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他是别人的
    陈菲菲看着展昊泽,眼神满是热切。有明显的爱恋。她的手勾着展昊泽的手臂,模样极为亲昵。

    “昊哥哥。没想到上次碰到的那个霍总竟然是天域集团的总裁,他看起来可真年轻。”

    “恩。”展昊泽就了一声,并没有太多意外。他跟霍靳尧之前就有打过交道了。

    “还有啊,他对他太太可真好。”

    陈菲菲看着苏青桑的方向,目光不可控制的涌上几分羡慕之意。

    像苏青桑这样的女人,谁不羡慕呢?有一个像是霍靳尧这样的男人,有钱有颜不说,对她又好。

    展昊泽没接这话,陈菲菲忍不住就站到了他身前:“昊哥哥,以后我们结了婚,你也会像霍总对他太太那样对我的。是吧?”

    展昊泽的薄唇微抿,并没有接陈菲菲的话。陈菲菲眼中涌过失落,却强迫自己露出一丝浅笑。

    “昊哥哥,你应该会一直照顾我的,是吧?”

    展昊泽很轻的应了一声,声音略有些敷衍。陈菲菲也不恼,展昊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若是她要生气,早气死了。

    反正她相信,她跟展昊泽有十几年相处的情谊。这是谁也比不上的。

    “昊哥哥,我看到罗小姐跟宋小姐,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

    陈家跟罗宋两家都有生意往来,而她也很想把展昊泽带到他们面前去。

    “你去吧。去下洗手间。”

    “那你快去快回。你知道的,你一不在,我就像是丢了魂一样。”

    展昊泽没有回应陈菲菲的话,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拿开,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陈菲菲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在展昊泽看不到的地方,眼神有一闪而过的阴沉。

    她费了一个月的时间,跟那个凌雪斗。凌家的条件跟她家相比差不多,说起来也算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女人。

    不过可惜啊,那个凌雪是个爱玩的。仗着家世好,并不把男人放在眼里,这样的女人,想找她的把柄不要太容易。

    陈菲菲费了很大的劲,找到了凌雪的把柄。她可以确定,凌雪现在焦头烂额,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再来缠着展昊泽了。

    展昊泽按说没有了那个女人纠缠,应该是有空陪她的,可是他最近对她也变得很冷淡。

    她问他,他就说忙公事。事实上公司最近确实是有事情在忙,这样一来,她连发脾气都做不到。

    今天晚上这个宴会,他甚至不愿意带自己来。要不是她刚好看到了送在他办公室的请柬,她根本不会知道。

    陈菲菲心里有些恼,只是她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不会在展昊泽面前展现出来。

    勾起唇角,她笑昨相当完美的走向了那一圈名媛的方向。

    她是陈家的千金大小姐,她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己最为得体的一面。

    施梦绾早在看到展昊泽的时候,就将酒杯放下了。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好像没有注意到那边。可是她放下酒杯的动作有些重。

    大半个月的时间,展昊泽再没有出现过。

    她把那两个晚上当成是她的一场梦,这段时间,不断的说服自己。

    她已经开始放下,却又让她看到这样的一幕。

    她早就听苏青桑说过,展昊泽有未婚妻。她也记得曾经遇到过展昊泽跟陈菲菲在一起。

    那时两个人并没有实质关系,她也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对方就是乔泽。

    可是现在她却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从餐桌前离开,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

    出了宴会厅,施梦绾的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她拿着手机走到走廊尽头的转角去接电话。

    旁边就是楼梯间,离电梯的方向很远,也不用担心有人过来。

    施母问她元旦会不会回家。施梦绾没有给准确的答复。最近年底,事情多,她真不保证自己就有空回去。

    “你妹妹很想你,问了你好几次了。还说想去林市看你。”

    施梦如,是施梦绾的妹妹,当年那个小女婴现在已经十三岁,上初中了。

    小姑娘从小就跟这个姐姐亲,她一回家就要跟姐姐腻在一起。

    “行吧。我看有空就回去。”

    “你有空还是回来吧,你奶奶最近身体不太好,总念叨你。”

    奶奶会念叨她?她不是一向把自己当成赔钱货?哪怕现在她在外面赚了钱,甚至都买了房子了。

    在奶奶的眼中,她就是不如叔叔家的堂弟。有些讽刺是不是?她早已经习惯了,奶奶的重男轻女是刻在骨子里的,轻易无法改变。

    沉默,施梦绾就算是回去也不是去看奶奶的。所以也不必再说。

    “绾绾?”施母的声音有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

    “还有事吗?妈?”

