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他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饭菜香。施梦绾身上穿着乔泽买回来的衣服在厨房里将饭菜盛好,再端出去。

    乔泽大爷似的坐在那张小桌子上。

    恩。这个桌子是后来乔泽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之前施梦绾跟乔泽是在茶几上吃饭的。

    今天早上她煮了粥,端上茶几时觉得坐在沙发上吃饭很不方便,要弯着腰。

    “我们应该去搞张桌子。”她说:“至少坐着吃饭舒服点吧?”

    她这样说,到了中午的时候,乔泽就把这张桌子搬来了。

    四方桌,以前农村那种很常见的。一起搬来的,还有两张椅子。

    施梦绾都不知道乔泽是怎么变出来的。她看着乔泽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饭。

    少年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得惊人。她基本是按着以前在家时,她跟父母一起,三口人的饭量做的饭。

    可是除了她的那一份,剩下的都进了少年的肚子。

    少年吃那么多,也不见胖。瘦得厉害。他倒是有劲,刚才那个桌子搬进来,他一个人就搬进来了,她说要帮忙,他还不让。

    养了两天,他脸上的伤好了很多。只剩下嘴角还有些许淤青。已经可以看到少年的本来面目了。

    他有一张极好看的脸,眸子狭长,施梦绾以前上学的学校,还有她住着的镇子上,包括她来了林市之后碰到的人没一个有展昊泽好看的。

    他一点也不输给电视里的那些明星。

    就是这个形象,有些不好。他手受伤了,也不端碗,只是虚虚的扶着。就这样吃饭。姿势难免就有些难看。

    这要是在她家里,让她奶奶看到,准要骂一通。说他们没规矩,碗都不端。

    少年察觉施梦绾在盯着自己看,他吃饭的动作停了一下,盯着施梦绾。

    “你看什么?”

    少年一开口,顿时就破坏了那张好看的脸。变声期的声音真的不怎么好听。

    施梦绾偷看少年被抓了个正着,脸上略有些不自在。怎么说她今年也才十二岁,就这样盯着一个男孩子看,实在是太不矜持了。

    “我就是想问,你那个桌子哪来的?”

    少年没说话,他三两口解决了碗里的饭,去盛下一碗饭的时候,看了施梦绾一眼。

    “怎么?怕我的桌子是偷来的?到时候人家找上门连累你啊?”

    她才没有,不等施梦绾解释,少年哼了一声:“放心吧。不是偷的。也不会有人来抓你的。”

    “大哥哥。”施梦绾咬唇,对于少年这样满是戾气跟不耐的态度有点受伤:“我就是好奇问问。”

    “捡的。”少年回答得随意:“我要是去偷也不会偷这么烂的桌子。”

    确实是有点烂,看那个桌角,漆都掉了。

    施梦绾也不问了,安静的吃饭,不过看少年放下碗,她又有了新的问题。

    “你买菜的钱哪来的?”

    昨天买的那些,加今天这些,如果只是她给少年的那几十块钱,根本不够。

    要知道少年今天竟然还买了排骨和肉。不光是这些,少年又给家里补了一些米面。

    她是真的好奇。

    少年将身体放松在椅子上,吃饱喝足让他身上那股不驯跟阴鸷都退了几分。

    “放心吧。不偷不抢,光明正大来的。”

    施梦绾看着他,眼神带着几分疑惑:“不能问?”

    “不能。”少年倨傲得很,施梦绾不问了。低下头继续吃饭,嘴里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那句话让少年听到了,少年敲了敲桌子:“什么意思?说清楚。”

    施梦绾不说了,少年却突然将脸靠近了。桌子旧,也不算大。少年冷不防这样靠近,施梦绾端着的碗差点松掉了。

    “告诉你,钱的事,有我去操心。轮不到你。”

    说完,他像是怕施梦绾不听自己的一般,伸出食指指着她的脸:“记住了。”

    “知道了。”

    “你要是敢去捡废品我先废了你。”

    施梦绾没说话,她看着少年,第一次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哥哥,你父母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生活?”

    更何况这里除了最简单的家具之外,屋子里照片也没有一张。甚至找不到一点有过大人生活的痕迹。

    “我父母死了。”少年睨了她一眼,嗤笑一声:“倒是你,你父母呢?你干嘛一个人跑这里来?我听你说话,跟林市本地的有点差距,你应该不是本市人吧?那你父母呢?他们怎么不管你?”

