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我已经没有心了
    “这里。”厉千雪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她声音很轻,里面一片绝然:“曾经火热过,也曾经温暖过。可是现在冷了,死了,碎了,什么都不剩下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苏成辉。”

    “所以不要想着你做什么来感动我,不要想着让我原谅你,给你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因为我已经没心了。”

    苏成辉说不出话来,他垂着头,前额被头发覆盖的地方将他的眼睛挡住了,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的身体极为僵硬,维持着半蹲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有紧紧握在一起的拳头,泄露了他些许的情绪。

    厉千雪并不看他,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无头骑士了,她本来不想说的。

    她是骄傲的,她曾经在苏成辉面前放下了自己的骄傲。把自己变得卑微,变得讨好。她曾经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去爱苏成辉。

    爱了整整二十六年。她没有自我,没有尊严,甚至没有了底线。

    那不是她,不是真正的厉千雪。现在她拒绝再回忆,她要做回自己。那个骄傲张扬,高高在上的厉千雪。

    算了。不提。她到底还是失控了。她不会承认,苏成辉有这个本事,让她失控。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了。

    今天真的是因为喝了点酒,她有些控制不住。她承认,她心里是有怨气的,而且是有相当大的怨气。

    她确实是恨苏成辉,不光是因为他换掉了苏青桑跟苏沛真的身份,不光是因为他对她的不爱。

    她最恨的,是他仗着她的爱,肆无忌惮的伤害她。把她对他的爱,当成是伤害她的武器。

    任谁一片真心被人一直辜负,一直伤害,也坚持不下去的。

    那些年,她过得太难了,也太痛了。她现在不想再那样了。

    缓了缓呼吸,平复了下心情。她拿起自己的包包走人了。

    让苏青桑安排车子送她回家,她宁愿回霍靳尧的公寓,跟苏青桑两个人,就两母女好好相处,也不要在这里看到苏成辉这张伪装深情的脸。

    门开了又关,苏成辉失去了力气,坐在了地毯上。

    他没有失忆,厉千雪记得的事情他也记得。

    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也全都清楚。

    厉千雪的话不过是让他又一次明白了,他如果真的想让厉千雪原谅自己,是不管付出多少努力都很难达到的一个目标。

    又或者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让厉千雪原谅自己了。

    眼睛有些酸,有些涩。苏成辉低下头,紧紧的捂着自己的眼睛,那酸涩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后悔与不舍。

    他心知厉千雪不会这么容易原谅自己。可是他要怎么办呢?他真的不想放手。

    厉千雪这一个晚上没有睡很好。许是喝了酒,又可能是因为其它的原因。她做了一个晚上的梦。

    纷至踏来的梦境让她难受,六点多就醒了。

    醒来的厉千雪却是再睡不着了。想了想,她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眼下对她来说,照顾女儿比跟苏成辉牵扯在一起更重要得多。

    站在冰箱前,厉千雪盯着里面的食物有一瞬间的呆滞。

    上一次下厨,好像还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的她相信书上说的,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抓住那个男人的胃。

    所以她特意买了好些食谱回来研究,从八大菜系,到家常小菜,再到养生煲汤全部都有。

    那个时候她花了不少的心思在厨艺上,遗憾的是,可能是天份有限,她做的东西真的只能用难吃来形容。

    哪怕再简单的料理,再家常的菜色,都能让她做毁了。

    在不断的尝试,在手都被烫了好几个水泡之后,好不容易有一次她终于做出点勉强能看的菜了。

    她满心欢喜的端去给苏成辉吃,可是他根本不吃,还对她冷嘲热讽。他说——

    厉千雪收回思绪,昨天说了不让自己想的,现在却还在想。

    甩头,将那些杂乱的想法统统抛开。

    现在她需要想的是怎么样能成功的做出一顿早饭?

    要不煎个蛋,做个鸡蛋三明治?这个应该不会太难吧?

    材料都有。自从苏青桑怀孕之后,怕她随时会想要吃什么,家里的食材都放满了一冰箱。

    厉千雪先上网查了一下做法,然后把材料都找出来。

    按着上面的的说法,开始先煎鸡蛋。

    苏青桑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就闻到了空气中的那隐藏的烧焦味。

    因为昨天是中秋,她放玉婶的假,玉婶今天是不会过来的。难道是霍靳尧在做饭?

    等她看到站在料理台前,正在煎鸡蛋的厉千雪时,苏青桑只觉得自己的眼珠要掉下来了。

    “妈?”

    “青桑?”

