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做人要言而有信
    厉千雪捏着掌心的手机,感觉着那隐隐沁出的汗意。

    看着厨房的方向,强迫自己要有耐心。她一定不会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苏青桑一定会选择自己的,她才这样想,厉千雪心里这样想,却在此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她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难道是苏青桑回来了?

    她坐在那,好半天没去开门,敲门声又响了几下。厉千雪闭了闭眼睛,厨房里的向采萍也走了出来。

    她看她,她也在看她。

    掩饰得很好的厉千雪在向采萍眼中看到一抹紧张。她突然就笑了,微微勾唇,起身去开门。

    事实上厉千雪心跳得很快,如果来人真的是苏青桑,她也不确定,她真的会站在自己这边。

    门开了。外面站着的人赫然是苏成辉。看到是他,厉千雪愣了一下的同时莫名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你怎么来了?”

    苏成辉没有说话,他越过她,目光看向了站在身后的向采萍。

    她围着条围裙,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苏成辉看看厉千雪,再看看向采萍。就算两个人没有开口,他都能闻到空气中那浓浓的火药味。

    向前一步站以厉千雪面前,苏成辉压低的嗓音满是想平衡的祈求。

    “千雪,跟我回去吧。”

    “呵。”厉千雪突然就笑了:“这是我女儿的家,你让我跟你回去?回哪里?”

    “你会让青桑为难的。”

    “她当初就应该知道,她把向采萍带到这个家来时,也会让我为难。”

    厉千雪的神情略有些冷意:“她知道会让我为难,可她还是这样做了。那么现在她觉得为难,也只能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苏成辉语塞,神情略有些纠结:“千雪,你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厉千雪觉得讽刺,勾起的唇角带着几分玩味:“苏成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啊?以前你希望我退让,现在你还是这样。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退了。”

    苏成辉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现在顾虑并不是向采萍,而是苏青桑。

    “我只是不想女儿为难。”

    厉千雪勾唇,眼中的讽刺越发的深了:“是不想女儿为难,还是想护着你的老情人?”

    “千雪。你明知道——”

    “我不知道。”厉千雪敛眸,神情很冷:“你也好,青桑也好,你们两父女还真的是两父女。连做的事都一样,思考模式也一样。”

    “千雪?”

    “不要说了。”厉千雪不耐烦听:“我不会退让的。我告诉你,我,厉千雪,绝对不会退让。”

    “千雪,你这是何必?”

    “何必?你喜欢你的老情人,想跟她在一起是你的事。可是青桑是我的女儿。我已经委屈了那么年,也算是亏欠了她那么多年。她重情,放不下一些过往,我不介意,我也愿意给她时间,但是我不会再像当年对你那样,给她一次又一次机会。让她肆无忌惮的来伤害我的感情。”

    厉千雪的话让苏成辉沉默,他站在那,半晌没有动作。

    “两天。”

    身后突然响起了向采萍的声音,两个人一起转身看向她。向采萍站在那里,神情似乎是纠结。

    “厉千雪,给我两天时间,我自己会走,不用你来赶我,也不需要青桑来赶我。”

    苏成辉看着她没有说话,厉千雪双手环抱在胸前,微眯着双眼看着她,眼神尽是怀疑。

    “我说的是真的。两天后,我自己会离开。”

    向采萍似乎是知道厉千雪不会信:“再过三天就是中秋节。我答应了青桑做月饼给她吃。我不想食言。厉千雪,我并不是怕输,也不是就那么没自信青桑一定会选择你。而是理解你的心情,易地而处,我也不希望苏沛真选择你。”

    “我只需要两天。两天够我把我答应了青桑的事情都做完。到时候我自己会走。而且我也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见青桑。”

    至少她不会主动来找苏青桑,如果苏青桑跟霍靳尧要去找她,她也会避开,不见他们。

    厉千雪站在门口,看着向采萍并没有急着开口。

    “你不信我?”向采萍的声音有丝急切:“我答应了你会走,自然不会留下来,就像是当初我不会跟你争苏成辉一样,现在我也不会跟你争青桑。”

