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大哥哥,请你温柔一点
    施梦绾在生死挣扎,不管如何,她总要为自己争取一线机会。

    就算是最后真的逃不过,展昊泽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还是要对她怎么样。她也希望有一个相对说更尊重她的体验。

    内心不是没有纠结。但现在似乎只能认命。是她把他带回来的,是她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如果今天晚上,她注定逃不过,那么她希望她的第一次,是在床上,而不是在这里,像这样的情境。

    展昊泽本来还在亲吻着她的颈项,听到她的话,动作顿了一下。

    下一秒,她轻易的被他抱了起来。他走得很快,似乎是很急切。

    她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身体贴着他的胸膛。她抬头去看他。

    他的目光比刚才有了些许不同。里面多了几分跳动的火焰。

    后背沾上了床,随即是他对她来说相当有份量的体重。

    她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看着展昊泽那样的急切,那样的霸道动作,心下一阵阵的颤栗。

    “大哥哥”近似呢喃的声音,换来的是展昊泽更加急切的掠夺。她被他的吻弄得唇角都开始发麻,微疼。

    她伸出手,扶正了他的脸,极为专注的跟他对视。这张脸,跟少年时候的大哥哥重叠。

    一样的眉,一样的眼,只是眼前的人,退去了少年时期的青涩,多了现在的稳重和成熟。

    但有一点是没有变的,他的眼神,始终犀利,始终像是草原上的孤狼一般。

    这张脸,这眉,这眼,午夜梦回,她不知道想了多少遍。

    这是她的大哥哥。是跟她相依为命一年多的大哥哥。施梦绾的眼睛有些发热。

    “大哥哥,请你温柔一点。”

    这一刻,她不想去管展昊泽的身份,不想去管他之前身边的那个女人。更不想去管他之前的羞辱。

    眼前这张脸跟当年的大哥哥重合了起来。

    展昊泽就是大哥哥,大哥哥就是展昊泽。从她见到他第一面开始,她就无比确信的一点。

    “大哥哥,绾绾请你温柔一点。”

    她说得很轻,她甚至不能保证对方一定会听。可是她一定要说。

    这是她的第一次,身上的男人是她心心念念找了那么久的大哥哥。

    她这辈子就没想过跟第二个男人在一起。如果她注定要有一个男人,那么,她希望她的第一次是给她的大哥哥。

    唇再次被封住,但是比之刚才,要少了几分掠夺的急切。多了几分温和。

    男人在极力控制,凌雪这一招极狠。酒精加药力,他根本没办法抵抗。

    或许是有一丝清明的,但是那一丝清明在施梦绾叫他那一句大哥哥时,化为了乌有。

    女人媚眼如丝,身体柔软。她眉眼之间尽是温柔。那一把刚才还在苦苦克制,压抑的火焰,此时彻底的燃烧。

    后来的一切,就脱离了两个人的控制。

    施梦绾在现实跟回忆中交杂,展昊泽跟大哥哥成了一个人。她仿佛又回到十二岁那年,那个桀骜冷漠的少年,却独独对她有所不同。

    肌肤相贴,呼吸相融。

    她像是云,随着那风飘飘荡荡的上升,下降,再上升,一直飘到九天云外,再也找不到归处。

    可是她又像船,一直在海上飘荡,此时才找到了归处。

    “大哥哥。大哥哥——”

    经历疼痛的瞬间,她几乎想要落泪。她抱紧了他,感受他的给予。

    男人的呼吸更重了,她被撞得支离破碎,不复完整。

    却又由他将她填满,最终恢复完整。

    来来回回,不断重复。这一个夜晚,格外的漫长。

    施梦绾并没有睡太久。她是一个心里有事,就容易睡不着的人。

    黎明时分,她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外面将亮的天色,她翻了个身。

    身体极度不适,很难受,全身像是被拆开过一般。她顺着腰上紧紧的圈着她的身体的手,抬眸去看那手的主人。

    展昊泽睡着了,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似乎是因为那一通过火的运动,又似乎是因为昨夜的酒精。

    他的呼吸平稳绵长,胸膛微微起伏。脸色已经没有了昨天的潮红之色。

    他睡着的时候,没有了醒时的阴鸷之气,看起来完全无害。她的手想抬起来去碰触他的脸。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她觉得困难。

