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不会有婚礼了
    陈菲菲一反过去娇弱的形象。穿着一身深色套装,化着精致的妆,整个人看起来干练了很多。

    她身后跟着一男一女,看起来似乎是她的助理一类。

    陈菲菲走到上面的位置上坐下来时,就有记者想向她发问,她挥了挥手,非常快速的掌握了主场。

    她只说了两件事。第一,她已经正式从陈永昌手中接掌了陈氏。至于陈永昌,因有为身体关系,现在已经去国外静养。

    没有人关心陈永昌的身体情况。因为陈菲菲随后说了两个陈氏今后的计划。

    台下掌声一片,都看出来这位新的执行总裁人不可貌相。

    说完了公司的发展方向。马上就有记者提问,问的自然是陈菲菲跟展昊泽的事。

    “你跟展总订婚也有很长时间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记者的话让陈菲菲轻轻一笑:“这位记者朋友,这个话下次可不要再这样问了。我跟展总,已经解除婚约了。所以不会有婚礼了。”

    什么?台下的记者这会镁光灯闪个不停,几个记者站起来想提问。

    “抱歉啊。”陈菲菲笑了笑,示意记者们安静:“我跟展总的婚约,很早就解除了,之前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没有公开。今天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我跟大家说清楚。你们下次可不要再把我跟他扯到一起了。”

    “陈小姐,听说你跟展总青梅竹马。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解除婚约吗?”

    “对不起,不方便透露。”

    “陈小姐,请问展总知道你今天这样宣布解除婚约的事吗?”

    “自然是知道的。”陈菲菲似乎是有些为难:“毕竟,他等这一天很久了。”

    “陈小姐,能解释一下你说的他等这一天很久了是什么意思吗?”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陈菲菲避重就轻:“因为他心有所属啊。”

    陈菲菲说着突然就呀了一声:“抱歉抱歉。说错了。其实是因为我们感情不合。这么多年我们虽然青梅竹马,不过只有兄妹之情。请大家不要误会,不要多想。”

    扔下这句,陈菲菲在保安的护卫下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可是她最后那两句,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记者们这会可是抓了个大新闻。

    施梦绾没看到发布会的后半段。她只看到了陈菲菲说那句“对不起,我跟展总已经解除婚约”的时候,展昊泽就回来了。

    她听到了。展昊泽自然也听到了。

    施梦绾将手机放下,看着展昊泽突然就生出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竟然真的解除婚约了?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

    她想象的,以为非常困难的事,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

    她眨了眨眼睛,怔怔的看着展昊泽向着床的方向走近。他在她面前坐下,看着她有些呆滞的模样,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现在信了?”

    施梦绾咬着唇,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你怎么做到的?”

    陈菲菲不是很爱他吗?怎么会肯解除婚约?

    “我帮了她一个忙。”展昊泽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下头轻轻的吻她的发顶。

    施梦绾任他亲吻,只觉得心跳得有些快。她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事情竟然就这样解决了?

    “绾绾。”展昊泽扶正她的肩膀,看着她有些发红的眼:“现在,可以答应当我的女朋友了吗?”

    他眉眼一片柔和,眼前的脸跟当初的少年重合,施梦绾无法抗拒这张脸,更无法抗拒他的温柔。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将自己投入到他的怀里。

    施梦绾将菜端到餐桌上,展昊泽顺手摆好了碗。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彼此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坐下来的时候,施梦绾接过了展昊泽给自己盛的汤。这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在小平房的时候。

    从陈菲菲跟展昊泽宣布解除婚约这两天的时间,施梦绾一直跟展昊泽腻歪在一起。

    他除了偶尔需要出去处理公事,大部分时间都在陪她。这让她特别满足。

    吃过饭,两个人找了部电影,就窝在沙发里看电影。

    施梦绾倒是想过要跟展昊泽去外面电影院体验一把约会的感觉。只是每次要出门看着那么大的阵仗,她就完全不想跟展昊泽出门了。

    太夸张了。

    电影爱情片,对于展昊泽来说,这种电影很无聊。他宁愿做点别的事。偏偏施梦绾看得很有兴致。

    他无聊得只好抓着她的手指玩。施梦绾将手抽回来,他又去抓。

    她的手保养得很好,只是因为长年画图的关系,手指握笔的地方有一层薄薄的,极轻的茧。

    他看着有些心疼,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去亲吻。这样的干扰让施梦绾没办法继续看电影了。

    她将手抽回来:“别闹。”

    展昊泽不去玩她的手了,转而圈着她的腰。看着她宜居服下那精致的锁骨。

    低下头亲上去。施梦绾又去推他的头:“说了别闹。”

    正看到精彩的地方,男女主因为误会而分手。展昊泽改为去亲她的发顶。

    “绾绾,跟我回青城吧。”

    施梦绾看着正专心呢,冷不防听到这句话,她转身看了展昊泽一眼。

    “展昊泽?”