    “我”施梦绾咬着唇,想到了重男轻女的奶奶,还有刚生下小妹妹却被奶奶嫌弃的妈妈:“不是他们不管我,是我离家出走了。”

    “胆子不小啊。”少年盯着施梦绾,啧了一声:“就你这个长相,你也敢离家出走?”

    没出事,真的是她命大,遇到那天那两个混混的情形完全是自找的。

    “我这长相怎么了?”

    施梦绾的妈妈是个美人,施梦绾自己真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

    少年突然将脸靠近了,双眸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施梦绾被他盯得一阵不自在。

    “你干嘛?”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少年凑得近,她都能看清楚他皮肤上细细的绒毛。到底是个小姑娘,这一下就不好意思了起来。

    施梦绾将身体后退了点:“你”

    “算了,不逗你了。”

    她又不像是自己,在这市井之中混大的。对这些道道清楚得很。

    不过是个孩子。少年觉得没趣,站了起来就往外面走。

    “你去哪?”

    “走走。”许是觉得自己语气有些不好,少年的鸭公嗓又加了一句:“我去赚钱,你不是总担心我没钱吗?我这就去赚。”

    谁担心他没钱了?施梦绾才不担心呢。

    “你手上还有伤啊,你想干嘛?”施梦绾想到他之前搬回来的桌子:“医生说让你别搬重物,你忘记了?”

    “放心吧。这一点伤,死不了。”

    少年扔下这句,就走了。

    少年走了,却是半天没回来。她及至入夜,施梦绾已经不等他了。

    只是她一个人在家,心里总没个安全感。

    这个平房也就那一道门。连多一扇外面的防盗门都没有。

    也不像是她以前在镇上,左右邻居都是亲近的人。碍不着什么事情。

    她来这几天,也没见隔壁有人住。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块地方,离着林市的一个开发区很近。

    这一片老城区,原来本地的人已经在大多不愿意在这里住,都是租给那些外来务工的。

    住着的人,白天都上班的上班,务工的务工,各自有自己的事情。回了家也累了一天了,谁高兴管别人家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上次施梦绾被两个人追赶,却没人来帮她的原因。

    施梦绾将身体缩在那小小的沙发上,盯着门板,不怎么敢睡觉。

    心里不知道乔泽去哪里了,这么晚还不回来。她起来又看了眼时间。

    老旧的闹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半。今天好像天气也不好,她听到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

    那个声音一阵一阵的,让她越发的焦虑了起来。

    她毕竟只有十二岁,孤身一人离家出走到林市,那个少年,哪怕她明明还不熟,哪怕少年看着一身戾气。

    可是他在这里,至少不会这么空。

    她又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了。

    她更睡不着了,索性起来,就那样用毯子包着自己,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

    门就是在这个时候打开的。她被开门声吓了一跳,几乎要跳起来了。

    少年就是在这个时间推门而入。少年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头发也是湿的。

    鞋底沾了些泥水,看起来有些狼狈。看到施梦绾还没睡,少年愣了一下。

    “你还没睡?”

    “我——”施梦绾没好意思说自己胆小,害怕睡不着:“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啰嗦。”少年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往自己房间去。

    施梦绾起身,跟在他身后:“你,你怎么都淋湿了?”

    “恩。”少年随意应了一声,本来要将身上有湿衣服脱掉的。突然转过脸看了施梦绾一眼。

    “厨房应该还有材料吧?”

    “有。你饿了?”

    “恩,给我煮碗面。”少年看着施梦绾:“多煮一点,我去洗澡。”

    理所当然的指使语气,却没有引起施梦绾丝毫的不满跟反抗。

    他回来了,这里多了一个人,她也不用那么害怕了。

    她转身就去了厨房,煮面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只是拿出面条的瞬间,她就想到少年那过于瘦小的身体。

    想了想,又拿出一个鸡蛋,还有之前少年买回来还剩下的蕃茄。

    蕃茄鸡蛋面,她花了二十分钟煮好。端出去在外面的小桌子上放好,少年也刚好洗过澡了。

    一出来就闻到面香,他看了施梦绾一眼。

    没说话,坐下来端起面就要吃。拿起筷子才意识到什么的他看了施梦绾一眼。

    “你不吃?”

