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章:请你离我远一点
    施梦绾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她曾经幻想过的,如果有一天,她遇到了她的大哥哥她把他找回来了,她要怎么样?

    从十三岁跟大哥哥分开之后到现在,她经常想。有时候想得心都疼了。找不到大哥哥的时候只觉得失落,茫然。可是现在找到人了,却反而更难受。

    难受大哥哥忘记了她,难受他现在对她这样的态度。

    可她更恨的却是自己,为了之前那一点念想。把自己变到如今这样尴尬的境地。

    目光落在展昊泽脸上,才发现他本来闭着眼睛睁开了。看到她正盯着他看,他的手一伸,将她的腰往他怀里一带。

    两个人的身体再次贴在一起,施梦绾不太习惯这要的亲密。

    “别动。”展昊泽的手扣着她的腰,不让她出声:“看样子你并不想睡?既然这样——”

    他的手在她的后腰位置慢慢向下,施梦绾吓了一跳,快速的抓住了他的手:“你别乱来。”

    这话说得她自己都觉得没气势。要乱来他早就乱过了。哪里还在乎这一下?

    她低下头,入目所及就是展昊泽的胸膛。她略有些不自在的转开脸。

    “我困了。想睡了。”

    她试图转过身背对着他,可是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将她的身体又往他怀里带了带,他低下头,看着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抗拒。

    “就这样睡。”

    施梦绾越发的不自在,就这样,她怎么睡得着?

    “你若是不睡,我就继续。”他的手作势又放在了她的腰上。

    展昊泽再次出言威胁,施梦绾似乎是被吓到,赶紧闭上了眼睛。

    她的眼睛闭得紧紧的,长而浓密的睫毛此时微微颤动。

    展昊泽的眸光暗了下去,没放在施梦绾腰上的那只手微微颤动,抬起来,似乎是要碰到她的脸,却又放了下来。

    他闭上眼睛,并没有再看她。

    施梦绾却睡不着,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很少有这样茫然的时候。

    展昊泽的胸膛火热,腰手的手结实有力。她挣脱不开,又怕他真的的再来一次。

    她闭着眼睛,强忍着不去看展昊泽。她以为自己还会睡不着,却是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梦境毫无预警的来袭,施梦绾又看到了当年十二岁的自己。

    她跟乔泽在一起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她对于周围的环境多少熟悉了一些。

    她白天有时候也会出去,去到处看看,但不会走太远,又会回来。

    她在巷子口那里发现了一家极老旧的书店。她于是又有了事做。

    乔泽的住处是没有电视也没有其它的电子产品的。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有了手机。

    但是像乔泽跟她这样的条件是不可能买得起手机跟通讯产品的。

    施梦绾无事可做,所以每天会去书店借书看。书店的书不多,但是她喜欢去,至少可以打发时间。

    乔泽却是天天出门,他好像特别忙。尤其是他手上的伤好了之后,他更是每天早出晚归。

    有时候回来吃饭,吃过了饭却又跑出去了。

    她问他在做什么,他却让她不要管。时间久了,她也不问了。

    她像乔泽的妹妹一样,每天为他收拾家里,做饭,洗衣服。

    只是她在乔泽那里住了一个多月之后,林市的天气进入了深秋。

    林市地处南方,天气极端。到了这样的季节,温差很大。白天还好,她只穿个长袖也不觉得冷。

    可是到了晚上,一条毯子却是真的没办法给她温暖了。她觉得冷。

    第一天变冷的时候,她还能忍。第二天却下起了一场秋雨。

    她冷得不行,缩着身体在沙发上,看着乔泽的房间,神情满是纠结。

    她在乔泽这里住了这一个多月,自然知道,少年家里就一床被子,再没有其它的了。

    少年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钱,反正吃饭跟给她买衣服都是有的。但是买一床被子,她不确定大哥哥会不会同意。

    她冷得实在难受,在沙发上辗转反侧好久也没能睡着。

    “你干嘛?”

