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给你提鞋都不配
    苏青桑怀孕了,这段时间被向采萍养得很好,人丰腴了一些。跟厉千雪把话说开了,气色也好。

    霍靳尧现在把她当成是重点看护跟保护对象,出入都要有人跟着,而只要他在家,就一定是时时守在苏青桑身边的。

    这会苏青桑只是微微蹙眉,他就马上端来一杯温水给她。秀恩爱的举动毫不顾忌这个客厅里还有其它的长辈跟亲戚。

    年春雅只觉得牙龈发涩发僵。本来她的儿子日子过得好好的,偏偏霍靳尧,为了点子小事不依不饶的。

    现在呢?这两个人这么幸福了。她的儿子还在坐牢。

    霍靳尧把人弄进去就算了。霍老爷子也那么偏心,完全不站在霍逸凡这边。

    年春雅的脸色十分难看,要不是在场的亲戚太多,她都会跳起来,指着霍靳尧的鼻子大骂了。

    手臂被人捏了一下,霍曼姿坐在她旁边。她靠近了自己,声音很轻。

    “妈,你冷静点。”

    冷静?怎么冷静啊?自从霍逸凡出事到现在,她都不愿意出现在这宅子里。

    横竖霍明光一家才是霍老爷子的至亲家人。他们一家就什么也不是,是吧?

    年春雅本来也就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要说什么远见她也没有,对她来说,就是老公儿子最重要。

    什么家族荣誉这些她也不会看在眼中。现在她的儿子因为霍靳尧去坐牢,可霍靳尧却像是变成人生赢家一样,要什么有什么,对于她来说就是非常难接受的事情。

    尤其是去看过霍逸凡之后那对比就更明显了。

    看看,现在过节,他们倒好,在这里热热闹闹的。可霍逸凡呢?

    他一个人呆在那冰冷冷的监狱里,没有亲人,没有自由。

    年春雅心里暗恨,手上也就越发的用力。霍曼姿将她握在一起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扳开,轻轻的抻平。

    “曼姿?”

    “小不忍则乱大谋。”霍曼姿的声音很轻:“来日方长,他们现在正是出风头的时候。不适合跟他们对上。”

    事实如此,年春雅都知道,只是心里忍不住罢了。

    “你有计划了吗?”

    “没有。”霍曼姿看了眼苏青桑的方向,今天厉千雪也来了。

    自从苏青桑怀孕了,刘童佳的态度也变了。原来他们还能看到刘童佳为难苏青桑,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刘童佳跟苏青桑倒像是母女一般了。

    他们过得越好,霍曼姿就越难受,她的情绪跟年春雅是一样的。

    只不过她比年春雅更聪明在于,她并不会急着就去做什么。来日方长,机会多得是。

    霍老爷子这一段时间以来,心情都很好。

    苏青桑怀孕了,还是双胞胎。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当曾祖父的也不少,可是能当双胞胎的曾祖父的可不多。

    这种时候,知道审时度势的霍曼姿又怎么会去触霍老爷子的霉头呢?

    苏青桑一点也没注意到霍明亮一家人的眼神,她正在听刘童佳跟厉千雪说她们当年怀孕是怎么样的。

    好像所有的当妈的都有这个习惯。一旦发现自己身边谁怀孕了,就巴不得把自己当时怀孕的症状再说一遍。

    她自己就是医生,其实这些症状早在上学的时候就清楚得很了。不过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她听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霍老爷子心情好,跟霍阳远霍阳秀两兄妹聊天。看到成叔进门,他笑着站了起来。

    “最后一个客人到了,我们可以开饭了。”

    在场的其它人都因为霍老爷子的话看向门口的方向,其它人神情不变,厉千雪的脸色却是倏地沉了下去。

    她没想到霍老爷子竟然请了苏成辉?

    “成辉来了?过来坐。”

    “老爷子。”苏成辉来荣城是有公事要办,办完公事之后他特意挑了半天来拜访霍老爷子。

    霍老爷子知道他也在荣城,所以今天的中秋家宴把他也叫来了。

    “来晚了。不好意思。”苏成辉说话的时候将手中的礼物送上。

    霍老爷子也不去拆那个礼物,只是看了眼成叔,让他拿去收好。

    他看着苏成辉,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人来了就好,下次不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

    “些许小玩艺,老爷子不嫌弃就好。”

