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 他不是应该走了吗
    施梦绾的身体绻在那里,她不说话,也不看展昊泽。

    心里承认是一回事,可是真的表现出来,说出来是另一回事。

    她觉得羞耻,事实上每次跟展昊泽发生亲密关系之后,她都觉得羞耻。

    这是不能控制的,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大的满足,完事后就有多大的空虚。

    身体被展昊泽抱进了怀里,她却突然挥开了他的手。

    “别碰我。”

    展昊泽的手停在半空,看着她的背影,似乎不太明白她怎么了。

    施梦绾却不看他,她快速的起身,匆匆的拿起最外面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体一盖,然后进了浴室。

    她把门锁上,在里面呆了近半个小时。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收拾好自己了。

    重新回了客厅,发现展昊泽还坐在沙发上。

    “你还不走?”

    以前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走了吗?

    展昊泽坐在沙发上看她,她刚洗过澡,皮肤泛红,脸看起来水嫩嫩的,像是一剁刚出水的芙蓉花。

    展昊泽没有走,还对着她伸出手。

    施梦绾看着那只伸出的手半晌,没有过去,而是去了她的小书房。

    她不想看到展昊泽,只能让自己去画图了。

    昨天她有把自己的画稿存在邮箱里,现在只要打开,继续画完剩下的。

    她脑子里有一个构想,把昨天的那套礼服设计成一个系列。整个系列都以樱花为主题。

    她是一个投入到工作中就不管其它事情的人。直到敲门声响起,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抬头,发现展昊泽站在门口。他今天倒是真的有空,施梦绾有些疑惑,他怎么不像以往那样,做完就走?

    “吃饭了。”

    他说。

    施梦绾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此时才有空去注意时间。

    原来已经快一点了。

    吃饭?他做的饭?施梦绾看着展昊泽,想起来他好像并不会做饭。

    心里有些好奇,一时顾不得她刚才是不想看到他了。起身去了外面,发现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那个卖相一看就是大厨做出来的。

    她刚才一心画图,并没有听到开门声。

    展昊泽在餐桌前坐下,施梦绾看了他一眼,跟着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得有些沉默。施梦绾盛饭的间隙看了展昊泽一眼。熟悉的动作,熟悉的面孔。

    收回视线,她强迫自己不要再多看展昊泽一眼。

    吃过饭,施梦绾注意到一个细节,展昊泽身上穿着的不是昨天那一身衣服。

    这个发现让她忍不住就开始去想,上一次展昊泽留在这里的衣服是这个样子的吗?

    她怎么记得不是?再想想刚才送来的外卖,在她进书房画稿的时候,有人来过了。

    送了中餐过来,还送了展昊泽的衣服过来。她不由得看向展昊泽,如果没记错,他留在这里的衣服已经不止一套了。

    他想干嘛?经常来?还是怎么样?

    经常来这个念头一经涌上,施梦绾就有些坐不住了,没有回书房去画稿,而是直接在沙发上坐下,目光看向了展昊泽,想跟他好好谈一谈。

    她刚坐下,展昊泽就过来了。坐在她身边,大手圈着她的腰。

    她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也只有一下,很快的,她就被他完全的抱在了怀里。

    她的后背绷得很紧,极力想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

    他的下颌抵在她的颈窝处,将她圈得很紧。

    “展昊泽”

    眼前的气氛不太对,说不好等一下他一个兴起,又要乱来。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拿起遥控把电视打开。刚好在放综艺节目。

    施梦绾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却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电视上。

    那是最近几年很火的一个节目,几个嘉宾在上面想尽办法在耍宝逗乐。施梦绾没有被逗笑,却看得很认真。

    她一开始怕展昊泽会再来一次,后来却发现他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她冷静下来:“展昊泽。”

    “恩?”

    “你都没事吗?”

    他应该很忙吧?难道不要上班吗?

    虽然她不知道现在他具体是在做什么,可是她想起上次遇到时,他认识苏青桑,还叫他霍太太。

    还有之前霍靳尧公司的宴会,他也在。他一副商业精英的范,难道不要去上班?

    她副巴不得他快点走的模样引得展昊泽微微蹙眉。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

    “今天没事。”

    她就是说不走了?她强忍着想赶他走人的冲动:“你这么闲吗?”

