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我不是你的大哥哥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施梦绾露出在空气中的肩膀肌肤莫名的就染上一层冷意。

    她缩了缩肩膀,不太确定的看了眼展昊泽。

    “大哥哥?”

    展昊泽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脸看。

    “大哥哥?”他抬起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颌:“你在叫谁?”

    “大哥哥?”他很重,施梦绾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我叫你啊,你不就是我的大哥哥。”

    施梦绾不明白,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记得自己,不认自己。

    可是那道疤,还有他的模样,早已经刻在她的心上,不曾忘却。

    “大哥哥,你忘记了吗?我是绾绾啊。”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他凑近了,跟她四目相对,手上微微用力。

    “所以,昨天你是把我当成了别人的替身了?”

    什么替身?

    施梦绾愣了一下,有一瞬间没能回过神来。反应过来展昊泽是什么意思之后,她飞快的摇头。

    “不是的,大哥哥,我没有,我没有把你当成是别人。”

    她不过是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她一心念着的大哥哥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展昊泽不承认?

    他明明就是,却不承认。

    他忘记了她,忘记了两个人之间曾经有过的一切。心里很受伤,又有些急切。

    他们已经这样了,她想唤醒他的记忆,让他想起来,他跟她曾经。

    “大哥哥。你看着我,我是施梦绾。你的绾绾啊。”

    下颌普会成为了捏着,

    展昊泽看着她的脸,声音冷冽得像是腊月的寒冰:“原来,你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这不是游戏,我没有把你当别人。”他就是大哥哥,不是别人。

    “没有把我当别人?”

    展昊泽冷笑一声,她以为,他会信?

    “那你叫的大哥哥是谁?”

    “是你。”施梦绾相当坚定的看着他,目光透着隐隐的:“我叫的大哥哥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大哥哥。”

    “嗤。”唇上吃痛,她被他咬了一口。施梦绾眨着眼睛看他:“大哥哥”

    她后面的声音,说不出来。因为展昊泽已经吻住了她的唇。

    “我不是你的什么大哥哥。不要那样叫我。”

    “大——”施梦绾的大字再次被吞噬,这一次,展昊泽咬得比刚才还要重:“我再说一次,不要叫我大哥哥。”

    “”施梦绾咬着唇,看着展昊泽。她的神情从期盼到失望,从坚定到迷茫。

    有一瞬间,她自己都怀疑自己错了,展昊泽的手臂就撑在她身侧,那一道疤分明。

    施梦绾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认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忘记了。可是她确实是因为他的忘记,生出了很多负面情绪。

    他没有穿衣服,她能感觉到他肌肤的热度。那样的温度让她再次失神。

    “大哥哥?”

    展昊泽这一次没有跟她客气。吞噬的唇舌,将她的呼吸都掠夺。大手探向被子里面。

    很快的,施梦绾就没有办法再叫他大哥哥了。

    酒精跟药物残留的作用力,施梦绾把他当成另一个男人让他生出的恼怒。他相当不客气的掠夺她的一切。

    施梦绾最后只能逸出破碎的口申口今,在他的进攻之下,溃不成军。

    陈菲菲将手上的杯子往地上一扔,脸上满是怒色。

    她瞪着眼前的女佣,眼神阴沉:“什么意思?什么叫昊哥哥昨天一天没有回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女佣瑟瑟发抖,陈菲菲的大小姐脾气,全部都在他们身上施展了。

    “大小姐,展少爷昨天确实没有回来。他房间并没有人。”

    陈菲菲当然知道展昊泽房间没有人。可是她不死心,只以为是展昊泽提前出去了。

    展昊泽有晨练的习惯,每天早上都要起来跨步,她以为他是去跑步了。

    “叫小陈把车开过来,我要出门。”

    陈菲菲会开车,只是她身体不好,家里人都不放心,陈永昌为了女儿方便,给她配了个司机。

    “是。”

