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8章: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其它三个人一起看向了展昊泽。尤其是施妈妈跟施爸爸的目光,一下子变了。

    “梦如,说什么呢。”施梦绾看着自己的妹妹。就算是展昊泽有过未婚妻,也没有这样说法的。

    施梦如噘嘴,将手机转过去面对父母:“我又没说错。新闻上写的啊。”

    施梦绾本来是不会知道这事的。可是他们的同学在玩的一款游戏是xm公司出的。

    要知道xm公司出来的游戏很火的。出一个火一个。最近出来的那个宇宙玩家,在他们学校特别多的同学都在玩。

    施梦如虽然不玩游戏,可是因为同学都在玩。她也就玩过几次。

    后来嫌浪费时间就没有再玩了,可就是她卸载游戏的那天,刚好就看了新闻。

    展昊泽跟陈菲菲的新闻虽然不是明星,但是因为xm公司的成绩太亮眼了啊。尤其是宇宙玩家这个游戏,已经连续几个月蝉联下载榜的第一名。

    所以对于玩家来说,自然就会关注。

    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就算知道展昊泽因为有小三才抛弃了未婚妻那又怎么样?游戏好玩就行了。

    因为这个,施梦如还没少跟班上的同学争执。她觉得一个人品不好的人开的公司研发的产品,她也不要用。

    没办法,施爸爸施妈妈教育出来的孩子就这么拧。

    所以这会听到展昊泽这个有点耳熟的名字,又想到xm,马上就拿出手机来找新闻了。

    这事实在是有点大。要知道跟天域集团还有厉氏企业那样经营传统行业的大集团不一样,xm主打游戏,在年轻人里知名度非常的高。

    展昊泽以前很神秘,可是自从跟陈菲菲订了婚,因为长得帅,在林市也算是名人了。

    可是现在施梦如看展昊泽的目光,可不怎么欣赏。

    她虽然小,但是是非观不要太强。她怕施妈妈看不清楚,特意把手机放大了给父母看。

    “爸,妈,你们看。不是我说的,新闻说的。”

    展昊泽跟陈菲菲退婚的事情还不到一个星期,现在还算是热度新闻。网上一找,一大把的报道。

    当然这些报道很多都不是真的。可是没人会关心是不是不是真实的。

    陈菲菲那天欲说还羞,半遮半掩的态度,看着是解释清楚了。事实上却是让整个林市的记者都脑补了一出大戏。

    每个媒体写的内容甚至都不一样。偏偏还就有人信了。

    比如某网站的新闻是:展昊泽喜新厌旧,抛弃青梅竹马。留下青梅苦撑陈氏,巴拉巴拉。

    再比如某个知名杂志写的是:xm公司抛弃青梅为哪般?小三身份神秘,身世成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一定比陈菲菲要厉害。

    还有其它的,各种新闻。大概内容都是这样了。

    这几天施梦绾跟展昊泽只顾腻在一起。而这个新闻,因为之前展昊泽答应了陈菲菲随便她怎么说,所以汤华他们知道了,竟然也没人来告诉展昊泽。

    更重要的是汤华他们都没把这事当成大事。跟展家的事比起来,一点子新闻,过两天自然就压下去了。

    所以不光是施梦绾不知道,重要的是展昊泽也不知道,他现在成了新闻人物。

    当施梦如在说的时候,施梦绾也拿起了手机,翻起了新闻。

    这一翻,她的脸色就有些微妙了。而她看完新闻的瞬间,施爸爸施妈妈也看完了。

    施家一家四口这会都不说话了,目光倒是极为有致一同的看着展昊泽。

    展昊泽:

    “阿姨,叔叔,这件事情其实——”

    “展先生。不好意思。”施妈妈先开口了。这个家里,她可是绝对的有地位。

    “齐大非偶,我们家绾绾跟展先生不相配。所以展先生请吧。”

    农村人吃饭吃到一半就赶人走是没有的,这太下人的脸面了。可是这么失礼的事,施妈妈竟然也做了。

    “没错。”

    施爸爸冷冷的瞪着展昊泽,本来就对要来娶自己女儿的男人不满,这会就更不满了。

    “展先生不迷是请吧。”

    施梦如眨了眨眼睛,突然就不说话了。

    施梦绾看了眼自己的家人,最后看向了展昊泽:“我是小三?”

    因为有小三的关系,才导致了他跟陈菲菲解除婚约?新闻上是这个意思吧?