    这个话带着几分讽刺,展昊泽听出来了,却没有生气。

    “不闲。”但是今天有空。

    他把工作压缩了三天时间完成,今天明天都能空下来。

    施梦绾语塞,心说自己是想赶他走,现在这样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接了。她在纠结的时候,他轻轻的将她的脸稍稍移了下位置。

    她的身体贴得他更近了,过分亲密的举止让她转过脸去看电视,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视上。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安排?她能有什么安排?原来是想着回家里陪父母家人,却因为那个突然的订单回了林市。

    她转过脸去看展昊泽,他也在看她。

    被她投过来的疑惑眼神注视着,展昊泽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不自在,也只是一下。

    “你不出门吗?”

    今天是小长假最后一天。施梦绾咬着唇,转身看了展昊泽一眼。

    她的腰还酸着,这让她缺了想出门的兴致。

    “不想出去。”

    气氛有些尴尬。她转身看他,她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他身上发生过什么。

    比如,他为什么会忘记曾经的一切。又比如,他为什么要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把她当成什么。

    可是那些问题最后都化为沉默。她转过脸,再次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

    她就坐在他怀里,两个人偎在一道,姿势十分亲昵。

    施梦的脸贴在他胸膛上,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她忍不住用眼神偷偷瞄他。

    他的下颌线条完美,目光看着前面的电视。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转过脸看她。

    施梦绾像是做贼一样,快速的把视线收了回来。她心跳得有些快,只是不等她转开脸,展昊泽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脸颊上。

    他盯着她的脸,头一偏,就那样吻上了她的唇。

    火热的吻,带着他身上好闻的薄荷味道。施梦绾从一个连接吻换气都不知道,到现在已经可以给他回应了。

    她知道他的举动,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的唇不像他的人那样冷,反而很软,很温,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

    直到感觉展昊泽的手从她的腰上慢慢向下滑,似乎是要进一步的时候,她将他的手抓住。

    身体退后一步,盯着他的脸,咽了咽唾沫。

    “不要。”

    不要每次就做这种事,不要每次一来这,就好像是把她当成了发泄的对象。

    她受不了这样。

    展昊泽看着她,目光幽深,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最后他没有再继续,而是重新圈着她的腰,又看起了电视。

    电视在演什么,施梦绾完全没有注意,她没想到展昊泽竟然会停下。

    这让她又生出几分怪异感,昨天她并没有睡多少,今天起得也算早。

    她昏昏沉沉,慢慢的,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施梦绾记得元宵节吃完了那份酒酿丸子之后,乔泽连着好几天,都是早出晚归。明明他们睡在一张床上,偏偏见不到面。

    她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却觉得他可能是觉得自己轻浮了。

    她毕竟是小镇出来的。父母一惯的家教也严,她心知自己可能做错什么事了。

    这个念头一想,她几乎是克制不住,似乎是想证明什么,又似乎是想得到一个答案。

    她早早的起来,在少年打睡出门的时候,拦住了少年。

    “大哥哥,你这几天为什么不理我?”

    她看着少年清俊的眉眼,小脸上满是不解。

    乔泽不敢去看施梦绾的眼神,他十五岁了,平时身边也跟着一些人。他也见识过很多事情了。

    他知道自己那天晚上表示的是什么意思,他羞于启齿。

    他对这个还是少女的女孩有了谷欠念,这在他看来是羞耻的,是不能言说的。

    他甚至不敢面对施梦绾。

    她叫他哥哥,把他当成哥哥,她来了,跟着他吃苦。

    她给他做饭洗衣服,她照顾他的起居。这个小房子,因为有了施梦绾,竟然意外的有了家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很罪恶。

    少年的心思是隐秘的,不可告人的。她甚至还不满十四岁。

    此时对上施梦绾清澈的眼,他转开了视线:“没有不理你啊。你想多了。”

    少年的声音已经要从变声期过度了,依然有点哑,但多了几分清朗。

    施梦绾咬着唇,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你就是在躲我。你不理我。”

    “没有的事。”少年瓮声瓮气的回答,转身就要出去。施梦绾快速的挡在他面前,目光意外透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

    “你去哪?”

    “不去哪。”

    “不去哪是去哪?我也要去。”

    “我去赚钱。”

    “我也去。我可以帮你。”

    “我不要你帮。”

    “为什么?”