    “不用。你吃吧。”

    施梦绾摇了摇头,她已经刷过牙了。她有点洁癖,刷了牙的她是再不肯吃东西的。

    少年闻言,也不管她了。

    施梦绾这会可以去睡了:“我去睡了,你吃好了把碗放里面的水池里吧,等我明天再洗。”

    “啰嗦。”少年吃着面,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施梦绾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哪里啰嗦了?

    不高兴理会少年,她径直去沙发上睡觉了。闭上眼睛的瞬间,想的是,她做饭的手艺好像没那么好吧?

    怎么少年每次都吃得那么欢?

    也不知道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她对少年有很多的好奇。可是这个时候却知道她什么也问不出来。

    碗放在桌面的声音让施梦绾回过神来,才发现展昊泽已经吃完面了,正盯着自己看。她收回视线,没有再说多的话,重新进了厨房。

    材料都是现成的,她动作也快,做起来也不复杂。又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却发现自己不怎么有胃口吃了。

    那一年多的时间,她给大哥哥做过多少次饭?煮过多少次面?

    可是她发现大哥哥最喜欢的,还是蕃茄鸡蛋面。哪怕她的做法不像是大厨,甚至有些怪异的做法,乔泽也很喜欢。

    比如没有人会在煮面的时候把青菜切碎了来放进面里,再比如,她总喜欢把蕃茄也切成小块。

    而不是像外面饭店里那样,蕃茄都是切成片的。

    以前苏青桑还笑过她,说没人像她这样煮蕃茄鸡蛋面的。

    她反击,说这是我独创的,行不行?

    也亏得苏青桑不擅厨艺,却也不挑剔。两个好姐妹聚会的时候,也是每次自己做什么,她就吃什么。

    就跟大哥哥一样,不管她做什么,怎么做,他都一样的吃。

    而她刚才看着展昊泽。就想到了大哥哥。两个人,虽然一个看起来狼吞虎咽有些粗鲁,一个看起来慢条斯理,很是文雅。

    可是她却是真的看出了两个人的相似之处。比如大哥哥也好,展昊泽也好,吃面的时候都喜欢先端起来,夹起一筷子面之后却不吃,而是喝一口面里的汤。

    还有展昊泽拿筷子的动作,跟大哥哥也是一样的,正常人拿筷子,会放平。

    可是展昊泽的手指特别长,他拿筷子的时候,角度比一般的人要往下面压几分,看起来像是拿歪了一样。

    再次确认了展昊泽就是大哥哥,再次找到了两个人的相似点,对于施梦绾来说却没有一点值得高兴的事。

    大哥哥早已经忘记了她。

    她看着那碗面,毫无胃口,却强迫自己端了出去。

    没看到展昊泽,她愣了一下。刚才只顾着走神,竟然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

    想来,展昊泽已经走了。心下说不清楚是失落还是其它。

    只觉得整颗心空空的,那种感觉又回到了十三岁,她把大哥哥弄丢了的时候。

    随意吃了几口面,施梦绾没心情继续了。

    将碗收掉,把厨房又收拾了一遍。明明累极了,却一点也不想睡。索性把厨房跟客厅的地都拖了一遍。

    累完了,忙完了,施梦绾这才回了房间。

    一进门她却是吓了一跳。她以为已经离开的那个人,竟然就坐在她房间的床上。

    “”

    施梦绾站在门口,看看展昊泽,又看了眼大门的方向。

    “你,你没走?”

    她看着展昊泽,他已经将西装外套还有马甲都脱下来了。里面只穿着一件衬衫。

    此时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袖子也被随意的卷到了手肘的位置。

    他前额的碎发垂下来,那双豹子一样的眼睛,犀利依旧。尤其是对方此时还坐在床上,那修长的双腿随意的叠在一起,帅气之外又多了两分慵懒。

    “”想赶对方走的话,生生的梗在喉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以前不知道,现在才反应过来,不光是女色误人。男色也是一样的。

    费了几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施梦绾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脸,她好半天都找不回自己的声音。将指甲掐进掌心,提醒自己眼前的人不是她的大哥哥了,已经不能再跟他纠缠在一起了。

    “展先生,时间不早了。请你离开。”

    她的逐客令让展昊泽站了起来,房间就那么大,他轻易的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施梦绾以为他要走,又将身体两次退了一步。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展昊泽却突然将一只手撑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

