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你的女人在我手上
    展昊泽得到的消息,疑似展坤跟展历的两个人,出现在了疗养院附近的一处别墅里。

    他知道,那里有一处产业是展历的。如果真的是在他们的地方,那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车子开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就要到展历的别墅。别墅里,对于展昊泽的到来,展坤跟展历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尤其是展坤,他那苍老而长满了老年斑的脸上,这会带着诡异的笑。

    他看着展昊泽,他已经到了风中残烛的时候,再次中风外加受的刺激让他差点死了。

    但是他到底是展坤,他又让自己活过来了。这会看着展昊泽,他脸上满是得意。

    “展昊泽,你还有脸来?”

    展历站了起来,他的手断了一只,虽然装了假肢,但是毕竟不能像真手那样灵活自如,这也是让他恨毒了展昊泽的原因。

    展昊泽看也不看他们,目光只是盯着展坤看。

    “他费了心思把你带出来,就只是把你带到这里?而不是把你送回展家?还真是浪费表情啊。”

    “我,我说来这里的。”展坤瞪着展昊泽,目光阴冷:“我,来这里,当然是有事要办。”

    回展家?他倒是想。可是展昊泽把展家围得跟铁桶一样。这次要不是他想办法,还不能出来。

    一想到这,展坤就更恨了。眼中是想杀了展昊泽一般的冷意。

    “有事要办?谁去帮你办?池叔吗?”

    展坤还没说话,展历听到他的话笑了:“池叔自然能帮爷爷办事的。毕竟他可是能全权代表爷爷的人。”

    “是吗?”展昊泽笑了,走到展历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那我们来猜一下,你让池叔去办什么事吧。比如,收回展家。让别人知道你打算把展家交给这个废物?”

    “你骂谁呢?”展历受不了的要冲上去,只是展昊泽身后的保镖往前一站,展历赢不了。

    他们今天刚出来,展坤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以前一些心腹找出来。

    找出来了之后,他却不需要他们来保护自己的安全。他心知展昊泽不会让他轻易的死。所以他让人都跟着池叔去了。

    只要把展家重新收回到他手上,展昊泽这点子人,又算得了什么?

    “展昊泽,你别太得意,过了今天,你马就要一无所有了。”

    “是吗?”展昊泽点头:“那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下。看看谁一无所有。”

    展坤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展昊泽,心里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很快的,他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却是他除了池叔之外的心腹之一。

    “老爷子,池叔,池叔跑了。”

    “什么?”展坤嘶哑的嗓音这会几乎要破音,她根本不信:“你说什么?”

    “池叔被抓起来了。”

    电话那边说什么,展坤已经听不到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展昊泽。

    “你,你做了什么?”

    池叔是不可能背叛他的,这突然之间被抓,一定是展昊泽做了什么。

    展昊泽笑了笑,笑意不达眼底,神情冰冷一片:“你应该问,池叔做了什么?”

    什么意思?展坤瞪大了眼睛:“你,你——”

    “展昊泽,你对池叔做了什么?”

    展历的叫嚣声没有入展昊泽的耳,他看着展坤:“又或者是你让池叔做了什么?”

    展坤手段毒辣,行事狠绝,这么多年,那些碍着他眼的人,都让他除掉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自然就是池叔了。几十年下来,池叔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只怕展坤都不清楚。

    “别急啊,很快,就会轮到你了。”

    “你,你——”

    展坤又跟过去的每一次一样,被展昊泽气得不轻。但是,很快他就又反应过来了。

    “你以为,你赢了吗?”

    他强撑着精神瞪着展昊泽:“你不如打电话,问问,你的女人,现在在哪里。”

    展昊泽眯起了眼睛,手机在此时响起,是刚才他派去跟着施梦绾的保护她的保镖。

    电话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让展昊泽的眉心拧得死紧,他抬头看向了展坤。

    “你做了什么?”

    展坤似乎知道这通电话是什么内容,他也正在看他,脸上带着阴沉的笑意。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展坤冷笑着开口,嘶哑的嗓音吐出来的声音十分难听。

    透露出来的内容更难听。跟在展昊泽身边的汤华有些担心的看着展昊泽一眼。

    展昊泽挂了电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展坤:“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上。”展坤觉得刚才那一口气终于得以舒展了。

    “你如果不想你的女人有事,你就让人把池叔放了,把展家交出来。”

    展昊泽坐在那里,看着眼前一得意,一嚣张的祖孙两。他突然就笑了。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为了一个女人,交出整个展家?”

    “你不会?”

    “一个女人而已,跟整个展家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更何况,展家在我手上,我要多少女人没有?”

