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一墙之隔
    霍靳尧跟苏青桑的目光都落在展昊泽身上。

    展昊泽的神情却是相当的镇定:“我女朋友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去看看。失陪。”

    “你请便。”霍靳尧看着展昊泽,目光别有深意。

    店员没有阻止,展昊泽看了苏青桑一眼,进了那间试衣间。

    苏青桑总觉得今天的展昊泽的反应好像有点怪,不过她跟展昊泽不熟,也无从知道到底是不是他本来就这样还是看到他们才这样。

    同一时间另一间的顾客出来了,苏青桑拿起衣服看了霍靳尧一眼,对着他笑笑,进去试衣服了。

    霍靳尧宠溺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赶紧去换。他也期待她穿上这样民族风服装的样子。

    一墙之隔的另一间试衣间里,施梦绾已经穿好那一身民族服装了。可是她靠着墙壁,始终没有勇气走出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因为心情不好,被展昊泽强拉出来逛古城夜市竟然也会遇到苏青桑。

    而且还这么巧,进了同一家店。

    是了,她是服装设计师,苏青桑跟她是好闺蜜。她们两个在某些方面有很大的相似点。

    比如喜欢吃的东西,喜欢去的地方。包括她们喜欢的服装风格。

    她是服装设计师,这样的店最能给她灵感。可是同样的,在青城的苏青桑如果会从这样的店经过,也一定会进来看看。

    她换好衣服才听到了苏青桑的声音,本来已经打算出去的她只能留在试衣间。

    她听到展昊泽说要过来看看,她的心跟着悬了起来。可是当展昊泽敲门的时候,她却不得不开门让他进来。

    她的身体几乎完全躲进了门后,狭小的门根本掩不住她。她的脸看着墙壁内侧,哪怕明知道苏青桑此时在隔壁试衣间,她却怕自己被霍靳尧看到。

    展昊泽进了门,就发现施梦绾的脸色十分苍白。

    她甚至不敢出声,毕竟这里隔音很差。旁边就是苏青桑。她看着展昊泽,眼中有慌乱,有急切,还有窘迫。

    哪怕隔壁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也没有勇气让苏青桑知道,自己成了一个小三,一个她十分不屑的,却最终是事实的小三。

    展昊泽上前一步,声音很轻:“你没事吧?”

    施梦绾怎么可能出声呢?她咬着唇,恨恨的瞪着展昊泽。眼前这个男人,把她害得落到如此的境地。

    她眼中的怨气那么明显,展昊泽勾了勾唇,目光扫过了施梦绾身上。

    她挑的是一套维族的服装,大红的颜色衬得她肌肤如雪。她的长相很艳,但不是那种凌人的娇艳。

    衬这一身衣服,真有几分维族姑娘的味道。展昊泽微微眯起了双眼,向前一步。

    施梦绾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一步,后面就是墙壁,她退无可退。

    展昊泽靠近了她,头一偏,吻落在她唇上。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他竟然敢就在试衣间对她做这样的事。

    她伸手去推他,他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记,唇向右,转向她的耳边,咬着她的耳垂。

    “怕被人听见?”

    他用气声说话,声音很轻,只有他们可以听得到。

    但是施梦绾却总有一种会被人发现的恐慌。她认怂,看着展昊泽,希望他可以收手。

    “你说,如果我就在这里要了你,怎么样?”

    灼热的呼吸让她的颈项发烫,他的话却让她心底生凉,她连声音都不敢出,只能瞪大了眼睛看他,一副他疯了的模样。

    展昊泽不看她惊恐的表情,大手轻轻的顺着她后背的线条往下,最后落到她的腰上。

    “你这样一身,很美。”

    他毫不吝啬于自己的毛病,施梦绾却没有丝毫愉悦,她抬手去推展昊泽。

    双手被他制住,反制在她身后。

    “怕了?”

    施梦绾几乎要急哭了。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强盗。

    “你够了。”她不敢出声,只能无声的开口,眼神满是控诉。

    展昊泽看着她眼中的急色,手再度往下,往她的腰下方轻轻一按,将她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带。

    “不想我在这里要你,就求我。”

    无赖。施梦绾拒绝,可是展昊泽下一秒竟然真的伸手往她衣服下摆探去。

    “我求你。”施梦绾倒吸一口冷气。她是真的怕他,怕他是来真的。

    她可没有忘记,去年那个闹得轰轰烈烈的更衣门事件。她绝对,绝对不要成为那样事件的女主角。

    “你的哀求,真的没有一点诚意。”

    展昊泽换了一边,吻着她的颈项,有如吸血鬼一般,在她的脖颈处轻咬一记,松开后,又重重手口允咬,她的脖子传来微微的疼意。

    她连叫都不敢叫。只能一个劲的去推他。他不为所动,她执着反抗。

    最后他退开,指腹抚过那一个红痕。目光满是深沉。贴着她的前额耳语。

    “如果你今天晚上什么都听我,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施梦绾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这个时候,她能说什么?能做什么?

