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应该想得到会发生什么
    施梦绾没有注意到展昊泽的视线,她此时的思绪有些飘。这么多年,她不断的找,不断的找。从一开始的充满希望到后来越来越觉得希望渺茫。

    她不是把大哥哥忘记了,而是把他放在心底深处。轻易不去回忆,不然她会很难受的。

    可是自从遇到展昊泽之后,她回忆过往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

    她并不太喜欢这样。回忆得越多,也只是越提醒着她,她跟大哥哥可能真的有缘无份了。

    就像今天,她已经把展昊泽跟大哥哥看成是两个人,却让她看到了展昊泽这样的一面。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也是如此,总是会跟人起争执,总是在跟人打架。

    她无法不把这两个人联想成一个人。太像了。不光是长相,还有——

    眼前冷不防的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跟记忆中无二的阴鸷眸子就这样盯着她看。

    施梦绾被吓了一跳,身体冷不防的往后退。身后是沙发,她的后背碰到了沙发靠背。

    展昊泽的身体跟着靠了过来,施梦绾咽了咽唾沫。

    “展先生,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你可以走了。”

    展昊泽的唇微微抿紧,看着施梦绾脸上的紧张。他的手向前一伸,直接就放在了她身体两侧。

    “走去哪?”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去哪?当然是离开这里。

    “展先生,这是我家。”

    “我知道这是你家,你把一个陌生男人带回家里来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吗?”

    眼看着展昊泽的脸越来越靠近,施梦绾用力的抵着他的胸膛。

    “展先生。抱歉让你误会了。我只是——”

    她后面的话没办法说出口,她只是把他当成了她的大哥哥,她只是把过去的记忆又一次替换到了眼前。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并不认识她,也不承认他是她的大哥哥。

    “总之,这一切都是误会。时间不早了,我还要休息,你请便吧。”

    展昊泽的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施梦绾没有动,也没有逃。她可不想再发生之前电梯里那样的事情了。

    “展先生,可以让一下吗?”

    展昊泽盯着施梦绾的脸半晌,最后极缓慢的站了起来。

    施梦绾并没有因为他站起来而放松。对方太高大,她近一米七的身高在此时这样坐着的姿势只能让对方看起来更加的高大。

    她不知道她那双眼睛带着防备的盯着展昊泽的脸看时,眉眼间带出了无限的风情。

    她的眼尾微微上扬,自有一股媚态。偏偏她自己媚而不自知。

    展昊泽站在那没有急着走,也没有急着动作。施梦绾有些紧张,她咽了咽唾沫。目光流露出几分期盼。

    那迫切的希望他快点走人的态度让展昊泽的眸光微沉,他不但没走,反而将身体倾下来。

    施梦绾越发的觉得紧张,将身体往后倒。这几乎算得上是无声的邀请了。

    展昊泽看着她半微张的唇,在离她的唇不到一公分的时候停下。

    呼吸灼热,施梦绾盯着眼前放大的脸,莫名就觉得口渴。

    她下意识的抿了抿自己的唇。展昊泽的脸靠得更近了,几乎就要贴上来。

    “施小姐。”展昊泽的声音听起来略有些低沉。

    “如果不打算让男人对你做什么,就不要随随便便把男人带回家,更不要随随便便摆出这样勾引的姿态。”

    “”

    扔下这句,展昊泽起身离开了。

    门关上的声音让施梦绾从刚才对方的话中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却是满腔的怒火。

    这个展昊泽,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随随便便把人带回家?又什么叫她随随便便的摆出勾引人的姿势?

    施梦绾想骂人,可是那个能让她骂的人都已经走了。她想骂都无从骂起。

    咬牙,施梦绾那口气怎么也消不下去,她跟自己说,她下次要是还会理展昊泽一分,她就是猪。

    气死她了。

    展昊泽进门的时候,发现大厅的灯光闪耀。

    陈菲菲坐在沙发上,脸色不算特别好看。她始终板着张脸,一直到展昊泽进了门,陈菲菲的脸色终于好看了。

    她飞一般的站了起来,快速的扑到了展昊泽的面前。

    “昊哥哥,你回来了。”陈菲菲的眼睛有些泛红,等她走到展昊泽面前时,已经将脸上的表情都收拾好了。

    他进门的时候,把西装外套穿了起来,手上的伤被掩盖了。陈菲菲没有注意,刚才那一扑,碰到了他的伤口。

    展昊泽的眉心几不可察的拧了拧。强忍着没有把陈菲菲的手拉开。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你还知道这么晚了啊?”陈菲菲噘着嘴:“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的吗?”

