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你不过是想报复我
    客厅的空气中,隐隐飘着食物的香气。这让这个环境无形之中多了几分家的感觉。

    厉千雪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样的气氛。她的神情很冷,若是苏青桑在这里,就会知道这样的厉千雪是以往二十多年一惯的形象。

    她一早就从酒店离开,吃过早餐之后,来到了苏青桑公寓的楼下。

    她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苏青桑被司机送去上班,看着霍靳尧也跟着走人。在他们走了之后,她又在车里坐了将近十分钟,才上来了。

    厉千雪最近完全接手了厉氏,今天的她虽然是来看女儿的,可是一身气势十足。

    香奈儿经典款小黑裙外面套了件高订的白色小西装。黑白色的完美搭配将她的身形拉得修长。

    盘在脑后的长发,颈间精致的钻石项链。对比只是围了一条围裙,手上还沾着些许面粉的向采萍来说,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两个人之前因为苏沛真,有过一次短兵相接。但那次因为苏沛真做的事情,厉千雪心里不舒服,并没有跟向采萍多说什么。

    这次却是不同了。她盯着向采萍,看到她,就想到自己那二十多年的委屈,还有被抢走的苏成辉,还有苏青桑。

    苏成辉就算了,她已经跟他离婚了,也认了。

    但是苏青桑,绝对不行。

    客厅的气氛依然沉默,她不动,向采萍也不动。厉千雪将屋子都打量了一遍,最后走到餐桌前站定。

    桌上很多面粉,还有已经开始搅拌的馅料,还有模具。

    “做月饼?”

    厉千雪转过脸看向采萍,眸光清冷。向采萍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没有回答她的话。

    “手艺不错。”

    厉千雪拿起一个模具,很小巧的模具,上面还有很可爱的动物造型。

    向采萍向前几步,站到了厉千雪对面。

    “眼色却不怎么好。”

    厉千雪放下模具,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向前,拿出了平时在公司的气势,盯着向采萍的脸。

    “向采萍,我想问一下,你哪来的脸,呆在这里?”

    向采萍的眉心微微拧起来。她不喜欢厉千雪,以前不喜欢是因为苏成辉,现在不喜欢却是因为苏青桑。

    苏青桑那么好的女儿却是厉千雪生的,这让她的感觉很微妙。

    “是霍靳尧请我来这里的,是青桑让我留下来的。”

    厉千雪嗤笑一声,“她让你留下你就留下?脸呢?”

    “厉千雪。”向采萍面带尴尬,昨天苏成辉来这里,跟苏青桑说了什么,她并没有听到,但大概也能猜出来。

    今天厉千雪就找上门来了,还是用这样一副相当不客气的态度。

    “我留下不留下,好像跟你无关吧?”

    “怎么会跟我无关呢?”厉千雪挑眉,明艳的脸上尽是张扬:“这。是我女儿的家,是我女儿跟女婿的家。向采萍,你用什么身份留下?”

    向采萍确实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她喜欢苏青桑是事实。

    苏沛真是她生的不假,可是她跟苏青桑相处了几个月也不是假的。

    她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别墅里,寂寞孤独难免。苏沛真去坐牢了,她有时候干坐一天都难得说一句话。

    赵婶再怎么好,也不过是来帮佣的。大多数时候,她守着那个房子,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人生。

    以前一个人无所谓,是因为她没有享受过家人陪在身边时的温馨感觉。

    可是后来,她却不愿意再一个人了。苏青桑确实不是她生的,可是她却喜欢这里。

    苏青桑对她有足够的尊重,也足够亲近。除了称呼,她们确实几乎如同母女。

    所以哪怕她明知道,这样的局面不过是因为苏青桑怀孕而带来的表面和平,却还是忍不住贪恋这种家的感觉,不舍得离开。

    现在厉千雪的出现却将那一层她自以为的平静表面给揭开,让她明白这个地方并不是属于她的。

    她沉默,脸上有几分尴尬之色。向采萍这些年疏于保养,已经生出华发,眼角的皱纹也是无可躲藏。

    她看起来至少比厉千雪大了十岁不止。此时露出这样的表情,让厉千雪有一种自己在欺负她的感觉。

    这让她更不舒服了。从来弱者招人同情,向采萍这样,是想说她在欺负她是吗?

    “说啊。你以什么身份留在这里?”厉千雪的声音越发的不客气:“保姆吗?还是厨师?”

    “厉千雪。”向采萍像是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一般,声音僵硬中透着几分微怒:“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吗?你赖在我女儿家里不走,想抢我的女儿,谁更过分?”

    “我没有。”向采萍无可辩解:“是青桑,是霍靳尧让我来的。”

    “他让你来你就来?说穿了你还不是想抢我的女儿?”