    施梦绾打破砂锅问到底:“我怎么不能去?我天天吃你的用你的,我也可以努力养活自己。我要帮忙。”

    “说了,不要你帮。”

    他去的地方,她能去吗?

    少年的脸上涌起几分急色:“你让一下,我走了。”

    语气有些急,却不凶。施梦绾的脸沉下来,向前一步。

    “我就想帮你呢??”

    “说了不适合你。”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施梦绾的内心难得的涌起了几分失落,还有受伤:“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乱说什么?”若是能讨厌,他也不至于这么不能面对了。

    “你还说没有,你以前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也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对我的。”

    除了最开始来的那一个月的时间,之后她跟乔泽的相处,像兄妹一样。

    她以为,在他的心里,就算不能把她当成是亲妹妹,至少也是真的对她照顾有加,她有不一样的地位的。

    “你”

    施梦绾的胡搅蛮缠让少年有些气结,想也不想的越过她就要出门,施梦绾咬牙,带着豁出去一般的决然挡住他。

    “你说吧,你是不是嫌弃我了?”那句话她不好意思说的,现在却不得不说:“你就是嫌弃我了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轻浮,你觉得我随便人,我觉得我是那种不自爱的女孩子?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

    “你就是这样想的。”施梦绾咬着唇,整个人都沉浸在极大的难过里:“如果不是,你为什么都不理我了?就因为那天,我亲了你一下?”

    她不说那天还好,她一说那天,少年的脸一下子变红了。

    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急的。

    “你如果嫌弃我,我,我现在就走。”施梦绾没看出少年的尴尬,她转过身就要去打开大门。

    身体被少年搂住。他瘦而结实的手臂,紧紧的圈着她的腰。

    “别闹了。”

    少年难得的凶恶语气,让施梦绾吓了一跳,她转过身,少年看着她,语气不善:“我真的没有嫌弃你,也没有觉得你轻浮。”

    如果她轻浮,那先吻她的他呢?又算什么?

    想着她入梦,甚至梦里都满是羞耻场景的自己,又算什么?

    对上少女清澈的眼,他后面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不想让少女觉得自己龌龊,肮脏。

    “我,真的只是最近太忙了。我答应你,我以后早点回来。”

    “那,你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去?”

    “不行。”

    他答应了老六,今天他要带头的:“今天不行,明天好不好?明天我哪也不去,就在家里陪你。”

    “你说的?”

    “我说的。我保证。”

    怕少女不信,少年只差没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施梦绾满意了,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那你去吧,我在家里等你。”

    少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入夜,少年又一次跟少女躺在一张床上。事实上,自从发现自己隐秘的心思之后,少年就恨不得离少女远远的。

    可是不行。林市的冬天没有暖气,屋里又没有空调,晚上特别冷。如果他去睡沙发非感冒不可。

    他小心的睡在床的一侧,想避开少女的靠近。

    可是那晚上无处不在的寒意,却让少女本能的往他的方向靠过来。

    有时候,施梦绾睡得迷迷糊糊了,会睁开眼睛看一眼自己身在何处。

    “大哥哥。”

    她轻喃一句,然后将脸靠近了他,又睡过去。

    一开始,她还会对他保持距离,可是随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久,她对他也越来越放心。

    却不知道这样的放心对于少年来说,是极大的煎熬。

    他毕竟只有十五岁,过完年按着林市的叫法已经十六了。少年身强休壮,又刚刚情窦初开,哪就有那么好的自制力?

    看着少女偎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睡颜,他到底没忍心把她推开。

    将手臂轻轻的调整了一下角度,让少女睡得更舒服。那莹润白皙的肌肤触感让他心猿意马。

    早上施梦绾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少年的怀里。

    她的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少年以往都是光着上身睡的。自从少女跟他一张床之后,他就会套件t恤。

    施梦绾睁开眼睛,在他的t恤上看到一圈可疑的水印,脸一下子红透了。

    匆匆跳下床,她有些不敢面对少年了。

    她不会是睡着了还会流口水吧?施梦绾被这个发现弄得异常尴尬,完全不敢看少年,快速的穿好衣服就闪身进了厨房,一眼也没有多看少年。

    她不知道的是,少年在她走后,抓过她留在床上的睡衣,闻着上面的味道,手不能控制的探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往下去了。

    施梦绾睡是迷迷糊糊,感觉到脸上好像有羽毛轻轻的拂过,她觉得痒,从睡梦中醒过来。

    睁开眼睛,眼前放大的俊脸让她吓了一跳。身体往后退,却被人扶住了她的腰。同时有什么掉在地上。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自己此时的状态。

    她睡着了,还睡在了展昊泽的腿上。而他的脸就在她上方。刚才掉在地上的,是沙发上放着的一床小毯子,之前就盖在她身上。

    他手上拿着手机,看到她醒了,将手机往边上一放。

    “醒了?”