    “去睡吧。”

    展昊泽的声音算是温和,可是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哄着她,陈菲菲有些不高兴了。

    “昊哥哥,你去哪了?”

    “没去哪。只是在公司加班。”

    “我一定要跟爸爸说,让他不要给你这么多工作。你看看你,都没有时间陪我了。”

    “别胡闹。”展昊泽的声音难得有些严肃:“工作是工作,不是玩。”

    “不说就不说。”陈菲菲越发的不快了:“可是你总是忙,你原来还肯陪我的,你最近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她语气满是抱怨。展昊泽看着她的样子,神情倒软化了两分:“等忙完这段时间再陪你。”

    “你说的。”陈菲菲勾着他的手臂:“你可别骗我。你要是放我鸽子,我就跟爸爸说。”

    “跟我说什么啊。”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两个人一起看向了楼梯口,陈永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爸。”陈菲菲看到父亲,快速的松开手,向着陈永昌跑了过去:“你怎么还不睡?”

    “我的宝贝女儿都不睡,我怎么睡得着啊?”

    陈永昌拍了拍陈菲菲的手:“怎么了?还没说要跟我说什么呢。”

    “我跟你说,让你少给一些工作给昊哥哥啊。你看他都忙得没时间陪我了。”

    “是吗?”陈永昌看了展昊泽一眼,又看向陈菲菲:“你也不小了。不要太任性了。昊泽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可能天天陪着你呢?”

    “我不管,我就要昊哥哥陪我。”

    陈菲菲难得的任性,语气满是娇嗔。陈永昌拿这个女儿没办法。

    “好好好。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

    “那——”陈菲菲看着展昊泽,想让他送自己回房间。

    “你先去睡。我找昊泽有点事。”

    “知道啦。”陈菲菲噘着嘴,满脸不快:“爸爸最讨厌了,白天让昊哥哥帮你做事不够,晚上还要跟我抢人。”

    “菲菲。”陈永昌叫她的名字。陈菲菲不高兴,恨恨的一跺脚,然后就上楼了。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陈永昌看着自己的女儿,看了展昊泽一眼,向着书房的方向走去。展昊泽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书房就在一楼。陈永昌进了门,示意展昊泽坐下,他没坐下,而是站在了那张书桌的对面。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客气。”

    陈永昌似乎是感慨,展昊泽没有回应,他也不需要他的回应。

    “公司最近的事情并不算多,今天回来这么晚,是有什么事吗?”陈永昌的目光隐含着一丝探究。

    “没什么大事。”展昊泽的声音很淡:“一点小事,已经处理好了。”

    “我相信你有分寸。”

    陈永昌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

    “那年菲菲救了你,把你带回来。到现在也十几年了。菲菲对你的心思,你也是知道的。这孩子从小就死心眼。她认定了你,我这个当爸爸的也没办法。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一下成家的事了。你说是吧?”

    展昊泽沉默,并没有给回应。

    “上次菲菲住院,你也答应过我,会娶她。她现在身体虽然好了,但还是要小心的养成。说实话,把她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这么多年,你的人品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昊泽,我应该能相信你吧?”

    展昊泽的唇微微抿了抿,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答应过你,会照顾她的。”

    “好。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陪菲菲吧。”

    展昊泽没反驳,略一点头,转身离开了。

    回了房间,展昊泽将外面的西装外套脱下。里面的衬衫上血渍还在,他脱下来,将其扔进了垃圾桶。

    目光看着那包扎好的伤口有些阴沉。想着刚才陈永昌的话,他拿出了手机。

    凭记忆按下了一组数字,在电话接通之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上次说的事情,我答应。”

    挂了电话,展昊泽将通话记录删除。

    他又打了两个电话,每次都只说几句话,说完就把通话记录删除。

    放下手机,他将身体放倒在床上。紧闭着的双眼将所有的情绪都掩盖了。

    施梦绾挂了电话,都还掩不住她内心的震惊。

    苏青桑是苏家的私生女,她早就知道了。只是她没想到有一天苏青桑的妈妈竟然会找上门来。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今天苏青桑打电话来就是让她去吃饭的,也见一见苏青桑的妈妈。