    “我没有。青桑是你的女儿,我清楚得很。”

    “你当然清楚。就是因为你清楚,所以才更显得你是故意的。”

    她绕过桌子,走到了向采萍面前站定。她比向采萍要高挑一些,她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向采萍的脸。

    “因为你的所做所为,不过是想报复。”

    “厉千雪。”

    厉千雪冷笑一声,看着向采萍脸上那极欲争辩的态度:“你想报复我,你报复我抢了苏成辉。你也想报复霍靳尧把苏沛真送进了监狱。所以你现在出现在这里?”

    “我没有。”向采萍从来没有想过报复。不。或许一开始是有的。

    她最初回到林市的时候,是真的恨苏成辉,也恨厉千雪。哪怕现在她也是恨的。

    只是她太清楚,她根本做不了什么。

    “你没有吗?”厉千雪指着餐桌上摆着的那些材料:“你这样的行为,还不叫报复吗?”

    “你对青桑好,你照顾她,让她感激你,然后离不开你。到时候,我的女儿跟我不亲却跟你亲。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难道不是吗?”

    “我没有。”

    向采萍这二十多年,虽然也自己做生意,虽然也事业小有所成。但跟厉千雪这样从小就是家族继承人的千金自然是不能比的。

    她的气势,一时竟然被厉千雪所夺。

    她的迟疑跟停顿就是最好的说明,厉千雪又向前一步,声音比刚才还要冷厉:“你已经这样做了。向采萍。”

    “你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吧?这么长的时间,青桑没有跟我说过你的存在,甚至提都不曾在我面前提过你?她明知道她做这些事情会让我不高兴,还是让你留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她的心已经不知不觉的偏向你。”

    “可是你呢?你想的,不过是报复罢了。”

    “厉千雪,你胡说八道,我没有。”

    “你说你没有,可是你的行为,你做的事,每一件,都是在报复我。”

    向采萍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身体往后退了些许。

    “心虚了?因为我说中了?”厉千雪冷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多年前,你争不过我,恨我抢了你的男人。所以多年后,你借故接近我的女儿。想抢走我女儿。向采萍,你可真行。”

    “会被抢得走说明不是我的。”向采萍这会终于稍稍镇定了些许。她看着厉千雪,努力压下自己的愤怒:“这句话是当年你自己说的,我现在也把这句话告诉你。你若是觉得我抢了苏青桑,那只能证明,她不是你的。”

    “承认了?”厉千雪笑了,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向采萍,你以为我是苏成辉吗?会相信你表现出来纯良无害?”

    她突然将脸凑近了向采萍的面前,洞若观火般的目光让向采萍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你可能确实是纯良,我也相信你对青桑确实是有感情,但是——”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向采萍的心口位置:“你想报复我,也是真的。”

    她的声音很轻,离得向采萍很近,这么近的距离让向采萍可以将她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

    向采萍眨了眨眼睛,轻轻的将那一根手指给拨开:“是又如何?”

    退后一步,向采萍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冷静:“我不能报复你吗?”

    “你做了些什么,你心里清楚。你把苏成辉从我面前抢走。二十多年了,你把我的女儿养成那个样子。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苏成辉,沛真怎么会变成那样?更何况,沛真一心只想要你当她的妈妈,那我为什么不能让苏青桑跟我更亲近呢?”

    “我有时候真的想,也是真的希望,青桑是我的女儿。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就像你当年的你怀孕了。你大刺刺找上门,你告诉我,你有了苏成辉的孩子。你还记得吗?你说,以前,你可以无所谓。但是你有了孩子之后,你跟我各凭本事。”

    “厉千雪,我现在就把这句话还给你。我们各凭本事。如果你能让苏青桑开口把我赶出去,赶出这个家。那么我认输。如果不能。我是真的好奇。你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来让我离开你的女儿。”

    厉千雪没有急着接向采萍的战书。她轻笑一声,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向采萍,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

    向采萍看着她眉心微蹙。厉千雪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然后单手撑着自己的下颌,就这么侧着脸看着她。

    “当年你争不过我,你又凭什么认为,你现在争得过我?”

    “醒醒吧。”厉千雪说得一点也不客气:“青桑是我的女儿。如果说在伤害你跟伤害我之间一定要让她选择一个,我可以跟你打赌,她一定会选择伤害你。”

    “如果我是你,我就现在自己自动走人。毕竟,真等人赶你走,那可不太好看。”

    “我不会走的。”向采萍这一次意外的固执:“我说了,我是霍靳尧请来,我留在这里,是青桑默许的。我为什么要走?”

