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他只是把她当解药而已
    展昊泽进了门,直接走到沙发前坐下。那一脸轻松自在好像把这里当成是他家的模样,让施梦绾有些不快。

    他不是走了吗?既然走了又回来做什么?

    不快之余,她却隐隐生出几分期待。展昊泽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来了?还是说——

    她抿了抿唇,脚步往前几步,站到了茶几边上。她没坐下,就这么站着看着他。

    展昊泽身材高大,就算是坐着,也没比站着的施梦绾相差太多。两个人就这样彼此对视。

    “你——”施梦绾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流露出哪怕一丝看起来愉悦的情绪。

    事实上,比起展昊泽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比起来,他现在的出现让她多少有些安慰。

    “有事吗?”

    施梦绾的语气听起来略有些冷淡,展昊泽微微眯了眯眼。她应该是刚起,头发有些微的凌乱。

    身上罩了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里面是一套粉色的睡衣。不伦不类的搭配,让她生出几分慵懒之感。

    而睡衣的大v领让他一眼就看到那一片雪白。上面还有未退的紫红色吻痕。

    他轻易就可以想起来,自己昨天是怎么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的。关于昨晚的回忆让展昊泽有些僵硬。

    下月复紧绷的他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目光回到施梦绾的脸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放在茶几上,往前一推。

    “吃了。”

    施梦绾一开始没看清楚那个是什么,等看清楚之后,她的脸色倏地变了。

    茶几上,那盒子上写着的毓婷两个字,深深地刺激着施梦绾的神经。

    “展昊泽——”

    她站在那里,有一种手脚冰凉之感。她跟他昨天还有如交颈鸳鸯一般共枕而眠,今天他却给她送来了这个。

    “我现在是应该感谢你的周到,是吗?”

    昨天晚上只是一场意外,她还没有来得及从自己跟展昊泽发生关系这件事情上回过神来。

    他今天的举动却有如一盆冷水,兜头淋下。

    她确实是没有想过孩子的事情,对她来说太遥远了。更何况她现在对于展昊泽来说,可能就只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

    他昨天晚上一时昏头,他把她当成是解药。

    不管是哪一种,她确实是没有想到孩子的事情,甚至也忘记做措施。

    展昊泽没有说话,施梦绾站在那里,感觉手脚渐渐恢复了一点温度,她向前一步,拿起了那一盒药。

    “麻烦你了,药我收下了。我呆会吃,你可以走了。”

    展昊泽没有动,施梦绾也不想跟他多作纠缠。

    昨天是一场圆梦,她心心念念想着他的大哥哥,终于跟她有了交集。哪怕这样的交集,只是她单方面的一场梦。

    今天展昊泽就让她知道,如果这是梦,也只能是恶梦。

    她无法容忍,无法释怀,无法接受自己一心念着的大哥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展先生,你请吧。”

    展昊泽看着她的脸色,似乎不明白她在气什么一般。

    他站了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站定。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盒子上。

    “你在生气?”

    施梦绾站在那不动,她的神情带着几分倔强。

    她长得很美,带着娇艳的美丽,衬上此时这般倔强的神情。那微张的红唇,落在他身上不肯让步,气势十足的眼神。

    展昊泽微微侧过脸去,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半步。盯着她脸上的倨傲:“不是说吃药?”

    “”施梦绾倏地看向他,有一瞬间,眼神是说不出来的复杂。

    她咬牙,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瞪了展昊泽一眼,快速的转身去了厨房。

    从厨房里出来,她手上多了一杯水。她当着展昊泽的面,将药拆开了。

    取出一粒正打算放进嘴里,展昊泽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施梦绾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她看着展昊泽,疑惑之外,有些嘲讽。

    “展先生这是干嘛?”

    展昊泽慢慢的取过她手上那一颗药丸,他凑过去,看着施梦绾的脸。将那颗药还有那杯水,重新放在了茶几上。

    “展先生,你——”

    “这个药,七十二小时之内吃下去,都有效果。”

    然后?

    展昊泽将施梦绾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一带:“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浪费这个时间了。”

    施梦绾很快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她被他打横抱了起来,往房间的方向走。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的施梦绾脸色大变。

    “展昊泽,你疯了吗?”

    他并不爱她,昨天是一场意外。他今天还想着继续?

