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章:我看你找不找得到你说的男人
    施奶奶年纪大了,可是身处小地方,常年劳作,身体硬朗得很。

    她手巴掌又宽又粗糙,这一巴掌下来,施梦绾的脸非肿不可。

    施梦绾咬着牙,站在那里,根本不想退让。

    一直沉默的施妈妈这会终于过来了,她快速的拉开了施奶奶的手,把施梦绾拉到了身后。

    “妈,有什么话好好说,囡囡难得回来,你非要这样吗?”

    “我好好说?我怎么没好好说?这么多年了,你为老大家的生下儿子没有?啊?我让你过继老三家的,是为了你好,怎么?你就非要这样不领情啊?”

    “妈。”

    “奶奶,怎么领情?你倒是说说。”施梦绾站在施妈妈身后,都要气笑了:“堂弟今年都十一了吧?早知道自己的爸妈是谁,你让我妈过继,我妈跟他能亲得起来?亲不起来过继什么?替别人养儿子吗?再说了,我妈现在挺好的。她有女儿,干嘛要过继别人家的儿子?”

    施家奶奶气得不轻,伸手指着施梦绾。

    “儿子跟女儿能一样吗?我告诉你,儿子是要传宗接代的。你可以吗?”

    “我怎么就不行?”施梦绾向前一步:“奶奶,我告诉你,我就偏招一个男人上门,让我孩子姓施,又怎么了?”

    这话一出,之前看热闹的邻居全部都倒抽一口气。

    就连施妈妈也看着施梦绾,眼神大惊:“绾绾,你又胡说什么?”

    施梦如年纪小,也能从身边那些人的反应里知道,施梦绾说的这些话,很不得了。

    她一时也有些担心的看着施梦绾。

    “妈,我没胡说。”施梦绾转过身,看着自己妈妈已经不再年轻的脸。

    这么多年,妈妈为了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可是这么多,也比不过奶奶眼里没有生下儿子的罪恶。

    她忍不下这口气。转身看着施奶奶:“奶奶,我招一个上门女婿。生下来的孩子姓施,这样,算是给施家传宗接代了吧?”

    “你,你——”

    “我什么?不行吗?我倒觉得这个办法挺好的。”

    施梦绾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半步不让的坚决:“那么多没生女儿的人家,总不见得都断代了。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我若是招一个,奶奶你说算不算?”

    “你要是有本事招一个,再生个孩子姓施,那自然是算的。”

    “好啊,这话可是奶奶说的。”施梦绾要的就是这句话:“希望奶奶将来不要又出尔反尔才是。”

    施奶奶这会被她堵得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用力点了点头:“好啊。也行。我倒是想看看,哪个男人会同意这样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施奶奶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找得到那样的好男人?肯做上门女婿?还肯让自己生的孩子跟你姓?”

    施梦绾的脑子闪过展昊泽的脸,有一瞬间,她自己也有不确定。可是输人不输阵,这个时候,她绝对不会认输。

    “是啊。我就找得到。我若是找到了。奶奶是不是也可以不要再提让我爸妈过继的事了?”

    “行。你要是做得到,我就不再提过继的事。”

    施奶奶说话的时候,看了施梦绾一眼,眼神有明显的轻视:“不过你不可能一直找吧?这万一你找不到,或者是你现在用拖延法骗我这个老婆子,那又怎么说?”

    “那奶奶你想怎么样?”

    “我们要定个时间。”施奶奶想了想:“一年,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你要是能找到男人答应做上门女婿,又肯把生下来的孩子随你姓,我就再不提过继的事。”

    一年?

    施梦绾再次想到展昊泽,她咬着唇,闭了闭眼睛。

    “奶奶,我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说只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上哪找?尤其是这样的条件提出来,怎么说也要三五年吧?”

    “三五年?老婆子能不能活到那天还不知道呢。”施奶奶冷笑,像是识破了施梦绾的想法一般:“你想拖着拖着拖到我死?施梦绾,没有这样的事。”

    周围的邻居窃窃私语,很多人看着施梦绾,都认同了奶奶的说法,觉得她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两年。”施梦绾咬牙,豁出去一般:“奶奶,两年时间。两年之内,我一定找得到一个愿意当上门女婿,也愿意让孩子生下来跟我姓的男人。到时候你就不能再提过继这事了。”

    “好。”

    施奶奶点头,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施梦绾,那个眼神实在是让人不舒服。但是施梦绾也不介意,反而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让她看,也让周围其它邻居看着。

    她说到做到,这些人,可都是见证。

    “绾丫头这些年,本事渐长,我就等着。我倒是想看看,两年后,你能不能找到你说的男人。”

    哼了一声。算是达成了目的的施奶奶从院门出去。她嫌弃施梦绾的妈妈没有生儿子,所以不愿意跟着大儿子一家住。而是住在二儿子家里。

    看热闹的街坊邻居这会热闹也看完了,都散了。

    施妈妈看着女儿,脸上满是急色:“绾绾,你怎么能答应你奶奶这样的事情?这个社会,哪个男人愿意做上门女婿?”