    “勇气可嘉。”厉千雪点了点头,起身站到向采萍面前:“那我就在这里等,等到苏青桑回来,看看她会选择留下你,还是留下我。”

    扔下这句,她并不看向采萍,而是走到了外面的沙发上坐下。

    向采萍站在那里,双手将围裙绞成一团,都起皱了。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站回餐桌前,继续开始做月饼。

    将调好的馅料包进了面皮里面。其实这个真的很容易。也不难。做错了也没有关系。

    毕竟每次不管她做什么,怎么做,最后出来的成果都会被苏青桑吃掉。

    她在这方面是真的不挑剔,不像苏沛真,这个也不吃,那个也不吃。

    眼睛有些发热,向采萍只是垂着脸,连头也不抬。没两分钟,她手背上就多出了两滴热泪。

    那个温度让她的手像是被烫到一样的难受。她此时甚至庆幸,庆幸因为玉婶有事先回家去了。不然她是一定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的。

    泪水又掉了一滴下来,她连抬手去擦都没有。

    厉千雪说中了大半,她是真的喜欢苏青桑,却也是真的想跟厉千雪一别高下。

    二十多年了,她不会忘记苏成辉是怎么抛弃自己,娶了另一个女人的。可是她也更不会忘记。

    那个时候怀孕的厉千雪跑来她面前,让她主动退出。她说她有了苏成辉的孩子,她说如果苏成辉真的不喜欢她又怎么会碰她呢?

    向采萍的姿色一般,年轻的时候也不过只是一个清秀佳人。出身也一般。母亲是护士,她也学了护士。

    可是不等她成为南丁格尔那样的人,却先被厉千雪上了一课。

    那个时候她抚着自己的小腹,想反击厉千雪说她也怀孕了。可是她说不出口。是啊,她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她为什么要去跟一个女人争男人?

    更何况,骄傲之外,她还有一丝隐隐的自卑。不管是出身还是家世,不管是长相还是其它,她都承认,她比不过厉千雪。

    这样的情绪在厉千雪找上门之后累积到了最高点,然后她轻易的放弃了,放弃了苏成辉。

    从这个角度上去看,或许她也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爱苏成辉,毕竟她的骄傲还在爱之上。

    可是后来呢?她到了要生孩子的时候,才真的开始恨起了苏成辉。

    她为会要受这样的苦?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她明明才是那个跟苏成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甚至订下婚约的人。

    可是却被厉千雪抢走了,她的孩子没名没分,她的男人也不会对她负责任。

    两下比较,向采萍在冲动之下做出了让她后悔一生的决定。她把孩子扔给了苏成辉。

    那个时候她的心态,未必没有想报复的成分。毕竟像厉千雪那么骄傲的人,天天看着自己丈夫的私生女在她面前晃悠,这就足够让她觉得解恨了。

    可是向采萍没想到的是,苏成辉竟然会做出换孩子的事情来。这也直接导致了这后面这近一年的一团乱。

    厉千雪说的都对,如果她一开始只是想着认回女儿,跟女儿好好享一番天伦之乐。那么后来发现换孩子这件事情之后,她的情绪就不一样了。

    苏成辉,厉千雪,都是她憎恨的对象。

    没有厉千雪,就没有苏成辉的背叛。没有苏成辉,就不会有两个孩子错乱的人生。

    她想照顾苏青桑,陪着她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心是真的。可是她内心也特别想看厉千雪的笑话。

    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能干吗?你不是无所不能吗?你不是会抢我的男人吗?

    可是现在呢?你的女儿跟我更亲近,却跟你疏远。有问题你的女婿甚至找上我帮忙,却不愿意跟你说。

    这样一对比,亲疏立见。

    她甚至想过,在不久之后,苏青桑要生产的时候,厉千雪是一定会来荣城的,到时候她刚好可以让她好好看看,

    她向采萍能做到她厉千雪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她没想到,厉千雪来得这么快,甚至等不了苏青桑的肚子再大起来,等不到她所孩子生下来了。

    就这样走?向采萍不愿意。她答应了青桑做月饼给她吃的。她不能食言。

    可是不走呢?厉千雪才是苏青桑亲生的妈,她会选择谁,还需要问吗?

    当时在林市,她一跟厉千雪相认,就跑来跟她把话说清楚。现在的情况估计也不会差太远。

    之前她孕吐的严重,所以需要她,可是现在她的孕吐已经缓解了,她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向采萍,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难道真的等苏青桑赶你走吗?可是她又怎么能走呢?她喜欢苏青桑,喜欢跟她在一起生活。

    她还答应了她很多事没做到,就这样走,她真的不甘心,。

    泪水模糊了的双眼,向采萍心头烦乱,将那些沾到了泪水的材料想也不想的扫到一边,然后扫进了垃圾桶。

    胡乱的把泪水擦掉,她进了厨房。她还是先想想,今天中午吃什么吧。

    坐在沙发上的厉千雪,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淡定。她看着向采萍那般笃定的继续忙手上的事情,也有些坐不住了。

    她把时间算得很好,现在是上午。苏青桑跟霍靳尧应该要下午才回来。

    她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呆在这里看向采萍收拾东西走人。

    可是她现在看着那般笃定的向采萍,却不得不去担心另一件事情。

    如果向采萍不走呢?苏青桑回来会叫她走人,还是叫自己走人?

