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章: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她不动,展昊泽也不动。

    施梦绾咬牙,冷风吹得她头疼,最后她只能是绕到车子的另一边,上了车。

    她不说话,将身体背对着展昊泽,也不看她,只是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这是回她家的方向,施梦绾看清楚之后,实在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停车。”

    她一叫停车,展昊泽就真的停了下来,

    她转身看着展昊泽,想让他下车。哪里知道不等她开口,展昊泽竟然真的下了车。

    这一次,轮到施梦绾诧异了。

    展昊泽这么好说话了吗?她有些狐疑,忍不住就多看了展昊泽一眼。

    她的目光顺着车外的展昊泽移动。发现展昊泽是往旁边一个便利店去了。

    施梦绾看着那个方向一眼,才想坐在驾驶室的位置把车开走。却发现展昊泽竟然把钥匙给拔掉了。

    她只好坐在那不动,看着展昊泽,不明白他到底是想什么。

    展昊泽很快就出来了,手上好像拎了一个袋子。他上了车,直接将袋子扔在后面的车座上,重新发动了车子。

    施梦绾忍不住就往后面看,无奈车里太黑,看不清楚,她又去看展昊泽的脸。

    “展昊泽。”

    她咬着唇,似乎是在心里组织语言:“我承认,我之前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我”

    她转开脸,有些说不下去了。她怎么说?

    说她并不是把他当成另一个人,说他就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从十二岁到现在二十五岁,十三年的时间,她每天心心念念的,就是他。

    现在却要强迫自己告诉他,她不过是把他当成另一个人?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目光阴沉。却又回去认真开车。

    这里离她的公寓没多长距离了,很快就到了。

    车子停下,施梦绾下了车。展昊泽跟着下了车,将车座后面的袋子拎下车。

    施梦绾伸手去拿展昊泽手上的钥匙,他却已经先一步迈步往车里去。

    施梦绾直到这个时候才看清楚了,他手上袋子里装着的东西。虽然只露出一个角,已经足够让她看清楚了。

    看着里面那几盒冈本超薄,她脸上一红,快速的跟在展昊泽身边。

    “你”

    “展昊泽。”

    展昊泽脚步很快,几步就进了公寓楼里面,按下电梯。

    “展昊泽。我们谈一谈?”

    施梦绾咬唇,还有话想说,偏偏这时电梯下来了,有人从里面出来。

    看到展昊泽两人时,目光还多看了两人一眼。男俊女靓的组合,总是更吸引人眼球的。

    “”

    施梦绾后面的话没法说,她垂下头,站到了展昊泽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人走了。展昊泽进了电梯。施梦绾站在那,半天不动。

    电梯里外,展昊泽跟她四目相对。最后认输的人却是施梦绾,她站了进去。

    她有一股无力感。这样的无力感让她没有兴致开口,一直到进了家门。

    在进门的瞬间,她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如入无人之境的展昊泽。

    “展昊泽。我们好好谈一谈?好不好?”

    展昊泽随手将手上的袋子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走到她面前站定。

    施梦绾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漂亮的凤眸里带着几分果决。

    “抱歉,我刚才说了,我之前把你当成另一个人。可能行为不太妥当,让你有所误会。我向你道歉。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技女,我也不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施梦绾不想继续纠缠,宁愿先放低姿态。

    她不太明白展昊泽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思,不管是哪一种,她都觉得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不正常。

    每次见面就发生关系,睡过之后各分东西。

    她以为她这样说,他就会明白。抬头看展昊泽,发现他站着不动。

    “展昊泽?”

    “说完了?”

    她表达得不清楚?

    “我的意思是,展昊泽,这是我家,我的地方,我现在希望你离开这里。”

    展昊泽看着她脸上明显想赶他走人的模样,向前一步。

    施梦绾的后背靠在了门板上。她身高一米七,可是在一八八的展昊泽面前,就有些不够看了。

    她抬起头来看他:“展昊泽,时间不早了,请你”

    吻,落在她唇上。施梦绾在瞬间的闪神之后快速的反应过来。

    她拼命的挣扎,动作比以往都剧烈。

    被她干扰,展昊泽不得不停下了动作。但是他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

    “展昊泽。”施梦绾自觉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我说了,我不过是把你当成另一个人,我——”