    厉千雪坐在那,刚才跟刘童佳相谈甚欢的模样此时完全不见,她冷着张脸坐在那里,看向苏成辉的目光有难以隐藏的嫌弃。

    偏偏今天霍家来的人太多,都是霍家的亲戚,她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可能直接给苏成辉没脸。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成辉在她身边坐下,挤进了她跟青桑中间的位置。

    “千雪。”苏成辉看着厉千雪,她今天依然很漂亮。她一向是人群中的焦点,不管他在哪里,他一眼就能认出厉千雪来。

    “我以为去接你,没想到你倒跟着青桑一起过来了。”

    厉千雪对于苏成辉的自说自话完全无视,她的心已经冷掉了,自然不会理会苏成辉。

    “呆会我们一起走吧。”苏成辉说得相当的随意,好像他们还是夫妻,还不曾离婚一般。

    厉千雪不愿意去默认这样的事情,刚想反驳,霍老爷子已经得到了周婶的吩咐,可以开席了。

    “走吧。吃饭。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心里高兴,要多喝几杯。”

    “爷爷,你就算是高兴,也要少喝几杯,你的血压可不能多喝。”

    苏青桑适时的关心让霍老爷子笑了出声,他摆了摆手:“今天就先不管血压了,反正我高兴,走。吃饭。”

    被这样一打断,厉千雪根本没机会说话。不光如此,等他们进了餐厅之后,厉千雪发现她的位置竟然跟苏成辉的安排在一起了。

    这让她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起来,她忍不住就去看苏青桑的方向,想让她过来跟自己换位置。

    可是今天厉千雪跟苏成辉是作为亲家来的,霍老爷子为了表示亲生,把苏成辉跟厉千雪的位置安排在自己旁边。

    而他另一边坐的是霍阳远夫妻跟霍阳秀夫妻两个。再往下才是霍靳尧跟苏青桑。

    如此一来,厉千雪想换位置都换不成了,因为那样动作太大了,没得让人看了添笑话。

    苏青桑不是没看到厉千雪求救一般的目光,只是这个忙,她暂时帮不上。

    霍老爷子跟霍阳秀夫妻说话,苏青桑就听到了章毅臣的名字。

    霍阳秀说起自己这个小儿子,满是无奈。前段时间章毅臣自动请缨,去了一个新成立的基地做教官,估计没有两三年都回不来。

    “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据说在那边每天都训练十几个小时,那些个新兵蛋子被他训练得苦不堪言。”

    “乱说什么?*章星华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儿子有志向是好事,那些人要是熬不过,自然会被淘汰。熬得过出了了头才是我们需要的人才。”

    “是是是,你说的都是。我只是心疼一下我自己的儿子还不行吗?”

    苏青桑适时的转过脸去,看霍靳尧夹进自己碗里的那块鱼肉。

    “很嫩,尝尝。”

    “好。”这几天她还是有点反胃,不过至少不吐了。她也知道随着月份越来越大,只怕到时候会越来越折腾人。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的眼神,她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霍阳秀的话。

    章毅臣会去那么远的地方是他没想到的,不过这样也好。相信等章毅臣回来了,他的孩子也出生了,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他身边已经有了他所喜欢的女人了。

    苏成辉在对面看到霍靳尧的动作,跟着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厉千雪的碗里。

    厉千雪看着那块鱼肉,强忍着夹起来往苏成辉脸上扔的冲动。她咬着牙,瞪着苏成辉的目光带着几分警告。

    苏成辉像是没看到一般,又夹了一个虾仁放进了她碗里。

    “这个虾仁炒得也好,尝尝。”

    “我有手。”

    身边还有霍家其它人,厉千雪不想失态,也不能失态。她压低了嗓音,眼中的警告意味越浓。

    “我自己会吃。”

    “我知道你有手。可是我就是想为你夹菜,不行吗?”

    苏成辉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知道前两天来拜访一下霍老爷子。

    今天这样的机会多难得啊?天知道自从离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厉千雪一起吃过饭了。

    他自以为深情款款的模样让厉千雪几乎想吐了。她没办法将碗里的菜夹起来扔在苏成辉脸上,只能强迫自己无视。

    在苏成辉第三次将菜放到她碗中的时候,她捏紧了掌心的筷子。

    “苏成辉,你够了。”

    她靠近了他的耳边,压低的嗓音难掩她此时的愤怒:“你不要以为我不会翻脸。”

    苏成辉难得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侧过脸去,看着厉千雪眼中的怒色。

    看看他喜欢的女人,连生气都这么美。

    “要是我没记错,你已经翻过脸了。”

    厉千雪脸色胀得通红,偏偏发作不得。苏成辉见好就收,终于不再给她夹菜了。

    这一顿饭厉千雪吃得十分难受。偏偏霍老爷子时不时的转过头来跟她说话,问厉老爷子的情况。

    厉千雪只能打起精神来回答,苏成辉跟着在边上搭几句腔。

    显而易见的是,霍老爷子以为他们要复婚了。年轻人嘛,吵一吵,床头吵床尾和,过日子不就是这样?

