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你跟踪我
    施梦绾纠结了一会,打开,里面除了几张卡,一沓现金之外,没有任何证件一类的东西。

    施梦绾正打算将钱包合上,却看到那本来放相片的地方是白色的,看起来似乎是相片的背面。

    心里闪过一丝怪异,什么样的情况,不把照片的正面示人?

    她看着那张照片的背面,总觉得自己能窥见一个秘密。基于礼貌,她应该把钱包放下,联系展昊泽让他来拿。

    但她是真的想知道展昊泽的钱包里放的是谁的照片。她的手伸向照片,正想抽出来——

    “施小姐的礼貌似乎欠佳。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

    门口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她差点没把手上的钱包扔出去。虽然没扔出去,不过也差不多了。

    钱包啪的一声掉在了桌面上,她看着门口那一抹高大的身影,有一种被人抓包的心虚。

    “展,展先生?”

    展昊泽站在门口,面无表情。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那修长的双腿此时往里面迈步。

    每走一步,施梦绾都有一种对方的脚步是踏在她心上的感觉。

    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得厉害。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只能将后背紧紧的抵着自己坐的椅背。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这样做坏事被人抓了个正着却让她没有底气。

    展昊泽已经走到了办公桌的位置,他绕过了桌子,直接就站到了施梦绾面前。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极力镇定:“展先生,我的工作人员捡到了这个钱包。现在物归原主。”

    撑着将那个钱包放到了展昊泽面前,展昊泽没有去拿,而是弯下腰,跟她对视。

    他的目光太过犀利,就算是见过不少名流的施梦绾,被这样的目光盯着,也有些怵。

    “展先生——”

    “不玩认错人搭讪的游戏了?”

    什么意思?施梦绾眨了眨眼睛,花了几秒才明白他的意思。

    她脸有些红,说不出来自己并不是认错人了。

    “展先生,如果你没有其它的事的话,我们已经下班了。”

    她垂下眼眸,心中有难言的感伤。那一年的时光,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上,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印记。

    可是那个给她生命中留下这样重重一笔的人,却再不记得他们之间的点滴。

    施梦绾理智回归,想起了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大哥哥了,现在他是展昊泽,是另一个女人的男朋友。

    她起身,将桌上的东西随意收拾了一下。正打算走人,才发现展昊泽站在那不动,

    她想伸手去拿包包的动作顿了一下,想了想,将那个钱包重新拿起来,递到了展昊泽面前。

    “展先生。”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半晌,伸手将钱包接过。他将钱包拿走的瞬间,指尖拂过了她的手背。

    他的手有些凉,此时已经过了中秋,林市白天很热,晚上却有些凉。

    不过她还是觉得对方的手凉得有些过分。收回手的瞬间,对上展昊泽的目光。

    他还在盯着她看。眸子狭长,目光犀利。鼻梁高悬,薄唇微抿。

    施梦绾盯着他的唇,突然就有一种冲动,想凑上去,亲吻他的薄唇。

    他的唇,也像是他的手一样是凉的,还是温的?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施梦绾,脸慢慢的红了几分。她没有谈过恋爱,这样隐秘的念头让她感觉略有些羞耻。

    “展先生?”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最终收回了手,将钱包装了起来。

    施梦绾松了口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未免太过尴尬。

    只是施梦绾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她的工作室,在林市地段算是不错的地方的一栋办公楼大楼的三楼。

    从工作室出去,有一条不算长的走廊,然后是电梯。

    当两个人一起走到电梯口时,施梦绾才意识到,她要跟展昊泽一起搭乘电梯。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脚步往后面退了两步。

    展昊泽刚好在此时按下电梯按键,看到她的举动时转过身看了她一眼。

    “呃。展先生你先走。我好像忘记锁门了。”

    她说话的时候,又退了一步。电梯此时到了,展昊泽站在那不动。

    “你刚才锁过了。”

    “啊?”

    “出来的时候,你锁过了。”

    是吗?施梦绾莫名的尴尬,电梯开了,展昊泽站在那看她。她无奈,一咬牙快走几步进了电梯。

    展昊泽看了眼她的背影,跟在她身后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门关上,狭小的空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施梦绾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短短的三层,让她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展昊泽就站在她旁边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她甚至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气息。淡淡的,类似于薄荷的味道。

    她上次以为他是自己的大哥哥时也闻到一样的味道。她不着痕迹往边上移动,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一抬眸却发现展昊泽在盯着她的脸看。她移动的脚步就这样定在那里。脸有些烧,这样不正常的人,根本不像平时的她。

    电梯一直没有动,她忍不住就看了眼电梯上方,才发现他们竟然一直停留在三楼。

    她愣了一下,不明白展昊泽怎么不按楼层。她看向展昊泽,他也在看她。

    被他的目光盯得一阵不自在,施梦绾不明白他想干嘛。不愿意一直跟展昊泽呆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的她,只能选择去按那个一。

    手快要碰到按键的瞬间,施梦绾才发现她探身靠近按键的同时,也靠近了展昊泽。

    她的手臂堪堪擦过他的身体,肩膀也跟他偎得很近。这样近的距离让施梦绾有一瞬间的闪神与失措。

    她下意识的去看展昊泽,发现他也在看她。

    幽深的目光深邃,她看不清楚他目光里的深意,那三个字却是本能的呢喃而出。

    “大哥哥?”