    展坤摇头,他看着展昊泽,像是在看他,又不像是在看他:“不,你会的。”

    “我倒不知道,你这么了解我?”展昊泽沉着一张脸:“我都不确定的事,你倒是确定?”

    “我当然确定,因为你就跟你那个老子一样,愚蠢,可笑,会为了一个女人,抛弃一切。”

    一想到展烈,展坤脸色就十分难看。

    “是吗?”展昊泽的眸色一沉:“可是,我不是我爸。我拒绝。”

    “你——”展坤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信,我根本不信。你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那个女人?”

    “你忘记了一件事,我不是我爸。”

    他站了起来,看着展坤:“你放心,有犯罪记录的,不光只有池叔,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我原来想着你这个年纪,让你呆在疗养院看我把展家一点一点的毁掉,我更有成就感。但是现在,你还是进监狱去看着我毁掉展家好了。”

    “展昊泽。”展历站了起来:“你,你别太得意。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展家交出来。你的女人就死定了。”

    展坤这会也要撑不住了。他看着展昊泽:“你,我不信,我不信。”

    门外响起了警笛声,展昊泽转身往外面走,展坤在身后不断的摇头:“我不信,我不信你真的不在意。你就真的不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了吗?”

    不可能,明明展昊泽应该跟他老子一样的,跟他老子一样的蠢,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展家的。

    他应该跟他老子一样的,他应该

    展坤的身体软下去,他又开始觉得难受了。可是更难受的在后面。

    展昊泽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转身看着脸色铁青,几乎要晕倒的展坤:“对了,忘记说一件事了。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人,问一下,他绑到手的女人是谁?”

    展坤瞪大了眼睛,同一时间展历手上的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满是惊慌:“老爷子。绑错了人了。我们绑的人不是那个女人。”

    后面再说什么,展坤已经彻底听不到了。他双眼一翻白,整个人晕了过去。

    展历还要再做什么,不过门外的警察已经进来了。他开始往后面退。

    “我又没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没犯罪,你们不能抓我。我要找律师”

    后面他叫些什么,展昊泽听不到,也不想听了。

    上了车,车队很快朝着市中心的方向去了。

    施梦绾看着眼前与她林市工作室大了两倍有余,装修风格却无二的办公环境,眼神除了满意跟惊喜,就没有其它的了。

    这边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装修好,但绝对不可能是一天两天的事。

    展昊泽这次去找她不过是这段时间的事,也就是说他早就在准备了。

    她突然就相信了他说的,关于陈菲菲的事情。

    他是真的很早以前就开始想着解除婚约的事情,然后跟她在一起。不然不会这样用心。

    尤其是当她看到展示厅里摆着她设计的几件作品时。这些作品除了上次她参加法国比赛的,还有几件是她参加国内的比赛的作品。

    除了拿奖的作品,甚至还有一些她初期设计的,略显稚嫩的设计,在这里竟然全部看得到。

    她这会突然特别想看到展昊泽,非常非常想。

    她才想问问保镖展昊泽在哪里,如果可以的话,她想直接去展昊泽所在的地方。她要去找他。

    这份礼物,她真的太喜欢,太喜欢了。

    一转身,发现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快速的上前。想也不想的投入进他的怀抱。

    “你来了?”

    展昊泽看到她时,明知道在他的安排下,施梦绾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伸手重重的抱住了她。

    刚才一路上悬着的心,到了此时终于放下了一些。

    她还在这里,没有事,平平安安的。展坤没有对她造成影响。他的人也没有得逞,她还好好的,这样很好,非常好。

    “昊泽?”

    他将她抱太紧,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忍不住就抬头去看他。

    展昊泽终于松开手,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目光重新看她。

    “恩,怎么样?喜欢吗?”

    施梦绾重重的点头,搂上了他的腰:“喜欢,超喜欢。”

    完全是她想象中的工作室的样子,而且更大,更好,风格更合适。

    “如果还有哪里你觉得不合适的,你可以直接跟汤华说,让他让人改了。”

    “没有不合适的,统统都合适。”

    他原来说在装修,她真的以为是还在装修中的工作室。可是哪里知道他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这哪里是还在装修啊?直接进来工作都行。

    “合适就好。”展昊泽搂上了她的腰,手轻轻的抚过她的发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我让汤华招人。初试已经过了,复试跟面试,你若是放心就让汤华来,若是不放心就自己来。资料都准备好,在前面你的办公室里。”

    他都替她想到了,一些她都没有想到的事:“至于林市的工作室,也不需要结束。你可以专门安排你信任人的。作为一个分部继续开下去。”

    “还有你联系的那两家代工厂。如果林市那边忙不过来,青城这边,我让汤华收购了两家服装厂。以后,他们都是你的了。”

