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完结倒计时一
    “靳尧?”

    “恩?”

    “我突然觉得,我好幸福。”

    “恩。”霍靳尧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淡淡的奶香味。

    她自从生了孩子,身上满是母性的光辉:“我也觉得很幸福。”

    苏青桑将脸贴着霍靳尧的胸膛。很久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小可怜。

    私生女,没人疼,没人爱。所以她只能自己爱自己。

    现在却突然觉得可能是前面那二十几年过得太委屈,所以后面让她加倍的幸福回来。

    “对了。”苏青桑想到的,她能为向采萍做的:“如果,我是说如果,苏沛真出来以后,她能改过,我们就不要再去管她了吧。”

    她知道向采萍最在意的是什么,而她能给她的,也只能是让她最在意的事情不要再毁掉了。

    当然这个前提是苏沛真自己争气,不再乱来。

    “我答应你。”

    霍靳尧这一点,还是可以保证的。只要苏沛真不作死,出来以后,相信她的人生依然可以继续下去。

    而且以苏沛真的能力,是可以让自己过得好的。前提是她愿意。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苏沛真的事情了:“她最近怎么样?”

    “不错啊。”霍靳尧因为向采萍的关系,今天还真让杨文昌去问了一嘴。

    “她应该能得到减刑。现在已经减了半年了。”

    “真的?”那太好了,说明苏沛真现在是真的悔改了。

    “恩。听说她在监狱里教人学习。过年前一个月,监狱组织文艺晚会。是她带的头,据说排了好几个节目反应都不错,上面对于他们监狱现在的成绩都很满意,算她立了一功,得到了半年的减刑。”

    “她如果愿意继续这样下去,估计不到三年就能出来了。”

    不管她那样做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减刑,以她的高傲愿意做这些事情,就已经是一个进步了。

    “真好。”苏青桑想到向采萍:“这样阿姨也能过得好一点了。”

    霍靳尧不置可否,就算苏沛真出来,不再做坏事,能不能接受向采萍还是两说。

    “行了,你还在坐月子呢。你就不要去管别人的事了。睡觉。”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我现在也不累,事情都让你们做了。我根本无事可做。”

    家里有两个阿姨,两个保姆专门照顾孩子。她除了喂奶,很多时候都插不上手。

    至于说抱孩子就更难了。要不是现在两个孩子基本都是睡觉多,家里都是抢着想抱的长辈。

    霍老爷子是最高兴的一个,他最近人逢喜事精神爽,几乎是笑得合不拢嘴。

    跟他一样年纪的活到他这个岁数的不是没有,但四代同堂的不多。有四代同堂的可没谁家里是生双胞胎的啊,而且还是龙凤胎。

    这让霍老爷子怎么不得意呢?只感觉整个人走路都能生风。

    不光是霍老爷子高兴,霍阳远跟霍阳秀没事都喜欢过来看孩子。

    过了前面几天,两个小家伙的五官也慢慢长开了。有霍靳尧跟苏青桑的颜值在,两个宝贝长得是粉雕玉琢,看起来可爱得不行。

    想想长得像霍靳尧,但能看到苏青桑的轮廓。念念则像苏青桑要多一些。但是那眉眼还是能看到点霍靳尧的影子。说起来两个小家伙长得还是很像的。

    每天看着两个小宝贝,苏青桑只觉得什么都满足了。

    生产时候的痛,差点睡过去醒不来的后怕在此时都变得微不足道。

    过了正月,就是小宝贝的满月了。荣城这会天还特别冷,苏青桑又刚出月子,不想大肆庆祝,跟霍老爷子说只是请家里人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就好。

    霍老爷子怎么会愿意呢?

    苏青桑再三劝说,只说两个孩子现在还小。不需要太过张扬。

    霍靳尧知道苏青桑的意思,孩子还小,现在外面天又冷,如果要大办,势必要把两个孩子抱出去见人。

    苏青桑心疼孩子,不愿意。

    有霍靳尧帮着一起劝说,加上刘童佳也觉得现在还小。霍老爷子只能退一步。

    小满月不宴请可以,但是大满月一定要大办。本来霍靳尧跟苏青桑结婚就没有在荣城办婚礼,霍老爷子也有想借这个机会,给苏青桑

    这一次苏青桑跟霍靳尧没办法再违霍老爷子的意了。只能同意了。

    三个月,荣城那时天气也暖了。把孩子带出去也合适了。

    厉千雪在荣城呆了大半个月,到底还有事情要忙,过了元宵节就回林市了。

    走之前特别不舍得想想跟念念,回了林市每天都要跟苏青桑通话至少三次以上。

    每天睡觉前都要看看自己的外孙外孙女再去睡。

    想想跟念念慢慢长大,五官综合了霍靳尧跟苏青桑两个人的优点。意外的越长越相似。

    但是长得像,个性却一点也不像。

    想想长大了一点,嗓门越发的大,经常一不高兴了吼两嗓子,能哭得连楼下都听得到一两句。

    念念就不一样了,很少哭。有时候看到想想在哭,她眨着眼睛看他,好像不太明白他在哭什么。

    这个时候就会发生很好玩的事情,想想看到念念不哭,只盯着自己看,反而不哭了。

    苏青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两个孩子。不当妈不知道,当了妈才发现小孩子真的是一天一个样。