    陈菲菲出门之前,先给陈永昌打了个电话,问他昨天展昊泽有什么安排。

    陈永昌不知道这个宝贝女儿要干嘛,还是把昨天展昊泽的行踪说了一下。

    问完了,陈菲菲直接就去了公司。陈氏在林市也算是极有名气的。

    陈永昌是做水产出身,后来看中了机会。炒起了房地产。也是运气好,遇到了好时机,连着几年生意都做得很大。

    在邻市也有自己的生意。这几年有了展昊泽的加入,听了他的话,又开始扩展其它的产业。现在公司也是相当有规模了。

    陈菲菲的车在公司的大楼停下,公司的人都认识陈菲菲,知道这个大小姐惹不得,前台一早出来,给陈菲菲引路。

    陈菲菲一路极有气势的上了楼,直接去了展昊泽的办公室。

    展昊泽却不在办公室里,这样一来,陈菲菲的脸色更难看了。她开始不断的打起了展昊泽的电话。

    展昊泽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没有接电话,而是将手机按掉,起来的时候,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才想来自己身在何处。

    被子下,他不着一物。目光看向睡在一旁的施梦绾。

    女人的被子堪堪盖在胸口,没有被子遮掩的肩膀上的肌肤,上面满是青紫的痕迹。

    展昊泽极少失控。不,可以说,他是从来没有失控过的。昨天晚上他却是失控了。

    凌雪下的药确实是厉害,混着酒精,他抵挡起来虽然相当困难,但不是真的不能抵抗。

    可是他却是失控了。揉了揉眉心,展昊泽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目光落在施梦绾脸上,她还在睡,睡得极沉。眼底有淡淡的青色,脸色也略有些苍白。

    展昊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的失控,有大半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味道。

    揉了揉眉心,他快速的起身,在浴室里找到他已经湿掉的衣服时,他的手机又响了。看了眼上面的电话,他接了起来。

    “把车开到雅苑公寓这里来接我。对了,帮我带一套衣服过来,从里到外都要。”

    挂了电话,展昊泽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时腰上只围了条浴巾。

    施梦绾还在睡,没有半点要清醒的迹象。他站在床边盯着她的脸半晌,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离开了房间。

    门外站着的人是汤华,他的贴身助理。

    他对于展昊泽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丝毫疑惑,只是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了展昊泽。

    从里到外,鞋子衣服全部都有。展昊泽背过身直接将浴巾一扯,开始换起了衣服。

    “展少,大小姐一早起来就在找你。现在好像去公司了。”

    “恩。”

    “展少,你昨天——”汤华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他确实是很关心。

    “凌雪那个女人给我下了药。”展昊泽穿上衣服,转过身看着汤华:“凌家,就交给你了。我不希望下次在商场上再看到这家公司。”

    “是。”汤华对于展昊泽的命令,从来只有服从。

    展昊泽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看着汤华:“走吧,先去公司。”

    “是。”汤华跟在展昊泽身边,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门关上的瞬间,展昊泽看了眼房间的方向,却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极巧,施梦绾这套公寓离公司很近,上楼之前,展昊泽吩咐了汤华几件事情。

    汤华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但也只有一下,很快就垂下了头:“是。我知道了。”

    “去吧。”将事情交给汤华,他十分放心。

    汤华将车开走了,展昊泽进了公司大厅。刚进门,秘书乐新就过来了。

    “展总经理。大小姐在楼上发脾气,你看——”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事吧。把昨天那个合同找出来,让赵秘书存档。”

    展昊泽进门的时候,陈菲菲坐在他办公桌后面生闷气。

    “昊哥哥。”看到展昊泽,就算是陈菲菲极力控制,脸上的怒气依然没办法收起来。

    “恩。你怎么来公司了?”

    “昊哥哥。”他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让陈菲菲越发的生气。可是越生气,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委屈。

    “昊哥哥,你昨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回家?”

    她说得极为哀怨,哪怕心里已经怒火冲天了,在心上人面前,却是丝毫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

    事实上展昊泽在上大学的时候,就通过自己炒股票跟期货赚了一笔钱,然后在大学城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有段时间,他借口学业重,又要忙公司的事情,不想来回奔波,住在他的公寓里。可是陈菲菲不肯了。

    她说如果展昊泽要住公寓,她就跟着去住。后来陈永昌没办法,甚至只能将展昊泽对面的公寓也买下来。

    但是陈菲菲身体不好,她身边离不得人。公寓再大,哪里有家里舒服。

    陈永昌爱女心切。只好去求展昊泽,让他同意搬回家里去住。

    展昊泽最后退让了一步,却要求等他大学毕业再说。这个要求不过分。陈永昌没办法只能同意了。

    等展昊泽大学毕业,进了陈永昌的公司。就搬回了陈家,他偶尔会去公寓住两天。但每次都会让陈菲菲不高兴。

    “我昨天晚上忙得太晚了,就在公寓睡了。”