    厉千雪突然就不确定了起来。如果苏青桑叫向采萍走人还好,她的面子跟里子就算是保住了。

    可如果苏青桑不舍得叫向采萍走人?反而要让她留下呢?那个时候,丢脸的人就是她了。

    厉千雪坐在那不动,看起来有如老僧入定,内心却远远无法平静。尤其是当她看到向采萍竟然往厨房的方向走时,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跟她扛上了,不愿意走是吗?

    厉千雪腾的站了起来,她几乎有冲动上去把向采萍给拉了走人。可是最后她的理智跟骄傲让她重新坐了下来。

    她强迫自己拿出手机来处理一些公事,她来林市,势必要扔下公司的事情几天。

    打了几个电话,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扫向厨房的方向,并没有看到向采萍出来。

    她的身形一动,几乎又要站起来,却强迫自己不要先低头,谁先低头谁先认输。厉千雪从来是一个不肯认输的人。

    那一年,苏成辉喝醉了,她也喝醉了,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滚到了一起。

    事实上她那个时候是真的喜欢苏成辉,真的把他放在心上。

    这样的一个意外,她甚至觉得也不错。至少她还有一场回忆。

    可是没想到,那天她没有回家住,把厉老爷子给招来了。当父亲看到他们两个滚在一起,第一反应就是要让苏成辉负责。

    其实那个时候的厉千雪是不愿意的。她知道苏成辉有心爱的女人,也知道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要结婚了。

    跟喜欢的人发生关系,把一切当成是一场纪念,一场仪式。其实也很好。

    她说服了厉老爷子,让他不要管这件事情。她告诉父亲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厉老爷子一向疼她,对她的要求一向是有求必应。既然她说不要管,那他就不管了。

    她以为她解除了苏成辉的压力,他会感谢自己。可是她没想到的是,那个时候,恼羞成怒的苏成辉,竟然把一切怪到他头上。苏成辉竟然觉得一切都是她设计的。

    是她故意喝醉,是她故意跟他发生关系,是她故意引来了厉老爷子。而她故意假装说什么只是一个意外,不过是以退为进,最后根本不可能改变任何事情。

    厉千雪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这么多的罪名一下子落到她头上,她气坏了。还来不及跟苏成辉找扯清楚,说明白。

    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那个时候她就想,你苏成辉不是说我设计的吗?你不是说我故意的吗?我就故意给你看好了。

    心高气傲受不得一点委屈的厉千雪找上了向采萍,告诉她自己怀孕了。

    告诉她如果苏成辉真的有她,早就结婚了。什么酒后乱姓。如果不是心里有她厉千雪,苏成辉又怎么乱得起来?

    她告诉向采萍苏成辉不过是把她当成小妹妹,同情她可怜她。他喜欢的是像她这样的女人。

    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那一次,她成功的击退了向采萍,让向采萍知难而退。

    那么这一次呢?

    作家的话

    。ps:有些亲不太理解向采萍跟苏青桑的感情,我这里解释一下哈。第一,苏青桑跟霍靳尧去过一次荣城,大概是中秋左右,之后没多久,向采萍就追到林市来了。一直在苏青桑身边呆到正月啊。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啊。两个人是真如母女般相处,这是感情的建立点。可是厉千雪认完苏青桑没多久,苏青桑就回荣城去了啊。窘。相处的时间上来看,是苏青桑跟向采萍相处的时间更久啊。第二,厉千雪对苏青桑是很好,可是之前那么多年,厉千雪给苏青桑的感觉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哪怕她再想亲近,那种十二多年的疏离感也需要时间去消除。尤其是之前厉千雪为了苏沛真一次又一次的为难苏青桑。苏青桑并不是说会记恨。但总会少一分随意。毕竟厉千雪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傲的,高高在上的。其次,向采萍的身份从一开始就处在一个想讨好苏青桑的地步,所以苏青桑对她有怜惜有同情。这种心态其实很容易理解。就是你看着很强,我就觉得,我可能不必那么时时去关注你,因为你很强。可是另一个人很弱,那个人令人同情。尤其是向采萍的女儿是被霍靳尧送进监狱的,在苏青桑的心里向采萍就是一个弱者的身份了。人本能都会同情弱者。这是一样的道理。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苏青桑从小是按着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养大的,她的身份敏感。哪怕她本身并不自卑,但是她骨子里的个性,对于亲情,跟亲近的人,容忍度总是高一些。尤其是之前她选择了厉千雪,抛下了向采萍,这让她本身就有愧疚,加上后来的事。这样的愧疚会让她不自觉想补偿。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