    “你,你是不是还在怪你奶奶啊?”

    “没有的事。”施梦绾将身体倚着身后的墙壁。墙壁有些凉,她却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清醒。

    “妈你别想太多了。我不回来是没空,有空我自然就回去了。”

    “绾绾。”施母的声音有丝叹息,这么多年,她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女儿。

    “没事我挂了。在外面呢。”

    “好。你爸,也想你。你有空就多回来住几天。”

    “知道了。”施梦绾咬着唇,想了想,加了一句:“真不是我不回来,年底了,工作室事情多,要不等过年,我回来多住几天。”

    施梦绾也就是那样一说,真到了过年,她又有过年的事情了。

    从她毕业自己出来开工作室之后,她就没有在家住超过七天以上的。

    “好好。我到时候做你喜欢吃的菜。”

    施母很高兴,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才挂了电话。施梦绾耐心的听着,也不打断她的话。

    等挂了电话,她才看到了眼前的地下有一道黑影。

    施梦绾倏地吓了一跳,她将身体往后退了一大步。抬头,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他站在那里,后面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背光的角度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有些看不清楚。

    他身形高大,今天许是来参加酒会的关系,他穿着一身三件套西装礼服。暗纹的布料贴服着他的身材,衬得他越发的高大跟挺拔。

    施梦绾看着他的眼睛,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那是她不可控制的,女人对男人的心动。

    还有一半是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大哥哥,他的存在,他的出现,第一次都能让她的心绪失宁。

    垂眸,握着手的掌心微微收紧。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话想问,可最后却是一咬牙,直接越过展昊泽打算走人。

    跟展昊泽错身而过的时候,她的手臂被展昊泽紧紧的圈住。她的身体定在那里。

    她看着他,眸光微凉,有压抑的情感。

    他也在看她,目光幽深,里面意味不明。

    施梦绾今天穿着一袭黑色女神长裙。大v领的设计,让胸前那一片雪肤暴露在空气中。

    后面是轻薄的黑色纱布料,他从这个角度看去,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腰线。

    施梦绾感觉到展昊泽握着她的手臂有些紧,她看看那只手,再看看展昊泽。

    “展先生,有事吗?”

    展先生?展昊泽眯了眯眼睛,突然将她的身体往他的方向一扯,然后抱着她,将她往楼梯间的方向一推。

    在监控看不到的角落,展昊泽把施梦绾压制在了墙壁上。

    “展——”

    四唇相接,所有的语言都被封印在吻中。施梦绾有瞬间的惊愕,她看着展昊泽,一时竟然忘记了反抗。

    他的脸在她眼前放大,眼前的男人无疑是好看的。他不光是好看,他身上有一种让女人着魔的气质。

    冷傲,深沉。带着几分桀骜不驯。

    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是危险的。他就像是罂粟一样。

    他的唇微凉,这个季节,外面无疑是有些寒冷的。施梦绾在外面呆了这么久,早已经四肢发凉。

    跟他的唇相比,他的胸膛却是温暖得多。她被他抱着,被他的吻刺激,温暖了四肢,却也在同一时间,回归了理智与思考。

    他在做什么?

    他在吻她。

    在他带着未婚妻来这个宴会厅的同时,他竟然在这里吻她?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呢?施梦绾恼恨。

    她动手去推他,推不动,她抬脚去踢他,却被他将她的脚给夹住。

    施梦绾试不断的挣扎,可是怎么也挣扎不开,她心头火起,推不动展昊泽的她,张开嘴冲着他的唇用力的咬下。

    却不想早有防备的展昊泽,在此时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施梦绾不察,咬到了自己的唇。

    吃痛让施梦绾“嗤”的低呼一声。她刚才那一记咬得很用力,唇甚至有些微的破皮。

    疼痛让她越发的生气,她看着展昊泽,他还将她困在墙壁跟他之间。

    她抬眸跟他对视,目光尽是冷意。

    “放开我。”

    地点不对,她不可能大吼大叫,她刻意放低的音量有压抑不住的怒气。

    “展昊泽,你什么意思?”

