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你到底 是为什么这么急
    展昊泽所仰仗的不过是她爱她,她就算是再没有骨气,再爱他,也受不了他像这样对她。

    “施梦绾。”

    展昊泽的声音有些低沉,认真去看,会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施梦绾却注意到了,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叫的还是全名。

    有些心酸,她眨了眨眼睛,把那种想哭的感觉压下去。

    “展昊泽,你不会是想说,你不是把我当成了技女,那你现在的举动是什么?难道你想说,你是因为喜欢我?”

    他以为,她会信?

    展昊泽不喜欢听到她嘴里说出那个词,她还偏要说,一连说两遍。

    展昊泽在她质问完之后,低下了头要去吻她。

    施梦绾这一次打定主意不让他如愿,身体往后退,再借力推开了他。

    展昊泽的双手是虚放在她肩膀上的,她一推,他的身体退开了些。

    “展昊泽,你走吧。”

    她的脚麻已经缓过来了,这会站了起来,努力的不让自己的气势输人。哪怕她早已经一败涂地了。

    展昊泽没说话,只是重新变下腰去看她,双手撑在了她椅子的扶手两边。

    眼前的情景实在暧昧,施梦绾将身体紧紧的贴着后面,目光盯着展昊泽满是防备。

    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就这样盯着她。

    施梦绾很不自在,她眨了眨眼睛,还在想着怎么把这人赶走的时候。

    “呯”的一声,外面突然传来的声响,让施梦绾愣了一下。

    她转过脸去,发现外面有人在放烟花,她也是此时才想起来。

    今天是元旦。新年,新的一天。虽然禁止燃放烟花,但还是有些人会不把这些规则看在眼中。

    “呯呯”烟花又一次升上了天空。极为灿烂。

    当初施梦绾租这里的时候,有一半的原因是考虑到视野好,对面就是几家百货大楼。而这里刚好是一个十字路口。

    有人就在路口正中放烟花,那个烟火燃起的瞬间,也成功的打破了两个人此时的局面。

    施梦绾并没有看太久,她发现展昊泽似乎是有些出神的时候,她知道机会来了。

    施梦绾借着展昊泽转过头的瞬间,快速的起身。她绕到了办公桌的后面。

    脚还有点麻,她选择无视。拿起了放在旁边的包包跟车钥匙,准备走人。

    她脚步有点快,这会她也顾不上其它了,快速的往外面去。

    手碰到门的时候,展昊泽没有跟上来,她下了楼,走到大门的时候,他好像也没跟上来。

    她出了公司的门,停下了脚步。不管怎么样,大门还是要锁好的。

    一转身,就看到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下来了。她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看他出来了,她把门关好,往电梯去了。

    走廊很安静,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这里没有其它的路。楼梯在电梯旁边的转弯角落。

    施梦绾站在电梯旁,按下按键等电梯来。

    进电梯的时候,施梦绾有一瞬间的犹豫,也只是一瞬而已。

    她进去了,先站在按键那边的位置,按下了一楼。

    展昊泽跟了进来。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她不想看他,可是电梯的墙面是镜子的。

    她不用回头,也能看到男人的身影。

    展昊泽的身材是真的好,那一袭黑色风衣衬得他气势十足,却又有着不输给模特的帅气。

    倒三角的身材,挺拔健硕,还有那一双过于修长的大长腿。再往上,她收回视线,不去看展昊泽的视线。

    她觉得经过了刚才,他应该已经放弃了。这样很好。

    直到她上了车,施梦绾才觉得自己是想得太好了。她坐在驾驶座的位置,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展昊泽。

    “展昊泽,请你下车。”

    展昊泽坐着不动,施梦绾咬牙:“展昊泽,我再说一遍,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她脸上的怒色太明显,展昊泽看了她一眼,声音很轻、

    “我也不是。”

    “我不是技女,更不想当陈菲菲的替身。”

    她的声音忍不住就提高了一度,带着压抑的怒气。

    展昊泽听到陈菲菲的名字时,脸上的神情不可避免的闪过一丝厌恶。

    那抹情绪来得快去得忆快,施梦绾没看清楚。

    她以为他没听到,不介意再说一遍:“展昊泽,我再说一次。我不是技女,不是随便的女人。”

    “那之前呢?”展昊泽突然靠近,盯着她的脸。

    施梦绾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在他过于犀利的目光中,先败下阵来。

    “我说过了,我把你当成了别人。”她这样说,是男人都会受不了,然后会离开吧?

