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你打算怎么办
    “哇。好漂亮。”

    苏青桑看着摆在桌上的冰皮月饼。眼神有掩不住的赞叹。

    “阿姨你好厉害。”

    向采萍看着苏青桑单纯而清澈的双眼。她自从怀孕后,略有些娇气。时不时会想着要折腾别人。

    但这种折腾只在吃上面。在别的地方,她尽量不给人添麻烦。比如她上班继续上,要手术也是继续手术。

    “这个其实很简单。”

    “简单我也不会啊。”

    苏青桑看着冰皮月饼上的花纹,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

    “好q啊。”

    “尝尝。”向采萍看着苏青桑这个模样,在心里轻轻叹息。这要是真的是她的女儿,该有多好?

    苏沛真还在牢里,她也不知道,苏沛真从牢里出来以后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她会不会认自己?会不会愿意跟她一起生活,向采萍都不知道。

    事实上就算是苏沛真愿意,可是那二十多养尊处优的生活,苏沛真也不可能像苏青桑这样容易满足。

    就这一点来说,她是真的宁愿苏青桑是她的女儿。

    “好吃。”苏青桑浑然未觉向采萍眼中的复杂,她尝了一个,一脸满足:“真好吃。阿姨你太厉害了。”

    “你喜欢就多吃点。我还买了其它的材料,明天我做蛋黄馅的给你吃。”

    “好啊。”苏青桑点头,回答得是相当不客气。

    她答得随意,向采萍也没有生气。事实苏青桑对向采萍确实是很随意的。因为只有随意,才不会让向采萍觉得不自在。

    以向采萍的个性,若是苏青桑真的小心翼翼的跟她相处,向采萍肯定会不自在,也不会这样留恋这里了。

    向采萍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明天做完月饼,她就可以走了。

    看了眼这个她住了一个多月的房间,她心里有些不舍。事实上什么报复不报复的,哪里比得上让自己舒服重要呢?

    只可惜,这里再好,也不是属于她的地方。

    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打开门,外面站着的人赫然是霍靳尧。

    “阿姨。”

    “靳尧?”

    “阿姨在叠衣服?”霍靳尧看了眼床上那一堆衣服:“我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你进来吧。”

    向采萍让霍靳尧进门,霍靳尧进去之后,把门关上。他这个态度让向采萍的心跳突然就一紧,脸色都跟着凝重了几分。

    “是青桑怎么了吗?她——”

    “她很好,现在去洗澡了。”

    霍靳尧看了眼向采萍的房间。他这套公寓因为是两套打通为一套,所有的房间都做了扩建,非常大。

    就算是客房,也配有洗手间,跟更衣室。向采萍住进来之后,苏青桑又往房间添了些东西,现在比之前空荡荡的时候多了不少的人气。

    他不说话,向采萍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靳尧你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霍靳尧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没有急着开口,神情似乎是有些凝重。

    “你有什么就直说好了。”向采萍心里隐隐有预感,知道霍靳尧要说的是什么事。

    “阿姨。”沉默了近一分钟之久的霍靳尧,终于开口了:“这一个月感谢你一直照顾青桑,你将她照顾得很好。她也比之前的状态好了很多。今天她自己在医院做了个检查。一切都正常,身体也非常健康。这都是你的功劳。”

    “没什么,是青桑不嫌弃。”

    “这当然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青桑只怕现在还孕吐得厉害。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靳尧。”向采萍打断他的话:“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霍靳尧觉得非常难开口:“青桑的妈妈过来了。她现在住在酒店里——”

    沉默,霍靳尧有点说不下去了。事实上那家五星酒店是唐墨寒家开的。他今天刚好有事找唐墨寒,意外看到了苏成辉。

    苏成辉来了荣城却不来见苏青桑,这算是正常,但苏青桑一点都不知道,这不正常。

    他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住在酒店里的除了苏成辉,还有厉千雪。

    厉千雪不是今天来的。而是昨天就来了。她上一次来直接住了进来,这次没有,为什么?

    只有一个解释,厉千雪看到了向采萍。

    他不像苏青桑那么鸵鸟,更不像苏青桑那般天真。是的,苏青桑其实知道向采萍跟厉千雪是不可能友好相处的,甚至不可能呆在同一个地方。

    但是她现在怀孕了,情绪敏感多变,她自以为可以,自以为这种平衡她能把握得好。

    可霍靳尧不会这么天真,他比谁都清楚,向采萍跟厉千雪之间是死结,解不开的那种。

    向采萍看着霍靳尧的脸色,已经明白他后面想说的话了。

    “你不想让厉千雪看到我,知道我住在青桑家里。你不想让我跟厉千雪起冲突,所以你现在是想让我走人?”