    “跟我回青城。”展昊泽很认真的说:“我这几天忙得差不多了。大部分的业务重心都转移过去了,接下来的时间,也是以青城为主。绾绾,我希望你跟我去青城。”

    施梦绾沉默,她以前在展昊泽没有解除婚约的时候,就想过,如果有一天,她能光明正大的跟展昊泽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要怎么走下去。

    展昊泽说的跟他去的事情,她也是考虑过的。像是苏青桑,不也嫁到外地去了?

    可是心里有这个打算是一回事,这一天真的来临又是另一回事。

    “我要想想。”

    “你还需要想什么?”

    施梦绾也不知道怎么说,现在她在林市,回自己家里不过是两个小时就能搞定。

    可是去了青城,她离父母就更远了。她原来想着把父母接到林市来,他们又不愿意。

    过两年等施梦如考上外地的学校,那父母身边连个伴都没有。

    “你若是担心你父母,可以把他们接到青城去。我在青城有不少的产业,到时候随便他们挑个地方住。”

    “我爸妈不会跟我去的。”镇子上再小,也是他们自己的家。

    青城再好,也是别人的地方。

    “你父母要是不愿意去,我可以请人照顾他们。”

    “那倒不用,他们现在身体好得很。我爸现在还每天下地干活呢。”

    施梦绾看着展昊泽,心里想到的是另一件事:“我们明天回镇上去看我父母好不好?”

    施妈妈对展昊泽有些误会,虽然那并不算误会。但是如果她真的要跟展昊泽去青城,总还是要让父母答应的。

    “好。”展昊泽点头:“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拜访你父母,你放心,我会好好表现的。”

    “只怕我妈那一关不好过。”施梦绾不介意提醒他:“你别忘了。你可是有前科的人。”

    展昊泽也想到了,他捞起了施梦绾的身体抱在自己的怀里:“前科?这么严重?”

    “难道不是?”施梦绾挑眉:“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伸手在展昊泽的胸膛上点了点:“这样一想,我还真吃亏,或许,我应该也去弄个未婚夫出来。”

    “绾绾。”展昊泽可不喜欢这样的提议:“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觉得挺好的啊。”施梦绾一脸认真:“毕竟,我还没怎么见识过别的男人,就”

    后面的话说不出来,展昊泽别的都会允许,但是让施梦绾见识别的男人?做梦。

    施梦绾也只是随口说说,哪里真的可能去见识别的男人?

    这会被展昊泽吻得喘不过气来,她圈上他的颈项,反客为主的迎上去。

    这个吻,慢慢的就变了味。

    施梦绾说得没错。在施妈妈心里,展昊泽就是一个有前科的男人。看她后来一直不停的给自己的女儿安排相亲就知道了。

    对施妈妈来说,她想给女儿找的女婿,不需要多有钱,也不需要多有能力。

    就一条,对女儿好,让女儿幸福。

    而有过一个未婚妻的展昊泽,明显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

    所以当她看到跟着施梦绾进了门,手上大包小包拎满了礼物的展昊泽时,脸上不但没有一丝笑意,反而阴沉得很。

    “绾绾?”

    施梦绾跟展昊泽在林市腻歪了好几天。直到展昊泽接到电话,他要回青城去了。

    青城那边有一堆的事情等展昊泽处理,他却窝在林市施梦绾的小公寓里跟她守在一起。

    汤华跟张阳嘴上不说,心里已经是叫苦不迭了。

    要知道,展家那群人虽然被打压得抬不起头来,可是展烈还没死。展烈的老婆毕淑巧家境也不差。现在两个人,外加两个儿子都被监禁一样的被人监视着关了起来,毕家怎么肯甘心呢?