    展昊泽的话让施梦绾瞪大了眼睛,两家服装厂啊。什么概念?他说收购就收购了。

    “展昊泽,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她只是想着有工厂愿意分出生产线来做她设计的衣服,可是没想过自己也能有服装厂。

    “这就宠坏了?”展昊泽觉得她太容易满足了:“既然你想做大,那当然是自己的工厂更放心。至少你可以控制更多。”

    “好。”他想得这么周到,施梦绾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垫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谢谢你。昊泽。”

    展昊泽看着她,将她的手捏在自己的手里:“我不要你的谢谢。我的就是你的,对我,你永远不必说谢。”

    施梦绾因为他的话伸手扶着他的脸,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跟他四目相对。

    “展昊泽,你真的是展昊泽吗?”

    这么会说情话,这样为她考虑,这样把她所有的问题都想到了的男人,真的是她的大哥哥吗?真的是那个以前对她冷若冰霜的展昊泽吗?

    “我不是展昊泽,我又是谁?”

    施梦绾突然就笑了。是啊,他不是她的大哥哥,还能是谁呢?

    “还是说,你不喜欢我这样?”

    “喜欢。”施梦绾抱紧了他:“太喜欢了。”

    “喜欢就好。”

    他说话的时候,打了个响指,很快,有人送了一大束玫瑰花进来。他就这样在她面前单膝下跪。

    将手中的玫瑰递到了她手上:“绾绾,嫁给我。”

    施梦绾咬着唇,不相信今天会有这么多惊喜:“展昊泽,你”

    “嫁给我,我知道,要你放下林市的一切,陪我来这里,对你来说很难。但是我还是自私的希望你答应嫁给我,我保证,我会一直对你好,照顾你一生一世。”

    施梦绾捂着自己的唇,看着那一大束玫瑰,她眼睛都红了,眼角有泪泛出:“我答应你。”

    展昊泽看着她接过了那束玫瑰,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戒指。不是想象中的大钻戒,反而是一枚十分普通,看起来款式都有些老的钻戒。

    钻石小小的一个,不算大。但是光泽动人。款式也很经典。

    展昊泽将这枚戒指戴上了施梦绾的手,他修长的指轻轻的指过戒面:“这算是订婚戒指。结婚的戒指,我已经让人在做了,还需要点时间才能寄回来。”

    “没关系。”施梦绾不介意。

    展昊泽没看她,他只是盯着那枚戒指看:“这枚戒指,是我妈的遗物。是她当年跟我爸结婚的婚戒。”

    施梦绾看着这枚意义非凡的戒指,只是这一瞬间,几乎就能感觉到,这枚戒指的重量。

    “其实,婚戒不需要特别去订,就这枚也很好。”

    “不。你值得更好的。”

    展昊泽执起她的手,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

    “你跟我来了就知道了。”

    展昊泽说,施梦绾看着他,抱着那一大束玫瑰跟在他身边,一起出了门。

    展昊泽坐在车上,脸色有些严肃。中间他接了几次电话,施梦绾几乎听不到他开口,都只是简单的恩,好,我知道了。

    这样的回应,这样的展昊泽,倒让她有一种他又回到初相识时的感觉。

    她忍不住就伸手去握展昊泽的手,展昊泽转过脸来看她,对上她目光中的担心时,他拍了拍她的手。

    “展昊泽?你没事吧?”

    “我没事。”

    展昊泽握紧了她的手,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似放松,又似紧张,似痛苦,又似愉悦。

    施梦绾说不上来,但是展昊泽眼神却让她有丝心疼。她忍不住就反握住他的手,同时将身体偎进他怀里。

    “我会陪着你。”

    一直一直都陪着你。

    展昊泽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将下颌抵着她的发顶,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那阵想杀人的冲动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展坤到底没有被关起来。因为他又晕了。这一次,他估计是抢救不过来了。

    池叔不肯交代自己做过的事情,哪怕铁证如山。但是不管他交代不交代,最后估计都是在牢里度过。

    至于展历展阳。没有了展坤,他们根本不足为惧。

    剩下的毕淑巧跟展烈——

    毕家想商旅套餐帮毕淑巧夺权,重新得到展家。可是毕家这几年也一直是嚣张够了。

    这几天,他已经在加快动作对付毕家了。相信不出一个星期,毕家就会传来破产的消息。

    毕家破产,毕淑巧就再也没有了筹码跟义气。展烈少了这样的助力,展历展阳又不是个争气的。

    展家,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而他这几个月以来的小心,隐忍,也到了最后了。

    警察已经在去展家大宅的路上。不需要多久,展家就会被查封,毕竟展坤,池叔,展烈,他们的手上都不干净。

    失去了展家,展家那群人,可能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他一直以来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展昊泽思考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下来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