    “展昊泽,你放我下来。”客厅到房间的距离太短。施梦绾感觉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她已经被展昊泽放到了床上。

    身体沾到床的瞬间,她快速的弹了起来,想从展昊泽身下离开。

    可是又一次被展昊泽压在了身下。他在她起身的同时,将她的双手制住。同时,吻住了她的唇。

    “唔唔。”

    施梦绾后面的话说不出来,她的身体还残留着他昨天给的感觉。

    腰酸腿软的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外套被脱下,丢在了地上。她里面那轻薄的睡衣,对于展昊泽来说根本不是障碍。他轻易就将睡衣给撕成了碎片。

    施梦绾有如被剥了壳的鸡蛋,完全没有一丝遮挡的出现在他面前。

    而这也大大的方便了展昊泽,他将她身上的痕迹看得更清楚了。

    她的皮肤很好,身上很细嫩,很白净。越是如此,越是衬得那些还未消退的痕迹越发的明显了起来。

    那些痕迹,是他留下的。

    “展昊泽。”施梦绾不愿意跟他继续下去,她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他轻易的用一只手给压制住了。

    他重新吻住她的唇,不给她出声的机会,更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一切,才刚刚开始。

    施梦绾将衣服洗干净,又把乔泽那极小的两个房间全部都收拾了一下。

    最后她绕到厨房,看了眼厨房的东西。恩,有一个电饭煲,一口锅,竟然还有一个压力锅。

    锅碗瓢盆都算是齐全,柴米油盐也都有。

    施梦绾把厨房收拾了一遍,从厨房出来,就去找乔泽了。

    “大哥哥?啊——”

    没想到,她看到乔泽在换衣服,她啊了一声,快速的转过身去。

    少年的衬衫上都是血,刚才在小诊所是没办法,这会出来,自然是要换掉,他晚上还要出门。

    少年的身体纤瘦,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是施梦绾还是一个小女孩,自然会不好意思。

    “你鬼叫什么?”

    乔泽不耐烦的将衬衫的扣子随意扣了两个,走到了施梦绾面前:“没看过啊?”

    也不是没看过,在家里的时候,她爸爸跟几个叔叔没事也会光着上身,但,那些是她的亲人。

    而乔泽

    “你叫我干嘛?”

    施梦绾发现他衣服已经穿好了,这才敢抬头看他。

    少年恢复得不错,昨天还鼻青脸肿的,今天伤就退了好多了。她抿了抿唇,说着自己的发现。

    “我刚才发现,厨房里竟然还有做饭的米,你看,你去外面吃也不健康,不如我们买点菜,在家里做饭吧。”

    乔泽当然知道家里有米有油,可问题是:“你会烧?”

    “会啊。”

    她是家里的长女,妈妈怀孕的时候,可都是她帮忙干活的。她每天放学回家,还要做饭给父母吃。

    少年扫了施梦绾一眼,突然就嗤笑一声:“买菜?哪来的钱?”

    “我昨天不是——”施梦绾的话被少年打断了。

    “你说你那几十块?刚才付医药费了。”

    施梦绾啊了一声,她不记得自己有看到少年付了钱,可是他说付了,就是付了吧。

    少年在这个时候突然靠近了施梦绾,脸上满是邪气的笑:“不如把你卖掉,这样我就有钱买菜了。”

    施梦绾被他突然靠近吓了一跳,可是却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不会把我卖掉的。”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我反正知道,你就是不会。”施梦绾说完这句,垂下头去,她现在没有心思跟乔泽扯皮。

    “没菜就没菜吧,那就吃白饭好了。我去做。”

    钱付了医药费,没钱买菜,也只能吃白饭了。

    施梦绾进了厨房,却又开始有些纠结。大哥哥身上还有伤,按说要吃好一点,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连菜都要吃不上了。怎么还可能给大哥哥补充营养呢?

    或许,她应该想个办法去赚钱?

    施梦绾洗米的时候,开始有些出神。她能做什么呢?

    她才十二岁,找工作肯定是找不到的。或许,她明天开始可以去收废品?

    不过也不好,她对这里都还不熟悉。这些小巷子七拐八弯的,没有一段时间根本认不全。

    要不,她跟大哥哥说一下?让他带带自己?

