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你不怕他们再来找你
    施梦绾吓了一跳,这一次,却是极为固执的跟对方对视。

    少年向前一步,抬起了手,作势要打她,施梦绾缩了缩脖子,却没往后面跑。

    少年的手握成拳头,然后收了回来,继续往前。

    施梦绾就这样跟在他身后,她看着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一点也不怕他。

    “那些人为什么打你啊?”

    “”沉默,少年直接无视她。

    “你伤得好像很重,你要不要去看医生?”

    “”少年的脚步更快了,施梦绾不得不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你爸爸妈妈呢?他们不管你吗?”

    “”

    “你现在要去哪里啊?你不怕那些人再来找你?”

    “闭嘴。”

    少年终于忍无可忍的回过身来,狠狠的瞪着施梦绾:“你别跟着我。”

    施梦绾咬着唇,然后在少年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又一次跟在了他的身后。

    少年走得很快。他下了决心要甩掉施梦绾。

    施梦绾跟着他跑了起来,她甚至想幸好少年受了伤,不然她一定追不上。

    是的,少年的腿好像伤到了,走不快。

    他跑了很长一段,发现甩不掉施梦绾的时候,终于放弃了。

    他没有再绕路,而是直接走进了旁边一条极小的巷子,然后熟门熟路的找到其中一扇门,推门而入。

    施梦绾站在门口好一会,看少年没有关门的打算,她跟着进去。

    房子很小,她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整个布局。

    一个小小的客厅,里面有一个房间。右边是厨房跟洗手间,没有了。

    客厅很小,摆着一张极为破旧的布沙发,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沙发前面的茶几也缺了一个角,上面摆着一个打开的药箱。

    少年从里面拿出了绷带跟药,为自己处理伤口。

    他伤得最严重的地方是在手上。而只凭他自己,只靠一只手,他是没办法为自己上好药的。

    看着少年过分笨拙的动作。施梦绾上前,在边上坐下。她拿过了他手上的药水。

    “我帮你吧。”她说。

    “你会?”

    “不会。”

    施梦绾很老实的摇头:“不过,我看过我们家的附近的兽医给狗包扎伤口。”

    她感觉到少年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她吓了一跳,拿着药的手就这样缩了起来。

    “你骂我?”

    少年年纪不大,可是满身都是戾气。施梦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她把头摇得飞快。

    少年没再说话,施梦绾终于可以开始给他处理伤口了。

    她笨手笨脚的,毕竟以前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少年一直咬着牙,似乎是在忍耐什么一般。

    费了半个多小时,她终于把少年身上的伤都浅浅的处理了一遍。

    少年其它地方都是皮外伤,比较严重就是脚上跟手肘。她包扎完了,发现自己包得很难看。一时脸上有些愧色,幸好少年也不介意。

    少年在伤包好之后,起身走向了厨房。他找了一圈,似乎是在找吃的东西。

    却发现厨房空空如也,少年脸色越发的难看。

    施梦绾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到刚才他大口大口吃面包的情景,她很小声的看着对方。

    “你,是不是还饿啊?你要吃东西吗?我去给你买?”

    少年带着阴鸷的目光再一次落在她身上,施梦绾缩了缩脖子。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纸钞,那是她买完车票之后仅剩的了。

    少年看着她手上的钱,这一次,没有客气的起身,拿了过去。

    “你在这呆着别乱跑。”

    少年处在变声期,嗓音其实有些难听。配着他充满戾气的脸,一般的人可能会觉得害怕。

    施梦绾却不觉得害怕,很奇怪的,她总相信少年不会伤害她。在少年走了之后,她看了眼这个房子,收拾了一下。

    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这里太破,太旧,根本没什么东西。

    但是她是家里的长女,这些事情是她做习惯的了。

    她收拾好没多久,少年就回来了,手上带着两份炒河粉。

    后来施梦绾才知道,小巷子四通八达,能去的地方也多,卖宵夜的也多。这家炒河粉的小摊虽然只是个路边摊,但是味道很好而且还很便宜。

    施梦绾刚才吃了一个面包,一份河粉,她只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

    她放下筷子的时候,分明感觉到少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是对她浪费食物有所不满。

    施梦绾饭量本来就不大,她虽然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不过这几年家里发展得不错,他们家条件也不算差。说起来还真没吃过什么苦。

    少年把自己那份河粉解决了。无声的拿过施梦绾剩下的那半份,也跟着吃完了。

    施梦绾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少年似乎没注意到她的情况。

    三两下解决了河粉,也不洗澡,直接就去里面床上躺下了。

    施梦绾坐在外面的小沙发上,有些手足无措。她想说,你都没刷牙洗脸,就这样睡觉不脏吗?