    真有那样的男人,也一定是没什么本事的或者是条件很差的男人。

    哪个有本事条件又不错的男人会愿意?

    施梦如虽然才十三岁,这会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施梦绾。

    “是啊。姐姐。你怎么能跟奶奶说那样的条件呢?”

    “没事。我有分寸。”

    施妈妈面露难色,还想再劝,施爸爸已经回来了。

    他今天去外地吃喜酒,刚回来就听说了家里的事情。

    车都来不及停稳,快速的下了车。先看了眼妻女,最后目光落在施梦绾身上。

    “绾绾?你没事吧?”

    “爸,我没事。”施梦绾对爸爸的感觉很复杂。她知道他对妈妈算是很好了,可是有时候还是觉得他太软了一些。

    至少在奶奶这件事情上,她是真的有一些怨气的。

    “绾绾,我刚才听说你答应了你奶奶什么条件?什么条件?”

    “爸。”施梦绾才想说没事,施梦如已经忍不住了,把刚才施梦绾说的话跟施爸爸学了一遍。

    施爸爸脸都气红了。他看着施梦绾:“我去找你奶奶,我来跟她说,我不能让你答应这样的事情。”

    他的女儿就算是女孩子,也是他掌心的宝贝,怎么能看着女儿以后可能过得不幸福。

    “爸。”施梦绾看着施爸爸,神情很冷静:“我说的是认真的。爸,你也别去找奶奶了。就算是你今天能让奶奶放弃,以后她也会提起来的。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听我的,至少,奶奶会给我们两年安静。”

    “可是”施爸爸看着施梦绾,眼里满是心疼:“两年的时间到了难道你真的招一个男人上门?”

    “为什么不行?”施梦绾可不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是错的:“我觉得挺好。”

    “绾绾。”施妈妈欲言又止,一脸难色:“你不懂。事情哪有你想的这么容易?当年你三姨婆家的那个表姑妈,你可能忘记了。”

    施妈妈看了施爸爸一眼,很是无奈:“她家里也没生儿子,招了个女婿,可是那个女婿,说什么自己是招上门的,平时吃喝玩乐不干活就算了。甚至到了后面还出去找女人,说什么反正他生的孩子也不随他姓,不能算他的。”

    “是啊。”施爸爸跟着叹了口气,那个表姐的事,他是知道的:“你表姑妈被那个男人折腾得,没到五十就去了。绾绾,不是我不让你招上门女婿,而是这个世界真的没哪个男人愿意的。”

    “妈,爸,你们别说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一个合适的男人的。”

    施梦绾其实自己都不相信,但那又如何?

    跟父母的为难比起来,她这点牺牲根本不算什么。

    陪了父母一个晚上,施梦绾晚上睡在自己的床上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她今天白天答应得痛快,可是她却忘记展昊泽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跟展昊泽之外的男人在一起,但是她却不知道展昊泽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她想起很久以前,她曾经问过大哥哥,问他的父母呢。

    他冷冷的回了她两个字:死了。

    她能从大哥哥平时一些行为中,感觉出来,他对于他父母的不屑。

    既然是这样,那他有没有可能,会不会愿意答应入赘?

    她突然嗤笑出声。展昊泽跟她有未来吗?

    他早已经把自己跟他之前经历的事情都忘记了。他早已经不再是她的大哥哥了。

    又怎么可能跟她有未来?更不要说入赘了。

    施梦绾努力的让自己抛开那个念头,不再去想。入睡之前,她迷迷糊糊最后一个念头是。

    她给自己两年的时间。两年,如果她不能得到展昊泽的心,如果她不可以让展昊泽爱上她,想起她,跟她在一起,那么她就放弃。

    在那之前,她总还要努力一把。

    施梦绾只在家里住了一天,就回了林市。年底了,宴会多,她们工作室也忙。

    她将心思都投入工作,有空就去看向采萍。马上就要过年了,她在要春节之前把一些事情都处理好。

    过年前的一个星期,她又一次看到了展昊泽。这一次,他是陪着陈菲菲一起来的。

    施梦绾看到展昊泽的瞬间有一刹的怔忡,但是也只有一下。

    “陈小姐。你好。”