    她无法反抗,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疯子。她是真的怕她来一场更衣门事件。她只能点头。

    轻轻点头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眼睛泛酸,发胀,有些涩涩的滋味在心头泛滥。

    他根本不尊重她,他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

    为什么他可以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地方,用这样恶劣的态度对她?

    展昊泽看着她发红的眼睛,突然就凑过去,将她的身体用力地压倒在墙壁上,疯狂的吻住了她的唇。

    “”施梦绾想叫的,可是叫不出来,她也不敢叫。

    她看着展昊泽。他明明是她的大哥哥,为什么却可以这样对她?

    她还记得,她的大哥哥,什么都想着她,不管什么时候都护着她的。

    到底是为什么,事情变成了这样?

    她伸出手想去推他,她很怕,怕他真的给她也来一个更衣门,她一定会发疯的。

    可是她根本敌不过他,他几乎凶残的吻着她的唇。她的唇被蹂躏得发红,发肿。

    她逃不掉,眼角再也忍不住的,有一滴泪溢了出来。

    展昊泽掠夺的动作停了一下,看着她带着水光的眼,那委屈的模样让他的心头微震。

    唇向上,将她那一滴泪水吻去。这个吻比起刚才来,倒是温柔得多。

    吻重新落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缠绵至极。

    施梦绾无法沉沦,只觉得紧张,害怕。展昊泽许是觉得无趣了。

    他终于退开去,放过了她。施梦绾的脚都软了,眼看就要摔倒在地。被他轻易的搂住,固定住她的身体。

    “求你。”

    无声的哀求,施梦绾相信他能听得懂。她不想这样的,但现在形势比人强。

    她自从跟展昊泽再纠缠在一起开始就发现了,他骨子里的霸道,还有狼戾与阴鸷的一面。

    展昊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手一抬,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展——”施梦绾只说了一个字就收声了,她极度恐惧。他到底想做什么?

    压低了的声音,为了不让别人听见,她不得不将唇凑近他的耳边,用压抑的,却完全不敢出声只敢低诉般的声音开口。

    “展昊泽,你想干什么?”

    如果他敢就这样抱她出去,她一定跟他拼命。她一定会。

    “紧张什么?”展昊泽盯着她泛白的脸,目光扫过她那一身长裙:“记住,你又欠我一次。”

    说话的时候,他抬起腿将她的身体略固定住,然后一只手将她原来换下来的衣服从钩子上扯下来,转而盖在她头上。

    施梦绾看不到外面了,展昊泽这才重新抱起了她,开门,向着外面走去。

    一出门就对上了霍靳尧的目光,展昊泽的脚步略顿了顿。

    他手中抱着一个人,放在施梦绾身上的手,将那一丝衣角按住,这个动作很细微,可是霍靳尧却看到了。

    “展总这是——”

    “霍总失陪,我女朋友身体不舒服,我先带她回去了。”

    “需要帮忙吗?”霍靳尧看着十分热心:“我的司机就在外面,如果展总需要,我可让他先送你去医院。”

    “不必麻烦了。我有开车过来。”

    展昊泽的声音淡淡的,说话的时候看了店外一眼,马上就有跟着他的保镖进来,把钱付了。

    而展昊泽只是冲着霍靳尧略一点头,直接抱着施梦绾就这样离开了。

    从头到尾,施梦绾的上半身都被衣服盖着,不光看不到她的脸,连身材都被遮掩了大半。

    唯一能清楚看到的,也只有那飘逸的红色裙摆了。还有那纤细的脚腕,可以看出来,展昊泽抱着的女人应该是比较纤瘦的。

    展昊泽走到了店门口,从霍靳尧的方向去看,能看到那个女人的手紧紧的圈着展昊泽的颈项。还有始终埋在展昊泽怀里,被衣服盖住,连头发都没有露出丝毫的脸。

    女人看不出什么,但是展昊泽从头到尾将那个女人护得严严实实的举动,倒是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霍靳尧的唇微微抿紧,他跟展昊泽打交道也不多。以前在林市有过两次合作。之前在青城也有过几次会面。

    不管是天域跟展家也好,还是跟林市的陈家也好,都有过合作。

    他记忆中遇到过展昊泽好几次,跟陈菲菲在一起时,好像从来不曾见过展昊泽这样小心一个女人。

    不管那个女人是谁,能让展昊泽这样紧张,还真让他也生出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好奇。

    展昊泽前脚已经踏出店门了,苏青桑后脚就换好了衣服出来。

    极巧的,她挑的那一身衣服跟施梦绾刚才身上穿的是同一类型。不过施梦绾穿的是红色,苏青桑穿的是黄色的。

    她一出来,就看了门口一眼,眼角的余光只来得及看到那一抹消失在门外的红色裙摆:“他走了?”

    她刚才在里面听到了,对上霍靳尧肯定的神情时,她略有些八卦的开口。

    “那个女人也走了?”真不好意思,她刚才好像听到点隔壁的动静。

    没办法,这个店本来就不大,隔音更不可能有多好。

    一想到展昊泽跟那个女人在隔壁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她的心情就有些微妙。

    “恩。”

    “长得怎么样?比陈菲菲漂亮吗?”

