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你有没有良心
    施梦绾往前一步:“爸?”

    施爸爸看到她这个样子,越发的不自在,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一度:“怎么?我跟他说几句话也不行?你去帮你妈做饭,你,跟我来。”

    这做饭还早呢。施奶奶这会不在,看样子是去二叔三叔家叫人了。

    施梦绾有点担心,忍不住就看了展昊泽一眼。

    对上未来岳丈这么凶狠的目光,展昊泽安抚般的拍了拍施梦绾的手背,跟在了施爸爸身后。

    半个小时后,展昊泽跟在施爸爸的身后回来了。

    两个人的表情看起来似乎相当友好。施梦绾:这一定是她的错觉。恩,一定是。

    这一天的经历对于展昊泽来说,都是相当新奇的。

    他第一次被人为难。第一次被人赶出门,还有,第一次被人威胁。括眼前,第一次跟这么一大桌子人坐在一起吃饭。

    他商场上应酬不少,但是能让坐到他面前的不多。

    施梦绾家里是四口人。包括施奶奶,还有施二叔家的四个,施三叔家的五个。还有施梦绾的姑姑,也被施奶奶叫回来了。

    满满当当坐了两桌子人。桌子就安在外面院子里。

    吃的是施妈妈自己烧的菜,材料都是现成的,。鸡是后面养的,菜是地里摘的。

    喝的是施爸爸自己用农村方法酿的烧酒。看着不怎么样,后劲十足。

    施梦绾虽然跟施奶奶偶尔因为过继的事不对付。但是两个叔叔婶婶人还不错。

    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虽然偶有拘束,但是这种氛围对于展昊泽来说,都是非常新鲜的。

    他不可避免的喝醉了。喝醉了之后,直接就在楼上施梦绾的房间睡了一天。

    结果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在施爸爸嫌弃的目光中,把他带地里去了。

    恩。这个季节有很多菜已经熟了,比如豆角,茄子,还有丝瓜。施爸爸让他帮忙去摘菜。

    施梦绾要帮忙的,施爸爸不让。说这是给展昊泽一个表现的机会。

    展昊泽能说什么?当然是跟着去了。

    只不过这个菜没摘完。

    展昊泽接到了汤华的电话。青城那边,出了点事。

    从施家离开,展昊泽的车速略快,这边不能直接上高速,还要去县城才行。不等展昊泽将车子驶离镇上,汤华已经带着车队在镇子入口等他们了。

    汤华带了人来,展昊泽自然就不需要自己开车了。带着施梦绾一起上了车。

    上车之前,施梦绾看到汤华跟展昊泽说了些什么。不过声音太小,她没听清。

    等他上了车,施梦绾看着他眼中的急色。有些担心:“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吗?很急的事?”

    “还好,我能解决。”

    展昊泽的神情很平静,说起来,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断了一只手的展历跑了罢了。

    施梦绾看他的样子就不问了。她很早就发现了,展昊泽不想让她知道的事,不管她怎么问,他都不会说的。

    车子极为平稳而又快速地上了高速,施梦绾看着他的侧脸,想到另一件事。

    “对了,我爸昨天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展昊泽想着施爸爸对他的“威胁”,他说,你别以为你有钱。我们家不要你的钱,也不在乎。我女儿能赚钱。我告诉你,如果你对绾绾不好,我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

    “真的?”她怎么这么不信呢?

    “你有一个好爸爸。”他说话的时候,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

    “何止啊,我还有一个好妈妈呢。”施梦绾心里,自己的父母就是全天下最好的。

    “恩。你爸妈都很好。”

    展昊泽的声音似乎是感慨,将施梦绾搂进怀里,他的下颌抵着她的发顶。

    “其实,我也有一个好妈妈。”原本,他还有一个好爸爸的。可是——

    “”施梦绾想抬头看他,不过他正好按着她的后脑勺。

    “可惜,我妈妈没能活到看着我长大。”

    “你妈妈她——”之前就听说了,他妈妈已经不在了,但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在的,她不知道。

    “在我七岁那年,她发生意外”

    后面的话没说,施梦绾却能感觉到展昊泽僵硬的身体。她下意识的环抱住他。

    抬头看他:“抱歉。”

    “没关系,都过去了。”

    展昊泽面色平静,但只有他知道,那一切,并没有过去。

    他抱着施梦绾的手臂收得有点紧。施梦绾的手搂着他的腰,无声的给他安慰。

    展昊泽心硬如刀,根本不需要施梦绾安慰,但是她的举动还是让他极为受用。

    伸手轻拍她的后背,感觉着她身上的馨香,内心那一丝狼戾与想杀人一般的恨这会稍稍压下去一些。

    施梦绾被他拍着,竟然有些困得想睡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睡着了,展昊泽却是睡不着,他脑子里在想着展历的事情。展历断了一只手,跑也跑不远。

    更何况整个展家都在他的监视之下。那么现在这个情况,能帮着展历出去的人,肯定就是对展家相当熟悉的人。

    他突然按下车内的一个按钮。中间的玻璃降下去,汤华转过脸,看着展昊泽,用眼神询问他什么事。

    展昊泽看了眼怀里睡得正沉的施梦绾,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递到了汤华面前。

    “你现在让盯着疗养院的人看一下,老头子还在不在?”