    不管什么时候,苏青桑永远是厉千雪的女儿,这一点,她清楚得很。

    “那是因为你争不过。”

    厉千雪的话让向采萍的脸色都苍白了几分。说完了,她却又觉得无趣。

    “行了。”厉千雪摆了摆手:“两天就两天,不过你可别再摆出这样一副面孔,搞得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

    她不想留下来,转身离开,苏成辉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向采萍一眼之后,快速跟在厉千雪身后一起离开了。

    进了电梯,厉千雪站到跟苏成辉对面的位置上。

    “你的老情人这会正难受呢。怎么?你不需要去安慰安慰人家?”

    “我更想安慰你。”

    “我有什么好让你安慰的?”厉千雪微微抬高下颌,脸上是一惯的骄傲与嚣张:“我赢啊,你没听到吗?她知道会输给我,主动退出。”

    “千雪。”他知道,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那样的。

    “别说话,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厉千雪揉了揉额角,转身看着电梯里的镜墙,丝毫不理会苏成辉。

    厉千雪一回到酒店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任苏成辉说什么她都不理。

    苏成辉叫了两遍,没听到答复,只好停止。下午他要见一个客户,还有两个合同要谈。

    脱离了厉家的苏成辉,想要成功要比以往更努力。四十多岁的人,此时重新开始,他压力也很大。

    他不想失败,也不愿意失败。他只有再次成功了,才会有更大更足的底气站到厉千雪旁边。

    走之前,他给厉千雪叫了份中餐,然后留了张纸条。让她有事找自己,虽然苏成辉知道,这样的机率很低。

    他没想到的是,等他晚上回来。厉千雪竟然又在喝酒。

    客厅的桌子上放着几个空瓶,厉千雪还是坐在外面沙发上,茶几上有两个瓶子,一个已经空了。

    还有一个被厉千雪拿起来,往杯子里倒。

    扑面而来的酒气让苏成辉意识到厉千雪只怕是喝了不少。他想也不想的上前,伸手将她的杯子抢走。

    “千雪,别喝了。”

    “走开。”厉千雪今天心情不好。她想换地方,却因为心情不好,继续在这里住着。

    她没有换酒店,并不表示她就需要听苏成辉的。更不表示她就原谅了苏成辉。

    苏成辉就知道,厉千雪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在意。

    不管是他也好,还是苏青桑也好。当年的他跟现在的苏青桑估计都让厉千雪觉得受伤。

    看着厉千雪不要杯子,直接拿着酒瓶就要喝,苏成辉一把将那酒瓶也给抢了。

    “还给我。”

    厉千雪确实是很烦躁。就在之前,苏青桑还跟她视频了。看到她呆在完全不是家里的环境,对于她给出的她现在在出差,并不在林市的话,她竟然丝毫没有怀疑。

    如果苏青桑这两天会打电话回厉家,就会知道,她人已经来了荣城。

    不过可惜的是,她来看苏青桑,厉老爷子则去看苏昱昕了。所以现在的厉家,确实是没有人。

    本来没事的,但是跟苏青桑聊完了,厉千雪的心情却开始低沉了。

    有些事情可以劝自己想开,可以跟自己说没关系。但那不过是一个说辞。事实上就是想不开,事实上就是有关系。

    苏成辉怎么会给她酒?他将洒放下,握住了厉千雪的手,在她旁边蹲下。

    “不要再喝了。对身体不好。”

    “我身体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厉千雪想挣开他的手,苏成辉不放,不但不放,反而将她抱住了。

    “千雪,千雪。你听我说,如果你真的难受,你就哭出来。或者,你打我也行。”

    他记忆中的厉千雪,除了跟苏青桑相认那一次,几乎是没有哭过的。之前那么多年,她一向是冷静的,淡定的。

    哭泣对于厉千雪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以前苏成辉不觉得,现在却是满满的心疼。

    厉千雪面无表情的看他:“哭?你以为我是谁?”