    他要是不愿意,那她再想别的办法。

    她把米洗好了,放进了电饭煲,量好水,插上电。

    等饭熟的时候,施梦绾倚在厨房的灶台上发呆。

    以前在家里,爸妈偶尔也会给她零花钱。她那时还觉得她又没什么地方要用钱。

    早知道当时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多拿点钱了。现在好了吧。

    她听到关门的声音,从厨房出来,发现乔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上拎着两个袋子。

    “你,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施梦绾刚才压根没看到他出去,怎么这会又从外面进来了。

    “去做饭吧。”

    少年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了施梦绾,施梦绾看着里面的那些菜。

    有土豆,有西红柿,有青菜,还有鸡蛋和肉。量不算多,两个人吃却是够了。

    “你,你哪来的钱?”他刚才不是说没钱了吗?

    “少啰嗦,不是说会做饭?快去。”

    施梦绾点了点头,拿着菜就进了厨房。她厨艺不算好,但是做惯了家事的她动作很快。

    不到一个小时,三菜一汤就好了。她做完了才发现自己好像做得多了一点。

    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吃饭,哪就需要这么多?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超出了她的预计。少年不光把她烧的菜吃光了,还有电饭煲里她按着两个人份量烧的饭,都解决了。

    那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样子让施梦绾不得不怀疑,这人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

    吃过饭,施梦绾可以看得出来,少年心情不错。这也表示,她可以在这里留下来了。

    施梦绾把碗洗好,把厨房收拾好。心里想着乔泽这个人,其实也蛮不错的。

    他救了她,又收留了她。

    等到晚上施梦绾要洗澡的时候,终于发现问题了。

    她原来以为今天可以回家,所以昨天就身上这一身,她在沙发上和衣而睡,也勉强可以。

    但是今天她被那两个混混抓了,又跑了那么远,身上还沾到了乔泽身上的血。

    衣服脏成这样,是没办法穿了,可是这里根本没有她能穿的衣服。

    施梦绾想了想还是去找乔泽了。

    “大哥哥,你,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乔泽比她高,肯定是没有她能穿的衣服。但是她还想问一下。

    “t恤就行,随便什么衣服都可以。”

    少年吃过饭,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忙什么,听到她的话,看了她一眼。

    他刚才就注意到了,少女身上的衣服沾了他的身。

    他去了衣柜里,找出来了一件t恤衫扔给了她。

    少年比她高大,那件t恤也是偏长款,施梦绾拿着那件衣服,心里想着这件衣服可以拿来当睡衣。

    她去浴室洗澡,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换下来洗好。结果套上长t恤打算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了问题。

    她里面没有内衣,感觉怪怪的。她窝在浴室半天,不知道要怎么出去。

    或许,她可以再麻烦乔泽一次?让他给自己买一身内衣回来?

    浴室的门被人敲了几下,乔泽的声音响在门外:“你死在里面了吗?出来,我要刷牙。”

    施梦绾再怎么不好意思,也只好从里面出来。

    对上乔泽似乎是不满的目光时,她将手上装着洗好衣服的脸盆缩了缩脖子。

    “我还洗了下衣服。”

    乔泽并不看她,而是进了浴室。

    施梦绾松了口气,拿着衣服阳台上晒好。晒衣服的过程中她一直觉得不自在。

    她盾了乔泽几次,有心想让他再跑一趟却开不了口。最后她只能将那件t恤死命的往下拉,然后坐在沙发上不敢动。

    乔泽从里面出来正要出门的时候,就看到施梦绾像个小学生一样。双腿并得紧紧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你要出去?”

    看到乔泽要离开,施梦绾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不过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衣着之后,她后退了一步。

    “大哥哥,你现在是不是要出去?”

    “是,有事?”

    现在虽然时间很晚了,不过他还有事要办。

    “那,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带身衣服回来?”

    “带衣服?”少年瞪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语气跟刚才她让自己买菜时一模一样:“你有钱吗?”

    钱是施梦绾的软肋,她咬着唇,摇了摇头。

    少年哼了一声,转身打算离开。施梦绾急了,想也不想的抓住他的手。

    “那,那就算是没有钱买衣服,能不能给我买一套内衣?”

    施梦绾说后面那两个字时,声音小得几乎像是蚊子叫一样。乔泽当然没有听清楚。

    “买什么?”

