的生日。展昊泽想给乔若柳送一份生日礼物。

    那天刚好是周六,展昊泽在头一天就准备好了礼物,想着要藏起来给乔若柳一个惊喜。

    他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要藏哪里。最后选择了藏在客厅的一个立柜里。

    那个柜子很大,前一天乔若柳刚好清理出来,说要放东西。展昊泽那时身量还小,刚好可以藏在里面。

    他藏好了,打算等妈妈跟爸爸进门的时候,在他们一进门就推开柜门跳出来,给乔若柳一个惊喜。

    可是他没想到,乔若柳跟展烈没回来,倒是先等来了展坤。

    展坤带着池叔,还有很多穿着黑衣服的人闯进了他的家。他从柜门的缝里看到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阵仗的他吓得不敢出声。

    展坤让人在房子里四处搜寻,也不知道要搜什么。直到一个黑衣人走过来要打开他所在的柜子时,他吓坏了。

    刚好在这个时候,展烈跟乔若柳回来了。

    乔若柳怀孕了,展烈不放心她一个人去买菜,陪着她一起去的。

    今天又是她的生日,他们回来的时候还顺便跑去买了个蛋糕。

    看到展坤进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手上的东西差点掉地上去。展烈到底是稳重几分。他让乔若柳把东西拎进厨房,而他自己则跟展坤对上。

    展坤要他跟自己回展家,展烈不肯。展坤就拿乔若柳威胁他。

    展烈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向说一不二,但却没有想过,他会对乔若柳起杀心。

    他以前的日子每天就是培训,展家的家业。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按着展坤的意志去执行的。

    时间久了,他都要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了。展烈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他求展坤放他一码,他不想回展家。

    如果他一定要回展家,他就要把乔若柳也带回去。

    展坤被自己的儿子给气到了,可是面上却是一点声色也不露出来。

    他再次开口,问展烈要不要跟他回去,在得到否定的答案时,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在了乔若柳身上。

    就是这个女人,是她,是她把自己的儿子勾走了,是她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的。

    展坤没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心思培养的儿子有一天会脱离掌控,所以想也不想的朝着乔若柳开了一枪。

    展昊泽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心神俱裂。可是不等他做反应,展烈已经先一步冲上去,挡在了乔若柳的面前。

    那一枪,正中心脏。

    展烈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老子手上。

    展坤没想到,他这一枪下去,竟然会打死自己的儿子。他的怒气一下变成了震惊。

    可是震惊过后,又重新凝聚成更大的怒气。

    都怪那个贱女人,是她。是她害得自己的儿子为了她连命都不要的。

    展坤气疯了,看到扑在展烈身上,嚎啕大哭心神俱碎的乔若柳,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他就这么拿着枪,连开两枪,把乔若柳送上了路。

    乔若柳倒在了展烈的身上,就这么死了。

    展昊泽已经完全傻眼了,他甚至忘了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他就看着展坤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冰冷的让手下处理掉。这个时候展昊泽终于有了反应。

