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章:你们应该扔掉的人是我
    展昊泽微眯着双眼,他的音量不高,但是从里面透出来的寒意再再说明了他此时的情绪。

    “没有。”施梦绾赶紧的解释:“我没有跟踪你。”

    “我只是刚好路过。”

    “路过?”展昊泽的视线越发的犀利:“来这里路过?”

    施梦绾有点窘。确实不是来这里路过,不过是来回忆一下过往。

    她忍不住就看了展昊泽一眼,他呢?他现在应该也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吧?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意识到自己把那句话问出口了,施梦绾脸色多了两分不自在。

    展昊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盯着她的脸,突然靠近。

    “施小姐住在这附近?”

    “不是。”

    “那么施小姐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

    修长的双腿往前迈了一步,成功的将施梦绾的身体固定在了她跟电线杆之间。

    再次面对这样的困境,施梦绾有些不自在。她将身体往后靠,没有试图去推开展昊泽,她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在哪里。

    “这个地方是你家的吗?”

    两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尤其是上次他们还有那样不愉快的会面。施梦绾的语气也没有多少客气。

    她本来就是一个有锋芒的女人。不过是因为对方是她的大哥哥,所以她才一直在他面前忍耐。

    “如果这个地方不是你家的,那么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来质问我?”

    展昊泽因为她这尖锐的反诘微微眯起了眼,他的身体倏地靠近。放低自己的身体跟施梦绾对峙。

    那双眸子透出来的阴鸷让施梦绾的后背微寒,却不肯认输。

    “这个地方既然你能来,那自然我也能来。展先生又不是警察。现在能不能麻烦你放开我?让我离开?”

    巷子昏暗,身后不远处的转角还能听到刚才那群人的哀嚎之声。

    身前是展昊泽的身体,不管怎么样看,这个气氛都很是怪异。

    施梦绾不欲多留,看展昊泽不打算让开。她弯下身子想从侧边离开。

    展昊泽没有动作,她退开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臂。听到了一声极轻的,闷哼声。

    本来可以离开的施梦绾,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她看着跟自己错身而站的展昊泽,目光落在他手臂上,她看到他手肘上隐隐渗出的血渍。

    “你,你受伤了?”

    施梦绾一下子失去了冷静。她本能的捧起展昊泽的手臂。

    “你没事吧?”

    展昊泽微微蹙眉,他都没注意到自己受伤了。

    “怎么样?疼不疼?要不要去医院?”

    连着三句关心的话,让展昊泽的眉心拧得越发紧了,施梦绾个子不矮,但是她此时捧着他的手臂,他只能看到她的发顶。

    “我送你去医院吧?”

    施梦绾说完这句,抬头去看他,对上他冷凝的脸色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大哥哥了。

    她的手有如电击一样,倏地收了回来。心里懊恼自己多管闲事,一转身就要离开。

    展昊泽却在此时跟在了她身旁。

    走了几步,施梦绾突然停下脚步看他:“你”

    “你不是说送我去医院?”

    她是说过,可那是她以为——施梦绾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展昊泽的脚步不必快,他的步子比她要大得多。施梦绾感觉身后人的脚步声,心情十分复杂。

    一直到走到她的车前,打开车门的瞬间,展昊泽也跟着上了车。

    她坐上驾驶座的位置,看着展昊泽。

    “展先生昨天还说我勾引你。现在就上我的车,难道不怕我缠上了你,你就逃不掉了吗?”

    夜色迷离。昏暗的路灯让她的五官看起来带着朦胧,而那双水一样眸子此时带着几分挑衅。

    “开车吧。”

    展昊泽收回视线没再看她,将身体向后,靠向了椅背。

    施梦绾咬牙,有心把展昊泽赶下车,看了他的侧脸一眼,到底还是发动了车子。

    “不要去医院。”

    极淡的五个字。要不是车内太安静,施梦绾几乎听不到。

    她忍不住就又看了他一眼。发现展昊泽半闭着眼睛,靠着车座似乎是要睡着一般。

    施梦绾收回视线,踩下了油门。

    前行的途中,施梦绾转过脸看了眼展昊泽,他手臂那里还在渗血。

    心头微颤,她想到了大哥哥。

    十几年前,只有十二岁的施梦绾,跟父母走失了。说是走失,其实是离家出走。

    她是林市人,却不是林市市区的。而是林市下属一个小县城的。

    施梦绾的父亲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施梦绾所在的小县城,非常的重男轻女。

    施梦绾的两个叔叔都生了儿子。只有施梦绾没有。施梦绾的奶奶因为这一点,对施梦绾的妈妈十分不满。

    施梦绾妈妈在施家日子并不好过。又因为生施梦绾的时候伤了身体,不容易再怀孕。

    一直到施梦绾九岁的时候,都还没有生第二个孩子。

    施梦绾的爸爸身为施家三兄弟的老大,却没有儿子。施梦绾的奶奶越发的不喜欢这个大儿媳妇。

    一直到施梦绾十一岁的时候,她妈妈奇迹一般的终于怀孕了。施梦绾想,这一胎妈妈一定会生个弟弟。这样妈妈的日子应该好过了。

    可是谁知道呢?施梦绾妈妈第二个生的依然是女儿。

    施梦绾奶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就连施梦绾爸爸也心情沉重。明明家里添了个小妹妹,可是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个笑脸。