    施梦绾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一动不敢动。

    “你叫我什么?”展昊泽将脸慢慢的靠近了,他呼出的气息,指过她的脸。

    施梦绾一阵不自在,也不知道他发的是哪门子的疯。既然他不承认是她的大哥哥,又有未婚妻,那就让她跟对方保持距离好了。

    “展先生。时间不早了,请你——唔唔——”

    唇被人吻住,男人带着薄荷气息的味道扑面而来。她身后是冰凉的墙壁,前面是他火热的胸膛。

    一天时间,她经历了同样的情景两次。

    她不明白展昊泽在想什么,她所有的意识都让这个充满霸道的吻给搅晕了。

    她想到了展昊泽吃面的样子,想到了大哥哥吃面的样子。

    她想到了展昊泽刚才叠着双腿坐在她床上时的模样,又想到以前在小平房里,大哥哥坐在沙发上的模样。

    青涩跟成熟的两张脸在她面前交叠。她没能从展昊泽这个吻里面逃离出去。

    她甚至忘记了她之前在酒店是怎么样反抗展昊泽的。又或者那个时候她要担心有人经过,而现在不必担心。

    吻慢慢变了味道,展昊泽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

    可能是室内的温度不低的关系,她竟然觉得他的手有些烫人。

    她的意识越发的迷离了起来。仅剩的理智之弦告诉她,这样是错的,是错的。不可以这样。

    可是当展昊泽的手探入她的衣服里面时,那样的理智完全崩溃。

    她在他面前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身体是什么时候到了床上的,她不知道。

    衣服时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她也不知道。

    她只记得感受,展昊泽的吻,展昊泽的碰触,展昊泽给她的感觉。

    虽然不粗鲁,也不若上次那样急切。可也说不上多么的温柔,虽然极力克制,却依然带着野蛮的,几近于掠夺的进攻。

    她跟他融为一体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仅剩的一个念头就是大哥哥。

    “大哥哥”

    她轻轻的呢喃着那三个字,却让展昊泽的眼神变得越发的深邃跟阴沉了。

    他吻住她的唇,又觉得不够。加大了力道,把她撞得支离破碎,那声音自然是再也发不出来。

    一切都会有结束的时候。

    施梦绾在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她那仅存的理智,也终于开始回归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展昊泽做了什么。

    她转过脸去看他,那人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呼吸有些重。

    沉默,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施梦绾转开脸,身体是疲惫的,可是更疲惫的是心。

    他们这样,算什么呢?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翻过身去,身体慢慢绻了起来。她很累,她现在需要睡觉。

    身体被人抱了进怀里,她试图挣扎,却没有力气。

    更何况这个时候的挣扎其实非常的可笑。

    他们刚才把可以做的,不可以做的事情都做了一遍。现在再来挣扎,不嫌太迟了吗?

    施梦绾觉得自己矫情,可是现在她还真的就矫情上了。

    “别碰我,不要再来了。”她没力气了,他难道不知道他自己刚才的分寸吗?

    展昊泽却没有对她做什么。他只是将她抱进了他的怀里,手臂收得有些紧。

    “展昊泽。你放开我。”施梦绾的后背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极为亲密。

    她不喜欢这样的亲密,又或者不习惯。

    “我要去洗澡。”见他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打算,她不得不去拉他的手臂。

    “我说放开我,我要去洗澡。”

    展昊泽没放开她,而是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

    她脸上的抗拒实在是太明显,明显到展昊泽都不明白她在抗拒什么。

    他又去亲吻她的唇。施梦绾是真的觉得累。

    也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她没办法问。因为展昊泽又开始了。

    在她想要恢复理智,想要跟他划清界线的时候,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掠夺。

    这一次,她甚至逃都没地方逃。

    施梦绾失眠了。她睡不着。

    连着三次的欢好,跟展昊泽的纠缠,她跟上次一样,本来是应该无比疲惫的她,此时却是精神十足。

    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太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

    目光又落在一旁的展昊泽的脸上。他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他可以一边跟自己发生关系,一边又跟她的女朋友卿卿我我?

    她没见过他们相处,却觉得自己不需要看。就凭刚才陈菲菲一直勾着展昊泽的手。她就知道了。

    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两个人肯定还要亲昵。

    可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来招惹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