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我好像没有说过我爱你
    不光是他,厉千雪也懞了。站在边上一时都跟着反应不过来。

    “青桑你要生了?”已经傻掉的霍靳尧又问了一遍。

    苏青桑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她将手紧紧的拽着他的手臂:“快,送我去医院。”

    几乎是咬着牙将那几个字说出口,霍靳尧终于反应过来一般。

    “医院?对,医院。快,我抱你去医院。”

    他根本顾不上一边站着的厉千雪,抱起苏青桑就往停车的方向去,厉千雪想叫住他们,一拍脑门,快速的回屋里去跟霍家人还有厉家人说这个消息了。

    霍靳尧几乎是恨不得像是飞一样的赶去医院,可是偏偏昨天下过雪,他再怎么争也要顾及路况。

    速度快不起来,他整个人越发的紧张。尤其是看到苏青桑苍白的脸色时。

    “怎么样?青桑你是不是很痛?你忍一下,很快的。”说是很快,可是这下雪的路根本开不快。

    苏青桑只是肚子痛,她知道离真正的生还早。看到霍靳尧脸都白了,她还能试图安慰他。

    “霍靳尧。你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

    “你没有带随产包。”

    随产包家里准备好了,不过霍靳尧刚才只顾着把她带去医院,竟然没有带。

    “那怎么办?”

    霍靳尧连急刹车都不敢,将车速放慢下来。脸上满是急切:“怎么办?”

    “你不要这么紧张。放心吧,我妈会带过来,现在你只要专心开车就好。”

    开车,对开车。

    霍靳尧又专心去开车,可是没有办法,他总会时不时的转过脸去看苏青桑。

    苏青桑肚子很疼,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拿出手机给孙慧雅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可能要生了。得到孙慧雅肯定的答案,说她马上赶去医院时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将目光看向车窗外。

    荣城下过一场雪,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像是一个童话世界。

    腹部的痛开始剧烈了,她调整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

    霍靳尧尽可能的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

    市第一医院霍靳尧经常来,妇产科也经常来。可是他从来没有哪一次呆在这里的心情像现在这样焦虑,慌乱的。

    他抱着苏青桑一路狂奔,孙慧雅住得离医院近,这会已经到了。

    除了孙慧雅,还有沈灵芸副主任,杨璐,凌菲,李婷一些有经验的医生都来了。

    苏青桑怀的是双胞胎,如果可以,她希望顺产。但是她们都要先给苏青桑做过检查再说。

    孙慧雅先安排苏青桑去做了一些基本的检查,霍靳尧一直陪着。

    检查完,孙慧雅跟苏青桑一起看各种数据。

    “青桑,你现在情况不错。尽量顺产吧。”

    “恩。”苏青桑自己就是医生,不需要孙慧雅多说,全程配合。

    很快的,霍家其它人都来了。霍老爷子,霍明光夫妇。还有厉家人。

    厉千雪看着苏青桑,她眼中满是担心。

    “青桑?你怎么样啊?能不能行啊?要不,还是剖吧。”

    厉千雪可不会去管什么其它,她只要她的女儿好好的。

    “妈。”苏青桑其实真的疼,但是厉千雪的关心却让她在温暖中又有几分无奈:“孙医生都说了,情况很好,可以自己生。你就别劝我了。”

    “可是——”

    “妈,你放心吧,我自己就是医生。我知道怎么样是最好的,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那,我要陪你进去。”

    “妈,你就别陪了。外公还在这里呢。你难道不要陪着外公吗?你放心吧,孙主任跟沈主任都特别有经验。也接生过不少的双胞胎了。完全没有问题的。放心吧。”

    厉千雪这会就算再怎么不放心,也只能选择相信苏青桑。

    苏青桑打算进产房了,这里她进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为别人把孩子生出来,还是第一次自己进去生孩子。

    “青桑。”霍靳尧上前,握住了她的手:“青桑,你怎么样啊?还疼不疼啊?能不能自己生?有没有问题?会不会有危险?我看电视上经常说什么难产,你要不还是听你妈的,剖腹好不好?”

    “你很害怕吗?”苏青桑的问题是打趣,这样语无伦次又紧张的霍靳尧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呢。

    她是开玩笑,可霍靳尧却极为认真的点头。

    “是啊。我好怕。”

    苏青桑愣了一下,霍靳尧握紧了她的手:“我真的很怕,青桑,你不会有事的,对吧?”

