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正文完结倒计时
    “你知道的,青桑生孩子的时候,状态不好,又出了那么多的血。这会身体很虚弱,需要休息。”

    “需要休息不表示昏迷不醒吧?”霍靳尧是真的急了:“你不是说没问题吗?既然没有问题,怎么人还不醒?”

    “我只是说没有大问题,没有说她就可以马上醒啊。”

    “那她到底要怎么样才会醒?”

    孙慧雅看着苏青桑,睡了一个晚上,脸色比昨天要好点了,但还是像纸一样苍白。

    这次生双胞胎让苏青桑元气大伤,现在这样其实也算是正常的。

    只是看着霍靳尧一副急切担心的模样,孙慧雅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

    “你别太紧张,也许明天就醒了。”

    “明天?还要等明天?”

    霍靳尧哪里能等得了?他现在一个小时,一分钟都等不了。

    厉千雪看着霍靳尧,这两天看着霍靳尧的表现,她这个当妈的都有点被震憾到了。

    只是,看着胡子拉渣,身上的衣服都皱了的霍靳尧,她忍不住上前开口。

    “靳尧,既然医生说青桑明天会醒,那你就再等一天好了。你看,你现在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你先回去收拾一下自己?”

    霍靳尧站在那里不动,他一分钟,一刻都不愿意离开苏青桑身边。

    刘童佳这会也来了,她身后跟着周婶,周婶手上拎着餐盒,还有一个袋子。

    “靳尧,亲家母说得有道理。你这个样子怎么行?去收拾一下自己吧。”

    她说话的时候,周婶上前把手上的袋子递给霍靳尧。

    “我帮你收了几套衣服,你就进浴室洗个澡,换身衣服,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想想孩子吧?你这样一身邋里邋遢的,你呆会怎么去见孩子啊?”

    霍靳尧看看刘童佳,又看看厉千雪,最后目光落在还睡着的苏青桑身上,到底没再抗争,进浴室去换衣服了。

    厉千雪跟刘童佳对视一眼,两个人眼中都有些担心。

    按说这孩子都生完了,休息也休息过了。怎么这都一天了,人还不醒?

    霍靳尧洗了个战斗澡,很快就出来了。换了身衣服,人看着精神了一些。

    一出来,就又坐到了苏青桑的病床前,眼神满是担心。

    病房里除了霍靳尧就是就厉千雪跟刘童佳两个长辈。厉老爷子霍靳尧他们昨天陪了一天外加大半夜。后来熬不住先回去休息了。

    孙慧雅看着霍靳尧,也只是是叹了口气,然后就离开了。

    入夜,长辈都去睡了。霍靳尧却怎么也不肯去睡,也不肯让护工跟阿姨来照顾苏青桑。

    他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一眼还没去看过,他也不想去看。他只是守着苏青桑,任谁说都不肯离开。

    “青桑,你就不想醒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吗?”

    “你看,你还没见过两个孩子呢。虽然我也没见过。”

    老大生出来没多久,苏青桑就昏过去了。好不容易等老二生下来,苏青桑更是彻底的脱了力。醒不来。

    “所以你别指望我告诉你,两个孩子长什么样,我也没见过。你要不要快点醒过来?然后跟我一起见一下?”

    “青桑。是你让我当父亲的,我希望我人生中剩下的所有第一次,跟每一次,都可以跟你一起经历。”

    他的眼睛有些红,他不想睡,他将脸轻轻的放在了苏青桑的手臂旁边。就这么看着她的睡颜。

    “老婆,我等你。”

    苏青桑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像是睡了一个长长的觉,睡醒了,精神要一点一点的恢复。她看到病房里有阳光照进来,窗台上还有雪。

    那阳光折射在雪花上,透着晶莹的光,格外的美。

    顺着那光线她看到黑色的发顶,霍靳尧就这么睡在她的床边,他的脸上带着青渣。眼底下也是一圈黑影。

    她记得她在睡着的时候听到很多话。醒来记得不怎么真切,就记得一句,霍靳尧说他爱她。

    她抬起手,轻轻的抚上他的发顶,又往着他的脸去。

    手刚碰到了霍靳尧的脸,就被他抓住了。他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眼中有明显的惊喜。

    “你醒了?青桑你醒了?”