    好像想想,头发长得也快,但是总要黑一些。

    可是念念呢?头发细细的,刚出生的时候还有点黄,慢慢的才变得更黑一些。

    喝奶的话想想经常霸道得把苏青桑的奶都喝光。念念要喝的时候就没有了。

    这个时候她就特别委屈,可是也不哭,就那样看着你。把苏青桑的心都看得化了。

    下次就先喂念念,不喂想想了。可是想想又不干了。他闹起来,那动静大得很。

    苏青桑有时候都会想这孩子到底像谁?怎么这么能闹啊?

    她听刘童佳说霍靳尧小时候也蛮懂事的,又听话又好带。晚上都不用起夜的。怎么到了想想这里变成了一个混世小魔王了?

    苏青桑只好拼命的喝下奶的汤汤水水。就怕两个宝贝不够吃。

    就算是这样,想想还是喝上了奶粉。小家伙含着奶瓶的时候,那委屈的小模样看起来别提多可怜了。

    一开始怎么也不肯喝奶瓶里的奶。后来实在饿得狠了,才勉强喝两口。

    多试了几次,知道自己是喝不到妈妈的奶的想想,最后终于认命的接受了自己只能得到奶瓶的这个事实,抗拒倒是小了点。

    每到这个时候,苏青桑就觉得又好笑,又有些无奈。

    没办法,念念的身体体质比想想要差一点。真不能怪他偏心。

    就连霍靳尧也是有这样的想法。

    “男孩子,就是要养得糙一点。不就没奶喝吗?就这么大脾气,等他再长大点,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是这样说,可是每次孩子一哭就恨不得马上抱起来哄的人,也不知道是哪个。

    苏青桑懒得戳破他的嘴硬心软,反正孩子也是他的,到时候他要是真下得了狠手去收拾再说。

    时间慢慢向前过了两个多月,很快就到了两个小家伙一百天的时候了。

    因为霍老爷子说要大办,所以霍家在荣城最大的酒店,席开一百桌。把跟霍家有交情的人,还有商场上的合作者,家里远的近的亲戚,全部都请上了。

    已经一百天的想想跟念念,现在长得像是年画里的两个小娃娃。粉粉嫩嫩,特别招人喜欢。

    想想可不是第一次出门,打预防针,去医院检查,都出过门了。

    不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也一点也不怕生,只是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眼珠到处看。

    谁要是伸手要抱他,他都愿意让人家抱。谁抱他,他就冲谁笑一笑。

    念念也不怕生,却好像不喜欢跟人接触,只肯让家里人抱,其它人都不要。

    最后看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霍靳尧,马上就将头转过去,不停的看着他。

    念念非常喜欢霍靳尧。只要霍靳尧一抱她,她就会极为乖巧的呆在爸爸的怀里。

    这会看到人多,不管谁来,她都不想理,只是将脸埋在霍靳尧的怀里。

    其它人还好,霍靳尧那群发小都过来了。万显阳是爱玩的,唐墨寒也是好热闹的。

    一群人看着两个小娃娃,都是羡慕嫉妒得很。

    想想还好,谁抱都肯。念念不行,不肯让人抱。别人一抱就要变脸。

    霍靳尧也不舍得让他们抱,规定好,只能看,不能抱。

    “小丫头脾气真大。”万显阳啧了一声,眼中却是难掩的羡慕。

    “靳尧,你女儿这么高冷,我看啊。以后不知道哪家小子能追得上了。”

    唐墨寒看着霍靳尧的两个宝贝,十分羡慕。说真的,这几个发小,还真的就是霍靳尧这小子运气好。

    去其它地方开个分公司吧,人家开了个老婆回来了。

    娶老婆也没什么,关键是人家老婆还不是一般人。你看这生孩子,一口气就生两,儿子女儿都有了。

    “胡说什么呢?”

    霍靳尧现在可是把自己这个女儿看得跟眼珠子一样,一听唐墨寒这话就不乐意了;“什么哪家小子?谁敢打我女儿的主意,我灭了她。”

    “又胡说了。”

    苏青桑在一旁听不下去了:“难道你女儿长大没人要你才开心啊?”

    “我女儿怎么可能会没人要?”霍靳尧反驳:“我只是说我不会让他们打我女儿的主意。”

    “是是是。你就把她养在家里养一辈子好了。”

    “养一辈子就养一辈子。我又不是养不起。”

    苏青桑扶额,对于霍靳尧的女儿控,这几天她已经开始慢慢领教了。

    “靳尧,你可别嘴硬。”李峻生打趣:“说不定啊,你女儿晚几年不结婚,你还催呢。”

    “绝对不会。”霍靳尧才不舍得:“我才不舍得把我的女儿交到那些臭小子手上。”

    苏青桑失笑,都不想理这人。现在念念才多大啊?想那么远的问题干嘛?