    厉千雪有瞬间尴尬,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厨艺真的就差到这样的地步了。只是煎个鸡蛋而已,看网上的步骤也是简单得要命。

    可是——

    看看垃圾桶里的那些黑得程度不同,但都是黑色的鸡蛋,她一阵心虚。

    “妈,你这是在做早饭?”

    厉千雪越发尴尬:“我想着给你做个鸡蛋三明治的。”

    苏青桑看着她,她的心在这一瞬间像是被针轻轻的刺了一下。不疼,却让她有点难受。

    厉千雪是什么人?她竟然给她做饭?

    她敢打赌在过去几十年厉千雪就没有自己动手做过饭。现在却想着给她做个三明治。

    “妈,我来吧。”

    云淡风轻的将脸上的情绪收好,苏青桑上前几步,站到了料理台前。

    “别,我们出去吃吧。你是孕妇,怎么能让你做饭?”

    “没事的。”苏青桑闻着哪怕有抽油烟机都掩盖不了的,那一阵明显的烧焦味。

    “妈,你往外面站一点。不然呆会油烟味太大。”

    “不是,你休息吧。我太笨了。连饭都不会做。”

    “妈你怎么会笨呢?在我心里,你最聪明了。”

    苏青桑冲厉千雪笑,把那已经发黑的锅底洗干净,又重新拿出鸡蛋。

    “妈,你要不去外面休息一下?”

    “没事,我站在这里看你。”厉千雪看了眼苏青桑微微隆起的小腹:“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出去吃。”

    “不用了。哪有那么脆弱?”

    苏青桑将火打开,然后倒入油:“没听人说吗?以前那个年代的人,要生的前几天还在地里干活呢。”

    她虽然没生过孩子,可是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在医院里真的听太多了。

    n个婆婆或者当妈的,都喜欢在自己的儿媳或者女儿生孩子的时候,说一遍自己当年有多辛苦,现在他们有多幸福。

    “那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啊。”

    厉千雪看着苏青桑手脚利落的将蛋下锅,明明一样的过程,她的动作就是比自己流畅。

    “妈,你煎这个鸡蛋的时候,火不要太大,开中火就行了。先煎这一面,然后感觉到下面呈金黄了,差不多熟了,再翻个面。不需要时间太久,蛋煎老了,就不好吃了。”

    说话的时候,苏青桑已经将鸡蛋煎好了。

    盛出来,再继续第二个。同时转过身,将土司片放进了烤箱。

    “这是熟的吧?”

    “对啊。”苏青桑点头:“但是如果烤一下,呆会味道会更好。我喜欢这样吃。”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继续回过头去煎第二个鸡蛋。刚好翻面。厉千雪眨了眨眼睛。

    “青桑你真厉害。”

    “这真不叫厉害。”苏青桑笑了,对于厉千雪这么夸张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最简单的。”

    “可是最简单的我都不会。”

    “可是妈你会赚钱啊。”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已经把第二个鸡蛋也煎好了。

    她跟厉千雪聊天,手上的动作不停。

    “你看啊,厉氏那么大,事情那么多,妈你还能做得那么好。要是换了我,我肯定就不行。”

    “那是因为你没学,你要是学了,你也会。”

    “不一定。妈你可别高看我,我真的没有那方面的天分。”

    苏青桑将三个三明治全部都做好,然后把第一个都切成四块,摆好。

    “好了,再来杯牛奶。搞定。”

    “尝尝。”

    厉千雪坐下来,尝了一口,重重的点头。

    “好吃。青桑你手艺真好。”

    “是你不嫌弃。”

    苏青桑跟着坐下,刚咬了一口,霍靳尧就回来了。

    他每天早上习惯晨跑,苏青桑孕吐最严重的那段时间他没去,最近苏青桑又变得嗜睡,而且也不孕吐了,他又恢复了晨跑。

    他的手上拎着他刚买的早餐。

    看到桌上的三明治时看向苏青桑:“不是说了我今天会买早餐?怎么还自己动手?你也不嫌油烟大。”

    “只是做个三明治,哪就有什么油烟了?”

    苏青桑从来不把自己看得太娇弱。厉千雪忍不住为苏青桑辩解:“是我的错,我以为动手给青桑做早餐的,没想到失败了,还要让青桑来善后。”

    “妈。”苏青桑打断了她的话:“怎么就是我在善后啊?分明是你给了我一个机会表现。不然下次我都要把我的厨艺忘光了。”

    “你啊。”

    不知是不是说开了的关系,厉千雪真的能感觉出来,苏青桑对她说话的语气随意了很多。

    她有些高兴,有些感慨。苏成辉再不着调,女儿却是个好的。

    “那我买的早餐不就浪费了?”