    因为陈菲菲指名要让施梦绾为她服务,施梦绾也只能打起精神来跟陈菲菲应酬。

    “你好。”

    天气渐冷,陈菲菲穿着一件兔毛上衣,里面是香奈儿家的新款冬装。

    室内开着空调,她把那件上衣脱下来,递到了展昊泽手上。

    “昊哥哥,帮我拿一下。”

    施梦绾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强迫自己没有说出他们这里有专门挂贵宾衣服的地方的话。

    “我春节有两个没酒会要参加。我想让你帮我选两套礼服。”

    陈菲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施梦绾的目光表面亲切,若是认真去看,却能看出里面透出的几分防备跟不喜。

    陈菲菲的长相是柔弱那一类的,看起来弱不经风似的。

    她不喜欢长得太艳丽的女人,尤其是像施梦绾这种。所以她愿意来寻歌工作室。

    为什么呢?因为她想折腾施梦绾。长得漂亮又怎么样?只能是个做衣服的罢了。

    若是施梦绾知道陈菲菲内心所想,一定会觉得无语。

    服装设计师跟做衣服的可不是一回事。

    “陈小姐,我们工作室新推出了一款樱花系列。这一套樱花系列一共有九个款式,你可以看一下。”

    施梦绾设计的樱花系列其实是十件,但是那第一件被客户订走了。剩下的九件。

    虽然款式不一样,但能看出是类似的设计,不过是每一件的细节都做了不同的处理。

    “樱花系列?”陈菲菲的眼神一亮:“好啊,我看看。”

    施梦绾带着她去试衣服,从头到尾目光都没有往展昊泽身上扫过。

    陈菲菲很喜欢那一套樱花系列,她看着那些衣服,想到了一件事情。

    “施小姐,你之前说这些衣服每一个设计都只有一件是吗?”

    “是的。”施梦绾点头:“我可以保证,这些衣服,绝对不会有第二件。”

    她所有设计的衣服,都有自己特别创造的logo,上面有寻歌工作室的暗纹。就在衣服里面。

    “那,你看,这些款式虽然不一,但能看出是一个系列。我如果买了,其它人也买了,不就跟人撞衫了?”

    “没有关系的。”施梦绾极好耐心的解释:“这本来就是一个系列。更重要的是我们细节处理得不一样,所以不会存在你说的这个问题。”

    陈菲菲不说话,似乎是想到某件事情:“这样吧。这九件,我全部要了。你不许再做出同样的款式出来了。我可不想跟人撞衫。”

    “好。”遇到这么爽快的客人,施梦绾可没什么好说的。

    不喜欢陈菲菲是一回事。有钱不赚是傻瓜。

    陈菲菲试了其中一件,然后就出去找展昊泽了。

    “昊哥哥,你等我很久吧?衣服挑好了,你看,怎么样?”

    极浅的渐变色,从浅粉色到深粉,一层一层,轻薄的蚕纱布料飘逸,上面的樱花暗纹随着裙摆层层飞舞。

    认真去看,好像有花瓣在飞一样。

    展昊泽扫了那件衣服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轻轻的恩了一声。

    “恩是什么意思啊?好看还是不好看啊?”

    陈菲菲勾着展昊泽的手臂,一脸娇俏。展昊泽看着她勾着自己手臂的手。借着退后一步看衣服的动作,不着痕迹的将她的手拉开。

    “不错。”

    陈菲菲笑了,终于满足的去换下来。

    她去换衣服,施梦绾并没有跟着去。她站在那里,目光扫过展昊泽的脸,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嘲讽还有失落。

    她之前竟然还在想,努力两年?现在看来,根本不用努力两年,展昊泽已经有了选择了。

    不想理展昊泽,施梦绾转身往陈菲菲的方向走,展昊泽的声音响在她身后。

    “衣服不错。”

    突兀的四个字,让施梦绾的脚步停了一下。她转过身看了展昊泽一眼。

    展昊泽也在看她,他清了清嗓子:“我说不错,是说衣服不错。”

    施梦绾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之后,唇角克制不住的上扬。

    “要你说。”

    她若是没点真本事,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让寻歌工作室在林市有现在的名气?