    找上门几次,虽然都被人挡了。但是毕家大概猜出点什么,最近小动作很多。

    那些小动作防碍不到展昊泽什么,可是对展烈还有毕淑巧到底要怎么处置,还是要等展昊泽回青城。

    这些事情展昊泽都没有跟施梦绾说,只是在昨天晚上入睡之前跟施梦绾说,如果可以,他希望尽快来拜访施家父母。

    施梦绾没有迟疑,既然她已经决定要跟展昊泽在一起了。那么带展昊泽见家长是非常有必要的一步。

    而之前展昊泽有未婚妻的事,施梦绾也知道在施妈妈那里没那么快过去。

    所以这一路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怕吓着施妈妈,施梦绾坚决不许展昊泽带着他的那些车队到镇上来。所以现在只有他们两个。

    这会听到施妈妈在叫她,她碰了碰展昊泽的手臂。

    来之前就说好了,今天要让展昊泽表现的。包括怎么对施妈妈解释,都是他的事。

    “阿姨你好。”展昊泽把手上的礼物送上,脸上的笑有几分讨好:“这些是给阿姨还有叔叔的礼物。”

    “我不要。”施妈妈看也不看,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展先生的礼,我受不起。”

    展昊泽拎着两手的袋子,这会站在那也不觉得尴尬:“阿姨怎么会受不起呢?我跟绾绾在一起,你就是我的长辈。没什么受不起的。”

    “打住。”施妈妈听到他的话,脸都变了:“你说什么?你跟绾绾在一起了?”

    哪怕刚才看到他们一起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冷不防听到这句,施妈妈的脸色还是变了。

    “是。”展昊泽大大方方的承认:“之前我跟绾绾有点误会,现在误会解除了,我们就又重新在一起了。”

    “误会?”施妈妈冷笑,一脸不为所动:“有未婚妻的事情,也是误会吗?”

    展昊泽有点尴尬,这可不算是误会。

    “阿姨,这件事情,我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怎么解决的?”

    施妈妈这会的态度看起来不错,展昊泽多了点勇气:“我已经解除婚约了。”

    施梦绾在边上点头,似乎是给展昊泽佐证。可惜的是施妈妈丝毫不为所动。

    “是吗?什么时候解除的?”

    “上个星期。”

    施妈妈没说话,任展昊泽就那样拎着礼物站在院子里。

    施梦绾怕他拎久了会累,给了他一记眼神,让他放下。展昊泽冲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两个人的小动作施妈妈一点也没有错过,她看着施梦绾突然开口。

    “绾绾。展总说他解除了婚约?这是真的?”

    “是。”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是真换解除了?万一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是骗你的呢?”

    “妈。”施梦绾觉得施妈妈真的是电视看多了:“怎么可能呢?他解除婚约的事可是开了记者发布会,上了电视的。”

    “是吗?”

    “当然了。”施梦绾赶紧点头:“妈,你放心吧。他的婚约真的解除了。”

    施妈妈还想说什么,展昊泽适时把手上的礼物又往前递了递:“阿姨,你相信我,我现在真的是单身。没有婚约,也没有女朋友。我对梦绾也是认真的。”

    她这样保证,施妈妈觉得哪里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是也一时想不起来。

    到底伸手不打笑脸人,她摆了摆手,招呼展昊泽进屋。

    几个人刚才一直站在院子里说话,现在幸好是农忙的时候,没什么人。不然让人看到指不定要说闲话了。

    施梦绾冲着展昊泽眨了眨眼睛,这就是过关了的意思。展昊泽笑了笑,两个人进了门。

    施妈妈看了眼时间:“你爸下地去了,马上就要回来吃饭了。你们先坐一会,我去买点菜。”

    “妈,我陪你去吧。”

    “不用。”施妈妈点了点施梦绾的额头:“下次要回来,提前打招呼。”

    女婿上门,怎么也要好好招待一下的。就这孩子,也不说一声。

    “妈。都是自家人,不用跟他客气的。”

    施妈妈的反应是瞪了她一眼,转身就出门了。

    施梦绾看着展昊泽,突然就笑了。像是没想到这么容易过关一样。

    展昊泽刚才还有点担心,这会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你看,一点事没有。”

    刚才来的路上,施梦绾一直就很担心。一路上都在想,万一如果施妈妈为难他,他要怎么样?

    “没事是因为我妈心疼我。”施梦绾脸上带着得色:“你以为是因为你啊?我妈心疼我才不为难你的。”

    “是。”难得的,展昊泽没有跟施梦绾争:“你妈心疼你。顺带心疼一下女婿。”

    “去。”施梦绾捶了他一记:“你是谁女婿啊?别乱认亲戚啊。”

    “不是你们家的女婿,你带我上门来干嘛?”

    两个人笑闹的时候,施爸爸回来了。冷不防看到家里多了个男人,还跟女儿手拉手,极为亲昵的站到一起。这脸色一时就有些不怎么好了。

    “绾绾?”