    “浪费什么啊?不是还有你吗?”

    吃过早餐,因为今天还在小长假期间,苏青桑跟厉千雪提议去逛街。

    厉千雪也很有兴致。不过又有些担心的看了苏青桑的肚子:“你没问题吧?”

    “你们真的不用把我当成是洋娃娃,我身体好着呢。”

    苏青桑说话的的时候还比了个握拳的动作。

    厉千雪笑了,霍靳尧主动请缨当司机。带着两母女出门去了。

    苏青桑这次是想去买几件孕妇装。她的月份越来越大,运动服现在还能穿,再晚一点就没办法穿了。

    不光是孕妇装,她现在还特别喜欢去逛母婴店。以前不太理解那种心情,看到婴儿只觉得很可爱。

    现在却是连看到小婴儿的放手都会觉得可爱的地步了。

    “这件好不好看?”

    苏青桑手上捏着一件淡蓝色的小衣服,看着那个款式,只觉得都工萌化了。

    “好看。”厉千雪充分肯定她的眼光:“再买一套粉色吧。万一是龙凤胎,那刚好一男一女。”

    “那万一两个男孩呢?”

    “那就各买两套。”霍靳尧豪气得很:“那样不管男孩女孩,就都有了。”

    “这个好。还有刚才那个,我看都买了。”厉千雪点头,突然靠近了苏青桑:“你自己就在医院上班,有没有可能提前知道?”

    她真不是重男轻女,就是单纯好奇。

    “妈。”苏青桑笑了:“我是医生,我也不能违反规定啊?我跟靳尧说好了,我们不去做那个检查。到时候,顺其自然。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没错。”霍靳尧点头。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他都喜欢。

    “说起来啊,你们可以先给孩子们想好名字了。”厉千雪提议:“想四个名字,两个男孩,两个女孩。还可以备用。”

    “这事就轮不到我啦。”昨天霍老爷子可是说过了,他要亲自给两个宝贝曾孙取名。

    “应该的。”是这个理,有曾祖父在,总是要让霍老爷子先想的。

    事实上霍靳尧跟苏青桑这段时间都想了不少名字,不过两个人都觉得这个也好,那个也好。

    最后索性不管了,让霍老爷子去操心吧。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逛了一上午。苏青桑现在吃过饭了都要睡一会。所以在外面吃过饭后,霍靳尧带着两个人又往家里赶。

    霍靳尧刚把车子停好,刚要下车给苏青桑跟厉千雪开车门。

    身后小区的保安这个时候出来了:“霍先生,你回来了?小区进了一个人,一直说是你们家的客人,我问他什么客人,他又不说,一直赖着不走。”

    小区的保安都很尽责,平时进出的人,都是问过才会放进来。

    苏成辉跟厉千雪是以前来过,保安认识,而今天来的那个,保安不认识,看着还很可疑。

    “客人?”

    霍靳尧挑眉,看着公寓大门走出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模样。有一张娃娃脸,五官组合在一起,却不让人觉得幼稚。有点时下小鲜肉的感觉。

    不过那略有些丰厚的唇此时擒着一抹笑,给人感觉看起来就是痞痞的。

    “你是——”

    霍靳尧十分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同一时间,苏青桑跟厉千雪也下了车。那个男人根本不霍靳尧,直接就奔到了厉千雪的面前。

    “千雪,我来找你了。”

    “卫庭?”

    厉千雪看到来人时,大吃一惊。眼神是全然掩饰不住的震惊。

    “你怎么在这里?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个叫卫庭的男人,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他晃了晃掌心的手机。

    “千雪,你忘记我是做什么的了?我昨天定位了你的手机。今天早上就千里迢迢地坐着飞机来找你了,怎么样?感动吧?”

    感动什么啊?厉千雪现在只觉得十分尴尬:“卫庭,谁给你的权利,定位我的手机?我同意你定位我的手机了吗?还有,你到底想做什么?”

    “生气了?别气啊。”卫庭收起自己脸上的笑,那多少给人感觉他有些吊儿郎当的不正经。

    这会看着厉千雪好像真的生气了,他也跟着收起了脸上的嬉皮笑脸:“我怎么定位的你不知道吗?怎么说我也是从硅谷回来的,这点小事又怎么难得到我?至于你说我想做什么?你之前一直不肯见我,这几天又一直消失不见。那我只能来找你了啊。”

    “你找我?你找我做什么?”