    “内衣。”施梦绾又说了一遍,她的脸几乎红到了脖子根,整个人都非常不好意思。

    少年的目光扫过施梦绾身上。他那件薄薄的t恤罩在施梦绾身上,看起来有一点小人偷穿大人衣服的尴尬。

    少女已经开始发育,身前那两处不至于说波涛汹涌,但也微微鼓起。

    少年的目光向下——,只一下,很快就收回来了。

    “你先睡吧。”少年看了她一眼:“我要出去一下,等我回来再说。”

    “好。”

    施梦绾确实是不好意思。脏衣服已经洗了,她现在没有衣服穿。

    就这样跑出去她不敢,可是里面直接像现在空空的,她更不习惯。

    乔泽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走后,施梦绾小心的将门关好,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好像此时才想起一个问题:大哥哥就这样跑出去,这么晚了,哪里还有卖衣服的啊?

    施梦绾等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天光大亮了。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快速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乔泽从外面进了门,这一次,手上又是拎着一个大袋子。施梦绾刚才睡觉的时候,衣服差点卷到大腿上面去了。

    这会因为乔泽回来了,她手忙脚乱的把衣服下摆扯平,拉好。

    “大哥哥”

    乔泽一惯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直接就将那个袋子往她怀里一扔。

    袋子有点份量,施梦绾直觉接住,抱住,看了眼袋子里面。打开,有衣服,还有内衣。

    拿出来看了一眼,衣服是最简单的牛仔裤,t恤衫。

    “这,这是给我的?”

    “不然呢?”他难道能穿得了?

    “谢谢大哥哥。”施梦绾抱着那个衣服,眼中有感激,不过。

    “大哥哥?”看样子,他人真好。

    “去换上吧。”乔泽看了她一眼:“至于你身上这件,就给你当睡衣好了。”

    “谢谢大哥哥。”

    施梦绾开心极了。不光是因为大哥哥给她买了衣服,还因为大哥哥嘴硬心软,说了不理她,还是理她了啊。

    大哥哥真好。

    “施姐,中午订你上次说的那家外卖怎么样?”

    “”

    “施姐?”

    “恩?”施梦绾回过神来,发现小邱正盯着她看,目光似乎有不解。

    施梦绾坐正了身体:“你说什么?”

    “我说,中午订你上次说的那家外卖怎么样?你不是说之前的吃腻了吗?”

    “好。”施梦绾没反对:“你决定吧。”

    “那我去订了。”小邱看着施梦绾,没有多问。不过走之前,目光却是从施梦绾眼前的设计图上扫了一眼。

    施梦绾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她看着那张设计图,拿起来,毫不犹豫的撕掉了。

    撕完了,她单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半闭着眼睛,又想到了展昊泽。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展昊泽已经不在房子里了。

    要不是茶几上的那杯水跟那一盒已经拆开的避孕药,施梦绾几乎又要以为昨天是她的幻想了。

    展昊泽,乔泽。这两个人,名字只有一个字相同,长得相同。可是做事却完全不一样。

    大哥哥嘴硬心软,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护着她,照顾着她的。

    可是展昊泽呢?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想到今天早上起来没看到展昊泽,而且这是第二次了。施梦绾不可控制的生出了几分委屈。

    展昊泽到底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半个月,施梦绾都没有看到过展昊泽。

    林市过了中秋,天气就开始凉下来了。时间进入了十二月。施梦绾的工作室也开始忙了起来。

    每年要到年底的时候,各大公司都有很多年会。往往到了这个时候,订单也会增多。

    不光是订婚纱,来做礼服的人也不少。很多人都是提前来准备好。

    施梦绾忙了起来,对于展昊泽,就不再想那么多了。偶尔夜深人静想一下,那个人在干嘛?

    可是很快的,这样的情绪又会被忙碌取代。这样的忙碌一直到十二月的月底。

    天域集团年会,苏青桑作为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也要出席。她的礼服是施梦绾给准备的。

    看会那天,施梦绾也出席了。

    “绾绾。”

    苏青桑在施梦绾进门的时候,就向着她走过来:“你来了?”

    “恩。”

    “今天我要见的人有点多。可能顾不上你,你呆会自己照顾自己。有什么就叫我。”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就需要你照顾。”

    施梦绾这样说,也真的不要苏青桑照顾。她走到长长的餐台前去拿饮料喝。

    目光落在苏青桑身上,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从嫁给霍靳尧开始,她身上的气质都开始变了。

    眼中浮现出几分羡慕的情绪。霍靳尧不管身份是总裁也好,还是职员也好,他对苏青桑是真的好。

    施梦绾心随手拿了杯饮料喝了一口,才发现她喝的是酒。

    不过这个酒的味道不错,她索性将那一杯都喝光了。放下杯子的瞬间,她远远的,看到了展昊泽的身影。

    以及,他身边的陈菲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