    “绾绾,你明知道你不是。”

    “我不知道啊。”施梦绾只恨自己没早点看到这些新闻,如果她早点看到了,那她一定不会带展昊泽回来的。

    “我现在才知道。”

    “绾绾”

    “陈菲菲宣布解除婚约,你知道的是吧?”

    “是。”展昊泽无法否认,他确实是知道。

    “她说你是因为有第三者才跟她解除婚约。你也知道的是吧?”

    “我不知道。”展昊泽摇头:“我只是说借口可以让她随便找。”

    可是展昊泽没想到,陈菲菲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展昊泽对上施家二老的眼神,一时有些尴尬。但是现在更重要的是施梦绾,他是绝对,绝对没有让她变小三的意思。

    “绾绾?”

    施梦绾转过脸,没有去听展昊泽的解释。

    她看向了施爸爸施妈妈:“爸,妈,这件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新闻发布会的事,还有陈菲菲说她是小三的事,都可以慢慢解释。但是现在她需要父母的支持。

    “绾绾。”施妈妈没想到这个时候了,施梦绾还在为展昊泽说话。

    施爸爸脸都青了:“行了,别说了。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展先生,你走吧。”

    “爸。”施梦绾还要说什么,施爸爸手一抬,根本不听她说:“你别叫我,我再说一次,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你让他走。”

    “这又不是昊泽的错。”施梦绾站了起来,不相信父母这么不讲道理:“再说了,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

    “你知道?”施爸爸腾的站了起来,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她:“你知道什么啊你知道?啊?”

    “这个男人有未婚妻是事实吧?他是不是有未婚妻时候你就跟他在一起了?是不是?你说。”

    “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施爸爸一辈子都性情直爽,跟施妈妈两个人虽然不能说大富大贵,但是在教育女儿这方面,却是相当的严格。

    尤其是之前施梦绾离家出走那一年多的时间,回来以后,施爸爸施妈妈的育儿观念就变了。

    “我就问你,他是不是有未婚妻的时候,就跟你在一起了?”

    施梦绾无言以对,展昊泽跟着站了起来:“叔叔,这件事情不是绾绾的错,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及时处理好自己的问题。这不能怪绾绾。”

    “当然是你的错。”施爸爸说得一点也不客气:“可是你不是我的什么人。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只是教育我的女儿。”

    “你——”他伸手指着施梦绾:“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当爸的,你就跟这个办分手。”

    “爸。”施梦绾都无语了,她等了那么久,才等到展昊泽解除婚约。可以光明正大跟他在一起。

    过程确实不是很顺利,也不算美好。但是结果是好的不就可以了吗?

    “叔叔。”

    “别叫我,我当不起。”施爸爸的脾气上来了,指着大门的方向:“你给我走,不要逼我动手。”

    展昊泽站在那里,脸色不是一般的尴尬。除了展家人,在外面还真的很久没有人给他脸色看了。

    “叔叔。我跟绾绾是真心相爱,我们——”

    “你们真心相爱?你既然跟绾绾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要跟别的女人订婚?”

    “爸。”施梦绾几时见过展昊泽这个样子?忍不住就想为他说两句话:“昊泽跟陈菲菲订婚是因为他们——”

    “你闭嘴。你的问题我呆会再来跟你算。”

    施爸爸现在只是盯着展昊泽:“现在,你给我滚出我的家。”

    “爸。”

    “你再说话,就连你也赶出去。”

    施爸爸的话让施梦绾都不敢再开口了。她站在那里,不打算就这样算了,还要再说。

    展昊泽看着她想跟施爸爸理论的举动,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别说了。

    “叔叔,阿姨。你们现在不想见到我,没有关系,我也可以先离开。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们明白,我对绾绾是真心的。”

    没有说更多,展昊泽竟然就这样离开了。

    施梦绾脚尖一动,差点就又追着他一起离开了。这个举动引得施爸爸的脸色更难看了。

    “姐。”施梦如一直没开口,看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赶紧的扯了扯施梦绾的袖子。

    爸妈现在正在气头上,她还是不要去惹爸爸妈妈生气比较好。

    施妈妈倒是有些不忍,想说什么,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到底没开口。

    施爸爸看着还站在那不动的施梦绾,用力拍了拍桌子:“还站着干嘛?不吃饭了是吧?”