    展昊泽的目光倏地变了,多了几分阴沉。

    施梦绾被他突然变化的目光吓了一跳,下意识想退开。却忘记了自己此时往前倾的姿势。

    这样一退,身体整个失衡,她下意识想抓住什么,眼前除了展昊泽却没有其它的东西可以让她抓。

    电光火石之间,施梦绾放弃了,放任自己的身体往前,想用双手稳住。

    腰上多出一只大手,展昊泽的手放在她腰上,她的身体就这么半悬着,贴着他的身体,双手向前,整个人呈一种怪异的姿势。

    施梦绾再次窘了。她颇为狼狈的,手脚并用的想从展昊泽身上离开。手却在慌乱中反而打到他的脸。

    不是真的打,就是从他的脸上拂过。她吓了一跳,快速的收回手,如此一来,她上半身使不上劲,变成全部靠在了展昊泽身上。

    “投怀送抱?”

    “”

    施梦绾的脸很红,她呐呐的想为自己解释几句,展昊泽却在此时将她的身体轻易一捞,然后按在电梯墙壁上。

    “展——”

    “先是认错人,然后是投怀送抱?施小姐,你一向这样对你的客户吗?”

    近乎羞辱的话让施梦绾的脸色瞬间如血一般苍白。她想推开展昊泽,却发现他的身体有如山一般不可撼动。

    “展先生请你放开我。”

    “不叫大哥哥了?恩?”展昊泽盯着施梦绾因为窘迫,害羞而泛起的红云。修长带着微凉的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

    施梦绾的身体本能的颤栗了一下,她看了眼展昊泽的上方。

    “展先生,请你放手。”

    电梯里有摄像头,而她实在无意成为明天这整个一栋大楼的新闻人物。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没有退开,而是将手越过了她的身侧。施梦绾越发的紧张了。

    展昊泽却在此时按下了一楼的按键。收回手的瞬间,他靠近了她。

    两个人的脸,不足五公分。他盯着她的眼睛看。

    施梦绾有一双极为漂亮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看起来自带媚态。

    尤其是她此时红唇微张,似乎是在诱人亲吻。展昊泽的眸光微微沉了沉,语气比刚才更加的冷凝。

    “如果不想让男人在电梯里上了你,下次就不要做出这样勾引的举动。”

    施梦绾脸上的红色消失殆尽。

    电梯此时已经到了一楼,展昊泽松开手,退后了一步。看也不看施梦绾,就这样迈出电梯离开了。

    如果不是最后的意志力在支撑,施梦绾几乎就要滑坐在地上。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勾引?他可真敢说。

    要不是因为他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大哥哥。要不是因为她对他始终有不一样的情绪。

    她怎么会放任自己如此失态?

    眼看电梯又要关上,施梦绾抓紧了自己肩膀上的包包,快速的迈出了电梯。

    夜风吹来,有些冷。也得以让她完全的冷静下来。

    有些人已经不是当初的人了,她不需要在意。也不需要计较。

    她只需要当那个人不是她的大哥哥。她只需要再去重新找她的大哥哥罢了。

    苏青桑并没有在荣城久呆。不过是呆了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她每次出门一定会给自己带礼物。这次也不例外。

    施梦绾心里有事。却不能让苏青桑看出来。借着嬉笑的话,把苏青桑的注意力引开了,她没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

    到底是她心心念念的大哥哥,那样说她,施梦绾有些受不了。好在她惯会调节自己的心情,没两天就让自己把这事给放一边去了。

    陈菲菲后来又来了一次,不过是跟着她一个朋友来的。没看到展昊泽,施梦绾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

    时间放前走了半个月。这天苏青桑难得有时间,说要请她吃饭。

    两姐妹很久没聚会了,施梦绾去了,发现霍靳尧也在。

    她最开始还有些不自在,现在倒是完全习惯了。

    有霍靳尧跟苏青桑在的现场,那就不叫虐狗。叫屠狗。

    两个人吃顿饭都要秀个恩爱让她也是有些无语。打趣了几句,又觉得自己有些心塞。

    人家恋爱都不谈,直接跳到结婚。现在也过得很好。

    有可能她真的要听苏青桑的建议,忘记掉大哥哥,然后找一个男人,说不定也能像苏青桑跟霍靳尧这样呢?