    她的动静太大,就连里面的乔泽也被她吵到了。他起身出来,看着睡在沙发上的施梦绾,脸上满是不快。

    施梦绾起身,用那床被子紧紧的包裹着自己,有些怯怯的看着少年。

    “我冷。”

    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她原来是想着照顾乔泽到他的手好了,就回家去的。她想着她跟奶奶吵架,家里又那样。万一她回去,父母没改变主意还是要送走妹妹,她宁愿不回去。

    可是呆了一个多月,乔泽虽然有时候看着凶巴巴的,对她却是不错。

    乔泽对她不错,她却有些不好意思。

    他救了她,让她免于被欺负。她留下来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可是现在她却变成要他养,现在她还想让他给自己买被子。

    十二岁的小姑娘,脸皮薄得很。要不是实在寒冷,她是不好意思再说的。

    乔泽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那个沙发。

    “你去床上睡。”

    “那你呢?”

    施梦绾咬着唇,看了眼那个沙发。他比自己高太多,这样的沙发,他怎么睡得下?

    乔泽没说话,示意她起身。他拉过毯子往沙发上一躺。

    当他真的睡下去的时候,施梦绾才发现乔泽是真的睡不下去。

    他已经一米七几了,睡在沙发上,脚都放不下。更不要说那一床小小的毯子更是盖不住他。

    “大哥哥”

    “去睡。”乔泽闭上眼睛,似乎打算就这样睡觉。

    施梦绾咬着唇,她没有进房间,看着乔泽,又看看那张床。

    最后她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大哥哥。要不,你也去床上睡吧?”

    天气越来越冷,她不可能让乔泽一直睡在外面的沙发上的。再这样,非感冒不可。

    乔泽闻言,睁开眼睛看她:“你要跟我一起睡?”

    “”施梦绾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却是点了点头:“大哥哥,我相信你。”

    乔泽盯着她的脸看,最后坐了起来。

    施梦绾进了房间,乔泽跟着她一起进去了。

    他直接往床上一躺。施梦绾站在那里,却有些尴尬了。

    乔泽睡下,直接将被子一拉,一盖,闭上眼睛睡觉。等了一会,没看到施梦绾上来睡觉,他又睁开了眼睛。

    他看向施梦绾,发现她颇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你不困?”

    困啊,怎么可能不困。可是再怎么困她也是女孩子。

    刚才不过是一时冲动,怕大哥哥睡得不舒服跟会感冒才说要让他也来床上睡。

    现在冷静下来,施梦绾就觉得尴尬了。

    “睡就快睡。”

    乔泽现在每天白天都在外面跑,他每天的运动量都很大。现在早困了,要睡了。

    眼睛闭上之前,他又看了施梦绾一眼。

    “放心,就你这么干瘪的身材,我没兴趣。”

    施梦绾还是一个小女孩,哪里听过这样的话?脸上烧得厉害,又脸红,又窘迫。

    可是乔泽说的是事实。

    她今年才十二岁,还没发育,不过是一个小姑娘。

    她上了床,在离乔泽一臂远的地方睡下,将被子堪堪盖住自己的身体。盖被子跟盖毯子完全不是一样的。

    她感觉终于不冷了。因为不冷了,她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了。

    身边睡着一个人,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她实在是很困。慢慢的,竟然睡着了。

    施梦绾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跟乔泽睡在一道。

    少年睡姿相当的随意,一只脚已经到了被子外面,另一只脚还在被子里面。

    他那还有些纤瘦的手臂就这么搭在她的肩膀上。

    施梦绾看着那一只手,再看看少年睡着的脸,确认少年是无意的。

    她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想避开少年的手。可床只有那么大,她又能往哪里避开?

    她只好将少年的手拿开,少年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她的手还拿着他的手,冷不防对上少年那漆黑幽深的目光,施梦绾吓了一跳,手倏地松开。

    乔泽的手又一次垂下来,打在她肩膀上。

    她吃疼,脸有瞬间的变色。

    “你干嘛?”少年起身,他的鸭公嗓这一早听起来有些嘶哑,也更难听了。

    “没什么。”施梦绾快速的起身:“我,我就是问问你早上吃什么。”

    “随便。”这种事情是不需要问的。施梦绾一向自己作主。

    施梦绾长这么大,从懂事起就没有跟父母在一起住过了。家里几个堂弟也因为她父母生了女孩的原因,她跟堂弟他们并不亲近。

    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孩子睡在一张床上,还是一个认识不久的男孩子。

    少年只觉得她怪怪的,哪会想到她的少女心思?