    施梦绾后来见到了向采萍,一个看起来相当亲切可爱的一个阿姨。

    施梦绾很喜欢她。看到她就会想到自己的妈妈。想到自己的妈妈,施梦绾就想起来,中秋的时候她忙着要画图,回家只呆了两天就回了林市。

    后来妈妈打电话来,言语之间尽是失落。或许,她应该挑个日子再回去一趟。

    林市渐冬,天气慢慢的变冷。这天,是设计师佟言的生日。

    寻歌工作室从第二年上了轨道之后,施梦绾一个人就开始忙不过来了。

    她请了两个设计师,一个是周行雷,一个是佟言。两个设计师一男一女,都不是什么很有经验的人,但是胜在设计理念跟她很合拍。

    佟言比她小一岁,今天是她生日。她还没有男朋友,这几年的生日都是请大家吃饭一起庆祝。

    一开始是因为佟言没有男朋友,所以施梦绾作为老板,请她吃饭,庆祝生日。

    后来索性把工作室这些人的生日都变成一个聚餐日。

    到了下班的时间,施梦绾带上了助理小纪,秘书小邱,还有设计助理尚芷上了自己的车。

    另一个设计助理成江,则跟着佟言一起上了周行雷的车。一行七个人一起去了朝文院。

    以前施梦绾还没这么大手笔,不过自从苏青桑结婚后,霍靳尧经常有各种消费卡送给她。以前苏青桑还傻傻的以为是他们公司福利好。

    现在才知道,哪里是福利好。根本就是人家霍大总裁借着各种名义讨好妻子。

    尤其是自从霍靳尧的身份在林市也被人知道之后,送上门想讨好霍靳尧的人不要太多。

    她现在手上的很多会员卡都是苏青桑给的。不得不说,霍太太这个名头,还是很好用的。

    施梦绾带着自己的六个员工进了朝文院。这里的厨子能做全国各地的特色菜。

    施梦绾虽然是南方人,口味却偏重,喜欢吃辣。

    她点了两个辣菜,剩下的就交给了今天的寿星佟言了。

    菜吃到一半,施梦绾接到了电话,她让小邱行招呼他们,自己则去了外面拿蛋糕。

    恩。身为一个好老板,给员工订蛋糕也是贴心的举动之一。

    施梦绾订的蛋糕送在朝文院大厅,她拿了蛋糕就要往包厢里面走,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展昊泽的身影。

    她的脚步忍不住就顿了一下。距离上次看到展昊泽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她尽量让自己不要想起展昊泽,不要想那个男人。

    她不断的催眠自己,不断的跟自己说,那个男人已经不是你的大哥哥了。他就是一个流氓,一个混蛋。

    动不动就喜欢出言讥讽她,看低她。

    却没想到她几乎要成功的时候,让她又一次看到展昊泽。

    他站在走廊那里,边上站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陈菲菲,而是另一个。

    施梦绾要进包厢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倒在了展昊泽的怀里,而展昊泽的手环在了她的腰上。

    那一幕让施梦绾的眉心拧了起来,她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情绪。

    大哥哥估计真的只能成为她记忆中的影子了。转身,她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包厢。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走之后,展昊泽的手就已经从那个女人的手上离开了。

    “真不好意思啊,展总。”凌雪站稳了身体,手缓缓的从展昊泽的手上拿开。

    “鞋跟太高了,没站稳。差点撞着展总。”

    “没关系。”展昊泽面无表情:“令尊还要包厢里等我们,凌小姐请。”

    “展总其实不必这么客气的。”凌雪冲着展昊泽点了点头:“说起来,我跟展总差不多,你这样凌小姐来凌小姐去的。也未免太客套了。不如你就叫我的名字,凌雪好了。”

    凌雪长得不错,她对自己的家世跟外貌也是极有信心的。

    此时她看向展昊泽的目光,是**裸的,毫不掩饰的直接。

    她只差没明着说出来,我对你这个男人有兴趣了。

    展昊泽神情未变,先行两步,把包厢的门拉开:“凌小姐,请。”

    凌雪深深的看了展昊泽一眼,款款进了门。

    凌雪的父亲是跟陈家有合作的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最近两家公司在谈一个合作案。

    陈永昌这几天身体不算好,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展昊泽来办。今天就是约定了签合同的日子。