    想睡又有些睡不着,起来又觉得累。看着外面天色微明,施梦绾最终还是决定继续睡一会。

    转了个身,展昊泽的手还圈着她的腰,因为她的动作,被子都滑到腰际。施梦绾也因此看到了,他左手臂上方的一道伤痕。

    那个伤看起来是很久以前的了,颜色已经很淡了。他身上的肤色偏白。于是这一道伤疤看起来就特别明显。

    昨天施梦绾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更没有时间去认真看展昊泽的身体。

    天色微明,那一处伤痕看得越发的清晰了起来。大概有五公分长的伤,盘踞在施梦绾抬起手,轻轻的抚过那一处。她的眼晴突然就有些酸了。

    她一直都确信,展昊泽是她的大哥哥。现在这道伤,却是完全证实了她的猜想。

    “大哥哥”

    施梦绾早上起床的时候,那个少年还在睡。昨天打了一架,身上受了些伤。虽然都是皮外伤,但是他的年纪也是很耗元气的。

    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少年,施梦绾想着自己昨天给了对方几十块钱。

    那些钱不多,可是也比没有好。她出来一天,就后悔了。她现在就想着回到自己的家去。

    只是现在有点问题,没有钱,她要怎么回家?

    施梦绾已经十二岁了,她想了想,决定直接去警察局,找警察叔叔送自己回家。

    走之前,她有些犹豫,要不要跟展昊泽说一声。不过她跟他又不熟,无非就是她昨天在这里借住了一天。

    说是借助,她还给钱了呢。

    施梦绾这样想,就觉得一点愧疚也没有。她看了眼这个小屋,最后离开了。

    施梦绾想得很好,找到最近的警察局就行了。不过,她从少年家出来后,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这一带的平房盖得差不多,小巷子四通八达,每一扇门在她看来几乎都长得一样。

    施梦绾绕了半天,不但没有绕出去反而让自己迷路了。

    迷路就迷路,施梦绾正想着找个公共电话停直接打报警电话的时候。竟然遇到昨天那两个一直跟着她的人。

    两个混混挡在施梦绾面前,一个穿着花衬衫,一个穿着黑衬衫。黑衬衫向前一步,目光扫过施梦绾的脸。

    “哟。这不是昨天那个小美人吗?”

    两个人昨天就盯上了施梦绾,这么年轻的小姑娘,长得又正,看起来似乎是落单了,没有家人在身边。要是把她转手一卖,就是一大笔钱。

    “小美人,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跟哥哥们走吧。”

    施梦绾早在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就慌了。她昨天能逃脱是侥幸,可不表示她今天也有这样的好运气。

    左右看看,她飞一样的往后面跑。两个混混对视了一眼,快速的跟在她身后。

    施梦绾对这一带不熟悉,又被追得急。慌不择路之下,竟然窜进了一条死胡同。

    “小美人,跑不动了吧?”黑衬衫看着施梦绾,脸上的笑越发的猥琐:“别跑了,跟着哥哥走吧。”

    “滚开。”施梦绾急了。她看着那两个人,再看看眼前这已经没有去路的死胡同,整个人都陷入进了一股巨大的绝望里。

    看到两个混混要靠近,她慌得四处看,最后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握在手里,一副想跟两个混混拼命的模样。

    “小丫头,有个性,哥哥喜欢。”

    花衬衫看了黑衬衫一眼,两个人一起向前。施梦绾拿着手上的石头一通乱挥。

    可是不等她砸到他们两个人,手已经先一步被两个混混抓住了。

    “小美人,走吧。”

    “救命啊。救命啊。”施梦绾叫了起来,花衬衫见状,将施梦绾的嘴给堵住。

    “唔唔”施梦绾急了,后悔再次占据了他的内心。她不应该离家出走的。

    两个混混拖着她就要往外面跑,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施梦绾看到来人,眼睛瞪得大大的,是他?那个大哥哥?

    少年站在胡同口,目光扫过两个混混,又看了眼施梦绾,他的眼神似乎带着不快。

    “臭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啊。”

    花衬衫瞪着少年,相当的不客气。

    少年站在那不动,也不开口。两个混混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尤其是他们还看到少年脸上的伤,不光是脸上,还有手臂上。

    他们就更不把少年看在眼里了。

    押着施梦绾要离开,从少年身边经过的时候,少年没有动作。

    施梦绾嘴巴被堵住了,她只能看着少年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两个混混不把少年放在眼里,就这样错身而过。