    “当然。”苏青桑第一次见到这样惊慌失措的霍靳尧,她肚子现在很疼,却因为他这样的反应,让她觉得好像疼都没那么剧烈了。

    “有孙主任在,你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

    苏青桑看霍靳尧的状态,原来还想着让他陪着自己进产房的,现在看他这个样子,算了吧。

    “你就在外面等吧。”

    “不。”霍靳尧很坚决:“我要陪你进去。”

    “你确定?”苏青桑相当冷静:“其实你不需要进去陪我。孙主任也好,沈主任也好都是很有经验的医生。有她们在,我一定会好好的。”

    “我要陪你进去。”

    霍靳尧很坚持。苏青桑点头:“好。那你呆会可不许添乱。”

    “保证不会。”霍靳尧竖起三根手指保证。

    可是等他真的进了产房之后,霍靳尧发现自己刚才的保证好像说早了。

    苏青桑很淡定,这种淡定比她上手术台时还淡定。睡在产床上,听着孙慧雅说一些注意事项。

    “呆会我说用力的时候你再用力。”

    “好。”

    苏青桑很疼,疼得脸色发白。但是霍靳尧的脸色比她更白。

    “老婆你疼的话可以咬我的手的。”

    霍靳尧抓着她的手非常用力,看得出来,他超紧张。跟他的紧张相对的就是苏青桑的淡定了。

    “我没事咬你的手干嘛?”

    “你不是疼吗?”

    “我能忍。”

    “别忍。你还是咬我吧。”

    苏青桑深吸口气:“霍靳尧,你冷静点,不要忘记了,我是医生。”

    “哦。”霍靳尧看着她的脸越来越苍白,呼吸也越来越重,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

    “老婆你真的不咬我吗?”

    孙慧雅已经开始为接生做准备了,看到霍靳尧这个样子,莫名有点想笑。忍住了。

    “闭嘴。”苏青桑瞪了他一眼:“不要说话。”

    “青桑,你现在可以开始用力了。”

    苏青桑开始用力,她并不像一般的孕妇那样叫出声来。那样无济于事,还会让体力流失。

    当孙慧雅说用力的时候她就用力,说放松的时候她就放松。

    “很好,就这样。来,深呼吸,用力。”

    苏青桑在用力,却感觉霍靳尧的呼吸声越来越重。

    “老婆。”霍靳尧三十一年的人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脚都是软的。

    他紧紧的握着苏青桑的手:“孩子为什么还不出来?”

    “”苏青桑这会没有空去跟他说话,她算是意识到了,放霍靳尧进来就是一个错误。

    “我已经看到头了。青桑,别分心。用力。”

    霍靳尧越发的紧张了,苏青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掐红了。

    她疼得厉害,不光下面疼,上面也疼。

    “霍靳尧,你给我松手。”她咬着牙说,可是声音太轻,霍靳尧根本没听到。

    他整个都被孙慧雅说的那句看到头了给吸引了注意力。

    “青桑、你听到了吧?孩子要出来了?”

    苏青桑已经不想理他了,怀着想挣开他手的想法,一个用力。感觉到有什么从身体里出去。

    “出来了出来了。”

    “是个男孩,恭喜恭喜。”

    孙慧雅将孩子抱出来,霍靳尧的手抓得更紧了。

    “青桑,青桑你听到没有?出来了出来了。”

    苏青桑都不想理他了,她有耳朵,她自己会听。

    “哇”的一声,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可是来不及放松。肚子却更痛了。

    她刚才已经疼了太久了,久得都要撑不住了。

    孙慧雅的脸色凝重,她的手放在苏青桑的肚子上,看着苏青桑已经苍白而且快要脱力的脸。

    “青桑,你不能松懈,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霍靳尧的高兴维持不到十秒,孙慧雅的话让他的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还,还有一个?”

    “对啊。”孙慧雅也是接生过双胞胎的。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青桑。你先稍稍休息一下,我们呆会再开始用力,把另一个孩子也生下来。”

    “好。”苏青桑有气无力,她刚才就已经把力气耗得差不多了,这会真的没力气了。

    凌菲拿过一早准备好的温水,给苏青桑喝。

    她喝了两口,闭上眼睛休息。

    “青桑,你可不能睡过去。”孙慧雅怕她睡着了,你等一下,我现在帮你检查一下另一个孩子的情况。

    苏青桑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的点了点头。霍靳尧看着她现在这个模样,只觉得心疼得不行。

    他紧紧的握着苏青桑的手,完全没有打算去看那个刚刚生出来的孩子。

    “青桑。你听我说,现在里面这个的位置不太正,不过你不要紧张,我们一起来努力。”