    知道内情的,当是两个人要复婚了。而不知道内情的,却一直只当他们本来就是恩爱夫妻。

    厉千雪根本没机会,也没办法去解释。很快就有人端着酒杯给两个人敬酒。

    怎么说也是霍家的亲家,看霍老爷子的态度,其它人来敬酒的时候,都是敬厉千雪跟苏成辉两个人。

    这让厉千雪越发的不自在。强忍着撑到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几乎是一到了时间,她就跟苏青桑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了。

    “回去干嘛?累了直接在这里休息好了。”

    霍老爷子大手一挥,直接就给他们做决定:“反正客房也很多,童佳,都安排好了吧?”

    “你放心吧。爸,都安排好了。”

    刘童佳是合格的霍家主母,这些小事对她来说不在话下。

    厉千雪想要拒绝,刘童佳已经带着她往楼上的客房去了:“亲家母要是喝多了,就上去休息一下。今天是中秋,晚上还要赏月呢。你就休息一会,呆会我们一起去后面的花园,我这有几株曼陀罗花这会开得不错,还有新品的菊花,第一批也已经开了。呆会刚好可以赏月赏菊。”

    厉千雪推辞不过,进了门之后,只好休息了一会。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铃声吵醒,睁开眼睛看到屏幕上显示着苏昱昕的名字时想也不想的接听了他发过来的视频通话。

    “妈。中秋快乐。”

    这次厉老爷子去陪苏昱昕过中秋,厉千雪就来了荣城陪苏青桑。

    苏昱昕还是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没有跟厉千雪在一起过中秋。

    “中秋快乐。”厉千雪睡得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几点了。坐起身,喝了点酒的她声音有点哑,正想起来去找杯水。

    她的眼前就真的多了杯水,厉千雪接过来喝掉大半才发现,那杯水竟然是苏成辉端过来的。

    而同一时间,苏成辉的身影自然也就出现在了苏昱昕的屏幕上。屏幕另一头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爸?”

    苏昱昕看到苏成辉的身影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苏成辉跟厉千雪会在一起?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不说,看厉千雪的样子,分明是刚睡了才醒?

    苏昱昕早不是那个单纯的,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了。一个女人在床上醒来,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代表了什么意思,他不至于一点都不清楚。

    “昱昕,中秋快乐。”

    跟厉千雪呆掉的模样比起来,苏成辉显得淡定得多:“你一个人吗?”

    “不是啊,跟外公,外公——”

    厉老爷子就坐在苏昱昕后面,这样一来,他自然也看到了厉千雪跟苏成辉。

    “千雪,成辉,你们——”

    眼前这样的情况,是人都会误会。

    “爸,昱昕,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厉千雪怎么会放任这样的误会发生?她心急的想解释。她有些激动,手中的杯子都差点端不住,苏成辉适时的接过,然后放到了另一边。

    现在这样看,屏幕另一边的两个人就更容易误会了。

    “那是哪样?”苏昱昕看着厉千雪因为睡觉而变秘有些凌乱的发丝:“妈,你们这是要复婚了?”

    “没有。”

    厉千雪答得飞快。谁要跟苏成辉复婚了?她讨厌他,嫌弃他都来不及。

    “千雪?”

    厉老爷子刚才没瞎,他可看得一清二楚,女儿要喝水,苏成辉就给她倒水。

    那自然而然的动作一看就是相当熟稔,配合得又好,好像两个人经常这样一般。

    厉千雪说去荣城看苏青桑,没想到竟然是跟苏成辉一起去的。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爸。你别问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什么等我回来跟你解释。”

    说完这句,厉千雪看向苏昱昕:“昱昕,好好照顾外公,妈妈过两天再飞去看你。”

    “好。”

    苏昱昕点头,厉千雪快速的将通话挂断,转身面对苏成辉。她快速的换了一张脸,眼中是明显的怒气。

    “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呢?”