    施梦绾一直到跟少年住了有好些天了,才发现在少年的心里,根本没有男女之别。

    他每天该睡睡,该怎么样怎么样。他对施梦绾依然很照顾。可是她慢慢回过味来,可能那个时候的少年心里,只是把她当成了小弟或者是小妹一类的人。

    他很忙,她甚至不清楚他为什么会那么忙。

    她能确定的就是少年一定不是在念书。她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十五岁应该在上学,不是高一就是高二。

    可是少年不是在上学,她有几次问过了,乔泽说不是。她也就不问了。

    她跟少年的关系,一直是这样的下去。她把少年当成是大哥哥,少年把她当成是一个小妹妹。

    如果不是那天少年买错了那份汤圆,把酒酿丸子当成是汤圆买回家,他们的关系,或许会一直是大哥哥跟小妹妹吧?

    施梦绾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又是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费了点心思,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

    看了眼床的另一边,已经空空如也。展昊泽早已经离开。她坐了起身,被子滑落。

    那一身的痕迹,再没个遮掩。

    施梦绾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她咬着唇想到了昨天晚上展昊泽的轻狂,想到了她不加反抗的顺从。

    心头突然像是梗了一根刺一样的难受。

    她将自己的身体绻起来,拉高被子盖住,目光看着某个不知名的点,心情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了起来。

    今天是苏青桑生日,苏青桑的生日也是很有意思,在圣诞节的后一天。

    往年苏青桑跟施梦绾都是一起的,两姐妹会在苏青桑生日这天一起聚餐。一起过生日。

    苏青桑是私生女,以前苏家没人会记得她的生日,也不会有人特意给她过生日。

    每年她会让苏青桑来自己住的公寓,给她煮上一碗长寿面。

    今年却不一样了。苏青桑结婚了,施梦绾相信,霍靳尧一定会有所准备的。

    圣诞节这天,施梦绾是跟着工作室的员工一起过的。年底到了,事情虽然多,她也不是不近人情的老板。

    请员工们一起吃了顿饭,又极难得的陪着他们去k歌。闹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才想起来,今天约了两个客户。

    施梦绾早早就让人订好了蛋糕,偏偏那个客户特别难缠。

    等施梦绾把客户送走,去拿了蛋糕赶到苏青桑过生日的地方,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苏青桑认了妈,向采萍也来了。可这次她过生日,不但有向采萍,还有苏成辉。

    施梦绾看看苏青桑,又看看苏成辉。这里面最镇定的人就是霍靳尧,像是没事人一样。

    施梦绾看了几分钟就回过味来了,向采萍不待见苏成辉,苏成辉只怕是对向采萍有愧疚。

    她看着苏成辉,总觉得怪怪的。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是相当准的。

    在施梦绾心中,苏成辉就是渣男的代表。有老婆了,却又有个旧情人,有旧情人不说,还有个私生女?

    以前那么多年对这个私生女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等着旧情人回来了,他又开始对这个私生女上心了?

    她怎么看怎么怪异。心下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向采萍不高兴,她发挥自己一惯的特长,在她面前笑闹说笑。终于引得向采萍脸上有了点子笑意。

    聚会结束,施梦绾本来有些担心苏青桑的。可是看霍靳尧一脸护着她的样子,她那颗心又放了下来。

    心里涌起淡淡的羡慕。

    不管苏青桑以前那二十几年过得如何的难受,至少她现在是幸福的。毕竟霍靳尧对她是真的好。

    施梦绾跟苏青桑告别之后,却没急着回家。

    离上次展昊泽出现又离开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

    这些日子,她忍不住就会去想到展昊泽。偶尔她也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就是放不下?

    她不断的说服自己,把展昊泽那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男人忘记,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将车子在河堤前停下,她下了车,沿着河堤往前走。

    林市进入冬天,天气很冷。河堤上并没有多少人。施梦绾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走到一处长椅上坐了下来。

    林市这几年发展得不错,河堤对岸高楼林立,大楼外面的led墙面正滚动播放着各种广告。

    新年要到了,广告都很喜庆,一片红色。施梦绾却感觉不到一点即将要到新年的气氛。

    拿出手机把河岸对面的景色拍下来,想发一条朋友圈,最后却又删除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高兴的事可以分享,可是孤独却不知道可以分享给谁。

    将手机装起来,被冷风吹得有些冷的她打算回家了。长椅边上却在此时又坐下一个人来。

    施梦绾愣了一下,转过脸,河堤的灯光照在来人脸上。她看着展昊泽,有一瞬间的怔忡。

    她在看他,他也在看她。

    她忍不住就又看了眼她身后。没有其它人,就他一个。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又来了多久?