    “阿姨,青桑妈妈不可能一直住下去。她——”

    霍靳尧的话说了一半,有点说不下去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他的行为太过分了。

    需要人家的时候把人家叫来。现在不需要了就让人走人。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知道了。”向采萍的神情相当的平静:“我明天会走的。你放心。”

    “阿姨?”

    霍靳尧的神情带着愧疚,还有些尴尬。向采萍笑了:“事实上,我本来就打算离开了。只是原来放不下青桑,现在好了,她妈妈来了,相信她也会好好的照顾青桑的。”

    沉默,霍靳尧不知道能说什么。论相处时间,向采萍跟苏青桑还相处了更久。

    他知道苏青桑一半是因为愧疚,还有一半是同情。真让苏青桑选择,她也会选择厉千雪的。

    可是她现在怀孕了,霍靳尧不想让苏青桑面临那样的难题,所以恶人他来当。苏青桑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就好。

    “没事。你别觉得愧疚。事实上,我本来就不应该来。”

    “阿姨,你别这样说。”

    霍靳尧很少做这样的事,当恶人的感觉并不太好。

    “真的没事。”向采萍早就决定要走了,并不是因为霍靳尧的决定:“你回去陪青桑吧。我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就走。”

    “阿姨?”霍靳尧站了起来,神情愧疚:“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他可以给钱,但那是对向采萍的一种污辱。更何况她也不会要他的钱。

    可是说完这句他又有些后悔,如果向采萍提出要把苏沛真弄出来,那他还真做不到。

    “没事,我什么都不要。”

    苏沛真坐牢之后,她又把超市接回来管了。现在也不算没事做。

    霍靳尧点了点头,走之前他看着向采萍,极为真诚的开口。

    “阿姨,有时间我跟青桑会去看你。”

    “不用来了。”向采萍拒绝了:“你们来的次数多了,厉千雪要不高兴的。你放心。我也没到七老八十的地步,我会照顾我自己的。”

    这个话说得有道理,可是霍靳尧却听得有些辛酸。

    回到房间,苏青桑正在吹头发。霍靳尧见状,上前把这个任务接过来,主动为苏青桑吹起了头发。

    “你去哪了?”

    “接了个电话。”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紧闭的双眼,心知她什么都不知道。却又忍不住去想,如果明天向采萍走了——

    “青桑?”

    “恩?”

    将她的头发吹干,霍靳尧将电吹风放到一旁。他在苏青桑的面前蹲下,跟她对视。

    “马上就是中秋节了。”

    “我知道啊。”节日还没到,她已经吃过月饼了。当然知道中秋节快要到了。

    “中秋节你妈妈可能会来看你。”

    苏青桑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睛,看着霍靳尧,突然就低下头去。

    “霍靳尧?”

    “阿姨说,她明天走人。”

    这种事情,瞒不住。向采萍走了,到时候苏青桑还去找她,那只能是让大家都难做。

    “阿姨要走?她去哪?”

    “她能去哪?回自己的家呗。”

    霍靳尧的手握住她的手,目光看着她,极为专注。

    “青桑,阿姨她始终有自己的生活。这些不是我们可以强留的。”

    苏青桑沉默,道理她都懂。只是有些不舍得。

    “阿姨要是一个人呆着,只怕又不会好好吃饭,也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青桑,那些其实都跟你没关系。”

    “可是——”

    “青桑,我特别想问你,在你心里,到底是你妈更重要,还是阿姨更重要?”

    霍靳尧打断了她的话,这一句问得十分真诚。苏青桑抿了抿唇,看着霍靳尧的眼神,没有犹豫的开口。

    “当然是我妈了。”

    “你既然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又——”

    后面的话霍靳尧不说,苏青桑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妈很好。阿姨也很好。在我心里,从来没有过要把他们比较的想法。”

    苏青桑在霍靳尧面前是可以说真话的:“可是我对阿姨很愧疚。”

    “那些事不关你的事,那些问题也不是你造成的。”

    “我知道。”霍靳尧的话她都懂,也都明白。可是明白是一回事,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是另一回事。

    “之前她错认了我。在林市照顾我那许多时候,我本来已经跟她关系越来越好,也是真的把她当成是我的亲妈了。

    可是谁知道,她竟然不是。我不知道自己生母是谁的时候,我是想过将错就错的。因为我看得出来,阿姨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

    我更没想到的是,我的生母会是一直以来,我有些敬畏,却又讨厌不起来的厉千雪。”

    苏青桑的腹部已经有些许隆起,她看着自己的肚子,想着那个时候她的纠结。

    “你知道的,那个时候我其实很犹豫,也很矛盾。我想认妈。又不想伤害阿姨。可是后来没想到,我还是伤害了她。”

    她几乎没有给向采萍缓冲的时间,反而在跟厉千雪相认了之后马上就让向采萍也跟着知道了实情。她其实可以有更妥协一些的办法。

    “我说了,那不是你的责任。”

    “是啊,不是我的责任。”苏青桑叹了口气:“如果后来她可以过得好,我也不会这么愧疚。可是你看看这后面发生的这些事情。哪一件可以让她轻松起来?如果苏沛真可以像我那样,真心想认她,跟她好好生活,我也不会那么难受。可是偏偏苏沛真不愿意跟她好好相处。更不要说后来她竟然越走越歪。说起来苏沛真坐牢虽然是自作自受。可是阿姨却因为这样变得更可怜了。”

    “青桑,那你妈呢?”

