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这是什么情况
    苏青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厉千雪,她是真的不相信,厉千雪会这么容易,这样轻易的就原谅苏成辉。

    苏成辉像是没感觉到苏青桑探究的目光一般,极为淡定的看着里面的两母女。他刚才叫了早餐,这会已经送上来了。

    “千雪,你的早餐来了,你先吃饭再说吧。”

    厉千雪站在那里不动,苏成辉又看了苏青桑一眼:“青桑你也一起吃点吧。”

    “妈?”

    这是什么情况啊?苏青桑看看苏成辉,又看看厉千雪。

    厉千雪神情未动,她极为淡定的将自己的行李箱拖出来。

    “青桑,走吧,收拾好东西,我们就可以走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这个意思是还没原谅苏成辉?那怎么两个人住到一起去了?

    苏成辉因为厉千雪的举动,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苦闷。

    “千雪。你就算是要走,也要吃饭啊。”

    厉千雪要去收拾的动作停了一下,她转过脸看着苏成辉,一点也不客气。

    “苏成辉,我厉家还没有沦落到吃饭都吃不起的地步。”

    苏成辉面色灰败,苏青桑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成辉自己作的,但看到一向儒雅温文的他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尤其他还是自己的父亲,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适。

    她转开脸不看苏成辉,转而去帮厉千雪收拾行李。

    她今天可是来赔罪的,可不能再站错队让厉千雪不高兴了。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刚刚还不舒服,现在却因为要离开这里,离开他而变得精神十足。

    厉千雪是巴不得摆脱他,这个认知让他的心跟着难受了起来。

    可惜的是现在的厉千雪是不会去在意苏成辉的感受的。她来这两天,东西也没多少,行李因为之前心情不好甚至没怎么动。

    不过十几分钟就收拾好了。苏青桑要帮厉千雪拿行李。厉千雪哪里会让她动手。拉着行李就往外面走。

    苏成辉跟在她身后:“千雪,我帮你。”

    “不用。”厉千雪避开他的手,径直跟苏青桑下了楼。

    去到大厅,她转身走向了前台。苏青桑不知道她想干嘛,跟在她身后,她却是拿出卡,把这几天的房钱给结了。

    这是什么操作?

    厉千雪将卡装进包里的瞬间就看到苏青桑脸上的震惊,她微微一笑。

    “我连他的早餐都不吃,自然也不需要他来给我付房钱。”

    这就是划清关系的意思了,厉千雪是厉千雪,苏成辉是苏成辉。两个人毫无关系。

    苏青桑站在旁边,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母亲。

    虽然都不亲,但是眼前这样的局面,到底让她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苏青桑来是司机开的车,她刚出去,那司机就极有眼色的过来接过了厉千雪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

    两母女上了车,苏青桑在车子离开酒店的时候看了酒店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她刚才竟然看到苏成辉追下大厅来了。

    “妈?”

    “恩?”

    跟厉千雪把话说开的苏青桑,没有了刚才的忐忑,多了几分随意。

    “我就是想问,你跟我爸,你真的就这么恨他吗?就因为他换掉了我跟苏沛真?”

    厉千雪没想到苏青桑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她看着苏青桑,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

    有些事已经过去了。她不想提。可是不提,不表示那些事情不存在。

    “我跟爸,早就过不下去了。知道他偷偷换掉了我的孩子,也不过是压倒我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苏青桑沉默,对于厉千雪跟苏成辉之前相处的模式,多少有些了解。

    “我爸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我看得出来。”

    她这句是陈述句。并没有站队的意思,也不是为苏成辉说话。

    “他后悔了,我就要原谅他?”

    厉千雪反诘,然后摇了摇头。

    “青桑,我不介意告诉你。你爸对我的折磨,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不是一年两年。是长达二十多年,不间断的,持续的往我的心口捅刀子。”

    她很少跟苏青桑说起这些事情,以前总觉得不愿意在女儿面前提,现在却发现,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我以前愿意为了苏沛真忍耐,为了昱昕忍耐,甚至为了你外公忍耐。可是我现在,不想忍了。”

    她也是被厉老爷子捧在掌心娇宠着长大的,她也是有尊严,有自尊,会伤心,会难过的平凡人。

    苏成辉对她的伤害,就像是不间断的,挥向大树的砍刀。一刀又一刀。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愈合。

    也努力的在每次受伤之后都自己平复伤口。可是她现在,不想再受伤了。

    “青桑,身体受了伤,就算有一天好了,也会留疤。更何况是心上的伤?”

