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陈菲菲她见过,一个病秧子。听说有心脏病,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她最讨厌那样的女人,觉得作,觉得假。

    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而凌雪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展总,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就很欣赏你。”

    她说话的时候,伸手探向了展昊泽的衣服里面。那小麦色的胸膛,就算只露出一小块,也足够让她想遐想无限了。

    展昊泽的呼吸在此时重了几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在他刚才喝的酒里加了东西。

    “展总。”凌雪看到他的脸变红,将身体倾下去,纤手按在他的胸膛上,解开他一颗扣子。

    “我真的特别欣赏你,我十分愿意,跟你有进一步交流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去解他第二颗扣子了。展昊泽在此时握住了她的手。

    凌雪瞪大了眼睛,展昊泽却一把推开了她,然后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凌雪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你——”她只说了一个你字,就看到展昊泽红着一张脸,退后了两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凌雪的脸色,他此时呼吸有些重,却难掩他眼中的冷意。

    “凌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凌小姐对我的欣赏,我也记住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的声音有些低,还有些沙哑。事实上,凌雪对他下的药,让他现在的身体发热,整个人都非常的难受。

    他此时用了最大的意志力,克制身体里的热潮。

    快速的离开了包厢,凌雪在短暂的诧异之后,快速的反应过来。她站了起来,想追着展昊泽去。

    却发现外面的走廊已经看不到展昊泽的身影了。

    她恨恨的跺脚,心知今天这个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心下恼怒,却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来了。

    施梦绾送走了佟言几个人之后,往她停车的方向走。

    她没喝酒,她一向奉行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习惯。佟言几个说要去k歌,她没什么兴趣。

    主要是自己虽然好说话,但到底是老板。有她在,只怕佟言他们要不自在。索性答应他们经费她来出,人呢就不去了。

    从朝文院出来,施梦绾往自己停车的方向去。

    朝文院到了晚间,停车的地方有些暗。穿过两边的绿植,前面拐个弯的停车位就是她的。

    身体却在此时突然被人拉了进树丛里。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施梦绾吓了一跳。

    她第一反应是挣扎,身体却在贴近对方的同时,闻到了那一阵她不算陌生的薄荷味道。

    灯光昏暗,她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展昊泽。

    昏暗中泛红的双眼,略有些粗重的喘息,还有他紧紧的圈在她腰上的手。

    “你——”

    她只来得及说一个你字,唇上多了温热的触感。随即是令她几乎窒息一般的掠夺。

    像是咬住猎物的豹子,死死的,咬紧了就不肯再放开。

    吻,凶狠。放纵。几乎要将她吞噬一般。

    这是施梦绾的初吻。

    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亲吻过。又或者是有的。

    她在被亲吻的时候,意识变得有些飘忽起来。她想起来了,这个,并不能算是她的初吻。

    她的初吻,在她十二岁那年就没有了。

    唇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她吃痛,抬脚朝着对方的胯下踢过去。

    只是她忽略了自己此时的姿势,她被男人拽过来,身体半偎在他胸膛上。

    她被他压在怀里肆意亲吻,她抬脚的瞬间,身体失衡,反而越发靠近了他。

    像是被藤蔓缠住了的树枝。交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出彼此。

    施梦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他搂着退后了一步,抵在了旁边的树干上。

    她穿得不厚,冷硬的树干让她觉得不舒服。她再次挣扎了起来。

    在对方的手要往她腰下衣服下摆探去的同时,她再也忍不住的抬起了手,朝着对方的脸就是一耳光甩了过去。

    她有些恼怒,更多的是愤恨。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之前言语的羞辱。今天实质上的欺侮。

    她刚才还看到他跟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在一起,这会他却又来跟她纠缠不清。

    到底是他已经变了,变得不再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人。

    还是说他只是恢复了本性,他本来就是一个随便的人?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想继续了。

    “啪”的响声在夜晚听来格外的清楚。男人的动作停了一下。

    她被抱进男人的怀里,男人的下颌抵在她的颈窝里,呼吸比刚才还要重了些。

    施梦绾闻到了酒气,她动手去推对方。

    很怪异的,这一次,她竟然成功了。推开对方之后,她快速的向自己的车子跑去。

    车门开了两次才打开,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等她上了车,施梦绾才发现,副驾驶的位置竟然也跟着有人坐了上来。

    展昊泽,他的双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呼吸很重,酒味很浓。他好像是喝醉了。

    施梦绾将身体往车门的方向侧了侧,盯着展昊泽,满脸的戒备。

    “展先生?”