    苏青桑已经没有力气了,看着孙慧雅,无声的点了点头。

    孙慧雅神情凝重。双胞胎顺产本来就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需要两个孩子都是头朝下的正常胎位。可是现在一个孩子出来了,另一个孩子却是手臂先露出来。

    她跟沈灵芸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的神色。

    苏青桑是真的没力气了。肚子比刚才疼得更厉害了。像是被刀子不断的捅着腹部,甚至在里面不断搅动的那种痛让她额头的汗大滴大滴的落下。

    孙慧雅的手放在她的腹部,想将胎儿的位置人为调整。苏青桑疼得厉害,身体一阵了的抽搐。

    霍靳尧觉得自己要晕了。他根本没办法去管那个孩子,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苏青桑身上。

    “青桑?青桑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苏青桑没办法给他回应,她很疼,疼得根本没力气。

    “孙,孙主任。”

    “孩子,能转过来吗?”

    咬牙问出这两句,就对上了孙慧雅凝重的脸。

    “我在帮你试着把胎儿的位置调整,你别紧张,你也是医生。知道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

    “。”

    苏青桑之前就查过资料了。有些生双胞胎的如果顺产,中间要间隔很长的时间才能生下来。她以前接生的双胞胎几乎没有顺产的,都是剖腹产的多。

    她既然打算了顺产,就没办法像剖腹产那样轻松。

    闭着眼睛休息,她困得不行,又困,又疼,又累,几乎真的要撑不住了。

    当医生的时候就知道怀孕生产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可是她没有想到,会辛苦成这样。

    “青桑,你醒醒,你别睡。”

    她迷迷糊糊听到孙慧雅的声音。不光有他,还有霍靳尧的声音。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很困难,眼睛根本睁不开。身体很疼,疼得她连睁眼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青桑,醒醒。孩子要出来了,你要配合我。”

    “青桑?”

    “青桑——”

    她听到身边不断的有人在叫她,可是她始终睁不开眼睛。好累,脱了力一样。

    这一刻,苏青桑已经不是那个冷静理智的医生,她知道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也没有力气了。

    “青桑?青桑。”

    霍靳尧看着脸色苍白,一脸无力的苏青桑。发现怎么叫都叫不醒她。

    他吓坏了,看向孙慧雅:“怎么办?孙医生?青桑现在醒不过来,要不,给她剖腹?”

    “现在已经剖不了了。”孙慧雅神情比刚才又要凝重了几分:“孩子的头已经落下了来了,卡在宫口处,这个时候,只能叫醒她,让她自己用力把孩子生下来。”

    “青桑,你听到没有?青桑,你快点醒醒啊。”

    霍靳尧这一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惊慌过。他慌乱无措,他整个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他握紧了苏青桑的手,不断的亲吻着她满是汗水的脸颊。

    “青桑,你醒醒,我们还有一个宝贝。你不要睡过去。你加把劲,不要睡好不好?”

    苏青桑听不到,又或者是扣到了,她也醒不过来。

    她只是觉得累,觉得好累,特别累。整个人都没有力气,更不要说生孩子了。

    “青桑?”

    “青桑?”孙慧雅的脸色相当难看,她伸手去掐苏青桑的人中:“青桑,你醒醒,加把劲,醒过来,只要一次就行。醒醒。”

    苏青桑觉得吵,又觉得累。有些事情是事不关已,真到了自己头上,往往就是医者不自医了。

    事实上她前面的表现已经相当的好了,只不过她怀的是双胞胎。

    “青桑?”

    霍靳尧叫了几遍,都没能把苏青桑叫醒,他的心越发的慌乱了。

    他握着她的手,弯下腰,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倾下身去,看着紧闭着双眼,整个人都已经虚脱的苏青桑。

    “青桑,我求你,醒过来。你听我说,有句话,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话吗?”

    苏青桑听到了,可是她真的太累,又太痛了。她没有力气。

    “青桑。”霍靳尧亲吻着她的脸颊,吻的力道有些重,他甚至不怕弄痛她,他想让她醒过来。

    “青桑。我爱你。”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亲吻着她的眼睑,她的鼻尖,她的唇。

    看着毫无反应的苏青桑,霍靳尧感觉到自己的眼眶都开始发酸,发胀。

    “青桑,你听到没有?我爱你。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他没看到苏青桑的眉心微微的动了动,他只是将脸贴紧了她的脸颊。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也是在医院,你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用那么有气势的态度说取消婚礼。当时我就想,这个女人真果断,也真坚强。”

    “你向我求婚,你问我要不要娶你?你没有看到你当时那个眼神。”

    期待中又带着一丝忐忑,害怕被拒绝,害怕会丢脸,尤其是在会在那样一个渣男面前丢脸。

    霍靳尧看着她倔强却难掩那一丝脆弱的眼神,心跳漏了一拍。

    他大大方方的答应了她的要求,他答应了娶她。他当时就想,有什么呢?不就是结婚吗?

