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你愿意娶我吗
    身体变得火热的同时施梦绾将双手搂上展昊泽的颈项,看着他的眼睛。

    她很早就发现了展昊泽的眼珠比一般的东方人要黑。大多数东方人的眼珠,都带着一点浅褐色。

    可是展昊泽的眼睛不是,他的眼睛是纯然的黑。像是一双极为漂亮的黑矅石。

    每次他情动的时候,那双眼睛的颜色越发的幽深。像一汪深泉,她经常忍不住就沉溺其中。

    不光是现在,很久以前,她就很喜欢看大哥哥的这双眼睛。

    她想,他真的是她的劫。她可以谈笑自如的就会难缠的客户,可以态度强势的面对刁钻的奶奶。甚至可以耍宝逗乐,哄得向采萍开怀。

    可是她却始终没有办法在展昊泽面前多哪怕一分自在。

    每次见到他,她总有一种手足无措之感。

    眼前的脸跟大哥哥重叠,施梦绾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大哥哥。

    正在她身上努力动作的展昊泽,这会越发的意动起来,最后直撞得她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意识支离破碎之时那大哥哥三个字,自然也是再叫不出口了。

    经施梦绾跟乔泽说开之后,就觉得,乔泽之前可能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因为有事情要忙,所以才早出晚归。

    因为那天之后,乔泽又恢复了每天早早回家,跟着她一起吃晚饭,一起早起吃早餐的日子。

    出了正月,林市慢慢的温度回升。施梦绾又长高了一些,之前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她这几个月,穿的衣服有些是乔泽给她买的,还有一些是她直接捡了乔泽的衣服。

    她妈妈以前会做衣服,是当时小镇上唯一一个裁缝。施梦绾从小看着母亲踩缝纫机,不说会做衣服,简单的改衣服拿针线还是会的。

    乔泽长得也很快,过了个年,好像又高了几公分。他一高,看起来就更瘦了。

    衣柜里一些比如t恤,衬衫,牛仔裤这样的穿不了了,施梦绾就拿过来,改小,可以给自己穿。

    乔泽有一次笑她:“你这是打算长大当裁缝呢?”

    “不。”施梦绾摇头:“我不想当裁缝。我要当服装设计师。”

    “还不是裁缝?”

    少年没接触过,开起了玩笑。施梦绾却是难得的认真:“不对,裁缝是裁缝,服装设计师是服装设计师,我都查过的,这不一样。”

    少女眼神清亮,说起自己的梦想时毫不退让。少年盯着她手上的衣服看了一眼。倒是收起了几分嘲笑的心思。

    “好。不一样。我等着你当服装设计师。”

    施梦绾眉眼弯弯,带着明显的笑意:“你这么相信我?”

    “相信。”就看她缝的这个针脚,还有改的衣服,就没有不合适的,他也没什么好不信的。

    施梦绾笑了,只是那个笑并没有维持太久。她想到另一件事情。

    她现在每日跟乔泽混在一处,没有回家,也没去上学。当服装设计师也就是这样一说,她至少要回去把书念完。

    可是想到施奶奶,想到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她就不想回去了。

    “怎么了?”少年闪着一双晶亮的眼看她,对上施梦绾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时,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大哥哥?”施梦绾听着这话吃了一惊:“你是想赶我走吗?”

    “你若是不想呆,就回家去吧。你跟我不一样。”

    施梦绾有父母,只是跟家里人赌气才离家出走,这事乔泽早已经知道了。

    施梦绾咬着唇,最后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去。”

    “你不回去,你怎么上学?怎么当你的服装设计师?”

    “我不知道。”她毕竟只有十二岁多点,她哪里就想得到这么多?

    “大哥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少年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动容,反而很是严肃:“你要知道,你跟着我可能就没办法完成你梦想了。”

    施梦绾神情纠结,她心里也知道少年说的是真的。

    可是——

    目光看着少年,灯光下,少年的双眼漆黑如墨,令人沉溺其中。

    “大哥哥。”

    “我不会赶你走的。”

    少年发现自己对她的心思,又怎么舍得将她赶走?

    “不过你要想清楚,跟着我,没什么好日子过。”

    不说现在的环境,就是他以后要做的事,只怕是越往后面越艰险,他不能明说,她又真的懂吗?