    “你的未婚妻还在里面呢,展昊泽,放开我。”

    展昊泽没回答她的问题,他看着施梦绾脸上的怒色,微微眯起了眼睛:“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这算是解释了,毕竟他对陈菲菲,从来就不曾有过男女之情。

    谁信?想着仅有的两次遇到展昊泽他跟陈菲菲在一起的的表现,陈菲菲只差没挂在他身上了。

    就算不是未婚妻,也是女朋友之流。

    施梦绾沉默不语,她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墙壁。目光的焦距并不在展昊泽身上,而是看着他身后某个不知名的点。

    “我知道了,展先生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的反应在他以为的之外,展昊泽盯着她的脸,唇微微抿了抿。

    他看着施梦绾,并没有退开的打算。

    “展先生?”他不让开,她没办法回宴会厅。今天苏青桑虽然不是主角,但也跟主角无异了。

    她不一定有时间找自己,但她也不想让苏青桑怀疑。

    “你那天吃药了吗?”

    这极为突兀的问话让施梦绾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像是突然明白了展昊泽为什么会堵着自己去路的原因了。

    “展先生,怎么?你这是怕我用孩子来威胁你或者是来达成什么目的吗?”

    冷笑一声,施梦绾现在觉得就算对方是她心心念念的大哥哥,都不能让她压下内心的怒火。

    “放心好了,我吃了药,而且我的例假已经来过了。我没怀孕,也不会用孩子去对你做什么。”

    极为冷淡的扔下这句,施梦绾将展昊泽的身体一推,快速的往宴会厅的方向去了。

    展昊泽在她的身体离开自己的瞬间,手一抬,几乎就要去拉住她的手,最后却又垂了下来。

    他盯着施梦绾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一片深沉。

    施梦绾回了宴会厅就没有心情再多呆了。她的唇还疼着,还是自己咬的。

    她去了洗手间给自己补了个妆,口红把颜色遮盖。看起来正常一些了,却不能将她的火气压下。

    她心下有些恼怒,却因为现在的场合,连发作都不能。

    宴会厅也有认识她的人过来跟她打招呼,施梦绾的工作室现在小有名气。

    也有一些名媛喜欢在她那里订礼服的。施梦绾想走也走不了。

    耐着性子跟那些人寒暄之后,好不容易找了个空档,施梦绾得到机会跟苏青桑说一声,可以先走。

    苏青桑知道她跟自己一样,都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场合。让她过几天去家里吃饭,就挥了挥手,放过她了。

    从宴会厅出来,被冷风一吹,施梦绾缩了缩脖子。

    今天白天天气很好,出大太阳了。她来的时候只披了一件风衣外套。

    现在入夜了,就算是穿着外套,也依然觉得冷。

    她上了车,回家之前想到家里冰箱差不多都是空的了,她直接在网上订了一些水果跟生鲜。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施梦绾进了家门刚放下包,换上了家居服,房门被人敲响。

    她以为是她订的生鲜到了,起身去开门,外面站着的竟然是展昊泽。

    施梦绾将身体挡在门口,目光扫了展昊泽一眼。他身上还穿着之前酒会的三件套西装。走廊的灯照在他脸上,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只是那双眼睛,此时灼灼的盯着她看。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再次漏了一拍,放在门后的手忍不住就收紧。

    “有事吗?”

    展昊泽不说话,目光扫过她身上,上次那身睡衣被他撕掉了。天气凉了一些。她穿着套头式的家居服。

    棉质衣服前面的粉红色小熊看起来格外可爱,跟她的长相完全不搭,却又意外的和谐。

    展昊泽不说话,脚步微微向前一步,靠得如此近,施梦绾可以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薄荷味道。

    她深吸口气,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也很平静。

    “展先生,有事吗?”

    她刻意划开两个人的距离,不让展昊泽发现她内心的波动,更不让他知道,她的心跳为他失序,她的情绪正因为他而受到影响。

    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让展昊泽的眉心几不可察的拧了拧:“怎么?不叫我大哥哥了?”

    施梦绾放在门后的双后一紧,她抬眸看着展昊泽,跟她四目相对:“你不是不让我叫吗?展先生,既然你不承认你是我的大哥哥,那就只当我认错了人。时间不早了,你请便。”

    施梦绾的手掌一个用力,直接就将门甩上。没想到她竟然会给自己来这一招的展昊泽愣是让她关在了门外。

    施梦绾一直到把门关上了,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靠着门板,脸色十分难看。

    是啊。明明说不是她的大哥哥,明明不承认,为什么又要一次又一次来撩拨她的心弦呢?