    施梦绾已经懂事了,她不喜欢家里的气氛。她讨厌奶奶每天指桑骂槐的说她妈妈是不下蛋的母鸡。

    她讨厌爸爸因为她是女儿就愁眉苦脸,她更讨厌妈妈,明明生女儿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却偏偏把所有的责任都担在自己身上。

    就算是她再怎么讨厌那个家,讨厌家里的气氛。她依然努力的安慰妈妈,帮着妈妈带小妹妹。

    开解妈妈,告诉她生男生女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她不需要自责,不需要内疚。哪怕妈妈根本听不进去她也要说。

    这些都是她在课本里学的,电视上也演过。还有,现在早就男女平等了,老师都这样说,妈妈还在这样想,就是落后,愚昧。

    不管妈妈听不听,她反正努力的维持这个家的平静跟和睦。直到她听到奶奶劝爸爸说,让他把妹妹送走。到时候可以再生。

    说要是妈妈不同意,就让爸爸去抱二叔或者三叔家里的孩子过继过来。

    施梦绾终于怒了。小妹妹那么可爱。就算是女孩子,也是爸爸的孩子,爸爸竟然想着把妹妹送人?

    已经带了妹妹几个月,有感情了的施梦绾当场就气坏了。

    “送什么送啊?要送把我送走好。妹妹还那么小,你们把她送走,就没想过妹妹以后会怎么样吗?”

    奶奶没想到会被她听到,爆炸一样,开始骂街,骂完施梦绾的妈妈就骂起了施梦绾。说都是她的错,是她没有带来弟弟。

    施梦绾气坏了:“既然是这样,那我离开这个家好了。我倒是想看看,没有了我,你们能不能如愿。”

    施梦绾的父亲跟奶奶都以为她说的是气话。可是施梦绾却是认真的。

    她真的离家出走了。她拿着自己平时的压岁钱跟零用钱,直接从镇上挑了辆车去了县城里。那天县城还有最后一班去林市市区的班车。

    施梦绾的胆子也是真的大,就这么上了林市的车。

    可直到夜色降临,车子在林市车站停下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一时冲动做了什么事。

    她,十二岁的小女孩,就这么离家出走了。

    下了车的施梦绾,有一瞬间的后悔。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里。

    她对这个世界的全部认识除了学校就是书本跟电视。抱着身上还剩下的少少的钱,施梦绾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能干什么。

    隔壁的秀秀姐说在外面打工,一年能赚多少钱。可是她现在太小了。

    十二岁的她,虽然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五了,可是到底还是一个孩子。

    而且她没有学历,初中都没有念完,怎么能找工作?

    她沿着林市车站的街道往前走,越走越偏,后来就走到了这一片。

    这一片是林市出了名的平民区。那个时候这里虽然谈不上脏乱差,但绝对称不上多干净。

    施梦绾走着走着就饿了,她挑了一家小店,买了一个面包跟一瓶水垫肚子。

    她却不知道,她被人盯上了。

    她虽然只有十二岁,可是她妈妈却是当地有名的美人。施爸爸虽然在奶奶这一块性格不够强势,但也长得很周正。

    施梦绾完美的继承了父母所有的做点。丹凤眼,柳月眉,皮肤细腻,头发黑亮。

    十二岁的施梦绾已经可以预见,长大是怎么样一个美人。

    一个落单,看起来长得十分漂亮的小女孩,会经历什么?

    施梦绾不是一个笨蛋。她呆的地方虽然是一个小县城的镇上,但是老师也是会做安全教育的。

    吃面包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有人在不远的地方盯着她。

    那一瞬间,施梦绾十分慌乱。她又一次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

    可是让她现在回家,她不但没办法,也不愿意。

    她家不算穷,但也不富裕。身上的钱买完车票就没剩下多少了,现在想回家也没钱买票。更重要的是现在也没车回去了。

    她看着远处盯着自己的那两个看起来像是小混混一样的人,一咬牙,又进了那家小店。

    她借着再买一个面包的机会,跟自己赌了一把。她告诉那个店老板,说自己被人跟踪了。问老板娘店里有没有后门。她想从后门离开。

    万幸的是,那个老板娘是个好人。她告诉施梦绾后面有一个小门,在洗手间边上。

    不过也告诉了她,从这里出去了,就是小巷子,错综复杂。不认识的人,在这里面很容易迷路。

    施梦绾现在不怕迷路,错综复杂才好,那样万一那两个人盯上她了,她也可以想办法脱身。

    她已经决定了,从这里离开就去警察局。让警察送自己回家。

    管奶奶的脸色多难看,骂得多难听呢。反正她也不能真把她怎么样,了不起打一顿。

    她从后门离开,然后在那些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迷路了。

    迷路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但凡有一点声音,都会让她受到惊吓。

    她很怕那两个人追到自己,对她怎么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些极为杂乱的声音。

    漆黑的夜,昏暗的路灯,跟今天差不多的天气。

    她听到很多脚步声,其中有几个声音听得很清楚。

    “老大说了,不要他的命可以。废了他就行。”