    “我不怕。”

    施梦绾此时还没能意识到自己那微妙的心思,她只知道,她不想就这样离开大哥哥。

    “真傻。”乔泽看着她,只觉得少女有些傻。

    施梦绾咬着唇,突然将手上的那件t恤放下,伸出手抱住了乔泽:“大哥哥,我就要跟着你,我不要回去。”

    哪怕现在他们的生活过得其实算是辛苦,哪怕她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可是她有大哥哥。

    她以前没有兄长,施爸爸对她虽然好,但是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

    施梦绾纤细的身体柔软,身上带着淡淡的少女馨香。

    少年的耳根子悄悄的红了。他几乎不敢去看少女:“不回去就不回去吧。”

    简单的几个字,他说得格外的僵硬。

    施梦绾没有注意,只觉得因为少年没有赶她走而开心。那样的开心是因为什么原因,她还太小,这会并不知道。

    施梦绾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腰上横着一只手。

    被子已经下滑了不少,她却感觉不到冷。室内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她并没有注意。

    顺着手往上看,展昊泽面对着她闭着眼睛还在睡。

    她想到刚才的梦,少年细瘦却结实的胸膛,她抱着他,明明他还很瘦弱,明明还只是个少年,却给了她十足的安全感。

    抬头看展昊泽,他给她的感觉还是一样的,可是她现在却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只是给了她一个人,还是也给了其它的女人。

    她知道,这是她跟他都不一样了。

    轻轻的将他的手拿开,施梦绾起身去了浴室。

    她之前离开家的时候,施妈妈怕她一个人在林市照顾不好自己,让她带了许多吃的过来。

    其中就有施妈妈亲手包的饺子跟馄饨,都冷冻了,也装好了。让她以后要是懒得做饭,直接煮了就行。

    施梦绾看了看,决定煮馄饨。这些事情她做起来很顺手,很快的就煮好了。

    展昊泽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桌上一大一小的两份馄饨。

    施梦绾看了他一眼:“吃饭吧。”

    她的声音很还平静,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展昊泽在她对面坐下来,看着眼前那份几乎是施梦绾面前两倍多的馄饨。

    “你吃吧。吃完我有话要跟你说。”

    施梦绾对于自己又一次沉溺在展昊泽的怀抱里觉得自我嫌弃跟厌恶。

    她有情绪很矛盾,一方面控制不住,一方面又觉得不合适。两边纠结,只是为难了自己。

    展昊泽闻言,拿筷子的动作顿了一下,看了施梦绾一眼,她却低下头不看他了。

    施妈妈的厨艺很好,包的馄饨很好吃。跟外面卖的不一样。

    施梦绾的速度很快,她昨天有灵感,今天那种感觉还在。她想着把自己的设计一口气画完。

    过完年,法国有一个服装设计大赛,她想去试一下。

    虽然这样的比赛,像他们这样的小工作室几乎没什么机会,但是她的老师特别欣赏她,给了她一张邀请函。

    一张邀请函后面就是一个设计图。先发给对方的大赛组委,然后大赛的组委会从这些作品里挑出入围的作品。

    入围了,就有机会。离大赛初始作品提交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施梦绾想将自己昨天想出来的作品送去参赛。

    脑子里有事,吃饭也很快。解决了面前的馄饨,发现展昊泽还在吃。

    她将碗一放,坐正了身体,相当严肃的看着展昊泽。

    “展昊泽,吃完这顿早饭,你就不要再来了吧。”

    展昊泽抬头看了她一眼,施梦绾也不需要他说话,更不要他回应。

    “你有陈菲菲,我不想当小三。我们之前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承认,我也有责任。但是我也付出了代价。你也没吃亏。所以一切就这样吧。到此为止。有些事情你我都清楚,所以就这样吧。”

    她面对展昊泽时,气势总是差一点,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她需要结束这样的错误。

    展昊泽一直没有开口,而是听着她的话。他将剩下的馄饨都解决光。抽出一边的纸巾擦了擦唇角。

    “我说过了,陈菲菲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是我的未婚妻。”

    “是吗?”

    展昊泽知道施梦绾不会信,有些事情,他不能说更多:“她跟我没有关系。我,我只是把她当妹妹,你也不是小三。”

    认识这么久,这算是展昊泽最认真的解释了。

    施梦绾看着他的眼神,她有一瞬间,几乎愿意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你把她妹妹,她呢?”

    展昊泽拧眉:“那是她的事。”

    “ok。”施梦绾跳过这个不说:“展昊泽,你说陈菲菲跟你没关系,那我呢?”