    她真不是故意这么八卦,纯粹就打听清楚了,把情况跟施梦绾说,也好让她早点死心。

    “没看到。”霍靳尧不关心展昊泽。更不关心展昊泽有什么样的女人。

    他看着苏青桑,眼中满是赞赏。苏青桑也意识到自己太八卦了,她耸了耸肩,把展昊泽这一页翻篇。

    反正他都有其它的女人了,还不止一个,相信他跟施梦绾应该会没什么次才是。

    她今天可是跟霍靳尧来逛街的,不要为了别人影响心情。

    “好看吗?”

    苏青桑在霍靳尧面前转了个圈,裙摆飞扬,一点都看不出来是怀孕四个月的人。

    “好看。”霍靳尧点头,苏青桑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也是觉得相当不错。

    “我突然发现,我下次可以穿这个去拍一套照片,你觉得怎么样?”

    “好。”霍靳尧无条件支持苏青桑的任何决定:“要不,我帮你把五十六个民族的衣服都收集齐了。每套都来一遍?”

    苏青桑被他的话逗笑了:“霍先生,你是想把我宠坏吗?”

    “对啊。”霍靳尧大大方方的承认:“我就是想把你宠坏,这样一来,你就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掌了。”

    “够了。”

    这么肉麻的话,在这人来人往的店里说,他也不怕被人笑话。

    知道她脸皮薄,霍靳尧也不再说了。

    苏青桑把衣服换下来,想了想,一共买了三套。

    “其实这个衣服呢?也就是穿了摆个造型,拍个照,真的就这样穿出去,太夸张了。”

    苏青桑看店员把衣服包好,拎过来的时候这样说。

    “那你还买这么多?”

    “对啊,我买了寄给梦绾啊。她一定喜欢。”

    苏青桑刚才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你高兴就好。”

    “走吧。”

    买好衣服,霍靳尧跟苏青桑出了小店的门,后面自然有人把东西拎到车上去。

    苏青桑跟霍靳尧则继续逛。这边入夜天气有些冷。苏青桑搓了搓手臂。

    “我们回去吧。”霍靳尧看了眼时间:“反正这几天都在这边,你什么时候想来都行。”

    “好啊。”苏青桑打了个哈欠,她还真有点累了。平时她的体力不至于这么差的,但是怀孕了毕竟不比平时。

    回到家,苏青桑就接到了厉千雪的电话。她知道她在外面玩,虽然不至于说她乱来,但总有些不放心。

    苏青桑再三解释,她现在的行程很轻松,比起在医院上班可轻松多了。

    这样一说,厉千雪又紧张了:“在医院上班很累吗?你要不就休息吧。反正班什么时候都可以上。”

    “妈你别闹了。”苏青桑失笑,忍不住就开口:“妈你当年怀孕的时候,也继续照常工作吧?你也没有说一怀孕就停掉,什么都不做吧?”

    “那当然。我当年不光继续上班,还拼着一口气。要努力做到最好。”

    她的声音很淡,苏青桑却是马上就听出了其中的某些含意。只怕当时那个情况,厉千雪拼着口气向苏成辉证明自己吧?

    “妈。你跟那位卫先生,你们——”

    “我跟他什么也没有。你就别管我了,好好的养好胎,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才是正事。”

    厉千雪无意再结婚,再无意再招惹什么男人,尤其是像卫庭那样,比她小那么多,看起来一点都不靠谱的男人。

    “知道啦,妈。”

    在挂断电话之前,苏青桑还是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厉千雪。

    “妈,其实我觉得哪怕不是那个卫先生,也可以有其它的男人。你还这么年轻,完全可以开始新生活。”

    “行啦。”厉千雪被女儿打败了:“说了让你别操心我的事,怎么还在说?你就好好的管好你自己,好好的生下孩子才是现在的第一大事。”

    挂了电话,苏青桑又给施梦绾发了个视频要求。结果对方一直没有接受。

    苏青桑后来又改成给施梦绾打电话,依然没有人接。想来想去,她给她发信息,告诉她自己买看中了几套民族风的衣服,不管是配色还是款式都不错。

    她已经给她寄过去了,是直接寄到工作室了。不过信息发出后,依然没有回信。

    这一次,她甚至没有再给她回个电话。苏青桑的眉心微微拧起。

    “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怎么了?”

    霍靳尧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苏青桑拿着手机在发呆。他上前搂着她的腰:“洗好澡不去休息,跑这阳台上来吹冷风?”

    “没。跟我妈打电话呢。”

    苏青桑又想到施梦绾:“也不知道绾绾在忙什么,一直没接我电话。也没回信息。”

    “这个时间点了,说不定她早睡了。”

    “可能是吧。”

    施梦绾虽然是个工作狂,但是也很爱惜自己的身体。除了必须要赶图的时候,大多数时候她还是比较准时睡觉的。

    她不知道的是,施梦绾现在不光没有睡觉,就在跟他们这一栋别墅相隔不远的最尽头那栋别墅,同样二楼的房间里,她正被展昊泽压在身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