    “那就继续。“

    展昊泽如此说,施梦绾眨了眨眼睛,费了点时间才想明白他的意思。

    “我拒绝。”

    展昊泽却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将身体放松下来,似乎是想睡一般。

    “展昊泽?”

    施梦绾叫了一句,发现展昊泽没有一点想睁开眼睛的模样。她越发的气闷。

    僵持了近三分钟之后,在外面又一阵响起烟花声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发动了车子。

    算了。新年第一天,她跟自己说,她只是不想在这样的日子还要跟展昊泽发生冲突。

    车子在她公寓楼下停下,她转身就要去叫展昊泽。发现他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施梦绾本来要开口,目光却看到了展昊泽眼底的黑影。

    之前没有注意,现在才看到,展昊泽的脸色看起来不算很好。眼底有一圈淡淡的青痕,下颌也有点点青渣。

    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没有休息好的模样。

    施梦绾没有开口,透过眼前这张睡着的脸,她好像又看到了十五岁的少年乔泽。

    那也是元旦,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新年。

    她离开了家,虽然想念,但是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如果有其它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就不会有空去想家了。

    那一年的元旦也是一样的。

    彼此污染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林市也没有禁止燃放烟花。

    不光没有禁止,在林市一个刚建成的公园,元旦那天,还有烟火晚会。

    为什么她会知道也是因为那时附近住的人都放假,她听到人说起来。

    她只有十二岁,也想去看。跟大哥哥吃饭的时候,就把这事说了一嘴。

    当然,她只是想,并不是真的一定要去。

    公园离他们住的平房很远,坐公交要转两趟车不算,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太折腾了。

    最重要的是,那时地铁还没像现在这样多的路线,只有两条地铁线。

    烟火晚会结束后已经很晚了,如果他们要回来,就没有公交车了,只能打车回来。

    他们当时的经济情况,根本不允许他们去看烟火晚会。

    她只能是随口说说,少年当时并没有理会她,却在第二天,也就是元旦那天,他在下午的时候带着她出了门。

    “大哥哥,我们去哪?”

    相处了几个月,施梦绾叫少年大哥哥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你猜?”

    “猜不出来。”施梦绾摇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她看了眼街上,人真的特别多。

    公交有点挤,她在两次转弯的时候,差点摔倒。

    “小心点,你扶着我。”

    少年的声音经过这几个月已经好一些了,但还有点沙哑的难听。

    她看着她,他比她高,手攀着上面的那个拉环,她抿了抿唇,直接拉住了他的手。

    在车子又一次转弯的时候,她的身体又一次往边上倒。

    少年用没拉着拉环的手就那样扶着她。他虽然瘦小,可是力气却不小。

    她被他圈在怀里,半包围的护着,后面人再怎么晃,再怎么挤,她也没有再东倒西歪了。

    她那时抬头看她,只觉无比的安心。

    若不是有大哥哥,她可能早就回家了。可是因为有他,她总有一股安心感。

    她垂着头,笑得有些愉悦。

    “笑什么?”

    “没什么。”

    施梦绾摇头,等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他们来的是举行烟火晚会的公园。

    “你,你有门票?”

    据她所知,因为知道这天有烟火晚会,所以平时开放的公园,今天要票。

    “没。”

    十几年前,一张门票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里面的就更贵。

    少年拉着她的手:“跟我来,不要门票也能看。”

    什么意思?

    施梦绾一直跟着少年,后来才知道了。

    在公园附近,有一个刚刚开始来建的楼盘。其中有一栋已经完工了,却还没有验收跟收尾。

    少年胆子大得很,在不甚明亮的夜色中,带着她上了楼顶。

    夜风很大,很冷。他们坐的地方却可以看到对面的公园。

    “呆会就开始了。”少年出门的时候,背了一个包,那时她不明白少年背包干嘛。

    直到现在就明白了,少年从里面拿出一副望远镜给她。

    “用这个看。”

    “谢谢。”

    施梦绾笑了,有了望远镜,公园里的一些表演看得很清楚。声音很大,他们这里也能听得到。

    她很开心,尤其是今天有一个组合是她以前很喜欢的,她忍不住就转过去指给少年看。

    却发现少年并没有在看公园那边的表演,而是在看她。

    “大哥哥?”