    他从柜子里冲了出来,扑到了父母的身上,他不断的叫着父母的名字。可是没有一点反应。

    展昊泽最后冲上去,胡乱的打起了展坤。可是他的身体很快就让人架住了。

    展坤要斩草除根,把展昊泽也杀了。可是不等他动手杀了展昊泽,池叔的手机先响了。

    早年,展坤为了势力,娶了展烈的青城所在省刘家的女儿。妻子死后,刘家对展烈这个外孙相当的照顾。

    之前他一直没有找上来,也是因为展烈在外家的保护中。而最近刘家陷入了一些小麻烦里,展坤终于可以教训展烈了。

    哪里知道,这一教训就失了分寸。展烈死了。

    偏偏池叔在此时接到了消息。展烈的外公竟然连任了。

    展坤势力虽大,但也不可能不顾忌官方的力量。刚才杀了展烈跟乔若柳是一时冲动。

    可是这会冷静下来,却知道自己有麻烦了。展烈的外公怜惜自己的外孙早早的失去了母亲,对这个外孙很是重视。

    现在展烈死了,还是死在他手上。自己正是扩张势力的时候,若是让展烈的外公不顾一切的来对付他,那也是相当麻烦。

    展坤不怕麻烦,却不想停止自己扩张商业版图的脚步。

    思来想去,他决定暂时不杀展昊泽了。至少展昊泽现在不能死。

    他让人把展昊泽打晕了,带回了青城。而接下来,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

    他吩咐池叔把展烈乔若柳的尸体都处理了。等上了飞机,已经丧心病狂的展坤,看着被打晕的展昊泽,想到了一个十分疯狂的计划。

    他不能让人知道,他把展烈给杀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展烈还活着。

    在这一点上,展坤不得不庆幸,他那些私生子虽然上不得台面,但这个时候却有些作用。

    因为他其中一个私生子,长得跟他有七分像,展烈的外貌跟他很像。那个私生子跟展烈也就长得有六分相似。

    展坤让人把那个私生子带回了老宅,然后,请来了一流的整形医生,给那个私生子做了微整。

    最后,一个假的“展烈”就这么诞生了。展烈的外公年纪已经大了,几年没有见到外孙,自然很想念。

    那个私生子此时已经结婚了,生下了展历,展阳。这些,展坤都知道。

    但以前他并不在意,也不重视。现在却开始假装重视。

    他把展烈以前一些行为,一些习惯让假展烈学习,直到两个人十分接近的时候。他才让他出现在展烈外公面前。

    为什么留下了展昊泽一条命,是自己最后的底牌。如果假展烈不能唬弄过去,那怎么说展昊泽都还是刘家的曾外孙。关键时候,这总是自己一道护身符。

    如果假的展烈能唬弄过去,那么展昊泽就没什么用了。

    其实如果按着展坤的计划,展昊泽留或者不留,都没有关系。

    让留下展昊泽是池叔的意思。培养展烈的人里面,也有他一份,他算是看着展烈长大的。

    那一刻,他起了一丝恻隐之心。留下了展昊泽一命。但是展昊泽知道自己的父母死在展坤手上,又怎么会肯轻易这样算了?

    为了说服展坤,池叔提了一个建议,可以给展昊泽催眠,让他忘记曾经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个主意不错、展坤一时冲动杀了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儿子,虽然说不至于后悔,但到底还是愿意给展昊泽一个机会。

    九岁的展昊泽,被催眠。忘记了那是他以后永生追随着的恶梦般的一幕。

    不光是忘记了,他在催眠之后,竟然认为假展烈才是自己的父亲。

    为了哄得了刘家人,展历展阳没有被接回展家大宅。展坤决定,重新培养一个,他中意的继承人。

    那就是展昊泽。你展烈不是不愿意回展家吗?你不是不愿意接手展家吗?

    我就偏要让你的儿子接手。我就偏要让你的儿子永远呆在展家这个地方。

    被催眠的展昊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太小,催眠的力量太强大。他没能想起来。

    但是他本能的不喜欢展坤,非常不喜欢。每次面对他,都十分抗拒。包括对假的展烈,他会叫他爸爸,却再没有以前的那种亲近感。

    对展烈只是不亲近,对展坤却是甩脸色,每次看到都冷着张脸。

    一次两次还好,时间久了展坤就不愿意见到他了。在刘家人面前演过戏,并成功的骗到刘家人之后。

    他对于每次看到自己都不顺眼的展昊泽也失去了耐心。虽然没有杀他,却让人把展昊泽送到了寄宿学校去了。

    展昊泽在寄宿学校一直呆到初中。直到十四岁那年,展历,展阳也进了这所初中。

    在某一个机缘下,展昊泽意外的见到了,送展历展阳来学校的假展烈。

    他是要上去叫爸爸的。那是他爸爸。哪怕现在已经没有了亲近的感觉,那也还是他的爸爸。

    可是当他叫爸爸的时候,被展历展阳给嘲笑了:“这是我爸爸,又不是你爸爸。”

    他去看展烈。展烈当时在展家还说不上话,斥责了展历展阳一番之后跟展昊泽说,自己就是他的爸爸,让他不要听展历他们胡说。

    “如果你是我爸爸,那他们也是你的孩子?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在展昊泽的记忆里,他的母亲死于意外,所以父亲“展烈”才带着他回了展家。

    可是现在却告诉他,展烈还有别的孩子?