    施梦绾知道父亲在气头上,没打算跟他作对,顺从的坐了下来。

    农村的房子,吃饭都是厅堂里。施梦绾跟展昊泽刚才是背对着大门口坐着的。她站起来的时候,看向外面的视线也被挡住了。

    她现在一坐下,施梦如就看到了,那展昊泽还没走呢。

    她赶紧冲着姐姐眨眼睛,施梦绾要回头,施爸爸又拍了一下桌子:“吃饭也不安生是吧?”

    施梦绾不回头了,大概也猜到了。

    施妈妈也看到了,不过什么都没说。施爸爸现在看展昊泽不顺眼,看到他不走,冲着外面就吼了一句。

    “你别想使苦肉计,你站在那没用,你给我离开我家。我们家里不欢迎你。”

    展昊泽站在那,却是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施爸爸几乎控制不住的要起来去把展昊泽从院子里赶出去,被施妈妈扯了扯他的袖子,他只好又坐回去了。

    施梦绾多少松了口气,却没有回过头去看。这边靠近林市,但是在林市的南方。正是中午的时候,虽然还不到盛夏,但是太阳毒辣得很。

    展昊泽就这么站在太阳底下,完全没有要走的迹象。

    施梦绾没什么胃口,随意吃了两口饭,到底还是转过脸去看了眼展昊泽。

    好像感应到了她的视线,展昊泽也朝她看过来,还冲着她笑了笑。

    施爸爸于是又拍了一下桌子。施梦绾只好收回视线,低下头专心吃饭。

    “孩子他爸——”

    虽然是大中午,没什么人经过。可是在农村,白天家里有人的时候是不兴关门的。

    这展昊泽就这么大刺刺的站在他们的院子里。万一被人看到——

    “你也不想安生的吃饭是吧?”施爸爸难得冲着妻子语气都不怎么好。

    于是一家人没有一个人开口了。吃过饭,施梦如主动站起来收拾碗筷去洗碗了。冲施梦绾使眼色,然后飞快的跑进了厨房。

    “爸。妈。”

    施梦绾没有回头去看外面,只是看着自己的父母:“展昊泽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跟他,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施爸爸不想听,他现在就想把展昊泽赶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他站了起来都要往外面走了,施梦绾叫了一声。

    “爸。展昊泽就是大哥哥。”

    施爸爸的脚步停在那里,施妈妈也倏地转过脸去看施梦绾。

    “爸,妈,展昊泽就是当年的那个大哥哥。”

    大哥哥这件事情,施爸爸施妈妈都是知道的。当年施梦绾找回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晚上都一直做恶梦。

    梦里都不停的叫大哥哥,大哥哥。

    有段时间施爸爸还以为她精神有问题,要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施梦绾不再做梦了,也不再晚上大叫了。他们以为这事都过去了。

    施爸爸甚至以为那个所谓的大哥哥是施梦绾自己想象出来的人物。

    不然又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呢?施妈妈却没有把这事当成是假的。

    寻歌工作室,当年听女儿说起这个名字,她就知道女儿还没忘了展昊泽。

    “展昊泽就是大哥哥。”

    施梦绾又说了一句。那一年多的事,她从来没有跟父母说过,只是大概的提了一下,自己被一个大哥哥救了,在一起生活了一年。

    可是很多细节,很多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对她来说是最珍贵的,最宝贵的回忆,她不想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

    “如果感情有先来后到,我才不是第三者。”

    施梦绾把当年的事情,极小声的说了一遍。说完了,她又说到那一场让她跟大哥哥彻底分开的恶梦。

    “大哥哥当年得罪了一些人,所以我们遇到了坏人。你们找到我的时候,大哥哥不见了,其实,他是被陈菲菲,也就是陈家小姐,他以前的未婚妻给救了。”

    这一段,展昊泽没有告诉施梦绾,是她推断出来的。

    “陈家对大哥哥有救命之恩。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尤其是陈菲菲的身体不好,有心脏病。所以当初他们家想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哥哥同意了。”

    “可是后来我们重逢了。”施梦绾当然不会说自己一直不放弃,也是自己主动找到展昊泽的。

    “大哥哥因为欠了陈家人情,所以同意了由女方提出解除婚约。陈菲菲那样想,我大概也能理解。毕竟,她需要一个好名声。”

    这些也是施梦绾的推测。但是这些已经是基本近于事实了。

    “陈菲菲是一个女人,她现在非要这样说,难道让大哥哥去跟她对质,去反驳吗?”