    哪里知道,等他们走到少年身后时,少年突然回过身来。飞身就是一脚,踢在了花衬衫的后背。

    花衬衫本来是捂着施梦绾的嘴,这冷不防的一脚。花衬衫没防备,松开了施梦绾,身体向前扑去摔了个狗啃泥。

    不等花衬衫爬起来,少年对着黑衬衫又是一脚。黑衬衫在花衬衫摔倒之后有了防备,少年没有成功。

    他也不恼,对着黑衬衫挥手就是一拳。

    他的拳头出得又急又快又狠。黑衬衫没防备这一记,被打了个正着。

    “臭小子。你找死。”

    黑衬衫朝着少年冲过来,少年在同一时间,拉开了施梦绾,然后对上了两个混混。

    施梦绾不知道少年叫什么名字,她看着少年以一敌二,想到昨天他被一群人围着打的场景。

    “小心啊。”她叫完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知道少年叫什么名字。看着花衬衫这会也站了起来,朝着少年冲过来,她急了。

    “大哥哥小心啊。”

    那一声大哥哥让少年看了她一眼。在花衬衫的拳头扫过来之前,他飞快的朝着对方出拳。

    少年的拳脚功夫,都是在一拳一拳的实战中打出来的。两个混混一时竟然占不到便宜。

    黑衬衫急了,在花衬衫绊住少年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却不是对着少年,而是对着施梦绾刺过去。

    施梦绾吓呆了,没想到会有眼前这样突然的变故。不等她反应过来,少年看到黑衬衫的举动,朝着施梦绾的方向扑过来。

    他抱紧了她,想躲开黑衬衫的刀。手臂上却还是被黑衬衫刺了一下。鲜血涌了出来。

    鲜红的血刺激了少年,他手臂上还插着刀,却像是不要命一样,将刀拔出来,冲着那两个小混混冲过去。

    这样不要命的举动,吓到了两个混混。两个人竟然落荒而逃,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大哥哥,你没事吧?”施梦绾上前,看着少年流血的手臂:“怎么办啊?你流了好多血啊。”

    “闭嘴。”少年瞪了她一眼,随意的将自己穿的衬衫扯下一圈,往手臂上一缠。

    “你,你这样要去看医生。大哥哥,我送你去看医生吧。”

    “看医生?”少年转过脸来看施梦绾,脸上似乎有几分嘲讽:“你身上有钱吗?”

    施梦绾咬唇,一时语塞。少年却就这样捂着那流血的手臂往前走。施梦绾这会也不想着回家了,对方救了她,她担心的跟在对方的身后。

    却见少年七拐八拐的拐进了另一处胡同,那里有一家极小的诊所。

    少年进了门,里面有个中年男人穿着件白大褂,看到少年进来,再看看少年身上的伤,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怎么又跟人打架?你不要命了?”

    少年不说话,只是将那伤口扯开,直接露出给中年男人看。

    中年男人起身,看着少年的伤处:“有点严重,虽然没伤着骨头,不过还是要缝针。可是我这里没有麻醉了。”

    “没就没。少那么多废话。”

    “好好好,你倒是能耐。”中年男人生气了。在少年坐下之后,他也不打麻醉,直接就那样给少年处理起了伤口。

    清洗伤口的时候,少年的脸色就开始变得相当难看,等那要缝的针扎进了少年的肉里,少年整个身体都开始发抖。

    “大哥哥?”

    施梦绾不是笨蛋,她看过三国演义,听说过关公刮骨疗伤。可是眼前这个不是关公,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

    “大哥哥?你没事吧?”她忍不住瞪向那个医生:“你,你给他用麻醉药啊。”

    “小姑娘,别打扰我,不然我可不保证这针是不是会缝得顺利。”

    中年男人头也不抬,只是专心的缝着伤口:“放心吧,几针就好,死不了人的。”

    “可是”施梦绾担心的看着少年,他的拳头握得死紧,脸上有大滴大滴的汗水落下来。

    施梦绾忍不住就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是为了自己才受伤了,也是为了她才会变成这样的。

    “大哥哥”

    医生缝着伤口,还有心情开玩笑:“小子,几时认了个妹子?长得不像你啊。”

    “闭嘴。”少年的嗓子这时是真的难听。他冷冷的瞪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目光又看了眼施梦绾。

    她握着他的手腕,看起来像是比她还疼的模样。莫名的,他感觉手臂上的伤好像也不是那么疼了。

    伤口终于缝好了,也处理好了。中年男人收回手,看了眼少年的脸上:“得,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小子一向有主意。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几天伤口没碰水,没提重物,最重要的是,为了你的小命着想,你最好是不要再跟人打架了。”