    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自信跟张扬。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却是媚而不俗,艳而不妖。

    展昊泽的眸光微微一暗,他的眼神,突然变了。

    施梦绾看出他的学社,半低下头,转身往试衣间的方向去了。

    陈菲菲挑走了那九件礼服,又挑走了两双鞋子。他们这里除了衣服,有时候怕客人没有搭配的方向,也有鞋子跟包包。

    价格不说跟一线大牌相比,但也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

    施梦绾没有给陈菲菲打折,她看着展昊泽拿出卡来付钱,真的想多收一倍,最后却是算了。

    展昊泽走了之后,小纪跟小邱还有几个设计师都听说了今天成交了超额订单的事。一群人都很高兴,要过年了,虽然工作室生意很不错,但谁会嫌钱多?

    施梦绾看着自己这些下属,想到刚才没有给陈菲菲折扣,相当大方的表示,今年的年终奖多发一个月。

    在下属的欢呼声中,施梦绾回了办公室,脸上却没有了刚才的喜色。

    她坐在办公桌后面,想着今天展昊泽掏卡付钱的那个瞬间,她其实特别想质问他,可是后来又不知道,她能问什么。

    眼睛有些胀,有些酸,她深吸口气。那一瞬间难受的情绪又让她来了灵感。

    按下内线,告诉小纪她要画图,让他们不要打扰自己之后,施梦绾就开始画起图来。

    这次,她全部选择了蓝色的底色。蓝色,代表忧郁。一如她此时的心情。

    她画起图来,又忘记了时间。等她把眼前的事情忙完了,下楼,打算回家,却发现她的车子旁边站在展昊泽。

    他的手上夹着一根没有点着的烟。看到她来了,他将烟往边上的垃圾桶里一扔。

    “”

    施梦绾左右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个点,她所在的这个商业区已经没什么人了。

    不太明白展昊泽来做什么,她径直上了车。刚坐好,另一边的车门也被人打开了,展昊泽跟着坐了上来。

    施梦绾的脸色一时有些不太好:“展昊泽,请你下车。”

    “怎么?不叫我展总了?”

    之前在工作室,她可是叫他展总的。

    展昊泽的话让施梦绾咬牙:“展昊泽,这个时间点,你应该去陪陈小姐吧?”

    “她不需要我陪。”

    “是啊,她不需要你陪,所以你就来找我?展昊泽,你还能再过分一点吗?”

    施梦绾误会了他话里的意思,她无法不介意,介意陈菲菲的存在,介意展昊泽的态度。

    不给展昊泽开口的机会,她的态度相当的冷绝。

    “下车。”

    展昊泽看着她,她生气的时候,唇瓣微启,国内灯光不算明亮,外面的路灯照进来,让施梦绾的脸上染上了一层光晕。

    他想到了今天她的那一笑,跟现在的冷然是两个模样,却都一样的美丽。

    “下车。”

    施梦绾又说了一句,展昊泽此时有了动作。

    他伸出手,在施梦绾以为他要去推车门的时候,他却是转过身,长臂一伸,将她圈进了他的怀里。

    低下头,轻而易举的吻住了她的唇。

    车厢内空间狭小,两个人之间虽然隔着汽车的手刹部分。却反而能让唇贴得更紧。

    自从元旦展昊泽离开她的公寓到现在,差不多又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两个人没有见过了。

    施梦绾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她怀念展昊泽的吻,怀念他的怀抱。

    他的唇,他的手,他的吻,他的碰触,让她身体发软。

    他太过霸道强势的吻,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在几乎窒息一般的吻中,展昊泽终于放开了她。

    施梦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坐在位置上却是差点坐不住了。

    要不是身后就是椅背,她可能已经滑下去了。

    她瞪了展昊泽一眼,对上他过于深邃的黑眸时又极为气弱的收回了视线。明明想赶他走人,却总是在他的吻中失去理智。

    这个展昊泽,真的是她的克星。

    不管施梦绾再怎么“不情愿”,怎么赶展昊泽下车。最后的结果都是她又一次将展昊泽带回了家。

    心烦意乱的她没注意到,一跳上,展昊泽始终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像是饿狼一般。充满了掠夺气息。

    甫一进门,施梦绾的身体就被展昊泽抱在了怀里。他几乎是急切一般的寻找着她的唇。

    施梦绾被他的力道磨得唇瓣生疼,外套,衣服,裤子,一件件的掉落。

    沿着客厅,一直到房间。

    施梦绾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把空调打开。皮肤接触到空气的瞬间,她冷得一个激灵,微微颤抖。

    但是那样的冷很快就被展昊泽接下来的动作赶走了。她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