    她相信,就算是展昊泽知道了,也不会做的。一是陈家对他毕竟有恩。二是展昊泽看着冷酷,对于跟他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却绝对不小气。

    施梦绾话到这里,抬头看着自己的父母:“事情就是这样,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从来不是第三者,而且这件事情,我相信过段时间就不会再有人提了。”

    人都是健忘的动作,他们又不是什么明星。更重要的是,她马上就要跟着展昊泽一起去青城,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会去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呢?

    施爸爸施妈妈沉默,两个在听完施梦绾的话后对视了一眼,这会又一起看向了施梦绾。

    “你说展昊泽就是当年救你的那个少年?”施妈妈眼神这会有些变了,跟男人的思维不一样。

    对她来说,谁救了女儿,谁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是。”施梦绾点头:“爸。你不是跟我说,做人要知恩图报吗?大哥哥救我了,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现在把我的救命恩人赶出去,你平时好像不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吧?”

    施爸爸被施梦绾一堵,差点说不出话来,不过也只有一下而已。

    “你别扯那么远。”施爸爸冷笑一声:“你说他救了你?那你知不知道,当年我们从警方手上带回你时,你身上有多少伤?这些伤,算不算是因为他才有的?”

    “”施梦绾一时语塞。

    施爸爸又说:“是,他救了你,可是你刚才说,你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你为他打扫收拾,做饭洗衣。算不算是你也帮了他的忙?”

    施梦绾无言以对。她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施爸爸再次开口。

    “好,就算是以前的事,你说他救了你,可你照顾了他的生活。这算是两清吧?你说他也照顾了你,又是给你安排学校,又是照顾你。那么你因为他被人砍伤差点死了,也是事实吧?这算不算也是两清了?”

    “可是”感情的事情,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算?

    “以前的事两清,我就说你们重逢以后的事。你们重逢之后,他跟那个姓陈的小姐还是在一起的吧?”

    “那是因为——”

    “我不关心因为什么,我只问你,是不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跟那个陈小姐还有关系?”

    施梦绾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对上施爸爸的眼时愣是没能给一个否定的答案。

    “再退一步说,好,就算是他想报恩。他报恩是他的事,跟你有关系吗?他把你拉下水,让你现在背着第三者的罪名,这是不是他的原因?你是不是要因为他而承受非议?”

    “我们可以——”

    “你就告诉我,是不是?”

    施梦绾无法反驳,施爸爸冷笑:“所以你现在说这么许多,想让我同意你们在一起,我告诉你。不可能。”

    只要他在一天,就绝对不可能。他绝对不会同意展昊泽跟施梦绾在一起。

    “可是爸,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

    “你是真心喜欢他,真心要跟他在一起。然后呢?”施爸爸目光犀利:“你就没想过,你们真在一起之后,你要面对什么?”

    他敲了敲桌子,声音比刚才冷得多:“别人不会去管他的苦衷,不会去想他的遭遇。别人只会知道,他曾经有婚约,后来解除了。而解除的原因是因为你。”

    “不是的——”

    “而你,要背着第三者的这个名声跟他在一起。你以为时间久了,这事就淡了?你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其实这些事情,施爸爸不相信施梦绾想不到。

    可是她就算是想到了,大概也不会在意。因为在施爸爸看来,她现在已经被感情冲昏了头。

    “我告诉你,你如果真的要跟他在一起,这些事情就不会过去。你知不知道?”

    施梦绾坐在那不动,她当然知道。可是她真的不是那么在意。

    十几年的等待,曾经气也气过,绝望也绝望过,现在的失望跟那时比起来,真的要轻得多。

    终于可以跟大哥哥在一起了。她更多的是感恩。更何况她不认为这件事情不可改变。

    “总之,我不会同意的。”

    说话的时候,施爸爸站了起来往外面走。瞪着还站在院子里的展昊泽:“展先生,家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还请展先生移步。”

    “叔叔。”

    “我说了,别叫我叔叔,当不起。你请。”

    说话的时候,他直接动手去推展昊泽。展昊泽身手极佳,平时是不会被施爸爸给推出去的。

    只是眼下这人可是他未来的老丈人,他自然不能对他动手。这样一来,竟然轻易就让施爸爸将他给推出去了。然后将院子的大门呯的一下关上。直接把展昊泽关门外去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