    她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什么,你喜欢看就看吧。”

    少年转开了脸,夜太黑,她没看到,少年悄悄红了的也耳尖。

    她只是拿着那个望远镜,看得很有兴趣。

    少年不光准备了望远镜,还有零食跟水。都是小女孩会喜欢的。

    烟火晚会开始的时候,望远镜都用不上了。因为离得很近,她能看得很清楚。

    各种造型的烟火,五彩缤纷又绚烂夺目。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形态的烟火,她看得很兴奋,却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一阵冷意。

    少年看着她,像是在公交车上时那样,将她的身体圈进了他的怀里。

    他明明那么瘦,可是他的怀抱却又那样暖。她不觉得冷,反而看得越发的有兴致。

    那一晚的场景,像是一场极为灿烂的梦,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烟火晚会结束,没有公交车了。少年竟然打车带着她回去。

    那时她想问他,钱哪里来的。可是少年不说,她就不问了。

    车子停在胡同外面的时候,她有些困了,想睡了。她一向过得很规律,时间到了就要睡觉。

    少年没有让她醒神,而是将她背在背上,就那样把她背回了家。

    思绪从那天迷迷糊糊的睡意中回过神来,施梦绾发现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她收回视线,咬了咬唇,快速的下了车。

    这一次展昊泽跟在她身后的时候,她没有再让他走人了。她知道那样是无用的。

    进浴室洗澡的时候,施梦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纠结。

    她咬着唇,为什么明知道是错误的事情,却迟迟下不了决心去解决呢?

    算了,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有什么事,等过了今天再说。

    施梦绾跟自己说,过了今天,她一定,一定会把展昊泽赶走的。

    哪怕她明知道,她自己其实拿展昊泽一点办法都没有。

    让施梦绾意外的是,当她洗好澡回房间时,展昊泽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他闭着眼睛,似乎是又睡着了,他很困吗?

    施梦绾想问的,却又觉得她问不出什么来。她上了床,睡下,刚将灯关了,展昊泽的手就伸过来了。

    她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她不喜欢这样,不喜欢每次展昊泽一来就是想跟她发生关系,不喜欢他只有在床上的热情,床下的冷漠。

    让她意外的是,展昊泽只是抱着她。

    察觉她身体的僵硬,他将脸埋进了她的颈窝,在她的颈窝处轻轻的蹭了蹭。

    “我很困,睡觉。”

    压低的嗓音,没有再多的一个字。男人似乎是真的很困,很想睡。

    施梦绾等了一会,就听到了男人绵长的呼吸声。

    她愣了一下,忍不住就抬头去看男人的脸。室内的灯已经关了,窗帘拉着的。她看不清楚,一片黑暗。

    她想着男人刚才脸上的黑影,想着男人脸上露出来的疲色。

    她的心头有一闪而过心疼,却是极力克制,告诉自己,那不关她的事。

    可不管做多少心理建设,施梦绾还是抬起了手。

    在将要碰到男人的脸时又收了回来。她闭上眼睛,在他睡得毫无知觉的时候,将脸贴在他心脏的位置。

    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睡着了。

    施梦绾早上醒来的时候,展昊泽还在睡。

    他好像是真的睡着了,她盯着他的睡颜半晌,轻轻的从他的怀里退开。

    洗漱好后,施梦绾发现展昊泽还没醒。她不管他,直接去了厨房。

    找了一圈材料,施梦绾决定做最简单的早餐。拿了一份材料的她,在想到房间睡着的那个人时,还是又多拿了两份材料。

    她记得,他的饭量一向不小。

    房间的展昊泽并没能睡太久,他被手机铃声吵醒。

    接起了电话,是陈菲菲的。

    “昊哥哥,你几时回来啊?”

    “菲菲?”展昊泽看了眼时间,坐了起身。

    “昊哥哥。”电话那头的陈菲菲似乎听出有些不一样:“你声音怎么了?你是在睡觉吗?”

    “没有。”

    展昊泽摇头,声音恢复了一惯的冷静:“有事吗?”

    “当然有事了,明明是元旦啊,是新年,你竟然要出差。也不回来陪我。”

    沉默,展昊泽不接这话,陈菲菲也不是真的要他接:“爸爸也太过分了,他干嘛让你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出差啊?还要去那么多天。公司养的那群人都是废物吗?”

    “菲菲。”

    展昊泽声音都变了,陈菲菲咬牙:“好嘛,我知道这是爸爸信任你。可是我就是不高兴啊,我想你陪我。”

    “等我回来吧。”展昊泽的声音淡淡的:“还有别的事吗?”