    身后又响起了敲门声,施梦绾觉得火大,根本不想理会。

    敲门声停下了,没到两分钟,又响了。施梦绾还是不理会,就让他呆着好了。

    管他到底想干嘛,既然他不是她的大哥哥,那她跟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施梦绾想回房间去洗澡,只是当她又一次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实在是克制不住。

    气冲冲的跑去打开门,她想也不想的开口:“展昊泽,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明明——”

    看到外面站着一脸蒙圈的快递员时,施梦绾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非常的窘。

    “抱歉。你——”

    “施梦绾女士是吧?我们是t猫直达的。这是你在t猫订的商品——”

    “谢谢。”施梦绾有些讪讪的接过对方手上的快递箱。签好字,她还有些尴尬:“对不起啊。我刚才不是冲你发脾气。”

    “知道,你是冲这位先生吧?”

    快递小哥往边上站了一点,施梦绾才发现展昊泽竟然还没走。

    快递小哥误会了,以为两个人是情侣吵架:“小姐,跟男朋友吵架了也别把他关在门外啊。我刚才一踏出电梯,看到有人差点吓一跳。”

    “你误会了,我们不是——”

    “谢谢你的光顾。满意的话记得五星好评。”

    快递小哥根本不理会施梦绾的解释,这事跟他也没关系,对方大大方方拿着单子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经过展昊泽身边时不忘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先生,女朋友要是生气了。是要好好哄一哄的。我们t猫直达还可以在网上预订鲜花,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网上下单哦。”

    这猝不及防的广告让施梦绾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抱着那个大箱子,正想把门关上,不过这一次她失败了。

    刚才是展昊泽没有防备,这一次他有了防备,她手上还抱着一个箱子。她还来不及把门关上,他已经进来了。

    “你——”

    施梦绾想把他赶出去,展昊泽却直接将门关上了。

    “展昊泽。”施梦绾瞪着他半晌,手上抱着的箱子实在是不轻。她转身去了厨房,打算呆会再来赶他走人。

    进了厨房,施梦绾一向有把东西好好收拾的习惯。

    把里面的水果跟蔬菜拿出来,分门别类的放好。她刚才没有吃什么东西,打算给自己下一碗面的。

    心知展昊泽一时半会赶不走,施梦绾决定先解决自己的需要。吃饱了再说。

    她拿出了蕃茄跟鸡蛋,打算煮一个蕃茄鸡蛋面。今天送来的小白菜也不错。她一起洗了。

    跟其它人煮面时放青菜都是整片菜叶放下去不一样,施梦绾不喜欢吃整片菜叶,她吃青菜一定要切碎的。

    这是一个很怪的习惯,施梦绾把青菜切了,把食材都处理好。

    她厨艺不错,身为家里的长女,这么多年又一直在外面求学工作。手艺还是相当拿得出手的。

    不到二十分钟,她已经将面出锅,盛好。

    上面的鸡蛋煎得金黄,蕃茄跟青菜颜色搭配得也好,看起来非常有食欲。

    施梦绾这会都忘记了展昊泽还在外面了。正打算端着面去外面餐桌上,一转身就发现展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一直盯着她看,也不知道来多久了。

    施梦绾的脸色这会又变得不怎么好看了。

    她不想理会展昊泽,事实上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晃,总会让她不可控制的想起当年的事情,想起也跟大哥哥相依为命的那一年多的时光。

    端起面越过展昊泽将面放在餐桌上,施梦绾正打算坐下来吃面。

    却发现展昊泽也跟着出来了,也坐在了餐桌前。

    施梦绾本来打算吃面的动作停了一下,她看着展昊泽,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

    “展总你一直不走,是要吃面吗?”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把那碗面端过去,放在了他的面前。

    包括她手上的筷子。她愣了一下,就看到展昊泽有如强盗一般。竟然就这样大刺刺的端着她煮的面吃了起来。

    “你——”

    施梦绾想说自己只是客套一下。她根本没想着请他吃面的好不好?他难道就不知道,这只是中国式的客套?

    还有,到底是谁给他的权利让他就这样不请自来,现在还坐在她家的客厅,吃着她本来为自己准备的宵夜?

    “展昊泽,你——”

    她看着展昊泽专心的呼着她煮的面,后面的话,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