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施梦绾看到那人的瞬间,想将脚步退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仇彦博。

    她有一瞬间的心虚,想退后的时候,仇彦博已经看到她了。她跟苏青桑关系好,也见过仇彦博几次。

    她冲着对方点了点头,越过他就要继续往外面走。她跟仇彦博交情不深,也不担心他会去跟苏青桑说。

    就算是遇到也没关系。可是当她走了两步,就看到仇彦博身后是还跟着其它人的。

    那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苏成辉,和霍靳尧。

    “叔叔好。”她可以不跟仇彦博打招呼,却不能不跟苏成辉打招呼。

    “霍靳尧。你好。”

    她跟苏青桑关系不错,对霍靳尧相处了这些时间也算是比较熟悉了,所以都直呼其名。

    “恩。”霍靳尧点了点头,他算是三个人里面,对施梦绾最熟悉的人:“你一个人?”

    “跟客户来吃饭。”霍靳尧才看到施梦绾:“你呢?”

    “跟你一样。”施梦绾笑了笑:“我说你怎么没陪青桑去日本。”

    “是啊。”他是真的想陪青桑去日本玩,没去的原因一是最近有一个合作案要谈,另一个就是他的想法跟施梦绾一样,也想给苏青桑向采萍独处的机会。

    目光看了苏成辉一眼,他像是没听到一样。

    “你们忙吧。我随便看看。”施梦绾努力让自己笑起来跟平时没区别。

    霍靳尧对于苏青桑之外的女人是不会去关注的,所以也没有想太多。

    三个人跟施梦绾告别之后去了反方向的包厢,施梦绾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担心了起来。

    林市就只有这么大,她却这样大刺刺的跟着展昊泽出来吃饭。

    要知道,展昊泽跟霍靳尧的公司好像有合作。如果遇上

    她都不敢想了。

    再没有了欣赏外面景致的心情。施梦绾又回了包厢。

    展昊泽似乎是在电话,看到她进来,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句再说吧就挂了。

    “看完了?”

    “没。”

    施梦绾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她看了他一眼,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喝了一口。

    茶已经冷了,展昊泽看着她,抬手将她面前的茶杯重新倒上。

    施梦绾捧着那个杯子,温热的茶杯让她刚才有些担心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担心。

    她情绪好像不太对,刚才出去时还兴致勃勃的,这会却突然变了态度。

    展昊泽看着她,却没有说话,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茶。

    瞬间的沉默之后,施梦绾咬着唇,将茶杯放下看着展昊泽。

    “怎么了?”

    “没事。”

    施梦绾还想说什么,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了。

    三凉三热一个汤。份量都不多。但是菜品卖相好,精致。

    施梦绾算是一个吃货,眼前这些菜虽然是林市当地菜色,却让人胃口大开。

    拿起筷子,刚才遇到霍靳尧的事情,暂时就让施梦绾扫到脑后去了。

    一直到吃完饭,展昊泽起身打算走人的时候,发现施梦绾坐在那里,并没有动作。

    展昊泽停下脚步,站在门口看她,似乎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展昊泽,你等一下。”

    她起身走到他面前,不让他开门。

    “那个,我刚才遇到霍靳尧了。”

    “恩?”

    霍靳尧?他在这干嘛?展昊泽想了想,马上就想到了。

    李峻生来了林市,他跟霍靳尧是发小,对霍靳尧十分照顾。

    最近有一个大项目,霍靳尧许是想着提携一下自己的岳丈家,拉了厉氏合作。

    “这边有没有后门?”

    “后门?”

    “恩。”施梦绾点头:“我想,如果可以,我们还是不要跟他们遇到吧?”

    “你什么意思?”展昊泽的脸有瞬间的变色:“我见不得人?”

    “难道不是?”施梦绾一反常态的没有像以前那样退让,她抬头看他。清了清嗓子,带着几分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苦涩。

    “好吧,不是你见不得人,是我见不得人。”

    她低头去看他,目光坦然:“你有未婚妻,你说,我要怎么跟你出现在人的面前?”

    尤其是那人还是霍靳尧,是苏青桑的丈夫。如果让他看到自己跟展昊泽在一起,一定会告诉苏青桑的。

    “我说了,我没有未婚妻。”

    “那陈小姐呢?”施梦绾并不想咄咄逼人,也不想质问他,更不想给人感觉如此。但是她忍不住。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那她是谁呢?你的女朋友?”

    展昊泽的脸色这会很难看了,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如果是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他要发作的前兆。

    可是施梦绾不了解他,她了解的,是那个她梦中的大哥哥。

    而不是眼前这个跟她分别了十几年,已经把当年的事情都忘光的展昊泽。

    “施梦绾,我再说一次,她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我的未婚妻。”

    “哦。”

    施梦绾淡淡的哦了一声,明显的,不怎么相信的态度。

    展昊泽看着她的脸,突然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她刚刚喝了龙井,嘴里还有茶叶的清香,清香中,又带着一丝微微的苦涩。

    施梦绾没有动作,她就这样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

    那眼睛清澈,直白,里面有情绪清楚明白。

    她不会反抗,她让他为所欲为。可是她不相信他,也不相信他的话,就这样。

    展昊泽似乎是恼了,加l重了唇上的力道。她吃痛,却不肯让步。

    她不想就这样跟他出去,万一遇到霍靳尧,很不好。

    展昊泽知道她在想什么,对着她的唇咬了一记,不重,却能让她疼。

    她也是真的疼了,却直直的看着他,不给他回应,也不退后,甚至没有一丝回应。

    他突然就放开了手,退后一步,她的呼吸有些重,他也一样。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就伸出手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门经过了消音处理,开关的时候并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她看着门关上,外面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她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