    “追求你啊。我不是说过了?我说我喜欢你,我要追求你。”

    一直看到现在的苏青桑,只觉得自己的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她之前跟厉千雪开玩笑的时候,说,保佑来个小帅哥。好好地追求她。

    没想到一语成谶,竟然真的来了一个小帅哥。看这个帅哥的样子,比她也大不了几岁。

    难道说厉千雪是要给她找一个年轻的继父了?

    “卫庭,你别捣乱了好不好?”

    厉千雪被他的话弄得尴尬得不轻。她现在女儿儿子都在身边,这个卫庭跑来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

    “怎么是捣乱呢?我是认真的。”

    卫庭举起了三根手指:“你看,我为了你都追到荣城来了,你怎么说我是捣乱?”

    目光看到一旁的苏青桑,他有些讨好的开口:“你好,你是千雪的女儿吧?我叫卫庭。是你妈妈追求者。”

    苏青桑饶是再怎么“见多识广”,冷不防听到自己的妈出现了个一追求者,也是惊得牙齿都要掉了。

    “你好,卫先生。”

    苏青桑强迫自己不要露出一副少见多怪的模样,下意识的看了霍靳尧一眼。

    卫庭也跟着看向了霍靳尧,主动的伸出了右手:“你好,霍总。我听过你。林市的天域集团运作得非常好。霍总厉害。”

    “客气了。”

    霍靳尧看着对方伸出来的手,再看看旁边站着一脸尴尬的厉千雪,大大方方的跟对方握手。

    卫庭因为霍靳尧和苏青桑的友善脸上的笑越发的真诚了起来。

    “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跟你们天域集团一起合作。”

    “有机会的话。”霍靳尧并没有把话说死。

    眼前这个男人是厉千雪的追求者,又为了她追来了荣城。以后会如何,他不能确定,既然这样,他选择先观察再说。。

    “靳尧。青桑。今天真的很高兴认识你们。”

    卫庭说话的时候,将身体往前凑了凑。

    “希望你们可以看在我这么诚心的份上,多帮我在千雪面前说好话哦。”

    说话的时候,她还冲苏青桑眨了眨眼睛。

    厉千雪有些头疼,她转身看了眼那个已经呆掉的保安。

    “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把这人带出去吧。”

    什么?卫庭瞪大了眼睛看厉千雪:“千雪,我们两家公司可是有合作的。你这样把我扔出去,我们两家公司还怎么合作啊?”

    “要谈公事,等我回了林市我们慢慢谈。现在,要么请你离开。要么我让保安送你离开。这是我的私人时间,我不想拿来谈公事。”

    “千雪?”卫庭挥开靠近的保安:“我就是知道这是你的私人时间才来找你的。毕竟每次我去你们公司找你,你非要谥才能在公司不谈公事以外的事。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又说什么这是私人时间,不谈公事?那好,我问你,你打算几时跟我好好谈一下,我们之间的事?”

    厉千雪头痛得很,也不知道这个卫庭到底发什么疯。

    因为两家公司有合作,所以见了两次以后,厉千雪跟对方的接触就多了一些。

    但这样的多了一些也仅止于是她跟卫庭就合作项目,公事方面的沟通。

    但前段时间这卫庭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说喜欢她,要追求她。

    这简直是太可笑了,厉千雪根本不会相信。

    在她看来,卫庭就是一时无聊了,想找她当作消遣。

    他有那个闲心,她却不想配合。她忙着把厉氏发扬光大都来不及,哪有空去管这些儿女情长?

    “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也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下次别这样了。”

    问都不问一句就追到荣城来,在她看来不叫诚心,叫骚扰。

    尤其是他竟然还定位她的手机,这简直就让她无法忍耐。

    “不哪样?怎么就不可能了?”

    卫庭向前几步重新站到了厉千雪的面前。

    “凭什么不可能?你谈都没跟我谈过,你就说我不行,你至少先跟我谈一段时间再来下定义吧?”

    “我不需要跟你谈一段时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们当然不可能。第一,我离过婚,而你按你自己的话说是连女朋友都没找过。第二,你看到了,我女儿都怀孕了,我都要当外婆的人了。而你还这么年轻。你觉得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

    “你要当外婆这是好事,跟我要跟你在一起有什么关系?”

    厉千雪头痛莫名,本来就没睡好的她这会觉得更累了。也不想解释了。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你走吧。”

    厉千雪刚想让保安把这人给带出小区,就看到远处公寓旁边的小径上,苏成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也不知道站在那多久了,听到了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