    “开车。”

    展昊泽的声音低哑。他好像看到凌雪出来了。他不欲让她看到自己在施梦绾的车上。

    “展总?”

    “我说开车。”

    施梦绾咬牙,最后一踩油门,快速的离开了。

    她的车子前脚驶离,凌雪后脚就到了停车场,看着还停在那里的展昊泽的车。

    展昊泽还没离开?也是,喝了酒,又中了药。酒催发了药姓,只怕没那么容易摆脱。现在应该还在山庄里。

    这样一想,凌雪又倒回去找展昊泽了。

    施梦绾将车子开到半路就停下来,她想让展昊泽滚蛋。离开她的车,可是展昊泽看起来不太对。

    他紧紧的闭着眼睛,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十分不舒服。施梦绾的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

    “大展总?展先生?”

    展昊泽似乎听到了,他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你家在哪?把地址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对方是大哥哥,是她一直在意,想找到的人。她不想真的把他扔在路上。

    展昊泽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闭上了眼睛。

    “展先生?展昊泽?”

    施梦绾又叫了两句,可是都没有得到回应,无奈之下,她只好将车开回了自己的家。

    停车的时候,施梦绾率先下了车。她本来想直接将展昊泽扔在这里不管的。

    想了想,她还是绕过去,打开了车门。

    “展先生?”

    展昊泽没有动作,施梦绾咬牙。

    “展先生,你可以自己下车吗?”

    展昊泽的眼睛似乎动了动,施梦绾深吸口气,弯下腰去看他。

    “展先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展昊泽终于了有反应,他睁开眼睛。施梦绾被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他的眼神好像比刚才更红了。

    “你”没事吧?

    展昊泽突然就伸出手,一把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差点没软下去,他却就势下了车。

    施梦绾本能的扶着他的身体,他大半的重量都在他身上。

    他很沉,施梦绾差点就扶不动。靠得这么近,他身上满是酒味,夹着那淡淡的薄荷味。

    施梦绾将车门一关,抬头去看他:“展先生,你能站得稳吗?”

    展昊泽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却是几乎是半架着她一般的往公寓里面走。

    施梦绾无奈的跟着他,带着他上了楼。

    一进门,施梦绾就将他扔在了沙发上。刚才这短短的路途,她出了一身的汗。

    展昊泽躺在沙发上,没有动。他的脸比刚才看起来更红了。

    施梦绾的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担心。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很快的,她就不打算管展昊泽了。

    不管她再怎么担心都没用,他有未婚妻,而且忘记了她。

    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打算洗澡睡觉,今天这一番折腾也是够了。

    回了房间,施梦绾刚把睡衣找出来,才把上衣脱了。房间的门呯的一下被人打开,她吓了一跳。

    来不及转身,身体已经被展昊泽抱住。

    她前面就是床,他几乎不用想的,直接就压着她往床上躺。

    “展先生?”

    唇被堵住,跟刚才一样霸道而充满了掠夺意味的吻。

    这一次,她连逃都没地方逃,身后就是床。身前是他结实的胸膛。

    施梦绾挣扎了起来,可是根本不是展昊泽的对手。

    “唔唔。”

    展昊泽,你放开我。可她声音发不出来,除了唔唔声就是布料摩擦的声音。她急了,

    展昊泽刚才在车上不说话,是一直在压制身体里的药力。可是当处在这个环境,整个屋子,到处都是施梦绾若有似无的气息时,那个药力似乎是再也压不住了。

    他几乎是啃咬一般的吻着施梦绾。

    施梦绾吃痛,在展昊泽的唇离开转身她下颌的须臾,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

    她快速的起身,想往另一边跑。可是不等她跑开,展昊泽又扑上来了。

    施梦绾急了。她死命的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强迫他看清楚自己。

    “展昊泽?展昊泽你看清楚,我是谁?我是施梦绾,不是陈菲菲。你看清楚。”

    展昊泽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施梦绾趁机将他的身体再次推开。

    “展昊泽,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请你冷静点。”

    她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进去,也不知道他能听进多少,但是她必须要说。

    展昊泽的身体定在那里,他不断的喘着粗气。眼睛泛红,整个人似乎是在极力控制。

    施梦绾看到他的手紧紧的攥成拳,身体看起来也很僵硬。她眼中掠过一丝难掩的担心。

    “展昊泽?”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站了起来似乎是要离开。

    只是他的脚步在此时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施梦绾想也不想的上前扶住了他。

    “展昊泽?”

