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你这是脚踏两只船
    苏成辉急了,想也不想的跟着下车,绕到车门的另一边,将厉千雪的去路挡住。

    “千雪,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我也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一个没有信誉度的人。可是现在的情况,你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就说向采萍要抢你的女儿。你就算是不高兴,也先调查清楚吧?”

    “还需要查吗?”厉千雪瞪着苏成辉:“这是青桑跟霍靳尧的家,她在这做什么?需要查什么?她不就是想报复我吗?报复我抢了她的男人,报复靳尧跟青桑把苏沛真送进了监狱,难道不是吗?”

    “如果是这样,青桑怎么可能这样的态度对她?你要相信青桑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她有脑子,可是她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她太重情了。”

    厉千雪看着苏成辉,事实上她都不明白,苏青桑骨子里这种不愿意得罪人,看谁都是好人的个性像了谁。

    苏成辉向前一步,手放在厉千雪的肩膀上:“千雪,你也知道青桑重情。你现在这样直接找上去,你想做什么呢?把向采萍赶走?你就没想过青桑吗?我真的不是为向采萍说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这样上去,你会让青桑为难的。”

    “她也让我为难了。”厉千雪挥开他的手,脸上满是不虞之色:“苏成辉,让开。”

    “青桑怀孕了。”苏成辉再次按住她的肩膀:“算我求你行不行?你先冷静一下,就算,就算你要赶向采萍走,可不可以等青桑不的时候?”

    厉千雪瞪着他,她有一股火在胸口烧,那把火始终下不去。他的胸口几度起伏,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我等。”

    她转身拉开了车门,重新上车。苏成辉在这个时候跟着上了车。

    “下去。”厉千雪现在对他是一点好脸色也没有:“我不想看到你。”

    “千雪。”苏成辉去握她的手,被厉千雪避开。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觉得,我去问,更合适吗?就让我帮你这一次,好不好?”

    “是帮我?还是帮你的老情人?”

    厉千雪的话一直不客气,自从离婚后,她跟苏成辉说话就没有客气过。

    苏成辉无奈,却不想再反驳了:“千雪,时间会证明一切。”

    苏成辉的目光此时看起来极为真挚,厉千雪甚至可以在他眼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那样的目光让本来想嘲讽他几句的厉千雪收声,转开脸,再不看他就是了。

    车子在附近一家酒店停下,也是巧了,苏成辉之前想来这,就是在这订的房间。

    他知道苏青桑对他的感官,就没想着上门住进女婿家里。在厉千雪要重新去开房的时候,把她的证件一把拿走了。

    “苏成辉,你干嘛?”

    “我订了总统套房,有三个房间,够我们住了,就不要浪费了。”

    “我倒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连这住酒店的钱都付不出了?”

    厉千雪冷笑,伸手要去拿苏成辉手中的证件。

    “千雪,我明天去找青桑,问问她什么情况。你住在这里,不是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消息么?”

    苏成辉承认自己有私心。这近大半年的时间,厉千雪每次都巴不得离他远远的。他知道是自己活该,但还是会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机会靠近厉千雪。

    “我住你隔壁的房间也一样可以知道。”厉千雪执着的对着他伸手:“还给我。”

    “千雪。”前台的服务员还在看着他们呢。苏成辉将她的证件往自己口袋一装,将他的证件递给服务员。

    “你好,我拿钥匙。”

    “苏成辉。”厉千雪一惯是优雅的,也不愿意在其它人面前丢脸。她靠近了苏成辉,压低的声音有难掩的怒气:“你够了。你不要以为我现在不去找青桑,就要什么都按着你说的来。”

    “我知道啊。”苏成辉今天已经无赖了太多次了,不介意再无赖一次:“我知道你是看青桑的面子。那就再看一次吧。”

    拿到钥匙之后,他的手搂上了厉千雪的肩膀,不管不顾的带着她往楼上去了。

    厉千雪神情僵硬,一直持续到进了房间。她站在门口,拒绝再往里走。

    苏成辉走到她面前站定。他抬手撑在厉千雪身后的门板上,厉千雪的身体本能的往后退。手放在行李箱的拉手上,身体略有些僵硬。

    “千雪。我什么都不会做,你不用担心。”

    “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厉千雪神情不变,因为苏成辉的话,她反而放松了下来,轻轻的将他一推,她越过他往里面走:“毕竟你曾经说过,我的一切都让你倒胃口,你对我没兴趣。”

    苏成辉感觉自己又中了一箭,他看着厉千雪窈窕不改,优雅依旧的背影,脸上浮出几分苦涩。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把说那些混账话的苏成辉打醒。

    厉千雪进了门,重新换了身衣服出来。发现苏成辉坐在客厅落地窗前,他呆呆的看着窗外有些出神。

    听到厉千雪要出门的声音,他站了起来。

    “千雪?你去哪?”

    厉千雪站直了,目光微冷:“跟你有关吗?”