    “爸。”施梦绾快速的收回手,往前站了两步:“你回来啦?”

    “恩。”施爸爸点了点头:“是啊。我回来了。”

    他裤脚那里还带着在地里干活沾到的泥,脸也晒得有些黑红色。这会目光却是将展昊泽打量了一遍。

    “叔叔你好,我叫展昊泽。是绾绾的男朋友。”

    展昊泽上前自我介绍。他第一次见岳丈,压力不小。只是他一惯冷惯了,这会就算是紧张,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反而看着还很淡定,很镇定。

    施爸爸却没看他,而是看向了施梦绾:“绾绾?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也没听说?上次你妈说要给你安排相亲的时候,你好像也没反对吧?那个时候,你不还没有男朋友吗?”

    “爸,他确实是我男朋友。”

    展昊泽这时又上前一步,重新做了一遍自我介绍。同时伸手要跟施爸爸握手。

    “你们认识多久了?”施爸爸看也不看那只手,只是看着施梦绾。

    “我们认识很久了。”施梦绾的话让施爸爸又一次挑眉:“认识很久了?那你为什么还要相亲?”

    “呃。”施梦绾没想到施爸爸一句就抓住了重点,她呵呵笑了一声:“认识虽然很久,可是在一起是最近的事。所以才要相亲。”

    “是吗?”

    施爸爸不说话,只是瞪着展昊泽看。长得是不错,人看起来也是人模人样的。

    那一身西装笔挺就算是施爸爸没见过世面,也知道不便宜。

    按说有这样一个女婿,他应该开心。可是施爸爸开心不起来。看看出落得像是一朵花一样的女儿。

    他怎么看展昊泽怎么像是来拱他家大白菜的猪,莫名就不爽。于是对着展昊泽一直伸着的手,选择了无视。

    这样的气氛还真有点尴尬。偏偏展昊泽内心不是一般的强大,施爸爸不跟他握手,他也十分淡定的将手收回来。

    对于施梦绾投过来的眼神,还安抚般的在施爸爸看不到的地方拍了拍她的手背。

    两个的“眉目传情”没逃过施爸爸的眼,他看着展昊泽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这会任施梦绾怎么开口,他也不说话了,就这么站在那,瞪着展昊泽,看到施梦绾冲着他笑得甜甜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很快的施妈妈就回来了。她进了厨房,又让施爸爸去洗个澡再出来。

    怎么说也是展昊泽第一次登门。他这样一身泥的跟未来女婿站一起实在不像话。施爸爸感觉着施妈妈嘴里的嫌弃,心情有些微妙。再看展昊泽时,更不顺眼了。

    只是老婆的话不能不听。施爸爸乖乖的去洗澡了。于是一个进了厨房一个回了房间。客厅又只剩下了展昊泽跟施梦绾两个人。

    “不好意思啊。我爸没见过你。”施梦绾这话说得自己都不信。也不知道爸爸怎么第一次见展昊泽就有这么大的敌意。

    “没关系。我理解。”展昊泽点头:“要是我们以后有了女儿,别的男人想来娶,我也会不高兴的。”

    不高兴是轻的,跟人家拼命都有可能。

    “切,谁要跟你生女儿了?”施梦绾嗔笑的拍了他一下,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施梦如回来了。

    跟施爸爸施妈妈比起来,施梦如就是那个唯一一个对着展昊泽有好脸色的人。

    “姐夫?我可以叫你姐夫吗?”

    施梦如的话引来了施爸爸跟施妈妈的同时反对:“不行。”

    “可是,他不是姐姐的男朋友吗?”

    “没结婚,叫什么姐夫?”施爸爸瞪了自己这个胳膊肘往外面拐的小女儿一眼:“叫展先生。”

    “梦如是吧?你可以叫我展大哥。”

    展昊泽笑着打圆场。他长得帅,看起来又有气势。施梦如十三岁,正是调皮的年纪。

    “好的展大哥。”她一点也不知道客气:“你长得好帅。你是做什么的啊?”

    “开家小公司。”

    展昊泽说得很谦虚,施梦绾嘴角抽了抽。xm也叫小公司?呵呵。

    “是吗?什么公司啊?”

    “xm。”展昊泽随口一答。施梦如点了点头。却在几秒之后突然啊了一声。她掏出手机刷刷几下,最后抬头看向展昊泽,一脸震惊。

    “是你?你就是那个抛弃未婚妻在外面有小三的那个公司总裁?”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