    反正爷爷想他结婚也想了很久了。这个女人,这样的个性,爷爷应该会喜欢吧?

    婚后的生活,比他想的要美好得多。苏青桑个性表面看着有些冷情,可是内心却是热情如火。

    她的冷都是保护色,只是对着不熟悉的人。

    她的身世,她的个性,她的一切。在慢慢了解了之后,霍靳尧就发现,他的心里跟眼里,有了苏青桑的影子。

    他因为童年那一场变故,表面上没有任何问题,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有一道墙。

    铜墙铁壁的内心,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来的。偏偏苏青桑却能一点一点的,将她的墙给推倒,固执的住了进来。

    “青桑,我爱你。你听到没有?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

    他这辈子未曾尝试为家人以外的人流过泪。仅有的几次感动,都给了苏青桑。

    现在的霍靳尧,眼中尽是泪水,他享受跟苏青桑的夫妻生活,喜欢每天一下班就能看到她的身影。

    喜欢房子里因为她的存在而带来的温暖,喜欢她陪在他身边哪怕什么也不做就陪着对方。

    如果没有了苏青桑,他都不能想象,未来以后那么长的人生,他要怎么过?

    “青桑,我求你了。你醒过来,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青桑”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痒,本能的后退。对上了苏青桑的脸。

    她依然虚弱,依然苍白,却是睁着眼睛的。

    “你好,吵。”

    说完这三个字,她看向了孙慧雅:“孙主任”

    “孩子要出来了,你加把劲。”

    孙慧雅看到她醒了,脸上满是喜色。刚才的情况虽然说大人不至于危险,但孩子在里面卡久了容易窒息。

    “来,青桑,听我说,配合我。我说用力,你就开始用力。就一次,我们争取一次成功,把孩子生下来。”

    苏青桑无力的点了点头。

    “一,二,三,用力!”

    苏青桑是真的没有力气了,她在疼痛跟疲惫中,看到了霍靳尧堪比纸白的脸。

    她突然就抬起手,轻轻的抚上他的手。霍靳尧抓着她的手,将她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上。

    “霍靳尧。”苏青桑用心全身力气,挤出那句话:“我也爱你!”

    说完这句,她一个用力,那放松的感觉这一次是真正的来了。

    有什么从身体里离开了,她听到了孙慧雅的声音。

    “生了。这个是女儿。青桑,你生了一对龙凤胎。”

    苏青桑勾了勾唇,想笑的,可是她这会笑不出来了。

    所有的坚持在刚才那一瞬间都用完了,整个人松懈下来的苏青桑,彻底的晕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只听到霍靳尧那一声极为尖锐跟失措的叫声。

    “青桑。青桑!”

    病房里来看望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都来来去去好几拔人了。可是睡着的苏青桑一直没有醒。

    霍靳尧一直守在苏青桑旁边,他现在也没有空去管别人,更没有空去管孩子。

    明明孙慧雅跟他说,苏青桑没事,只是因为一连生下两个,失血过多,外加体力耗尽才睡过去的。

    可是没有见到苏青桑醒来,他怎么也不肯放心。

    他握着她的手,任周围来看苏青桑的人来来去去始终不曾松开。

    离苏青桑生下孩子都已经一天了。今天已经是年初三了。可是苏青桑还没有醒。

    霍靳尧都要坐不住了,他强忍着去按铃的冲动,跟自己说,一定要相信孙主任,相信他说的苏青桑没事的话。

    这两天都在下雪,傍晚的时候,外面的雪终于停了。

    霍靳尧看了眼窗外,又看了眼苏青桑。再次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青桑?你看,雪都停了,你不是说喜欢堆雪人?你快点醒,醒了我堆给你看。”

    “青桑,你生了一对龙凤胎呢。你们医院的医生都说你好厉害,你就不想起来看看孩子?”

    让霍靳尧失望的是,这一次不管他说什么,苏青桑都没有醒。

    他的心开始变得焦虑了起来。

    当孙慧雅又一次进病房来看苏青桑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孙主任,你告诉我,青桑都睡了一天了。她到底要怎么样才会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