    苏青桑想说话的,可是声音发不出来,喉咙好干。霍靳尧给她倒来一杯温水,看着她喝完。

    苏青桑感觉舒服得多了,这才看清了霍靳尧的模样。比刚才他睡着时看还要糟一些。

    “好丑。”苏青桑吐糟,看着他发红的黑眼圈,还有一脸青渣:“这样的你都不帅了。”

    “你醒了。你醒了。”霍靳尧没空理会她的打趣,他只能通过不断的亲吻她的手心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

    “你醒了,青桑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你醒了。”

    “孩子呢?”苏青桑感觉到肚子空空的,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在昨天把孩子生下来了:“孩子怎么样?”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你一生完孩子注昏过去了,我根本没空去管孩子。”

    霍靳尧到现在都难掩担心。苏青桑却瞪大了眼睛看他:“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我睡这么久的时间,你总要看一眼吧?”

    “不看。”霍靳尧很任性,他握紧了苏青桑的手,脸上的神情难得的有些任性:“要是你再不醒过来,我都想把他们送走了。”

    “霍靳尧。”苏青桑气结,瞪着霍靳尧半晌,最后有些无奈了:“算了。你现在把孩子抱来给我吧。”

    “好像在保温箱。”霍靳尧不太确定,事实上是从孩子出生后他就没关心过,心思都放在苏青桑身上了。

    “孩子没事吧?怎么要呆在保温箱?”

    苏青桑脸上满是担心,这个一个声音响起来。

    “别听他胡说,孩子没什么事,老大昨天就回了育婴室观察,老二还在保温箱。放心吧,都很正常,只是为了确保稳妥才让呆在保温箱的。”

    “妈?”

    苏青桑看到厉千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手上拎着一个大袋子。

    看到苏青桑醒了,厉千雪跟着松了口气。说真的,苏青桑要是再睡下去,她也要吃不消了。

    “没想到你醒这么早,刚好,这里有早餐,还有我让阿姨炖的汤。青桑你醒了就来喝汤,孙主任说你伤了元气,接下来啊,你可要听我的,好好的补一补。把身体恢复回去才是。”

    “妈,也没有你说的那样。这补也不是乱补的。”

    “我不管,你先把这碗鸡汤喝了再说。”

    “好。我喝。”

    苏青桑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跟厉千雪争,她以为自己只睡了一天,并不知道她睡了两天。

    起来去浴室洗漱,出来才被告之她竟然睡了两天。她自己都愣了。

    “不可能吧?我一向觉得我身体很好的。”

    “你还说呢。初二生孩子,睡一觉睡到初四,也就是你了。”

    厉千雪的话里满是心疼,苏青桑吐了吐舌头,重新在床上坐下。很配合的把鸡汤喝完。

    她是真饿了。一碗汤下肚,感觉精神也恢复了不少。

    “我想去看孩子。”

    “我带你去吧。”霍靳尧刚才去找来轮椅,知道苏青桑醒了一定会想去看孩子。

    两个孩子,一个在育婴室,一个在保温箱。

    看到苏青桑醒了,特意来看她的孙慧雅跟她说了一下情况。

    “大的没什么问题,小的出生的时候在宫口卡的时候有点久,出生的时候呼吸有些弱,但是生命体征正常。没问题的,你放心吧。”

    “好。谢谢孙主任。”

    大宝在育婴室呆了两天,五官比刚出生的时候要长开了一些,小脸红红的,看起来非常健康。

    “大宝出生的时候是二点八公斤。小宝是二点五公斤。小宝要轻一些。不过都很健康。青桑,你真厉害。”

    苏青桑看着那个小婴儿,只觉得心软成一团:“孙主任,我可以把他抱回病房吗?我想给她喂奶。”

    “当然可以,你可以试着让他喝奶,不过你这有两个,估计到时候奶水要不够的。”

    苏青桑笑了笑,不管够不够,哺育孩子这件事情上,她都不想借他人之手,她想自己来。

    看过大宝,又去看了看小宝。小丫头握说一出生皮肤就不像一般的孩子发红,而是白嫩嫩的,小小的一个,看着非常可爱。

    苏青桑看到女儿,有一种心都要化了的感觉,跟看到儿子完全不一样。

    “靳尧,那是我们的女儿。”

    “恩。”霍靳尧也看到了,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女儿。小小的脸紧紧闭着的眼睛。

    她睡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霍靳尧却能感觉到自己人生的完满。

    他弯下腰去,用力的抱住了苏青桑:“老婆,谢谢你。”

    直到此时他才有真切的,自己已经当了父亲的感觉。一儿一女,加上苏青桑。他们现在以及以后会是他全部的世界。

    “谢谢。”

    “不客气。”苏青桑笑了。看了孙慧雅一眼:“她还要观察很久吗?”