    苏成辉在她旁边坐下,看着厉千雪的身体因为他的动作又往后挪了好大一块。

    “这是霍家的客房,而我跟我是夫妻。他们当然是把我们安排到一个房间来了。”

    “谁跟你是夫妻?”厉千雪不接受这个说辞:“我们已经离婚了。已经没有关系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我为什么要解释?”

    苏成辉的身体微微往前倾,看着厉千雪眼中的不满,他难得露出了流氓的一面。

    “被人误会,我都不知道多高兴。”

    神经病。厉千雪推开了他,快速的从床的另一边下床。可是偏偏她的鞋子放在苏成辉那边。

    她鞋子都不穿了就想要离开。苏成辉看到了,快速的拎起那双鞋子,绕床而过走到厉千雪面前站定。

    “把鞋穿上。”

    “你放下。”

    “把脚给我。”苏成辉对着厉千雪伸出手,示意她把脚给他。

    “你这是要帮穿鞋?”厉千雪退后一步,完全不打算配合苏成辉。

    “千雪?”

    “苏成辉。”厉千雪看着他手上鞋子,又看了看苏成辉平静的脸,嗤笑一声。

    “你在这里装深情给谁看呢?”

    霍家的客房铺着厚厚的地毯,她踩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冷。她只是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那个半蹲在她面前,看起来卑躬屈膝,一脸谦卑的男人。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在我面前露出这样的脸色时,我非常不感动,我反而很想吐?”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知道她对自己没有好话。也知道她对他不会客气:“我不是装,我是真的。”

    “然后呢?”厉千雪弯下腰,想也不想的将他手上的鞋子抢过,他碰她的东西都会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我就要感恩戴德?跪地谢恩?”

    “千雪,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成辉。”厉千雪将那只鞋子穿上,又弯下腰将另一只鞋子也穿上,穿好之后,她站直了身体,目光森冷的瞪着苏成辉。

    “你忘记了吧?有一次,我们去参加宴会,我的鞋子不小心卡在地缝里,我让你帮我拿一下鞋,你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

    苏成辉没有失忆,相反,自从跟厉千雪离婚之后,过去那二十多年的生活场景反而是越来越清晰。

    她说的那件事情他当然也记得。

    厉千雪看到他的反应就知道他没忘,没忘正好。

    “你说: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我是厉家大小姐,可是在你心里,我什么都不是,你不会爱我,更不会对我有感情,让我更不要去奢望,让你为我拿一次鞋子了。这话是你说的吧?”

    苏成辉的脸色这会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他维持着蹲在那里的姿势一动不动。

    厉千雪不想翻旧账,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若是苏成辉可以好好的离她远一点,这些话她永远不会说。

    “还有一次,我兴冲冲给你买了全身的新衣服,然后回家想让你试一下,我拿着那双手工订制的皮鞋放到你面前时,你说——”

    “别说了。”苏成辉记得,他没忘。哪怕那一幕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他也没忘。

    他不让说,厉千雪偏要说:“你说,原来我真的就这么贱?竟然连给你提鞋这样的事情都愿意做,可惜的是在你心里,我连给你提鞋都不配。是吧?”

    “别说了。千雪,我求你别说了。”苏成辉闭上了眼睛,他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厉千雪也不想回忆了,那些回忆,一点都不美好。撕开最初那一层表皮,剩下的全部都是满目疮痍的丑陋与难堪的回忆。

    “行,不说就不说,反正,我相信你的记性,也不会让你失忆。”

    “你知道吗?昨天青桑问我是不是原谅你了,她问我是不是因为你换掉了她跟苏沛真的身份我才这么恨你?”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她的吗?”

    “我告诉她。不是。至少不完全是。知道你换掉他们的身份,不过是压垮了我最后一根稻草。这二十多年,你对我的冷嘲热讽,你对我的漠不关心,你对我的尖酸刻薄,一次又一次,都是在往我心口捅刀子。苏成辉,二十六年了,从我瞎了眼看上你的那到现在,二十六年多的时间,我的人生都耗在你身上了。现在,我能不能请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毕竟我已经不年轻了,不再是那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实在没办法也没精力再跟你玩这种,我爱你,你却不爱我的游戏了。”

    “四十多岁快五十的人了,我折腾不起。也不想折腾。以后就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我真的不想恨你,但是你每出现一次,就是在提醒我一次,我当初有多瞎,有多傻。我真的恨透了那个傻乎乎的厉千雪。如果你不死心,是希望看到我又做回那个又傻又笨又眼瞎的厉千雪的话,我只能告诉你,绝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