    看展昊泽似乎没明白她的意思,她笑了笑:“陈菲菲跟你没关系,那我跟你有关系吗?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沉默,展昊泽看着施梦绾的脸,似乎很难回答一样。

    “怎么不说了?”

    施梦绾冷笑,看着展昊泽脸上的为难:“展昊泽,我承认,我对你有感情。但是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当小三,也不会让自己在感情里变得这么卑微。”

    “我没那个意思。”他从来不曾看轻她。

    “没什么意思?没有想让我当小三?还是说,没把我当成是技女?”

    展昊泽的眉心拧了起来;“我说过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好。我当你没有。”施梦绾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半倾过身去,跟他对视:“那么你就是认真的跟我交往了?”

    展昊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反驳他的话。

    “展昊泽,你能娶我吗?”

    施梦绾的身体又往前倾了些许,直直的盯着展昊泽的脸,格外的认真。

    “展昊泽,你愿意娶我吗?跟我结婚。你知道的,过完年,我就是二十六岁了,我也想结婚,也想跟一个男人成立一个家庭。你愿意吗?”

    展昊泽愣了一下,这一次是真的沉默。

    施梦绾像是知道了答案一样,笑着点了点头:“你看你不愿意——”

    后面的话不必再说了,施梦绾拿过他面前的碗,还有自己面前的碗一起收拾掉,转身进了厨房。

    她三两下把厨房收拾好,出来看到展昊泽还在餐桌上坐着,没有移动。

    她也不管,回房间换好衣服拿起外套就准备走人了。

    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展昊泽已经从餐桌边上起身走到了他面前。

    他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施梦绾却不介意继续把话说得更决绝。

    “展昊泽,下次我再来,我就要报警。你现在也算是林市有头有脸的人,我想你也不愿意丢脸是吧?”

    拿起了车钥匙,她将门打开:“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你也不会愿意让陈菲菲小姐知道吧?”

    展昊泽在她的脚要踏出的瞬间,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施梦绾愣了一下,下一秒,她的身体被展昊泽抱进了怀里。

    他低下头要去吻她。被她避开了。她手上的外套掉在地上,她将手紧紧的抵在他的胸膛前。

    “展昊泽,不要老是对我用这一招。我真的真的,没有那么贱的。”

    展昊泽愣了一下,看着她将掉在地上的外套跟钥匙捡起来,又将背上的包包背好。

    在展昊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踏出大门,离开了。

    她动作很快,走到外面电梯刚好也来了,她也不管展昊泽,直接进了电梯。

    展昊泽没有追上来,施梦绾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很失落。

    有些事情她早知道了答案,也明白她跟展昊泽其实没有结果。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跟慢慢消化这件事却是另一回事了。将身体倚在电梯镜墙上,她跟自己说,没关系,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之后的几天,展昊泽没有再来。施梦绾既然打算参加服装设计大赛,自然要好好准备。

    她让自己暂时把展昊泽抛到脑后去,一心画图。偶尔有空也去医院陪向采萍了。

    工作室已经放假了,跟一般的公司不同。像他们这样的,订单都提前处理完了。过年这段时间是没什么客人上门的。

    所以施梦绾相当大方的让几个下属可以休息到过完元宵节再来上班。

    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霍靳尧在荣城有事,先回荣城去了。苏青桑因为要照顾向采萍,并没有回去。

    好朋友要在医院照顾母亲,施梦绾想了想,提出她初一过来照顾向采萍的事。

    不过却被苏青桑跟向采萍拒绝了,尤其是苏青桑,知道施梦绾平时回家就回得比较少,这会更是让她赶紧回家过年。

    施梦绾拧不过苏青桑,加上施妈妈一个劲的打电话。她最后还是回了家。

    小镇上的春节是很热闹的,提前很久就开始准备起来了。

    施爸爸是家里的老大,除夕这天,施梦绾的两个叔叔,一个姑姑都会来他们家吃团圆饭。

    施梦绾的二叔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施梦绾的三叔也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施梦绾的姑姑则是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再加上婶子姑父还有施奶奶,客厅里满满当当的坐了两桌人。