    本来合同签完了,就完事了。不过对方毕竟是合作商。陈永昌让展昊泽尽一下合作之谊,请对方吃饭。

    地方定在朝文院,展昊泽带了自己的秘书乐新过来。而凌董带的是他的女儿凌雪。

    饭桌上难免要喝酒,展昊泽的酒量不错。这也是陈永昌为什么放心让他出来应酬的原因。

    乐新还试图挡一下,不过凌董敬的酒,展昊泽还是要喝的。

    酒过三巡,凌董脸上有了醉意:“展老弟啊。我可真佩服你,年纪轻轻,手段了得。永昌兄有你这样一个人才,真是他的运气。”

    “凌董客气了。”展昊泽对这样的夸奖并不会当真。脸上也没有多少骄傲之色。

    凌董也是在商场上混了不少年头的人,这样喜怒不形于色,做什么都能力求做到完美的展昊泽,他是真的欣赏。

    心里羡慕陈永昌的好运,忍不住又看了眼凌雪:“来,阿雪。再敬展老弟一杯。”

    凌雪从善如流的端起了酒杯,敬向了展昊泽:“展总。我敬你一杯。”

    展昊泽没有推辞,端起来喝了。

    凌雪笑了,她看了凌董一眼:“爸,我已经敬过了,现在轮到你了。”

    “好好好。”凌董端起了酒杯:“展老弟,这杯我敬你,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展昊泽又一次一饮而尽。乐新在边上想阻止,却插不上手。

    展昊泽喝了不少。最后打算走的时候,凌董站了起来。

    “展老弟啊。我今天喝多了点,你不介意,让你这个秘书送我回家吧?”

    “不介意。”乐新今天没喝多少,展昊泽叫他来,也是让他可以在自己喝醉后送凌董父女回家的。

    看着凌董跟着乐新走人。展昊泽跟着站了起来,打算也离开了。

    却不想包厢的门又一次被人打开,这一次,凌雪进来了。

    “展总怎么还不走?”

    “凌小姐?”

    “掉了个东西,上来找一下。”

    凌雪说话的时候,在她原来坐的位置上找了起来。

    展昊泽基于礼貌,没有急着离开:“凌小姐找什么?”

    “项链。”凌雪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刚才还戴着的,这会不知道怎么不见了。”

    展昊泽微微拧眉,他刚想提出告辞,凌雪却在此时抬起头来看他;“展总不介意帮我找一下吧?”

    “不介意。”

    这个时候,展昊泽并不能拒绝。他现在还在陈永昌的公司做事,眼前的人还是他的合作者。

    弯下腰,他帮凌雪找她的项链。

    包厢的桌子很大,凌雪就在展昊泽身边。她今天穿的衣服是大v领。在她弯下腰的时候,展昊泽可以看到她那一低头的风光。

    他毫无波动的转开了脸,凌雪却在此时呀了一句。

    “在这里。”

    她说话的时候往他这个方向伸出手,由于两个人都是蹲着的姿势,展昊泽一时不察,竟然被凌雪突然靠近的身体给碰得坐在了地上。

    凌雪的手探向了展昊泽身后,这样一来,她几乎是贴在了展昊泽身上。

    “抱歉,展总。”

    凌雪拿起了那条项链,展昊泽没有说话,等她从自己的怀里离开。凌雪却在此时顺势压在他身上,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展总。你帮我找项链,我应该怎么谢谢你?”

    “不用谢,凌小姐可以先起来吗?”

    凌雪没有说话,她低下头,就要去吻展昊泽的唇。

    展昊泽避开,凌雪的吻落在展昊泽的脸上。展昊泽的眉心拧了起来,刚想着把凌雪给推开,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热。他感觉到了从小月复那里传来的热意,那阵阵热意往下涌。

    他倏地看向了凌雪,目光犀利,森冷如刀。

    “展总,你长得真帅。”

    她见过不少帅哥,可是她就喜欢像是展昊泽这样的。禁欲,冷感,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就喜欢这样的男人,就喜欢这样的调调。

    她忍不住就想要跟展昊泽有近一步的关系。哪怕她并不能嫁给他,或者是跟他在一起,也没有关系。

    她只需要一段露水姻缘就够了。有这样的一个极品男人,对她来说是赚到了。

    不过可惜的是,之前谈合作的时候,不管她明示暗示,展昊泽就像是听不懂一样。

    无奈之下,她只能另想他法。

    今天是两家签合同的日子,她知道展昊泽安排了饭局的时候,就跟他约好了在这朝文院里。

    她刚才又试探了展昊泽一番,发现他竟然还是不上她的当,这让她越发的想要得到展昊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