    那一头的汤华愣了一下,明显没想到展昊泽会问这个。只是他略一点头,很快就明白了展昊泽的意思。

    展昊泽问完自己关心的问题,就没有再问了。

    施梦绾醒来的时候,展昊泽刚好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老头子失踪了。呵。疗养院那样的地方,他的人层层守着,老头子竟然还会不见?

    若说这事没有内鬼,展昊泽是绝对不信的。

    施梦绾看着还在动的车子,坐起身看了眼时间:“还没到吗?”

    “到了,我们现在是去机场。”

    展昊泽看着施梦绾,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绾绾,跟我回青城好吗?”

    施梦绾原来也是打算跟着他回去的,不过:“太匆忙了吧?我工作室还有很多事没有交代呢。”

    “有些工作你可以利用网络处理了。至于工作室,这边我请个专门的人来给你打理。我在青城那边已经找到地方了。全部按着你现在的模式,重新开一家寻歌工作室,如何?”

    施梦绾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你都弄好了?”

    “是。”展昊泽点头:“地方找好了。离我在青城的公司并不远。还有就是选址跟半个都是按着你现在的风格来的。等我们去了青城,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眼。”

    “你都处理好了,我还能找到理由拒绝吗?”

    “不能。”展昊泽看着她,目光幽深:“就当是我自私吧。我想让你陪着我。”

    “好。”

    施梦绾点头,展昊泽知道她会答应,但是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快:“绾绾?”

    “反正我的工作,去哪里都一样。我能在林市自己努力创业,相信也能在青城做好。更何况,还有你呢,你会帮我的,是吧?”

    “恩。”展昊泽点头:“我会帮你。”

    四个小时后,展昊泽跟施梦绾已经到了樱花庄园了。

    “你休息一会,我有事要处理。今天晚上大概不能陪你吃饭了。”

    “好。”施梦绾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生,还会天天缠着要男友陪:“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

    “这几天我有点忙,你若是想去荣城看霍太太也行,我让人安排送你过去。”

    “好,我想想几时过去。”上次苏青桑还等她解释跟展昊泽的事,她还没好好跟她说呢。

    这次有机会是要好好跟苏青桑解释一下。

    她这么贴心,不跟他吵闹的模样让展昊泽有些意动。低下头去亲吻她的唇,直把她吻得气喘吁吁。

    “等我回来。”

    展昊泽都交代完了,离开樱花庄园的时候,又让汤华把这里的守卫增加了一倍,这才离开了。目的地,是展家大宅。

    展家大宅在青城靠近郊区的青山脚下。从山脚下往上看,整个一片都是展家的。

    除了中间那栋主建筑,还有两边的副楼,后面的配楼。展坤年纪大了,不喜欢别人吵他,所以就算是展家的子孙展烈,也是住在一旁的副楼里。

    而展坤送去疗养院之后,副楼关了展烈,毕淑巧,展历展阳一家。

    展昊泽怕他们怕了,让人层层守着他们。除了做饭的厨娘,两个打扫卫生的佣人再没有其它人能进来。

    平时负责买菜的人都是展昊泽安排的。别人可以进去,但是展烈一家绝对不可能出去。

    所以现在展历好好的不见了,实在让人起疑。

    进了门,展烈坐在沙发上。展阳断了一条腿,这会自然跑不掉。毕淑巧坐在展阳的旁边,看到展昊泽进门,她一下子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又骂了起来。

    展昊泽看也不看她,直接走到了展烈面前。

    “人呢?”

    他身材高大,带着身后不下十个保镖。十几个人往客厅里一挤,就算是展家的客厅不小,这会看起来也显得十分逼仄。

    毕淑巧腾的站了起来,指着展昊泽的鼻子:“展昊泽你恶毒不恶毒啊?展历是你弟弟,你竟然让人打断他的手。打断他的手就算了,还要把我们关起来。我告诉你,你以为可以关我们一辈子吗?告诉你,你休想。”

    她骂骂咧咧,后面的话就开始越发难听了起来。

    展昊泽越过她,直接走到了展烈面前:“人呢?”

    展烈的身体坐在沙发上不敢开口。展昊泽冷笑一声,他拍了拍手。很快就有人进来了。

    “展昊泽。”展烈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直到他看到了展昊泽的人拿着一把刀,对着展阳那条没有废掉的腿。

    “展昊泽,你要做什么?”

    “展昊泽,你让他放下刀。你到底想做什么?”

    展昊泽丝毫不为所动。他一摆手,那拿刀的人手上的刀朝着展阳的腿就要扎进去。

    展烈站了起来:“展昊泽,你疯了?”

    “人呢?”展昊泽的手停了一下,盯着展烈的脸。

    “你说谁?谁知道你在说什么?”