    “昊泽,他们也是我的孩子,是你弟弟。”

    假扮展烈这种事情,以前的假展烈是不会愿意的。可是当他尝到了扮演展烈带来的好处之后,就不愿意放弃了。

    “不,我没有弟弟。我没有弟弟。”

    展昊泽拒绝接受,他跑掉了。他记得他没有弟弟,他记得他父母很恩爱。

    可是为什么妈妈死了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展昊泽回了宿舍,头痛欲裂。可是催眠的压制,让他还是没有想起来,他只觉得头疼。

    但是那天,展昊泽所在的宿舍刚好有人过生日。那人带回来一个生日蛋糕。

    看到展昊泽不舒服,还说要请他吃蛋糕。

    蛋糕?吃蛋糕?生日?那些关键词,让展昊泽的头更痛了。他最后痛得晕了过去。

    室友赶紧叫来了宿管,把展昊泽送去了医院。在医院,展昊泽想起了全部的事情。

    他记起来了,他记得自己的母亲死在了展坤手上,也记得自己的父亲也死在展坤手上。

    父母死了,他不但没有给他们报仇。甚至还开口叫展坤爷爷?还跟着展坤回了展家?

    展昊泽不能原谅自己,他在展家呆不下去了。不光是展家呆不下去,青城他都呆不下去了。

    他才只有十四岁。他想报仇,他想杀了展坤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可是他不知道,只有十四岁的他要怎么才能做到。

    展坤是个很谨慎的人。哪怕是睡觉,门外都守着保镖。更不要说他每次出行时,身边随时都跟着十几个保镖。

    那么大的阵仗,展昊泽想要

    他从医院离开,回到了学校。

    他想了很久,思考了很久,可是最后,他决定先离开。

    展昊泽就这样离开了展家,离开了青城。他一开始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后来决定,先回母亲以前所在的城市。林市。

    展昊泽找到自己的家时,才发现那一片已经拆迁,重新规划。

    他跟父母曾经的家,再也找不到了。不光找不到,连痕迹都不见一丝了。

    可就算是这样,展昊泽也没想过从林市离开。这是他父母跟他一起生活过九年的地方。

    后面有多痛苦,那九年的时光就显得有多幸福。

    施梦绾听到这里,已经听呆了。

    那个展坤,他疯了吧?杀了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女,甚至连自己的孙子都不放过?

    这样的人不说是神经不正常,只怕是已经疯了吧?毕竟要不是疯子,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昊泽?”

    施梦绾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能做什么,她甚至不能想象,一向家庭幸福的自己,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如何?

    他蹲下去,抱住了展昊泽的肩膀。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任何的安慰到了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十分用力的抱着他。

    展昊泽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三座墓碑。他的人生分为两个阶段。九岁以前,九岁之后。

    不,应该说是九岁以前,还有十四岁以后。中间那几年在展家的日子,对他来说只能算是恶梦。

    十四岁以后。他活着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都只是为了复仇而生。

    施梦绾看着他的侧脸,想着他经历的一切。这一瞬间,曾经对展昊泽有过的那些不解,那些嗔怪统统消失不见。

    只剩下了淡淡的心疼。

    这样的一个男人,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的面前,这要多强大的心理,才能让他不崩溃?

    她突然就能明白,为什么展昊泽永远冷着一张脸,为什么他很难笑出来。

    任谁遇到这样的事,都笑不出来吧?

    “那,后来呢?”

    展坤,现在怎么样了?施梦绾关心的看着他。展家的事情,苏青桑听霍靳尧说过一些,苏青桑曾经跟施梦绾提过。

    施梦绾知道,展昊泽的父亲还在。但是那个展烈好像有妻子。

    一开始,她还以为展烈另娶,所以展昊泽跟他父亲的关系才那么差。可是没想到,那个展烈根本不是展昊泽的父亲。

    展昊泽没说话,他站了起来。看着墓碑。

    “爸。妈。我为你们报仇了。”

    只有这样的一句话,简单的一句话。但是施梦绾能明白他的意思。

    “你爷爷,那个人,他怎么样了?”

    那样的人,不配当爷爷。施奶奶虽然有些不着调,但也只是有些封建罢了。

    可是展坤那是什么?

    “在医院。”

    他来的时候,汤华问过了。展坤又送进去抢救了。中过两次风,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估计是活不了几天了。

    展昊泽的声音有些冷,他握紧了施梦绾的手:“我曾经想过,亲自动手杀了他。”

    施梦绾不意外,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放弃了吗?”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