    施妈妈在厨房里做饭,施梦绾则进厨房去帮忙。施妈妈赶了几次,她都不愿意出去。

    她宁愿坐在灶下烧火,也不要去看二叔二婶还有三叔三婶脸上的得意。

    说起来这么多年,两个叔叔婶子因为自己生了儿子,总觉得他们比施妈妈高人一等。

    施梦绾不爱受那气。事实上这第三代的孙一辈里,叔叔的孩子也好,姑姑的孩子也好,还真没有哪个能像她这样,年纪轻轻开工作室,自己赚钱买房。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因为她不是儿子,所以她做得再好,也得不到施奶奶的一句好话。

    真是可笑。

    “你奶奶年纪大了。过了年都八十f二了,她要是说什么,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有上次施梦绾回来的事,施奶奶最近也没再提那事了,只是偶尔说起来,语气总是阴阳怪气的。

    施妈妈也不打算跟她计较,毕竟对方是长辈。

    “知道了。”施梦绾点头,拿起根木柴扔进了灶里。抬头看了施妈妈一眼:“妈,要不,我接你们到林市去住怎么样?”

    “瞎说什么呢?”

    施妈妈不接这话:“我们去了能干嘛?我们在农村都呆习惯了。林市也不是没去过,不适合我们。”

    施梦绾的房子刚装修好搬进去的时候,也叫过施爸爸跟施妈妈去那边住了几天,可是两个人哪都不习惯。后来就回来了。

    “怎么是瞎说呢?哪就不合适了?你看看,你们现在还在烧这个土灶。多不方便啊。林市现在什么都方便。再说了,你女儿现在也赚得到钱,我养你们。”

    “你养你爸妈那是应该的。不过我倒是觉得,绾站着你什么时候带你说的男人回来,你爸妈会更高兴点。”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施梦绾转过脸看着厨房门口,施奶奶站在门口,看着施梦绾嗤笑一声。

    “绾丫头,你可是说要招上门女婿的人。这大过年的,你那个上门女婿呢?”

    施梦绾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奶奶,你还知道现在是大过年的啊?”

    明知道过年还说这样的话,听了真让人不舒服。

    “是啊,过年不就兴着结婚?你说你要招上门女婿,你倒是把那个人带过来啊?”

    “奶奶年纪大了,想来是记性不太好。不是你说给我两年时间?这还不到两个月吧?”

    “哼。”施奶奶当然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可是那天回去,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上了施梦绾这个小丫头的当。

    什么两年时间,她现在都八十二了,谁知道还能活几天?

    万一到时候她两脚一蹬,这个死丫头还没把人带回来?到时候谁来管老大家的事?

    “妈。”施妈妈看着施奶奶,也是有些无奈:“这厨房里油烟大,你还是先去外面坐着吧。再说了今天过年,绾绾还在这帮我烧火,她这平时工作也累,你就先不提那事了吧。”

    “你当我爱提?工作累?工作累有什么?我跟你说,女孩子啊,干得再好,都不如找个男人嫁得好实在。”

    施奶奶说话的时候冲着施梦绾哼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了。

    施妈妈知道施梦绾不喜欢听这些,她怕施梦绾要不高兴,想劝几句,施梦绾却反过来安慰她。

    “妈,你放心吧。我没生气,也不会跟奶奶计较的。”

    大过年的,她回来也就呆几天,她才也没那么闲心去跟奶奶生气。

    施妈妈看着施梦绾,想着这大半个月以来她总是担心,忍不住就有些试探的开口。

    “绾绾,你现在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妈,你想什么呢?我哪来的男朋友?”

    她借着往灶里放木柴的动作掩盖住了自己的表情。她确实是没有男朋友,可是她忍不住就想到展昊泽。

    展昊泽这几天没有再来找她,想来是已经认识清楚了吧?

    “绾绾,我上次听你舅舅说了一个人。对方条件不错。我跟她提了下你的要求,对方竟然也没反对。要不,你见见?”

    “妈——”这不会是想让她去相亲吧?

    “我是说真的。”施妈妈赶紧的说清楚:“那人是县城的,现在据说也在林市工作。听说还是个什么经理。对方家里有三个儿子,所以不介意这种事情,要不,你见见?”

    “妈,我没兴趣。”

    “可是,能同意你要求的不多啊。”施妈妈将菜盛了起来,放到一边,她是真的为施梦绾好:“我觉得你可以见见,听说那男孩子人长得不错。真的,你考虑一下?”

    “妈。”

    施梦绾看着施妈妈脸上的急色跟担心。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见就见吧。不过,我不保证见的结果。”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