    “好好的招呼招呼他,让他长点教训。”

    施梦绾这会已经忘记了自己也被人盯着了,她绕过小巷子往前,就看到了在巷子的里面,一群人围着一个少年拳打脚踢。

    昏暗的灯光,她看不清楚那个少年的长相。却在少年抬头的瞬间,对上了一双极为阴沉,犀利,有如黑暗之中狼一样的眼。

    施梦绾被那样的眼神给震了一下。

    她听到那个少年用着变声期特有的难听嗓音开口。

    “你们最好是杀了我。不然,你们今天对我做的,将来我一定十倍,百倍,奉还。”

    “哟,小子还挺横。”刚才那个声音又响了:“既然是这样,不给你点厉害,都对不起我强哥的名头了。”

    “兄弟们,往死里打。”

    那一群人接下来下手更重了。施梦绾听到了闷哼声,还有拳头落在人身上的声音。

    她光看都觉得疼。那个少年却不肯求饶,不但不肯求饶,还抓着一切机会反击。

    他那双眼睛,在黑夜里格外的明亮。施梦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明明被打成这样,却偏偏能让自己看起来比他们都要从容淡定。

    她左右看看,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对方人太多,她只有一个小女孩。

    她自己还头痛着呢,她不知道她要怎么样才能帮到对方。

    直到她看到那个说话的男人,操起一根钢管,对着少年的手就要敲下去时。

    施梦绾想也不想的加粗了嗓子吼了一句。

    “警察叔叔,就是这边,这边有人在打架。”

    说话的时候,她抓起地上的石头,不断的拍着旁边一个垃圾桶。

    她的脚更是用力的在地上不停的跺。那个感觉像是有很多人同时在走路一样。

    拿着钢管的叫强哥的人愣了一下,啐了一声。把钢管一扔,又踢了那个少年一脚。

    “臭小子,算是你运气。”

    “兄弟们,我们走。”

    施梦绾不断的跺着脚,不断的用石头拍着那个垃圾桶。

    声音越来越密也越来越大。那群人快速的散开了。她没有急着上前,而是等到脚步声完全听不到了,也不再有人出现了。

    这才小心的探出了头,想看看人是不是真的全部走光了。

    却对上了刚才那个少年,那双极为阴鸷的眼。那狼一样的视线,就这样在黑暗中死死的盯着她看。

    施梦绾吓了一大跳,身体往后退了一大步。没站称的她就这么跌坐在地上。

    刚才手上还抓着的袋子掉在地上。里面装的的那个面包也跟着掉出来。她也不敢去捡,只是双手撑在地上,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那个少年。

    他看起来很狼狈,非常的狼狈。鼻青脸肿都是客气的了。

    身上是血,手上也是血。衣服上还是血。嘴角流下的血渍,在这样的夜晚看着格外的瘆人。

    施梦绾刚才救他是凭着一时冲动,现在救下来了,却开始又纠结了。

    她救下的,不会是一个坏人吧?还是说——

    少年没有看她,他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掉落的那一个面包。

    施梦绾越发的紧张了,少年却把面包外面的那层塑料纸撕掉,然后三两口把面包解决了。

    这是什么操作?

    施梦绾看着少年,咽了咽唾沫,想说他吃了自己的面包。少年却还看到了袋子里的那一瓶水。

    他看了她一眼,把那瓶水拿来,然后将剩下的大半瓶水就这样喝光了。

    将瓶子往地上一扔,少年看了施梦绾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施梦绾却叫住了他:“喂。”

    少年转过身,重新看着施梦绾。施梦绾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你吃了我的东西难道就这样走?

    出口的话却变成:“你把垃圾扔地上了。这是不对的。”

    少年带着戾气的脸上此时闪过一丝嘲讽。他脚步向前两步,就这么站到了施梦绾的面前。

    她还坐在地上,少年站在那里,少年身高近一米七几。施梦绾缩了缩脖子,第一次产生了害怕的情绪。

    少年盯着她的脸看,在她以为对方会对她动手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动作。

    他弯下腰来,施梦绾吓了一跳,本能的用手挡着自己的头。

    少年却是将地上的塑料袋,瓶子,都捡了起来,然后在团成一团之后,准确无比的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扔完了,他看了施梦绾一眼,转身,继续往前走。

    施梦绾站了起来,鬼使神差的跟在他身后。没走几步,少年突然转过身来看她。

    那双狼一般的眼睛就这样盯着她的脸看,眼神凶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