    唇再次被人堵住,他研磨着她的唇瓣,带着让她吃痛的力道。

    “唔唔。”

    她睁着他,目光冷然。

    他也在看她,丝毫不让。

    几乎是一场胶着。

    她吃痛,张嘴咬他。

    他退开,又重新掠夺。

    最后,是施梦绾先败下阵来,她气喘吁吁,双脚发软,几乎要站不住。

    腰上是他的大手,他将她圈在怀里,不让她从自己的怀里滑落在地。

    “展——”

    吻得太久,她的声音都有些沙沙的感觉。她咽了咽唾沫。

    展昊泽的手抚过她嫣红的唇,他微凉的指尖轻轻的拂过,让施梦绾的身体不可控制的颤栗了一下。

    “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展昊泽靠近了她,手还放在她唇上。他眯着眼,紧紧的盯着她的脸看。

    “是。”施梦绾点头,她将目光移开,不去看展昊泽的脸:“我把你当成另一个人,现在我知道了,你并不是,所以,我们就这样吧。”

    “你想结束?”

    展昊泽的声音低沉,施梦绾咬着唇,再次点头。

    她不说话,展昊泽也不开口。

    房间内很安静,空调未开,施梦绾一直靠着门板觉得有些冷,她不自觉就扭动了一下身体。

    腰上一紧,展昊泽再一次将她圈进了怀里,他突然凑近了,两张脸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公分。

    “把我当成别人?”他又问了一遍。

    “是。”施梦绾咬牙,回过脸看他,目光坚定。

    她看到展昊泽微微勾起了唇角,他的额头抵上了她的:“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不一直当下去?”

    施梦绾语塞,她不知道自己能回答什么了。在展昊泽要抱起她的瞬间,她才意识不好。

    “不,不要。不行的。”

    “为什么?”

    展昊泽的动作停了一下,依然盯着她的脸。

    “反正,不行。”

    施梦绾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脑子此时转不了很快。

    他的气息,他的怀抱,他的吻都会让她无法思考。

    “你有未婚妻了。”

    对,就是这个理由。她像是有了主意一样,倏地抬头看着展昊泽。

    “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你不能这样。”

    展昊泽的反应是将她用力的抱了起来,带着她往房间里去了。

    “展昊泽。”

    “我没有未婚妻。”

    “陈”

    他没让她有机会问出来,他将她的唇吻住,经过茶几的时候,用尾指轻轻一勾,将那一袋冈本拎在了手上。

    施梦绾睡到半夜的时候觉得冷,她翻了个身,将身体下意识的,本能的向着热源靠近。

    她感觉自己被人圈住。温暖的胸膛,让她感觉不再寒冷。她几乎是喟叹的将脸贴在那片热源上。

    这个抱枕抱着真的很舒服,施梦绾将脸在抱枕上蹭了蹭,却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结实而温热,宽厚而健硕。这不是抱枕的触感。

    她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小麦色的肌肤。她甚至能看到上面两道细细的抓痕。那是她昨天留下来的。

    意识到这一点,她本能的往后面退。

    后腰上的那只手,却让她没办法退开。抬头去看,眼前是展昊泽放大的脸。

    她莫名的慌乱,开始去拉他的手。

    明明昨天是要跟展昊泽说清楚的,可是结果却是两个人又滚在了一道?

    这不是她希望的,施梦绾觉得头疼了起来。

    展昊泽的手被她拿开,却在下一秒落在她的肩膀上,她的身体被按了回去,身体被人压制住了。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叠在她身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脸。

    “放开我。”

    见他不放开自己,施梦绾抬头跟他对视。

    “展昊泽,你为什么不走?”

    “你是不是把我当成那种随便的女人?”

    看到展昊泽的眉心拧了起来,她再次伸手去推他:“展昊泽,我把你当成另一个男人,你也不介意吗?”

    “这个问题,我昨天回答过了。”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低下头,去啃咬她的肩膀。

    那个力道不大,但是却让她感觉到了微微的疼意。

    “你”气坏了的施梦绾,有些口不择言:“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说别人,陈菲菲是你的女朋友吧?你现在在这里对我做这样的事情,你就不怕她知道了不高兴吗?”

    展昊泽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的眼神有一闪而过的阴鸷、

    “不要提她。”

    他们之间的事情跟陈菲菲没有关系。

    “我也不想提。”施梦绾心情复杂:“可问题是,她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吗?”