    他没事吧?施梦绾这次才发现了,展昊泽似乎有些不对了。

    他不光是喝醉了,他的皮肤滚烫,就算是隔着一层衬衫,她都能感觉得到对方肌肤的热度。

    “你,你生病了?”

    展昊泽盯着施梦绾张合的红唇,一个用力推开了她。

    “展昊泽?”

    施梦绾的身体退后两步,联想到刚才展昊泽的举动,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你要不要洗把脸?”

    她上前要去扶展昊泽,这一次他没有把她推开,他用力的抱紧了她,不断的在她的身上蹭着。

    施梦绾半扶半拖的带着他往浴室的方向去。

    她的房子并不大。她又是个忙起来不管不顾的,浴室只有沐浴,没有浴缸。

    她扶着展昊泽站在花洒下面:“你,要不要冲一下冷水?”

    她上说,好像这样会好一些。虽然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说话的时候,展昊泽已经把水打开了。施梦绾冷不防被淋了个正着。

    她一向爱惜自己的身体,从来不洗冷水,也不喝冷水。突然被这样一浇,她也不呆不下去了,松开了展昊泽快速的离开了。

    身后的水声还在继续,她也不想管了。回到房间拿着睡衣匆匆的去了另一间客卫洗了个澡。

    这个时候都不得不庆幸,当初没有把客卫跟主卫打通,变成一个大卫生间。好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浴室的水声竟然还在。她微微拧眉,有心进去看一眼,又怕展昊泽的症状还在。

    左思右想,索性不管了。

    可是这是她的房间,浴室传来的水声让她没办法入睡。

    她转身去了书房,坐下来才发现自己也没有心思画图。

    她想到了自己当初那个初吻。在她十二岁那年,就丢了的初吻。

    那个时候,她跟大哥哥一起生活已经快要有半年了。

    大哥哥对她很好,很照顾她。可是他经常冷着张脸,不,他好像对谁都冷着张脸。

    哪怕他对她的关心,也经常是冷着张脸说的。

    那一次,刚过完春节没多久,是元宵。南方人过元宵节是要吃汤圆的。

    她以前在农村,这些习惯都保留得很好。在元宵节的前一天,她随口说了一句明天是元宵节,要吃汤圆。

    第二天,大哥哥真的带了汤圆回来。她高兴坏了,可是那个汤圆好小一个。

    “这个是汤圆吗?怎么这么小?”

    她看着那两碗汤圆,又看看大哥哥。大哥哥重重的点头,告诉她这个就是汤圆。

    她吃就吃,不吃就算了。

    一地一风俗,施梦绾想,可能在林市,汤圆就是这么小的吧。

    她哪里知道大哥哥买回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汤圆,而是酒酿丸子。

    她当时才多大?十二岁,那里面的一点点酒精,就足以让她醉了。更何况大哥哥买的那份,酒味特别浓,只是当时两个孩子都没有注意。

    “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大哥哥也吃了那个,他的脸也有些红。

    少年以前不曾喝过酒,那里面的酒也足以让他有些醉了。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十二岁的少女,已经开始发育。半年的时间,身体又抽高了一些。

    她身姿纤细,五官娇美。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少年突然觉得有些热了。过了正月,算起来他已经算是十六岁了。是个大男孩了。

    “你也很漂亮。”

    接近变声期尾声的少年,声音没有初时那么难听了。施梦绾眨了眨眼睛,看着大哥哥。

    “不,你更好看。”

    她说话的时候,坐在了少年的边上。小手轻轻的抚过少年的五官。

    “大哥哥的眉毛好看,鼻子好看,眼睛好看,脸好看。还有,还有”

    她的手落在他的唇上。眨了眨眼睛,声音有些许醉意;“嘴也好看。”

    少年觉得比刚才更热了。眼前的少女,明眸皓齿,肌肤如瓷。他抓住她的手,反过去抚着她的脸。

    “绾绾也好看,眼睛好看,脸好看,还有,嘴也好看。”

    他在学她说话,施梦绾眨了眨眼睛,突然就笑了:“你少说了一个,鼻子。我的鼻子不好看吗?”