    “展坤还有展历,人呢?”

    “我怎么知道?”展烈的话一落,展昊泽手指一动。刀子已经扎进了展阳的大腿。

    “啊——”展阳叫了起来,毕淑巧尖叫着要冲过来,被人架住了身体。

    “我喜欢先礼后兵。”展昊泽看起来相当好说话的样子:“展历怎么离开这的?展坤在哪?你们如果不说,我也只能继续了。”

    说话的时候,扎在展阳大腿的刀子被拔了出来,鲜血涌出,展阳叫得更惨了。

    展烈站了起来,身后有人架住他。他动弹不得,冲着展昊泽大吼:“展昊泽,你有没有良心?他可是你弟弟。”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弟弟。”

    展昊泽头一偏,刀子又一次扎进去了。展阳已经要疼晕了。毕淑巧气坏了,一个劲的咒骂,又怕展昊泽呆会用更狠的手段。

    “住手。”展烈气坏了:“我是你爸。你给我住手。”

    展昊泽一抬头,架着展烈的人竟然将她的膝盖给顶得弯了下去。

    “喝。”展烈这些年养尊处优,冷不防被人这样对待,脸色一白:“展,展昊泽,你——”

    “你别说你是我爸,你不配。”

    展昊泽冷冷的看着他,目光冰冷,没有一丝温度双眸里是深刻的恨意。他看他们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一般。

    “今天如果你不说出展坤的下落,我就只能在你疼爱的小儿子身上继续捅窟窿了。就是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

    说话的时候,下属又一次拔出了刀子。这次展阳叫都不叫了,直接疼晕过去了。毕淑巧又一次要站起来,却落了跟展烈一样的下场。

    膝盖被人顶得往前弯,看起来像是要给展昊泽下跪一般。她越发的恨,咒骂声却小了许多。

    展昊泽的人要扎第三刀的时候,展烈终于扛不住了:“够了。我说,我说。”

    展昊泽让人停了手,展烈看着展昊泽:“我,我不知道。”

    在展昊泽又要让人动手的时候,展烈赶紧解释:“我真的不知道。上次池叔过来看过我们一次,说他会想办法。后来第二天就发现了展历不见了。”

    怕展昊泽再动手,展烈缩了缩脖子:“我只知道这多么,剩下我就不知道了。”

    展昊泽站着不动,下属的刀又一次抵在了展阳腿上。

    “我真的不知道了。一切都是池叔安排的。我们只是听他的。”

    展昊泽让人停了手,盯着展烈半晌。手一挥,很快又带着那十几个保镖离开了。

    至于展阳腿上的伤?没扎着骨头,相信死不了。

    接下来的两天,展昊泽都在找展坤跟展阳。展阳不足为惧。可是展坤。他掌控展家这么多年,手段一流,阴沉狼戾。

    原来没有给他机会,倒也罢了。现在有了机会,只怕他不会就这样算了。就不知道,展坤打算做点什么了。

    不管做什么,展昊泽都不带怕的。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自然不会让展坤有机会再把已经到了他手上的权利给夺回去。

    更何况他的目标可是毁掉展家。

    回到樱花庄园,施梦绾已经睡了。这几天他忙着查找展坤的下落,忽略了她不少。

    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额头,展昊泽的动作很轻,不过不审把施梦绾给惊醒了。

    “大哥哥?”迷迷糊糊的瞬间,梦到少年事的施梦绾以为是大哥哥回来了。

    展昊泽的回应是又给了她一个吻。她这才清醒过来。

    “你怎么才回来?吃饭了吗?”

    “吃过了。最近事情多,忽略你了。”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又在她唇上亲了一记。

    施梦绾摇了摇头:“没事,我也没闲着。”

    樱花庄园里,有展昊泽让人送来的全套画图工具。工作桌,电脑,一应俱全,这几天她也有事情忙。

    跟展昊泽的婚礼是早晚的事,对于自己的婚礼她有自己的想法,不光有自己的想法,她对婚纱也有要求。

    这样一来,她有事做,对于展昊泽一直不回来倒是淡定得多。

    “忙完这两天我就陪你。”展昊泽想了想:“明天我带你去看一下工作室怎么样?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有什么想法还能提。”

    “好啊。”施梦绾听他说的时候就想去,不过,展昊泽一直忙,她也没提。

    “恩,那你早点睡,明天我们去看工作室。”

    没有碰施梦绾,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让她睡觉。

    展坤一时找不到,也不急于一时。展昊泽第二天一早起来,就要带施梦绾去他为她安排的工作室。

    只是还不等他出门,就得到了汤华带来的消息。有展坤的消息了。

    展昊泽挂了电话,看着施梦绾莫名就有些心虚。

    “你要是有事就去忙,不要管我。”

    “绾绾。”

    “没事,你随便叫个人陪我去好了。”

    展昊泽拧眉,看着施梦绾灿烂的笑,到底不忍让她一直呆在庄园里。安排好人手跟着施梦绾。再三确认了路线之后,他这才重新带着人去展坤出现的地方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