    “展——”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展昊泽伸出手,将她抱紧了。

    施梦绾的身体僵在那不动,她不知道能说什么。今天的展昊泽,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他的手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夜风吹来,施梦绾应该觉得冷的。这会却被他抱着,感觉不到冷意。

    有一瞬间,时间好像是静止的。她不动,他也不动。

    直到她好像听到有人靠近,往这边走的脚步声。

    她试图从展昊泽怀里退开,他却将她抱得很紧。她无奈,在有人靠近的时候,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莫名的,她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跟展昊泽在一起。

    脚步声靠近了,来人可能也只是夜里从这里经过一下,很快又远去了。

    她能听到那脚步声靠近的时候,好像还停了一下。

    她并不知道,经过的是两个女生,看到展昊泽的长相时,哪怕看得并不真切,也还是被展昊泽惊艳了一把。

    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甚至想偷偷拿出手机来给展昊泽拍照,结果却败在展昊泽阴沉的目光之下。

    脚步离开,展昊泽的手松开了些许。施梦绾从他怀里抬头,就对上了他幽深的眸子。

    那双眼睛里,含了很多情绪,施梦绾一时看不太清楚,她想看清楚,却发现展昊泽的目光让她沉溺其中。

    四目相对,她的眼中满是他的影子。展昊泽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突然靠近了她,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上,用力的吻住她的唇。

    他的唇是凉的,她也是。这个天气,身体的温度不会太高。

    可是微凉的四唇相接之后,她却开始觉得热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睛,眼前展昊泽的脸让她有些迷醉。

    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捧住他的脸,好像要将他的脸看得更清楚一些。

    眼睛上多了一双手,展昊泽盖住她的眼睛,他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怀抱慢慢的温暖了她。之前还觉得孤单的施梦绾有一瞬间打算什么都不想,就这样被他抱着,被他吻着。

    她看不到他的脸,黑暗中的感觉格外清楚。

    他的吻又那样霸道,她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那一处。

    她甚至不自觉的给了他回应。而那样的回应让他的吻越发的深入了起来。

    施梦绾愣了一下,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复去拉开展昊泽的手。他却在此时松开了她,改为紧紧的抱着她。

    她的脸就在他的肩膀处,看不到他的表情。她的手垂在身侧,有一瞬间,她想去回抱他,却又强迫自己放了下来。

    他突然起身,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带着她往河堤外面走。

    施梦绾只能跟着他的脚步,然后到了她停车的地方。

    这会她才知道,展昊泽可能刚才就跟着她。

    没有上车,施梦绾咬着唇,就这么站在车前看着他:“展昊泽,你到底想干嘛?”

    她没有再叫他展先生,这个时候那个称呼,才是真的太矫情了。

    展昊泽站在车前不说话,施梦绾深吸口气,跟盵说不要生气,不要愤怒。

    “展昊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不想这样了:“不是一次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甚至想上就上。”

    她的话说得有些粗俗,却是她此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我不是技女。展昊泽。”

    她是个女人,普普通通的,平平凡凡的一个女人。

    她渴望爱情,前提是那个给她爱情的人是她的大哥哥。

    她是一个认死理的人。既然认定了大哥哥,就不会再改变。

    “我,如果你不是我的大哥哥。请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

    她玩不来他的游戏,她也没有办法像他那样,在跟她发生完关系之后就消失不见。甚至不留下只言片语。

    却还能在再次出现的时候,装得若无其事的占她的便宜。

    “展昊泽。请你,离我远一点。”她的语气很认真,也很真诚。

    她早就发现了,在展昊泽面前,她总是弱势。

    她不喜欢这样的弱势,她想改变这一点。

    “再见。”

    扔下这两个字,她从外套里拿出了车钥匙。

    她想上车的时候,展昊泽一把拿过了她的车钥匙,上了驾驶室的位置。

    “展昊泽,你”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车。”

    展昊泽的声音淡淡的,施梦绾咬牙,她站在车门口不动。

    “你下车。”

    “上车。”

    车里车外,气氛一时僵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