    展昊泽的脸向着她靠近了几分:“你介意?”

    “介意。”施梦绾看着他的脸,不想说自己非常介意:“但这并不是说我对你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因为我不想当小三。”

    没有女人会喜欢当小三,她也一样。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半晌,最后说了一句:“她有心脏病。”

    这句算是解释了。说完,他低下头,再次吻向她的肩头。

    施梦绾却在这个时候听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原来如此。

    陈菲菲有心脏病,说不定是不能剧烈运动。

    展昊泽呢?这几次两个人做了这么多次,她能明白,他的谷欠望很强。她身体不算差,也每次都在他身下求饶。

    如果陈菲菲有心脏病,又怎么能承受?

    她的心像是被他用刀砍了一下,钝钝的疼。

    她说把他当成另一个人是骗他的。可是他却是真的把她当成了技女。

    她不过是因为展昊泽怜惜陈菲菲而找来的替身,替他解决谷欠望的女人。

    心头很疼。非常的疼,疼到连身体的感受都变得迟钝。

    男人却没注意到她的走神与痛。有如一把敛,将她劈开。再掏成碎片。

    她支离破碎,从身到心,从此再不复完整。

    时间又往前走了几天,到了元旦。施梦绾的工作室也放了三天假。

    她本来是想去找苏青桑玩的,可是苏青桑跟着向采萍去了日本玩。

    去之前有问施梦绾要不要一起去,施梦绾知道这是苏青桑要跟向采萍增进感情的旅行,又怎么会那么没眼色?

    她自己开车,回了一趟家。

    跟十三年前回一趟家要五六个小时比起来,已经修好高速的路程缩短了近一半。

    施梦绾开车回家,只要两个多小时。

    施母看到她很高兴,施梦绾跟以往一样,买了很多东西,也给了父母很多补品,还有林市才买得到的一些特产。

    平时也没少寄,但是自己带回来又不一样。

    这一次,施梦绾是真的想多住两天,跟家人一起跨年,庆祝元旦。

    虽然小地方不时兴过这样的新历年,但父母看到她非常高兴,杀鸡宰鱼,妹妹施梦如也很高兴。

    一个劲的围着她叫姐姐,让她多住两天。施梦绾答应了,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才住了一天,就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对方指名要她赶一个急件。

    那是一个老客户,从工作室成立之初就跟寻歌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

    施梦绾无奈的跟父母解释过后,在母亲失望的眼神中再次回了林市。

    这一次,她并没有惊动其它的员工,直接回了工作室,见了客户。把对方的要求都记下来。

    因为是急件,施梦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准备画图。

    开始之前,她刷了一遍朋友圈。看到了苏青桑发的图片,日本的温泉,浅草寺的那些祈福木牌。

    随手点了个赞,看到那些樱花图案时,施梦绾来了灵感。

    她画起图来,一向不管不顾。时间往前走了好几个小时,她也没有注意。

    手机震动了好几次,她也没注意。

    乌金西沉,室内开着灯。施梦绾没有注意到外面已经是霓虹闪耀。

    她花了几个小时,把初稿趣味出来。然后定好了面料,配饰需要用的材料。

    都弄好了,她看着那张手稿,非常的满意。

    给客人设计礼服也好,婚纱也好,很多时候都是按着客人的想法来。虽然那样也有成就感。

    但是像这样突然有自己灵感的,画出自己非常满意的图片更让她开心。

    把存稿存入电脑,又把资料加密,保存好。

    把东西都收拾好,施梦绾才发现自己坐太久了,手臂跟后腰都有些僵了。

    尤其是腿,这会麻得不行。她试图站起来,却是倒吸一口冷气。

    眼前这样的情况,只能等脚麻过去。

    施梦绾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一画就是几个小时。

    脚上麻得厉害,她在想要不要先叫一份快递。却听到了办公室外面的声音。

    施梦绾被吓了一跳。她看着办公室外面,有一瞬间的害怕。

    工作室不大,但是因为这一处办公楼,当初也是她一个客户租给她的,房租比外面相对来说要便宜一些。

    地方不算特别大,但是施梦绾因为注重每一个设计师之间的**的关系。

    特意租了一个挑高的两层空间。每一个设计师都是在楼上画图。她的办公室则在最里面。

    楼下是展厅,还有待客室一类的。这会听到动静,施梦绾就觉得紧张了。

    她好像突然想起来,刚才从楼下上楼画图的时候,她并没有关工作室的大门。

    这个点,来的人到底是小偷还是什么人?