    施梦绾快速的坐了起来,刚睡醒的她,有一瞬间甚至分不清眼前是梦境还是现实。

    “你”

    她想叫大哥哥的,却不好意思,最后摇了摇头。坐正了身体:“你,你怎么不叫醒我?”

    她睡着了,还睡在他腿上,他怎么不叫醒她?

    展昊泽没有说话,只是将手轻轻拂过她的唇角。

    那个动作让施梦绾再次僵住,完全不敢动弹。

    “你——”

    “要出去吃晚饭吗?”

    她差不多睡了一下午,现在已经快五点了。

    “出去吃?”

    “恩。”展昊泽不着痕迹的动了动自己的脚。施梦绾在他腿上睡得太久了,他的脚有些麻。

    施梦绾在想他的提议,眼角的余光看到他的动作,一下子变明白了。

    她可能是太累了,竟然睡这么久。

    他也是,难道不知道就这样放他在沙发上吗?

    “不想出去?”

    “去啊。”

    施梦绾随口一答,答完了,才发现自己答应了什么。

    “那,去换衣服?”

    她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家居服。施梦绾这会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她看了展昊泽一眼,匆匆的进了房间。

    不到十分钟,施梦绾就换好了衣服出来了。

    展昊泽已经站到了门口,手上拿着他那件风衣外套。她的目光向下,看了眼他的脚。

    脸上有些烧,她,是不是对展昊泽太放心了?竟然在他腿上睡着?

    低下头,她伸手去拿车钥匙,却被展昊泽拿过去了。

    “走吧。”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施梦绾站在离展昊泽半个手臂的位置。

    出了门,冷风一吹,施梦绾整个都清醒了,这会又有点后悔了。

    不应该出来的,早知道叫外卖好了。

    “想吃什么?”

    展昊泽问她,她摇了摇头:“随便。”

    说完了,她才意识到这个答案貌似注是最招人讨厌的答案之一。

    据网上说,最讨厌问别人吃什么的时候说随便了。

    她有些讪讪的解释:“我不挑食。”

    那一年多,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他们什么苦没吃过?什么没吃过?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两个人上了车。他坐在驾驶座的位置。

    “随便?”

    施梦绾抬头看着眼前的招牌,上面大大的随便两个字让她有些傻眼。

    展昊泽却并不看她,带着她往里面走。店门的招牌叫随便,进了门。是一个小院子。

    从院子里穿过去,有几个包厢。有人过来,引着他们两个人去了其中一个。

    进了门。服务生送上了茶。施梦绾喝了一口。是龙井。

    她不太懂茶,但以前有客户是做茶叶生意的。她倒是有点明白。

    送完茶,就没看到人了。也没有人拿菜单过来,她有些意外的看了展昊泽一眼。

    “不用点菜吗?”

    “不用。”展昊泽的声音很轻:“这家店叫随便,就是不让人点菜的。他们的厨师会根据来的人是几位,看情况上菜。”

    林市还有这样的店?施梦绾还真不知道。

    包厢不大,布置得很雅致,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会却是安静得过了头。

    施梦绾咬着唇,没话找话。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无意发现的。”展昊泽低头喝茶,没有说是怎么无意法。

    施梦绾也不再问了,她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外面那个小院子,觉得很有意思,这会想出去看看。

    “我能出去看看吗?”

    “可以。”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好奇:“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我就看看。”

    这种季节,她好像在外面院子里看到一株梅花。还不到花期,但是她好像看到花苞了,她想去确认一下。

    展昊泽看着她站起来,没有跟上去,只是很轻的加了一句。

    “这家店老板很好,你可以随便看。”

    施梦绾点头,只是她没想到,她刚出去,竟然就让她碰到一个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