    “有。”陈菲菲想到之前接到的消息:“听说合作公司那个市场经理长得很漂亮,你觉得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展昊泽完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你就为了问这个?那我挂了,呆会还要开会。”

    “昊哥哥。”陈菲菲咬牙,神情狰狞。展昊泽不在她面前,她也不怕被他看到。

    展昊泽挂了电话,又睡了回去。手机却又响了。

    看了号码一眼,他接了起来。

    “怎么样?那边顺便吗?”

    “一切顺利。”汤华的声音在电话那一头响起:“你交代的事情都解决了。”

    “恩。”展昊泽知道,一定会解决的。

    “说起来,你这么急着回林市到底是什么事?”

    汤华发现自己最近不太懂这个老板了:“你把要一个星期才能处理完的公事压缩到了三天,今天匆匆赶回林市,怎么?你不会是为了去陪陈家那个小公主吧?”

    展昊泽揉了揉眉心,没回答汤华的问题:“你把事情都处理完,趁热打铁,把h市的地盘也吃下来。”

    说到正事,汤华的态度要认真得多:“好,只是要过年了,他们这边动作也不少。”

    “就是动作多才好,最好是把水搅浑了,到时候方便我们行事。”

    “是。”汤华点头,又想到一件事情:“对了,老六一直吵着要去林市帮你,你看这事——”

    “别让他来。”展昊泽想到某件事情:“让他去青城吧。”

    “老大?”

    那脱口而出的称呼并没有改变展昊泽的决定:“不光是老六,老四跟老七,都让他们过去。就说是我说的。”

    “是。”

    “告诉老四,我准备收网。”

    “好。”汤华的声音有丝兴奋,展昊泽挂了电话却是再也没有睡意。

    打算起床才发现施梦绾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房间门口,正在看他。

    他的眉心微微一动,却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

    施梦绾咬了咬唇,将自己的视线从展昊泽那一片结实的胸膛前离开。

    她转身离开,脚步很快。若不是展昊泽耳力好,几乎听不到,施梦绾说了“吃饭”两个字。

    餐厅很安静。施梦绾的房子不大。餐厅跟客厅是连在一起的。

    她坐在餐桌一头,对面坐着的是展昊泽。

    她将眼前的三明治放了两个在他面前,还有一杯牛奶。

    她吃着自己面前那一个三明治,并不看展昊泽。眼前的气氛,跟十三年前是多么的相似?

    场景相似,人却不一样了。

    施梦绾突然没了胃口,随意的吃了几口,将三明治解决了。

    起身没回房间,也不看展昊泽直接去了客厅,把电视打开了。

    她很少看电视,此时电视里在重播前天的元旦跨年晚会。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卫视每年争着办跨年晚会。

    她没换台,只是盯着电视发呆,直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很姓感的女声,用那极有质感的声音唱歌。

    好多桥段,好多都浪漫,好多人心酸,,好聚好散,好多天都看不完;刚才吻了你一下你也喜欢对吗?

    不然怎么一直牵我的手不放,你说你好想带我回去你的家乡

    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慢慢聊自己,慢慢和你走在一起,慢慢我想配合你,慢慢把我给你。

    施梦绾忍不住就又开始走神,那些桥段其实真的不浪漫,可是她真的是慢慢的想跟展昊泽走在一起,想慢慢的把自己给她。

    她转过脸去看餐桌的方向,发现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了,他起身走到了沙发边上。

    她在看他,他也在看她。他也看到了电视。

    许是施梦绾的目光太过于直接,展昊泽走到了她旁边坐下。

    他将她的身体捞进了怀里,低下头,直接而精准的吻住了她的唇。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没拒绝。展昊泽将她的身体压倒在沙发上,施梦绾承受着他的重量,抬起手圈住了他的颈项。

    沙发的位置不小,但要容纳两个成人也有些勉强。

    为了不掉下去,她紧紧的抱着他,他也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

    客厅没开空调,施梦绾其实有些冷,但是冷也只有一下,很快就热起来了。

    衣服被撕碎,身体被他撞击的时候,施梦绾心头闪过一抹苦涩,她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不光是展昊泽喜欢做这件事,其实她也喜欢。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只在他跟她融为一体的时候,她才会有他是她的大哥哥的真实感。

    又或者只有这个时候,大哥哥才是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