    心里这样想,她却清楚的知道这不太可能。

    跟苏青桑分开之后,施梦绾没有急着回家。有些烦闷的她,不自觉就将车开到了一条小巷子的入口。

    巷子很黑,只有路口有隐隐的灯光。

    施梦绾并不觉得害怕。她盯着那条小巷子看。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来,从这条巷子里穿进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十几年了,林市很多地方都变了,就这里,到现在都没有变。

    从巷子口穿过去,两边都会是小巷子。大小不一,住了很多人。林市底层社会的人,几乎都住在这里了。

    她看着路口后面那一片隐藏的黑色,下了车。她今天胆子很大,事实上这个地方她以前也经常来。

    她不怕遇到危险,这边的人,虽然说不上多友好,但真没什么恶人。

    巷口最外面有一家卖早点的,这会关了门。再往里面,是一家小卖部,今天也关了门。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她特别饿,很饿。她想吃东西,可是身上没有钱。

    后来呢?

    大哥哥找来一个馒头,扳开了,一人一半。说是一人一半,事实上却是她的那一半多,他那一半少。

    她说:“大哥哥,你更大,你吃这块大的吧?”

    “不用,我是男人,更能扛饿。你吃吧。”

    十几岁的少年,哪就是什么男人,但是施梦绾却觉得那个少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那么瘦小,那么青涩,却养了她一年,整整一年。

    她那个时候吃着那一个馒头,看着大哥哥三两口就把那小半馒头解决了。她知道,大哥哥没吃饱。

    她故意剩下一半,说自己今天没胃口,吃不下了。在大哥哥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馒头放进了他嘴里。

    那个时候,大哥哥是什么反应呢?

    施梦绾的回忆让人中断了。她听到前面不远的分叉巷子处,有声音传来。

    时间不早了,施梦绾并不打算惹麻烦。她转身想走的,却听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陌生的声音。

    “废话少说,你们是要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展昊泽的。施梦绾愣了一下,不但没走,反而将脚步越发的往那边靠近了。

    “很嚣张嘛。既然是这样,我们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有些尖锐的男声响起,施梦绾很快就听到了闷哼声,还打斗声。

    她听得出来,对方人不少。借着巷口昏暗的路灯,她极小心的靠近了。

    借着一根电线杆的遮挡,她小心的探出头去。

    她看到了一群人在打架。不,说是一群人打架不太对。应该是一群人围着一个人在打。

    那一个被人围着的,自然就是展昊泽。

    借着路灯看清楚那张脸时,施梦绾差点没叫起来。

    他怎么在这里?还有,怎么这么多人要打他?难道他又惹了什么麻烦了吗?

    她想到那一年,大哥哥为了养活她,每天都很辛苦。

    有一次,他要回来的时候,在巷子口被两个看起来比大哥哥高,比他壮得多的社会青年拦住。

    对方要大哥哥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大哥哥怎么会愿意呢?

    为了保护他好不容易赚回来的钱,他不肯交出来,结果被他们两个人打。

    那个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打他一个。

    当年的展昊泽或许是没有能力,可是现在的他应该不一样了吧?他可是要娶陈菲菲的人。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惹上这些社会上的人呢?

    施梦绾脑子里这会胡思乱想得厉害。眼神却是难掩的担心。

    她想她现在是不是应该报警,让警察来片?又或者是想办法把那些人引开?

    可是施梦绾还什么都来不及做,她就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势。

    刚才一直在胡思乱想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展昊泽已经将那群人都打趴下了。

    展昊泽还站着,距离有点远,她看不出来他有没有受伤。

    可是她却呆以看到刚才动手的那几个人,这会都躺在了地上。小巷子里一片哎哟声,看得出来都伤得不轻。

    这样的变化让施梦绾震惊。什么时候,大哥哥的身手这么好了?

    “告诉你们的主子,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在这里,随时奉陪。”

    “你,你——”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个人,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什么新鲜玩艺出来。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句威胁的话。

    施梦绾看到展昊泽没事,正打算离开,展昊泽却已经开始往这边走了。

    施梦绾吓了一跳。她还没想好往哪边躲的时候,展昊泽已经走到她身边了。

    经过她身边时看了她一眼,然后停下了脚步,看着将身体的一半隐藏在电线杆后面却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一样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听够了?”

    施梦绾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他发现,她这会想躲都没地方躲。

    看了眼身后那此还躺在地上叫疼的人。施梦绾退后了一大步。脚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差点就踩到了。

    不过这次她很好的平衡了自己的身体,没让自己再摔倒。

    “好,好巧啊。展先生。”

    展昊泽没有理会她的招呼。他看了眼巷子另一头的那些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施梦绾身上。

    “你跟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