    “知道了。你真啰嗦。”少年站了起来,动了动手臂。确实是没伤到骨头,只是皮肉伤。他也不在意,也不道谢,直接就出了小诊所。

    “大哥哥?”施梦绾快速的跟在少年的身后。

    少年的脚步并不快,她很容易就追到他:“今天谢谢你,谢谢。”

    “不谢。扯平而已。”少年看了施梦绾一眼,施梦绾虽然小,这一刻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昨天帮了少年一把,他今天帮她。可是,施梦绾觉得这不一样。今天如果不是少年出手,她只怕就要被那两个混混带走了,到时候她是什么命运,她真的不敢想。

    “没有扯平,大哥哥你救了我,谢谢你。”

    她说得很真心,少年却完全不理会。径直向着自己的家走去。

    施梦绾跟在他身后,这会没有心思去想着回家的事情,而是想着那个医生的话。

    伤口不能碰水,也不能担重物。大哥哥只有一个人,他救了自己。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她就算是想回家,也过了这几天再说。

    抱着这个想法,施梦绾跟在少年身后。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大哥哥,你刚才真厉害。”

    “大哥哥,那个医生太坏了,竟然不给你打麻醉。”

    “大哥哥,你的伤口还疼吗?”

    “大哥哥,你姓什么?”

    “大哥哥,我叫施梦绾,你叫我绾绾好了。我妈都这样叫我。”

    “大哥哥”

    “闭嘴。”被跟了一路,也被问了一路的少年停下脚步瞪了施梦绾一眼:“你再吵我就揍你。”

    他说话的时候,举起了手,看起来似乎是真的要对她动手一般。

    施梦绾站着不动,眼神清澈,纯然的相信,没有一丝害怕。

    少年觉得挫败,看了施梦绾一眼,转个身,继续往前走。

    “大哥哥?”进了门,施梦绾想说话的,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她面前。

    他比她高太多,他盯着她的脸,目光凶狠:“听着,你要留下来,可以,但是要守我的规矩。”

    “什么规矩?”她又不是要留下来,她只是想照顾他几天,一直到他伤口好了为止。

    “规矩就是闭嘴,我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你不许说话。”

    “大——”

    “还有,不许叫我大哥哥。”

    “可是——”

    “我叫乔泽。你可以叫我阿泽。”

    乔泽的声音听着很凶,施梦绾咬着唇,看着他的眼神,怯怯的开口:“可是,我觉得大哥哥更好听。”

    乔泽瞪着施梦绾,没受伤的右手再一次紧握成拳。

    施梦绾的目光太过坦然,他举起来的手又放下。

    “好,既然你叫我大哥哥,那去把我的衣服洗了吧。”

    施梦绾没想到乔泽竟然真的让自己留下,点了点头:“好啊。我帮你洗衣服。”

    反正她在家的时候,都帮家里人洗衣服的。她不认为这是为难,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报答乔泽救命之恩的机会。

    乔泽看着施梦绾三步并两步进了浴室,真的去给他洗衣服的时候,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如此一来,施梦绾在乔泽家里就这样住了下来。

    施梦绾抚过展昊泽手臂上的那一首疤。这道疤是为了救她而留下的。看到这个,她再不用去怀疑,也不用去寻找。

    展昊泽就是大哥哥,大哥哥就是展昊泽。可是为什么,展昊泽现在根本不记得她了?

    难道只有她抱着过去那一段回忆,大哥哥却完全忘记掉了吗?

    原本按在展昊泽伤疤上的手被人拽住,那个原本睡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此时正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因为刚醒的关系,展昊泽此时的目光平静,里面一片幽深,却没有丝毫戾气。

    施梦绾甚至可以在他的目光中,看到隐隐的平和。

    四目相对,一片沉默。施梦绾看着他,率先移开视线。

    “你醒了?”

    问了一句废话,施梦绾有些不自在的垂下眼。昨天做好了准备是一回事,发生关系是另一回事。

    到底还是有些害羞,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神。

    展昊泽没有出声,她却有些忍不住:“大哥哥。”

    这三个字一出,展昊泽的脸色微微一变。施梦绾垂着头,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脸色变化。

    “大哥哥。你现在没事了吧?”昨天他那个样子,让她有些担心。

    她关心他,连自己身上的难受都忘记了。

    “大哥哥,你现在怎么样?”

    十几年的牵挂,十几年的寻找。一直不死心,不放弃的施梦绾。没得到展昊泽的回应,忍不住就抬头去看他。

    这一抬头,却对上了一双极冷,且带着三分阴沉的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