    “昊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陈菲菲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你为什么要骗我呢?你昨天没回来,我就让打扫的阿姨去公寓看过了,你昨天根本没有回去。”

    公寓有人定期打扫,安排的人还是陈菲菲。

    展昊泽看着她,神情意味不明。陈菲菲越发的生气了。

    越生气,脸上的神情就越委屈。她的眼睛都红了,衬着她此时的表情,看起来一脸弱不经风的模样。

    “昊哥哥,你竟然骗我?你以前从来不骗我的。你是不是不在意我了?你昨天根本没有回家,也没有在公寓。昊哥哥,我不是要查你的岗,我只是关心你。你难道不知道你不回家,我有多担心你?我”

    “我昨天确实没回家。”

    展昊泽看着陈菲菲的脸。想到了凌雪。

    “昊哥哥”陈菲菲停下控诉,红着眼睛看着他。

    “不过,那是有原因的。”展昊泽走到沙发上坐下,他垂眸,目光看着茶几上的财经杂志。

    陈菲菲不说话,只是相当关切的看着她。

    “昨天,你爸让我跟凌董去签合同。”

    “我知道,我问过爸爸了。”陈菲菲心里恼怒,脸上却一脸理解:“我知道这几年,你为了公司付出很多,也很辛苦。可是,难道签合同要签一个晚上吗?”

    她噘着嘴,眼睛还红的,就这样看着展昊泽。

    柔弱的美人,在男人面前露出这样全然信任,又满是感激的一面。

    如果换一个男人,只怕此时恨不得把陈菲菲抱进怀里,小心安慰。

    “菲菲,我签合同没有签一个晚上,不过昨天发生了点意外。”

    展昊泽在此时抬起头来看陈菲菲,神情复杂:“昨天发生了点事情。”

    “什么事?能跟我说吗?”

    “凌董的女儿凌雪昨天也在。她对我很有兴趣。”

    “你说什么?”陈菲菲站了起来,看着展昊泽,意识到自己失控了。她重新在展昊泽面前坐好,恢复了刚才担心的表情:“她难道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

    “她知道,不过我想,她可能不在意吧?”

    “可是”陈菲菲几乎要把自己的手指给绞断了,脸上却强迫自己摆出一脸受害者的模样:“昊哥哥,你是我的啊。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什么雪了吧?”

    “菲菲。我并没有喜欢上她,可是昨天我确实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昊哥哥?”陈菲菲几乎要坐不住了。

    展昊泽似乎是有些无奈:“她昨天,对我下了药,我又喝了些酒。”

    “昊哥哥。”陈菲菲这会脸色完全变了,她坐在那里,脸色苍白,似乎是随时会倒下去的模样:“你,你什么意思?”

    “菲菲,对不起。”展昊泽没有再多说了。陈菲菲还有什么不明白?

    “你,她,你们。你们真的?真的?”陈菲菲脸色惨白,一脸被打击到的模样。

    展昊泽垂下头,一脸不欲多说的模样。陈菲菲伸出手,用力的抱住了展昊泽。

    “昊哥哥,没关系的。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身不由己。我不会怪你的。”

    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女人。

    陈菲菲抬起头来看展昊泽:“昊哥哥,你放心吧,我真的没有生气。我会去跟爸爸说,让他以后少安排一点工作给你,就算是要跟别人谈什么合作,我也会跟他说让他多安排些人给你。”

    “菲菲,不用了。也不是人人都是凌雪。”

    当然不可能人人都像那个女人那样不要脸。陈菲菲气得牙龈都开始疼了。

    手挽着展昊泽的手臂,她的声音很轻:“昊哥哥,谢谢你,你都是为了我而忍耐。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生气的。你放心吧。”

    “恩。”

    展昊泽点头,没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你这么早过来,吃了早饭吗?”

    “我没吃。你一个晚上没回来,我哪有心情吃早饭啊?”