    苏青桑明白,不再劝了,将脸慢慢的靠近了厉千雪,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

    “不想原谅就不原谅吧。反正你是我妈,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你啊。”厉千雪放下心来,摸了摸苏青桑的脸:“你就算是不支持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所以我就更要支持你了。”苏青桑笑着说:“坚定你的信心啊。”

    厉千雪笑了,多了几分放心。要恨的人,她现在懒得恨。

    但是要珍惜的人,她却是一定会好好珍惜。就像是以前苏青桑说的,她还年轻,才四十几岁而已。

    她有机会让自己慢慢的从以前的阴霾中走出来,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下半生。

    向采萍突然离开,其实让苏青桑有一点点不习惯。

    但是这样的不习惯,因为厉千雪的到来变得很微弱。带着厉千雪去附近一家茶餐厅吃过早饭。然后才一起回的家。

    进门之后,领着厉千雪往客房去。两个人刚放下东西,玉婶就过来找了。

    “太太,那些月饼现在都放冷了,可以装起来了。之前向姐不是买了包装袋?你知道放哪里了吗?”

    做月饼的东西都是苏青桑跟向采萍一起去买的,玉婶不知道放在哪。

    苏青桑正要回答,冷不防就想到房间还呆着的厉千雪。

    “你等一下,我呆会过来拿给你。”

    玉婶离开了,苏青桑有些紧张的看着厉千雪:“妈,之前那个——”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

    厉千雪知道,向采萍给苏青桑做了月饼。还知道苏青桑每天吃的饭都是向采萍做的。

    “妈?”虽然已经说开了,但是苏青桑还是有点忐忑。

    “没事,我不吃醋。”厉千雪极为认真的看着苏青桑:“我昨天来找你的时候,她就说了,让我给她两天时间,她说答应了你要做月饼给你吃的。”

    是啊,向采萍答应了的。可是她刚做完,就离开了。还是他们变相的把她赶走的。

    “我不吃醋,虽然我确实有点不高兴。”

    厉千雪不介意让苏青桑知道她的不满。她现在想明白了,虽然是母女,有血缘关系,可是毕竟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她也好,苏青桑也好,都需要时间来适应这样的关系,来增加这样的亲密度。、

    最明显的一个,就是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思,明白你的想法。

    “不过,你最后选择了我。我很高兴。”

    厉千雪的语气中有隐藏的得意,苏青桑听出来了,松了口气的同时上前抱住她的手臂。

    “妈我当然选择你了。你可是我亲妈。”

    “是啊。我是你的亲妈。”

    就这一点,她就赢了向采萍大半了。所以她又何必不高兴,何必因为向采萍而去破坏自己的心情呢?

    不管基于什么原因,二十六年前,苏成辉选择的是她。

    二十六年后,她的女儿又一次选择了她。她赢了。不是吗?

    厉千雪住了下来,第二天就是中秋节,苏青桑一早就接到了刘童佳打来的电话,让她回老宅过节。

    今年厉千雪也在,苏青桑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刘童佳也知道厉千雪来了,让苏青桑把她也一起带过去。

    因为之前跟厉千雪有些不愉快,刘童佳怕她不自在,也不愿意来,甚至亲自给厉千雪打了一个电话。

    这算得上是相当的给厉千雪面子了。厉千雪知道这是刘童佳的示好,也明白刘童佳现在的表现有大半是看在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分上。

    但是不管怎么样,至少苏青桑以后不会再有婆媳问题,已经可以让她放心大半了。

    就算是霍靳尧真的不在意,如果苏青桑一直跟刘童佳关系不好,也是让人觉得很为难。

    现在刘童佳肯放下身段,已经足够让厉千雪释怀跟放心了。

    霍家的中秋节跟端午节差不多,霍阳秀一家,跟霍阳远一家都来了。

    苏青桑因为怀孕了,又是双胞胎,无疑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焦点跟关注点。

    这些关心她的人里面,唯独不包括霍明亮一家。

    霍逸凡还在牢里坐着,年春雅去看了几次,每看一次难受一次,看一次难受一次。

    她可不会去管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怪来怪去,只能怪霍靳尧冷血,怪霍老爷子绝情。

    这会看到苏青桑不但怀孕了,还是双胞胎,突然就不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