    不管是哪个,都够让施梦绾害怕了。要知道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拿起手机第一反应就是要报警。可是报警之前,她应该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她听到脚步声上楼的声音,她越发的紧张。开关灯的地方在门口。

    她心急的要去把灯关了,把门关上。偏偏脚麻到现在也没过去。一阵又一阵的。

    施梦绾难受极了,又害怕急了。后背甚至沁出了一层汗。

    眼看那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她一咬牙就站了起来想往门口跑。赶在来人之前,把门关上。

    施梦绾拖着脚麻的腿已经绕过办公桌了,她的手刚碰到门,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

    她一慌,本能的去把门关上。门被人用巧力一推,她没防备,脚又麻,身体竟然往后倒去。

    本以为摔定了,却有人快一步扶住了她的身体。

    她愣了一下,看到展昊泽那张她熟悉的脸时,她整个人突然就爆发了。

    “你,你,你”连着你了好几个字,脚麻让她站不起来。

    恐惧后遗症让她的身体发软,她咬牙,抬起手对着展昊泽的肩膀就捶了过去。

    “混蛋,你这个混蛋。你吓死人了知不知道?你太混蛋了。你混蛋!”

    她不会太多骂人的词汇,一遍又一遍重复那混蛋两个字。

    放松下来,她的脚一软,又要滑下去。展昊泽快速的抱了起她。

    将她放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你怎么了?”

    施梦绾说不出话来,她只觉得吓坏了。刚才她是真的以为来了坏人。

    她低下头,眼睛都有些红。她再怎么强悍,也不这是一个女人。

    心跳得很快,很急。她花了好几分钟,才让心跳慢慢平复下来。

    她抬头看着展昊泽,咽了咽唾沫,这会终于冷静一些了。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要不是他刚才突然出现,她哪里会吓成这样?

    上一次他在她的床上醒过来,压着她又来了一回,在她进浴室打理自己的时候又像之前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

    她已经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失落了。

    她明白了一件事情,在展昊泽心里,她是陈菲菲的替身。她不过是替陈菲菲承受他的谷欠望。

    心酸吗?心酸。

    难受吗?难受。

    可是再多心酸再多难受也是她自找的。是她给了他机会。

    可如果再来一次,她估计还是会一样的选择。她太想念大哥哥了。

    哪怕有一丝的可能,她也会想尽办法靠近大哥哥。

    这会看着展昊泽,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语气,带着那一丝嗔怪。

    展昊泽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你没事吧?”

    她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我没事。”施梦绾这会已经不怕了,只是脸色没那么快恢复:“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打了你电话,你没有接。”

    他打她电话?什么时候的事?

    施梦绾的手机就放在了办公桌上,她伸手拿了起来,上面果然有好几通未接电话。

    不过全部是陌生号码。她忍不住就抬头看向展昊泽。

    “这是你的电话?”

    “是。”

    展昊泽点头,拿过她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存上。

    施梦绾看着她动作,他输入了自己的全名。展昊泽。

    极为生疏的一个称呼,昭示着他们现在的关系。

    她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心里却决定呆会把他的号码拉黑。

    “你找我有事?”

    “我去你家,你不在。”

    这句算是解释了,施梦绾看着他把手机放下,她坐着,他站着,这样一对比,他又比她高大很多。

    压迫感很强,她不喜欢。

    “你又去我家做什么?”

    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要那么像怨妇:“你如果想要女人,你可以去找技女。不,以你的条件,只要挥挥手,应该有不少女人来让你选择。不是吗?”

    她虽然不明白当年的乔泽怎么变成现在的展昊泽。

    也不明白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大哥哥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商界精英。

    可是就算没有这些外在的加持,就凭展昊泽这张脸,也能吸引到不少的女人吧?

    他为什么就偏偏逮着她不放?

    展昊泽眯起了眼睛,因为她的话而拧眉。

    施梦绾跟他对视,难得的勇敢:“我说错了吗?你找我,不就是想跟我上床?想要跟我发生关系?可是我凭什么要跟你上床?又凭什么要跟你发生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