    “我让人送早餐进来,你先吃过再说吧。”

    “好。”

    陈菲菲点头,没有急着走人。跟着展昊泽一起吃过饭,又让展昊泽不要太辛苦之后,她起身离开了。

    却不是像他刚才跟展昊泽说的那样,是回家,而是绕去了陈永昌的办公室。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凌雪,她敢抢她的男人,她要让她好看。

    陈菲菲离开之后,展昊泽脸上完全没有刚才的神情。他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

    汤华把姓凌的公司吞下,需要点时间。在这之前,凌雪这种小角色就交给陈菲菲好了。

    毕竟对于陈菲菲的战斗力,这么些年看下来,他倒是清楚得很。

    陈菲菲自以为在他面前伪装得很好,可是却不知道,怎么伪装,本性这个东西也是会露出一些来的。

    解决了陈菲菲跟凌雪,展昊泽心情不错。

    打开文件的瞬间,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了施梦绾沉睡的脸。她昨天累坏了,这个时间点,应该是还在睡觉的吧?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展昊泽,脸色有些难看。收回思绪,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公事上。

    施梦绾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了。

    房间空无一人,也没有一点声音。展昊泽已经走了。

    施梦绾咬着唇,她翻了个身,简单的动作却有一种全身都很难受的感觉。她有些委屈,还有些失落。

    展昊泽跟她发生完关系就这样跑了,完全没有顾虑一下,她是第一次。

    这个认知让她难受,不光是身体,还有心。心更难受。

    大哥哥不认她,忘记了她,现在更是,把她当成是解药一样,用完就丢。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施梦绾充满了失落。

    她的失落并没有持续太久,意识到现在是几点之后,施梦绾快速的起身去找手机。

    她的手机昨天落在了隔壁的书房里,果然,从早上到现在,至少几十通未接电话。

    大多数都是工作室的同事打的,还有一个是青桑的电话。

    她身体还很难受,今天也不打算出门了。告诉小纪自己生病了,不舒服,要在家里休息两天,有什么事就发邮件给她,或者是打电话。

    又给苏青桑去了个电话,她让自己去她那里吃饭。

    告诉她说公司有活动之后,施梦绾将电话挂断了。去厨房随意给自己下了碗面解决了。

    身上依然难受的她,洗过澡之后又回去睡了。

    睡着的施梦绾,又一次梦到了十二岁那年的冬天。林市很少下雪,但是这边的冬天也算是寒冷。

    他们住在那一处小平房里面,没有暖气,没有空调跟取暖器。

    乔泽家里只有一床被子,原来夏天的时候,睡在沙发上的施梦绾都是盖的毯子。

    现在天冷了,盖毯子不行了。施梦绾好几个晚上都被冷醒。然后只能用毯子紧紧的包裹着自己,却没有用。

    第三天晚上的时候,乔泽醒了,他看着施梦绾,让她去床上睡。

    “大哥哥,我睡床,难道你要睡沙发吗?”

    那时的施梦绾,还天真得很。

    可是乔泽也不过是一个少年,相比她来说,沙发对他更小了。他睡在上面,连脚都伸不直。

    施梦绾看到乔泽是怎么睡的之后,主动开口。

    “你睡不睡?”

    “睡。”施梦绾是真的怕冷,那时已经过了农历中秋了,后面更冷,她才不要冷着自己呢。

    可没想到,她睡床,乔泽也跟着睡床。施梦绾一开始还有些尴尬,有些不自在,可是睡了两天之后,她就完全放下心下。

    少年的目光坦然,施梦绾的目光清澈。一个把对方当妹妹,一个把对方当哥哥。

    兄妹之间的纯洁友情,不会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施梦绾梦到了阿泽跟她第一晚睡在一起的时候,她还记得,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早早的上了床,缩在床的一边,占据很小的一块位置。而大哥哥却相当不客气的睡在床的中间。他那个时候睡相真不怎么好,有时候睡着睡着,就挤到她这边来了。

    而这个时候,施梦绾只能越发小心的往外面挪,还又要注意不让自己掉到床底下。

    后来

    敲门声把施梦绾从梦境里叫醒,她很累,又很困。被人吵醒的她,根本不想起来开门。

    可是那个敲门声似乎十分不死心。还在继续。

    施梦绾只好起来,套上件外套去开门。没想到的是,外面站着的人竟然是展昊泽。

    “你”

    展昊泽看着施梦绾。睡了一天的她,脸色恢复了些许红色,不过依然不太好看。

    他默不作声的进了门,那个态度,倒像是回自己家一样自在。

    “展昊泽。”

    他不喜欢叫自己大哥哥,她就不叫,不过他现在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走了吗?他不是只把自己当解药吗?既然是这样,那他还回来做什么?

    施梦绾站在门口,满是戒备跟不解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