    霍靳尧不信她不明白的,也不信她想不到。

    “如果你妈知道你跟阿姨又住到了一起,而且还对阿姨那么好。你觉得你妈会怎么想?”

    苏青桑的小脸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她说不出话来。这一点,她确实是心虚。也确实是理亏。

    “靳尧,你是觉得,我做错了。”

    “不然呢?你还想说你做对了吗?”

    “我只是——”

    “你只是喜欢跟阿姨相处时那比较随意的气氛。是吧?那你跟你妈相处,难道就不随意吗?”

    “也不是。”苏青桑承认,厉千雪是一个很爱孩子的母亲。她也知道厉千雪一心想补偿,对她很好。

    可是厉千雪那种想补偿的心态,让她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之前阿姨其实也是那样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太习惯。”

    “后来那样的人,变成了我妈,我就更不习惯了。”

    之前那些年,厉千雪自认为对苏青桑的亏欠,让她在对苏青桑这件事情上,比向采萍当初还要夸张,还要小心。

    要知道,厉千雪给她的印象,一直就是高高在上的,一直就是目下无尘的。

    可是现在她却突然变了一个画风。她好像特别怕她不高兴,特别想对她好。

    她其实有点吃不消。压力太大的感情,会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我知道我妈很好,我也很想跟她像是正常母女那样相处。可是她每次那种自责,愧疚,又觉得亏欠了我的表情,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哪怕我跟她说过了,我说这些不关她的事。”

    霍靳尧明白,也都理解。

    “你是想说,你妈让你觉得累了吗?”

    “有一点点。”

    苏青桑咬唇,想到上次去林市时发生的一件事。

    那天厉千雪在书房中眼厉老爷子讨论一幅她刚拍下来的字画。她从小并没有受过那方面的培训,所以对于字画,古玩这些她一点也不懂。

    外公跟厉千雪说得起劲,她在边上听了也觉得很好玩。并不是说她有兴趣,而是这一类的文化她以前接触得很少。

    可是明明很好的气氛,厉千雪看到她的表情,却又想到了之前那二十多年。

    对于厉千雪来说,如果不换掉孩子。苏青桑根本不至于像现在那样,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

    她一想到就忍不住开始自责,开始愧疚。这样的情绪让苏青桑觉得有些压力。

    她不认为自己就一定要懂字画,懂古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就好像她看了霍靳尧跟霍老爷子下棋。

    她大概知道围棋的规则,可是她到现在都不会下。

    她不觉得自己不会那些东西是一件羞耻的事,偏偏厉千雪很在意。她那几天一有空就拉着她,想给她补回那些她丢失的功课。

    厉千雪自责后悔,错过了最佳时期,没能把苏青桑培养成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她越自责,苏青桑就越觉得不自在。她不需要那种情绪。那不是厉千雪的错,事实上她也是受害者。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厉千雪当时会好一点。但只要有机会,只要让她发现有什么是苏沛真会的,却是她苏青桑不会的。

    她就又忍不住陷入到那样自责跟对她的愧疚以及想补偿的心理去了。

    这些话,苏青桑从来没有对霍靳尧说过。他从来没想过,苏青桑喜欢向采萍,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在里面。

    “你应该跟你妈说的。”

    “怎么说?”苏青桑有点头疼:“我跟她说过的,我说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恨任何人。”

    尤其是厉千雪,她不需要愧疚,也不需要补偿。她就这样就很好了。

    “你喜欢阿姨,是因为阿姨以前没有给过你这样的压力?”

    霍靳尧这一点倒是很清楚的,之前向采萍刚来还有些拘束,明白过来之后,反而只是想对苏青桑好,那种愧疚补偿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对于向采萍来说,苏青桑是一个私生女。长得现在这个样子,成为一个医生。又嫁给了霍靳尧。

    向采萍没有其它的子女,不存在比较,知道女儿过得好。她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她觉得很满足,很放心。

    可是厉千雪不一样。她养过苏沛真,有过别的孩子。有比较。

    两下一对比,那种自责的情绪本来只有三分都能放大成十分。更何况本来就有十分的愧疚。

    苏青桑不说话,却没否认。她爱厉千雪,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可是厉千雪让她感觉到一些压力,这也是事实。

    她对向采萍有同情,有怜惜是事实,但是向采萍让她更放松,也是事实。

    “可能是因为,我始终没有把自己放在那个圈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