    果然,李峻生一群人听到霍靳尧的话,眼中都是打趣。

    万显阳上前拍了拍霍靳尧的肩膀:“我就后悔没早点结婚。不然的话,我生个儿子。长大刚好就追你女儿。”

    “你别急。你现在生也来得及。”成先云看热闹不嫌事大:“女大三,抱金砖。你赶紧加油。”

    “不光是显阳可以加油啊。这样说我也可以啊。”

    唐墨寒跟着凑热闹:“我赶紧的结婚,赶紧的努力。到时候我们结个娃娃亲。”

    “滚犊子。”霍靳尧不接这个茬:“你们都离我女儿远一点。”

    一群人笑了,现在就能看得出来了。以后霍靳尧一定是个女儿控。护女狂魔是跑不掉了。

    宴会开始了,霍老爷子上台去讲话。

    他今天很高兴,活到这个年纪,什么都有了。就喜欢看着家族里人丁兴旺。

    “今天,我请大家来为的是什么,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霍某不才,这么些年在荣城这地方,承蒙大家照顾。先谢谢大家赏光。”

    这话说得是客套谁,大家也不会真当自己对霍家就有什么可照顾的。

    “大家都知道,这担子是要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传下去的根本是什么?是人。在这里,我想先谢谢我的孙媳妇。谢谢她为我们霍家带来了这么一对可爱的龙凤胎。谢谢她经历了辛苦,让我可以升级当曾祝你。我曾经说过我孙子霍靳尧,我觉得他这辈子作为男人来说,最有眼光的事情,就是娶了一个好老婆。”

    台下这时一片笑声,霍老爷子摆了摆手,继续说:“我的孙媳妇苏青桑,不光是霍靳尧的好伴侣,也是霍家的好媳妇。现在又为霍家添了一对龙凤胎。我这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可给的。我将我名下的百分之二的天域集团的股份送给我孙媳妇。”

    天域集团的市值是多少?百分之二的股份,也是相当惊人了。有这些股份,苏青桑以后是可以进董事会的。

    在场的宾客一下子都看向一旁抱着孩子的苏青桑。她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忍不住就看了霍靳尧一眼。

    霍靳尧的反应是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淡定。

    “不是。我要股份干嘛?”

    苏青桑小声的开口,霍靳尧冲着她笑了笑:“爷爷给你你就收着,放心吧。你要是觉得烫手,以后给两个孩子也一样。”

    他们说话的时候,霍老爷子已经开口说出了给两个龙凤胎的礼物。

    他名下的两处物业,外加两支数额过千万的基金。

    “靳尧,爷爷会不会送太多了?”

    他们现在还是两具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送了又能怎么样呢?

    “你啊,就别想太多了。这些东西既然是爷爷送的,就收着好了。”

    “可是——”

    苏青桑不是胆子小,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今天几乎所有的霍家的亲戚都来了。

    霍老爷子这么高调,说实话她真的不习惯。不光是霍老爷子。霍明光,刘童佳,在孩子出生后都有表示。

    两个小家伙现在还这么小,产业已经相当惊人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霍老爷子把这些东西送给了想想跟念念,霍靳尧又不是只有一个兄弟。

    他是只有一个。可是霍明亮跟霍明美呢?那里可还有其它的人。

    虽然他们现在没有结婚,但是早晚会结婚,也早晚会有孩子的。

    霍老爷子这般高调,只怕其它人看在眼中,要眼红的。

    “傻瓜。”霍靳尧凑过来:“你值得,孩子们也值得。”

    苏青桑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霍老爷子的想法。目光看向了旁边另一桌的霍明光一家。

    霍逸凡还在坐牢,霍逸杨跟霍曼姿跟着他们的父母坐在一起。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们当然不可能闹出什么不好听的事来。

    但是那个表情要说愉快,确实是称不上。

    “不要理会他们。”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霍靳尧握紧了她的手:“你放心吧。相信我,我有能力护着你,也有能力保护好两个小宝贝。”

    “恩。”

    苏青桑也没有太多担心,只是觉得这样高调不太好。可是现在事实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她只能接受了。

    “其实你真的不必太紧张。霍家的孩子每个出生的时候都会有相应的产业给到他们名下。以后霍逸凡他们如果再生孩子,肯定也一样会有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霍靳尧点头,不过不可能再像想想念念这么样隆重,这样多就是了。

    霍老爷子就算是会被人说偏心。但是有些事情人,他还真的就更偏向霍靳尧。

    这是其它人羡慕妒嫉不来的。

    满月宴办得很热闹,想想一直不肯睡,直到实在太累了,才在阿姨的怀里睡着了。

    念念则是没多久,就睡得很香甜了。结果回到家两个小家伙一起醒了。醒了就开始闹腾起来了,想要妈妈。

    苏青桑今天也是累了一天,这会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给两个小家伙喂奶。

    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哄得再次入睡,她也终于可以休息了。

    只是不等苏青桑走到门口回自己的房间,念念却又哭了。

    跟以往不那小声哼哼不同。念念这次哭得有点大声,苏青桑上前一看,发现女儿的脸色好像也不太好。

    “念念?”

    苏青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