    她的心抗拒不了展昊泽,她的身体也抗拒不了展昊泽。

    可是她的理智,她的尊严,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她,她还有底线。

    那是她不允许展昊泽跨过来的底线。

    明知道,也都清楚,可是还是有些脚软。她站在那里,发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十分钟,又或者是二十分钟。

    她终于回过神来,离开了包厢。

    走廊上没有一个人。这家店也是有意思,服务生看着也不多,人也没几个。

    真随便。呵。

    没有再遇到霍靳尧他们,她出了门,上了自己的车,没有看到展昊泽的身影,她也不在乎。

    上车,发动车子,快速的离开。

    回到家,睡了一下午的她并睡不着。她进了书房,把她之前的想法,全部画出来。

    时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她终于画完了她全部的构想。

    起身去房间睡觉之前,她看了眼客厅的方向,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一个晚上,她没有再听到敲门声。那个男人。应该是走了。

    回到房间,才发现床单被套竟然都被换过了。里面的一些痕迹也收拾掉了。

    她之前还没有注意,去了外面阳台,意外的看到晒在那里的床单。

    施梦绾咬着唇,盯着那床单半晌,最后回到自己的床上去睡觉。

    床单被罩她之前收起来都是晒过的,有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唯独没有那个男人身上的薄荷味。

    她拉高被子盖上自己的头,最后却觉得闷,不得不重新钻出来。

    睡觉。他再不来,才是最好的。

    她跟自己说。

    展昊泽真的没再来。时间往前走了半个多月。

    这半个多月,苏青桑回来了,她又去了苏青桑家里几次。

    有向采萍在,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向采萍是一个神奇的人,她身上有一种使人安心的力量。

    她喜欢跟向采萍相处,没有负担,也没有目的。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长辈,竟然出事了。

    她是后来才知道,向采萍出了车祸。出车祸的原因还是因为苏沛真。

    那个女人,她以前就不喜欢她。因为苏沛真虽然没有对苏青桑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可是却一直看不上苏青桑,态度也是相当的趾高气扬。

    如果她真那么看不惯苏青桑,大可以让苏成辉把苏青桑赶出去,或者断绝关系。

    偏偏她没那个能力,也不做那样的事情。却总是喜欢明里暗里跟苏青桑为难。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向采萍受伤了,伤的还是腰椎,差点就瘫痪了。

    她连着两天都去医院陪向采萍,因为担心向采萍的伤,她也没有心思去管展昊泽消失的这些时间去了哪里,在做什么。

    直到临近过年的前几天。施梦绾原来只是想着等过年再回家,结果妹妹施梦如打电话来,说家里又闹起来了。

    她匆匆交代了小邱工作室的事情之后,就赶回家去了。

    所谓的闹起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妈妈没生儿子,奶奶一直说这个家不完整。以前是一直要让妈妈再生第三胎。

    后来医生明的说妈妈因为生施梦如的时候伤了身体,怕是不容易怀孕的时候,奶奶死心了。

    加上施梦绾后来失踪的事,让施梦绾的父亲也打消了再生儿子的念头。

    可是施梦绾的父亲打消了没有用。施梦绾的奶奶不肯。她一直不死心,想让施梦绾的父亲再生一个。

    后来见说服不成。就旧事重提,让施梦绾的父亲过继施梦绾叔叔的儿子。

    施梦绾的两个叔叔都生了两个儿子,可以过继一个过来。

    但是施梦绾不同意,她的家,她认定的家,只有她,妹妹,爸爸妈妈。

    她不想再多出第五个人。

    更何况,叔叔家的堂弟年纪都不小了。最小的都十几岁了。养到这么大,带也带不亲。

    加上她不喜欢两个叔叔婶婶自以为生了儿子了不起的态度。

    她一直反对这件事情。她态度太强势,父母都拿她没办法,在这件事情上,自然也是依她。

    偏偏奶奶隔三差五就要来家里闹一场。不达目的不罢休。

    而小叔叔的小儿子今年十一岁,也是想着过继到大伯家,可以生活得更好。

    施梦绾回到家,心急的想解释这件事情,除了小邱,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是回老家了。

    奶奶已经八十一岁了,乡下老太太,身体好得很。

    施梦绾回家的时候,就听到奶奶在那里骂妈妈。

    施梦绾的妈妈姓陈,当年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年纪大了,风韵还在。

    施妈妈就在家门口,听着自己的婆婆一口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骂着。

    这话她听了十几年,早已经免疫了。

    可是施梦绾受不了了,她匆匆下车,冲进了院门,看着因为奶奶的大嗓门吸引来的那些邻居街坊,她气不打一处来。

    “奶奶,我妈妈是不会下蛋的母鸡,那我们是什么?”

    “你这个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

    施奶奶看到她,反而更生气:“你倒是厉害的,知道跑去享福,把这个家扔下来,给你爸爸妈妈管。怎么?我说错了?”

    “你难道想说你说对了?”施梦绾经过了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怕。更无所畏惧:“我妈生了我跟妹妹,怎么就不会下蛋了?我这个家,要是没有我妈,能有现在这样的好日子过?我就不明白了,奶奶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就不能安心下来,好好的享受一下老年生活?为什么非要掺和小辈的事情?”

    “你,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怎么对长辈说话的?啊?”

    施奶奶气到了,施梦绾也不怕她:“对长辈要孝顺恭敬那也要长辈值得小辈孝顺恭敬。这么多年,我妈对奶奶怎么样?奶奶心里没数吗?你天天这样逼我妈,有意思吗?”

    “我怎么是逼你妈了?我是为她好,我告诉你,我这是为她找人送终,她将来要感谢我的。”

    “是啊,感谢你。感谢你让她替别人养儿子,是吧?”

    “你你你,你这个死丫头。”施奶奶气坏了,举起手来就要打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