    她可是厉千雪,厉家的千金大小姐,现在厉氏的掌门人。她才不会哭。

    她越是这样说,苏成辉反而越是心疼。将她的身体紧紧的,牢牢的将她因在自己的怀里。

    “千雪。不要这样。”以前他不懂。他只是恨她的咄咄逼人,不喜欢她的跋扈张扬。

    可是后来他才明白了,嚣张也好,张扬也罢,那都只是她的表现。她的内心跟其它女人一样。

    渴望爱,需要爱。

    厉千雪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开。她也懒得挣扎了。她喝了酒,头有些昏,意识有些乱。

    她眨着眼睛看眼前的苏成辉,只觉得他怎么看,怎么招人讨厌。

    “苏成辉,你是不是也在心里嘲笑我?”

    “我没有。”他怎么会嘲笑她呢?

    “我不温柔,我也不能干。我不会做家务。我也不会打扫房子。我不会炒菜,更不会做那些点心,月饼之类的来让人吃得开心。”

    “说穿了,我其实也是一个除了家世之外,一无是处的女人。”

    “她不一样,她比我温柔,比我能干。比我会讨好人。比我更知道怎么照顾人,怎么对人好。”

    她的双眸沾染着水气。她并不是真的沮丧。曾经来自于苏成辉的伤害她能扛得住,现在苏青桑的行为对她还构不成伤害,只是有些难受罢了。

    她能扛得住,她也根本不在意。

    可是她现在喝醉了,那些隐藏的情绪此时完全流露了出来。看到向采萍,她忍不住就去想,她可能有些地方,确实不如向采萍。

    那种情绪足以让她自我厌恶与嫌弃。

    “所以难怪你们都选她,跟她比起来,我好像真的是失败至极。”

    “千雪,我没选她。”苏成辉知道她不会信,但是他还是要说:“我选择了你,你记得吗?”

    厉千雪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苏成辉不介意进一步说服她。

    “不光是我,还有青桑,她也选择了你。你记得吗?她当初可以不把自己的身世说出来的,可是她选择了来认你。”

    “所以你看,千雪,不管是我也好,还是青桑也好,我们都选择了你。”

    厉千雪抬头,因为喝醉而有些迷茫的双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苏成辉看。

    苏成辉目光毫不游移,极为专注的跟厉千雪对视。

    厉千雪却一把将他推开,她退后了一大步。就算是喝醉了,看苏成辉的目光也依然透着冷意。

    “苏成辉,你说得真好听。只可惜,我不相信你。”

    “千雪?”

    “别叫我。”厉千雪挥开了他的手,眼神尽是抗拒:“青桑选择我,是因为我是她的生母,她没得选。而你——”

    将手指向苏成辉的胸前,厉千雪的声音满是恶意:“你选择我,则是因为你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

    甩了甩头,她让自己清醒一些,手指在苏成辉心口的位置轻点。

    “你们那家新公司,上个月那个单子没拿下来吧?是不是现在才发现,厉氏的招牌比你以为的好用?”

    “千雪。”苏成辉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工作遇到再多的困难,都抵不过厉千雪这一句话。

    “我说中了?”

    厉千雪退后一大步,因为酒醉而泛红的脸此时意外的带着几分冷讽。

    “苏成辉,你以为我喝醉了,就会相信你的话?可笑。”

    扔下这句。厉千雪根本不看苏成辉,越过他就要回房间去休息。

    只是她毕竟喝多了,脚步有些踉跄,经过阳台门那里,不小心被绊了一下。眼看就要往前倒。苏成辉及时扶住了她。

    厉千雪在站稳之后快速的挥开了他的手,冷着张脸进房间去了。

    留下苏成辉站在那里看着厉千雪的背影,心里苦涩的同时却又不改坚定。

    千雪,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