    她坐在那等了半天,少年好像真睡着了。施梦绾在此时站了起来,小步的挪向了洗手间。

    那里只有一个杯子,一个牙刷。施梦绾有轻微的洁癖,做不出来用别人牙刷的行为。

    她只好就那样用水漱了下口,又捧了把水洗脸。把自己收拾了一下,看了眼自己身上。

    没有多余的衣服,也没有钱了。剩下的几十块刚才都给那个少年了。

    她觉得自己有点傻,应该留下几块钱才是啊。刚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脑子一抽,就把钱都给他了。

    现在,没有手表,也没办法算时间。困了的施梦绾两三考虑,最后在那张破得不能再破的沙发上,绻起了自己的脚。就那样睡着了。

    有人敲车窗,把施梦绾的回忆打断了。施梦绾把车停下。发现是交警在查酒驾。她把自己的驾照拿出来,又极配合的吹气。

    那个交警看了眼坐在车座旁边的展昊泽一眼,最后摆了摆手,示意施梦绾走人。

    施梦绾的车子驶离那个路口,发现展昊泽竟然醒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施梦绾发现前面不远就是她租的公寓了。她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把展昊泽带回了家。

    施梦绾的公寓离她的工作室很近,这个地段并不便宜。幸好这几年工作室的收益不错。

    她在工作室赚钱之后,又找苏青桑借了些钱买了这套小公寓。苏青桑虽然是私生女,不过苏家在金钱方面倒不算小气。

    她很早就有自己的公寓了,每年还有苏成辉给她的零用钱。知道施梦绾想买房子的时候,苏青桑就相当大方的把她的钱都借给自己了。

    施梦绾这几年拼命画图,把欠苏青桑的钱还了。还存了点钱。

    两室一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比不上苏家的豪宅,但这怎么说也是她自己一手置办的。

    两个房间一个拿来当主卧,一个拿来当书房兼设计室。她有灵感的时候,一定要有成套的画图工具在眼前才行。

    客厅不算大,但有一个很大的阳台。从这里看出去,可以看到远处林市的地标建筑,还有小区下面的那一大片绿化。

    整体来说施梦绾对于自己的状态是非常满意的。她还年轻,却有自己的工作室,有房,有车。

    沉默的进了门,施梦绾并没有招呼展昊泽,而是去客厅的柜子里把药箱拿了出来。

    展昊泽站在客厅里,似乎是在打量眼前的环境。

    施梦绾看了他一眼,在沙发上坐下。展昊泽上前几步,跟着坐了下来。

    房子是调,很温馨。转角沙发不算大,但是坐着很舒服。

    施梦绾把药箱打开,看了展昊泽一眼,示意他把手拿出来。

    他今天穿着的是浅色衬衫。血沾在衬衫上,已经跟肉粘在一起。

    施梦绾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眼前这一切在朝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

    她一时错觉,把眼前的人当成了大哥哥,还提议要送他去医院,结果却是把这个男人带回了家。

    她动作相当熟练的把男人的袖子给剪开,看了眼上面的伤。

    还好,不算很严重。如果要缝针的话,就真的要去医院了。

    她的动作很熟练,看得出来,似乎是专门练习过的。

    说起来,她的技术能这样么,真的是因为当初给大哥哥包扎伤口的次数太多。

    她又想到了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她跟他的相识就是从他被人打开始,之后的时间,他总是时不时跟人打架,时不时的受伤。

    她从一开始笨手笨脚,到后来熟练无比的为他处理着伤口。

    意识到自己又把展昊泽跟大哥哥联系到一起,施梦绾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们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她不断的提醒自己,不断的让自己清醒。

    她动作很快,展昊泽手上的伤很快就包好了。她又看了眼展昊泽的脸。

    棱角分明,小麦色的皮肤光滑紧致,很好,看来他打架的本事也见长。

    毕竟以前每次挨揍,他的脸上都会有伤。

    她在看展昊泽,展昊泽也在看她,他似乎能看出来,施梦绾有些心不在焉。

    展昊泽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再看向施梦绾带着几分迷茫的目光时,眸光暗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