    “不用,明天就可以离开保温箱了。”

    孙慧雅笑了笑:“你女儿像你,也很坚强。”

    苏青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她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孙慧雅让她先回去休息,至于跟孩子接触,不急,总有机会的。

    厉千雪昨天已经见过外孙了,不过现在再看到还是忍不住就想抱。

    “长得真好,像霍靳尧小时候。”刘童佳在一旁看着孩子,长开了点,五官就更能看出像谁了。

    “我觉得这个眉眼还有点像是青桑。”

    “这么小,你们就能看出像谁了?”跟着赶来的苏昱昕看了那个小婴儿一眼,啧了一声:“我怎么觉得谁都不像呢?”

    “怎么说话的呢?”厉千雪忍不住在儿子的头上拍了一下:“胡说什么?”

    “本来就是。也就你们看得也刚来像谁。我看了啊。倒觉得像我。”

    苏昱昕一点也不客气:“你们没听过吗?外甥多似舅。”

    “噗。”苏青桑忍不住就笑了,她一笑,就觉得腹部有些疼。只是忍不住。

    “你跟青桑长得像,你说孩子像谁?”

    “所以啊。”苏昱昕相当厚颜的开口:“那必须像我啊。”

    刘童佳都笑得不行了,被苏昱昕逗得很乐。

    苏青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觉得,真好。

    “孩子大名叫什么?”

    厉千雪看着刘童佳:“大名要是没那么快定下来,就先叫小名吧。”

    “大宝的小名叫想想,小宝的小名叫念念。”

    “想想?好。好好。”刘童佳抱着想想,看着那稚嫩的小脸,眼眶突然就有些红了。

    “妈。”

    霍靳尧站在她旁边,手放上了刘童佳的肩膀,什么也没说,但是这个名字已经把什么都说了。

    “没事,我是高兴的。”

    刘童佳看着怀里的孩子,曾经有过的痛苦因为这两个孩子的降生,都消弥了不少。

    遗憾还有,但是她会学着释怀,放下。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一天后,苏青桑恢复了大半,因为是顺产,观察了没有问题之后就出院了。

    跟着她一起出院的,还有两个粉雕玉琢,白嫩可爱的小宝贝。

    回到家,本来想大肆庆祝一下的霍老爷子,在苏青桑的阻止下只能先按下兴奋的心情。

    孩子们还小,人太多来来往往的,确实不好。只能等到满月了。

    但就算是不能大肆庆祝,霍老爷子的欢喜还是显而易见的。霍家的亲戚也都知道了。

    除了之前去医院的,还有很多人来看一对双胞胎。当然,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到的。

    苏青桑带着孩子在楼上坐月子,不是特别熟的,只能知道苏青桑生了一对龙凤胎,却没办法见到两个孩子。

    两个宝贝如果只有苏青桑一个人是照顾不过来的。哪怕是有厉千雪跟刘童佳也一样。

    她们又会做什么呢?霍家专门请了两个保姆,两个阿姨,一起来照顾两个宝贝。

    厉千雪趁着过年的假期留下来,每天看着外孙外孙女,觉得心都跟着软成一团。

    过了初七,苏昱昕跟厉老爷子先回了林市,厉千雪继续留下,想多陪女儿几天。

    霍靳尧恢复了上班,虽然他想多陪苏青桑母子一段时间,但是公司确实还有事情是要他处理的。

    但是他现在完全不去外面应酬,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杨文昌跟张阳。实在要他做决定的他再去公司。

    甚至把一部分公事扔给霍明光。而他则管自己这样的行为称之为陪坐月子。

    霍靳尧学着怎么当一个奶爸,明明家里有保姆,有阿姨,可是他在大多数时候,更愿意自己动手。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抱想想时的感受。也记得自己第一次抱念念时的感受。

    当两个孩子在他手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抱住了全世界。

    他第一次换尿布的荣幸落在了想想身上,可能是因为身为哥哥,身体也比妹妹要好的关系。

    想想吃得也多一点,几天的时间,就已经跟念念拉开了距离。脸红红的,人看着也精神。

    哭起来也大声。有时候他一哭,给人感觉整个一层都能听得到。

    他第一次大哭的时候,霍靳尧还有些不明所以。明白孩子只是尿在身上了,他亲自给孩子换尿布。

    有些笨手笨脚的,但却是格外小心。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突然就有一个感觉。她想,霍靳尧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爸爸。