    “好。”少年很乐意哄着她,更何况这是事实:“我的绾绾,哪里都好看。”

    施梦绾笑了,她一笑,让那狭小的破旧的屋子仿佛一下子就变得光明了起来。

    少年看着眼前施梦绾嫣红的唇,难以克制的凑了过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四目相对,少年看着少女清亮的眸,少女则看着少年上扬的眉。

    少年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快速的退开。他的耳根不着痕迹的染上了红色。一半是害羞一半是有些自责。

    他刚才在做什么?他竟然吻了她,她才只有十二岁,就算是过完年,也才十三岁而已。

    少女却浑然不觉自己是被人占了便宜,她倾过身去,扶着少年的脸。

    “大哥哥,你的嘴好甜啊。”

    他刚刚吃过酒酿丸子,唇上自然是酒酿丸子的味道。

    她想再吃一次,所以凑过去,极主动的,贴在了少年的唇上。

    青涩的,笨拙的吻。少年跟少女都是第一次。少女亲完了,觉得满足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回了房间沉沉的睡去。

    她却不知道,少年因为她的一个吻,在晚上做起了极为羞耻的,荒唐的梦。

    她更不知道,一向懒散的少年,在第二天早上早早起来,匆匆的去清洗自己的贴身衣服,还把床单给换掉了。

    施梦绾只知道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还记得昨天那个浅尝即止的吻。

    她有些脸红,却又觉得开心。那个人是她的大哥哥。少女极为隐秘的心思,从那个时候起,就种下了一粒种子。

    她喜欢大哥哥,自然不讨厌这个吻。

    可是第二天开始,大哥哥却开始躲着她。

    他会回避她的视线,躲避她的接触,还有——

    施梦绾以为大哥哥是讨厌她了,觉得她轻浮。是啊,谁家的好女孩会在十二三岁这样的年纪离家出走。

    又有谁家的好女孩会跟着一个半大少年住在一起?又有哪家的好女孩会去主动亲吻一个男孩子?

    她从小受到的全部的教育,都告诉她,这些事情是错误的,是不对的。

    她自责,愧疚,还有羞耻。她觉得她好像做错了。她不应该主动去吻大哥哥的。大哥哥大概也是讨厌她了。

    那几天的时间,她伤心极了。最后她忍不住在有一天少年要出门的时候,提前醒来,挡住了少年的去路——

    “呯”的一声,她好像听到隔壁浴室传来什么声音。

    施梦绾的思绪被那样的声音拉回,她匆匆的起身,回到了房间。

    她犹豫了一会,听着里面的水声,毅然决然的进去了。

    花洒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了。展昊泽坐在地上,他的衣服凌乱,全部被他扯下来了。

    他的身体泛着不正常的红。呼吸声重得她轻易就可以听清楚。

    她甚至可以看到,展昊泽那被高高支起的帐篷。他好像很难受,他在不断的跟自己抗争,却好像没有成功。

    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过于特殊。施梦绾脸有些红,更多的却是担心。她上前看着展昊泽,神情有明显的关心。

    “展昊泽?展昊泽?”她先把一直朝着墙壁还在喷水的花洒关了。弯下腰要去扶起展昊泽。

    展昊泽半闭着眼睛靠在墙壁上,听到施梦绾的声音,他睁开了眼睛。

    施梦绾此时刚好弯下腰去,冷不防对上展昊泽这样的眼,她被吓了一跳。

    那是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凶狠,暴戾,阴鸷,深沉。

    施梦绾的身体本能的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展昊泽一把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唇精准无误的吻上了她的。

    施梦绾连低呼都都来不及逸出,就被展昊泽吻得说不出话来。

    他的身体被冷水淋了这么久,不但没有降下温度,反而比刚才更加的滚烫和火热。

    他是坐在地上的,施梦绾于是维持着一个相当不舒服的姿势。

    她很难受,想让他放开自己。可是展昊泽又怎么会放过她呢?

    他轻易的抱起了她,将她完全的,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施梦绾试图去推他,可是这一次失败了。不管她怎么用力,怎么挣扎,都没能逃过展昊泽的双手。

    更重要的是,她此时完全处于劣势。

    她本来就只穿了睡衣,轻薄的布料,这会被展昊泽轻易的撩起。

    他又觉得费事,大手一撕,毫不客气的把她的衣服撕得粉碎。

    “唔唔”

    她在他不断的掠夺的动作中,只来及说出一句极为破碎的话:“不要,在这里,去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