    他会将所有的爱,都给这两个孩子。

    虽然想想闹人,但更让人心疼的,却是念念。

    跟想想相反,晚出生几十分钟的念念非常地安静。很少哭闹,就算是想吃奶了,或者是要换尿布了,也只是小声的哼哼几句。

    她哼哼的时候,脸红红的,憋着气一样,看起来让人心疼得很。

    因为这样,念念更让霍靳尧心疼一些。他恨不得时时把女儿时时抱在手上。

    每天除了照顾苏青桑,他花得最多的时间就是在两个孩子身上。

    想想跟念念洗三的时候,霍家人都来了。怕会惊着两个孩子,霍靳尧只是把双胞胎抱给大家看了一眼,就又抱回房间去了。

    他现在护短得厉害,比苏青桑还要容易惊醒。

    宝贝的房间安排在两个人房间的隔壁,里面也有保姆跟阿姨一起照顾孩子。

    可是每次只要孩子一哼哼,霍靳尧竟然能第一时间就醒过来。

    他每天白天要上班,晚上还抽空照顾孩子。还负责陪着苏青桑,跟她一起慢慢恢复身体。

    几天的时候,苏青桑被养得恢复了不少,人也看着丰腴了点。但霍靳尧却是瘦了。

    厉千雪看在眼中,对这个女婿倒是多了几分满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霍靳尧做的,再想想苏成辉做的,她能看出来,霍靳尧是真心爱苏青桑,对他们母子也好,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苏青桑生了孩子的事,没有特意通知苏成辉。他想知道的话,自然会知道的。

    厉千雪可不认为自己有通知他的必要。她巴不得看不到苏成辉才好。

    她不提苏成辉,苏青桑也不在她面前提。两母女白天经常陪在一起。厉千雪怕苏青桑坐月子无聊,总是陪着她说话,照顾她。

    跟霍靳尧照顾两个孩子一样,厉千雪对于苏青桑的事,有些就宁愿自己来。

    她经常自责自己以前做得不够,恨不得再对苏青桑好一引起才好。

    十几天下来,两个人的感情倒是增进了不少。还有刘童佳,借着这个机会,她跟霍靳尧的关系也恢复了不少。

    家里多了两个孩子。长辈之间能聊的话题都多了。

    比如今天念念又多喝了一顿奶。想想又哭了几回。

    霍家因为两个孩子的存在,突然之间就增加了无数的生机。

    这天,霍靳尧回了家,拎着一个袋子。这段时间,礼物已经足够多了。

    厉千雪也好,刘童佳也好,都没有人觉得意外。

    东西拎上楼,也没有人拆开。直到晚上了,其它人都已经回房间去睡了,孩子也被抱去婴儿房休息,霍靳尧拎着那个袋子在床边坐下。

    “什么?这么神秘?”

    霍靳尧说苏青桑生孩子辛苦,然后时不时会带点惊喜给她。

    但是像今天这样神秘却还是第一次。

    霍靳尧没说话,只是从里面拿出了里面装着的东西。

    是两件毛衣,外加两件连体衣。还有两件小背心,全部是用羊毛织的。不厚,适合小婴儿穿。

    看得出来,是上好的羊毛织起来的。细细的针脚,织得特别的柔软。手摸在上面十分的舒服。

    不需要霍靳尧细说,苏青桑就知道这个是谁准备的。

    “阿姨来了?她来找你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并没有来找我,而是找了杨文昌。”

    天域集团没有预约是进不来的,向采萍也不打算打扰霍靳尧,让人知道她眼霍靳尧还有关系。

    她去天域集团,找了杨文昌,把这个给了他。杨文昌以前帮着霍靳尧处理过不少的事情,自然认识向采萍。

    她说推测出这段时间应该是两个孩子差不多要生的时候了。她不方便上门,但是礼物先准备好。

    当杨文昌告诉她孩子已经生下来的时候,她十分高兴。又听说生了一对龙凤胎的时候更高兴。

    把东西交给杨文昌,让他转交给霍靳尧。

    “太好了。真好,青桑是个有福气的人。”

    “麻烦你跟靳尧说一下,让他不要告诉青桑是我准备的。”

    她这样说,但是霍靳尧却不可能不说。更何况以苏青桑的聪慧,不可能猜不到。

    苏青桑的手抚过那两件毛衣,抱起来,轻轻的闻了闻,想到某件事情,突然就笑了。

    “收起来吧。”

    “恩?”

    “等我妈回林市,再拿出来给孩子们穿。再说了,现在也太大了,穿不了。”

    “好。”霍靳尧点头,起身把那里面的毛衣拿起来收掉了。

    “还有这个。”

    一对长命锁。在林市,有这样的风俗,如果当了外婆,要给孩子准备长命锁。

    之前厉千雪已经买过了,比这个还更加精巧一些。但是这个,也能看出是向采萍的心意。

    苏青桑这会眼睛有点酸,她眨了眨眼睛,将情绪下压,看着霍靳尧。

    “都收起来吧,将来长大了,留给孩子们。”

    双胞胎是霍家的孩子,自然不差这一点东西。但这是一个心意。

    不管怎么样,苏青桑都谢谢向采萍,谢谢她为她做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