    “千雪——”

    “苏成辉,让我提醒你一句,我们已经离婚了。”

    苏成辉跟在她身后:“你是要去吃饭吗?不如我们一起吧。”

    “不用了。”厉千雪脚步不停:“看到你,我会吃不下。”

    手拉开门的瞬间,她突然回过身业面对苏成辉:“还有,你不是说你要去青桑家问情况吗?那就去吧。我只给你半天时间,把事情调查清楚。今天晚上如果你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给我,那就不要怪我明天亲自上门,把那个女人从我女儿家赶走。”

    苏成辉站在那,在厉千雪走出去想跟上的时候,厉千雪将门呯的一声关上。他差点被撞到鼻子,脚步停了下来,脸上浮出苦笑。

    还是厉千雪一惯的个性跟作风,这样的她,还真是让他有些怀念啊。

    苏青桑看到苏成辉时,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意外。

    “爸?”

    他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苏成辉有些不自在,将手上的几个袋子递给苏青桑:“这些给你补身体,我都问过医生跟营养师了。可以吃。”

    苏青桑看着他手上拎着的燕窝,还有那些营养品,伸手接了过来。

    “爸,你进来吧。”

    苏成辉进了门,就看到坐在客厅的向采萍,他知道向采萍在这里,但真的面对时,还是有些许尴尬。

    向采萍看到他,脸色有些冷淡。她站了起身:“我去厨房帮忙。”

    苏成辉也不介意。在苏青桑的招呼下,在沙发上坐下。

    “孩子还好吧?你怎么样?”

    “都好。”苏青桑的小腹已经有轻微的隆起了。这样坐着,看昨出来怀孕了。

    苏成辉点了点头,看了眼厨房的方向。

    “她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说向姨?”苏青桑也没想到,苏成辉会来看自己,更没想到他会跟向采萍对上。

    “恩。她——”苏成辉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他相信苏青桑明白他要说什么。

    “上个月,我孕吐很严重,吃什么吐什么。霍靳尧想我可能会愿意吃林市的家乡菜,所以让阿姨过来给我做饭。”

    苏青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苏成辉神情难掩关心:“怎么样?现在还好吗?还孕吐吗?”

    “没有了。”苏青桑摇头:“也是奇怪,阿姨来了之后,我就没吐过了。”

    苏成辉有些意外,他想过很多可能,没想到是这一种。

    “你,她,那你们——”苏成辉在想怎么说比较合适:“那她现在就住在这里?”

    “恩。”苏青桑点头,苏成辉却因为她肯定的答案脸色有些不太好:“你,你妈知道吗?”

    事实上厉千雪已经知道了,但是苏成辉不相信,苏青桑会完全不考虑厉千雪的看法。

    “不知道。”苏青桑摇了摇头,神情略有愧色:“我没告诉我妈,我知道她会不高兴。”

    “你知道她会不高兴,你还——”苏成辉的嗓音提高一度,很快又低下声音去。

    “青桑,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做错了。”

    苏青桑低着头,神情有些凝重,并没有应声。苏成辉不信她不知道:“你就没想过你妈的感受?青桑,你这样会伤你妈的心的。”

    他的话,苏青桑都知道。对厉千雪,她当然知道她会不高兴,也知道如果厉千雪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是对于向采萍,她有隐隐的愧疚跟不安。她总觉得向采萍至今到现在这个地步跟自己有关系。哪怕造成她如今这个结果的人并不是她。

    她其实真的不是非向采萍不可,但是她能感觉出来,向采萍来了以后,她自己本身也比前段时间看着正常了,开朗了很多。

    也不再天天陷在苏沛真坐牢的事情里了,也不再想着她这一生的悲剧了。

    看着向采萍明显的开朗了很多,苏青桑其实是很欣慰的。向采萍说穿了也还年轻,还不到五十。她的人生不应该一直消沉,颓废。

    她也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而这段时间的向采萍明显好多了,每天想着菜谱,想着怎么做新的小点心,让她比一个多月前看起来要精神得多。

    “我知道。”苏青桑的声音低低的:“我,暂时还没想到好的办法。”

    苏成辉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在苏青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这算是脚踏两只船?”

    “爸。你说什么呢?”

    苏成辉想到今天厉千雪的模样,原来只是三分的心疼,现在却变成了七分。还还有几分他倒也是理解苏青桑,只是理解归理解,他站在厉千雪那一边,就不能放任苏青桑这样。

    “你再请过一个厨师。会做林市菜的,我帮你找。你让你阿姨回去。”

    “爸?”

    这个办法,苏青桑之前不是没想过,可是她清楚,那并不是请一个厨师的问题。

    “就这么定了。”说到底,苏成辉并不愿意厉千雪跟向采萍起冲突。他们两个人都是他亏欠过的人。

    不管是向采萍吃亏,还是厉千雪难受,都不是他愿意的。他现在更不愿意让厉千雪为了苏青桑的事伤心。

    苏青桑沉默,苏成辉看了厨房的方向一眼,站了起来。

    “青桑。有些时候,人生就像是选择题。除了b就是a。我以前不明白,总以为可以两全,但是我现在知道,那不可能。”

    扔下这句,他转身走人。苏青桑嘴唇动了动,本来想留下他吃饭的,考虑到他跟向采萍不对付的关系,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苏成辉回到酒店时,厉千雪已经吃过饭回来了。她之前的行李,已经让司机拎上来了。

    里面有她给苏青桑买的礼物,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将这些送给苏青桑的。没想到,现在却变成这样。

    将东西随意的放在房间,厉千雪叫楼下送了瓶酒上来,她喝了两杯,也没能将那阵烦燥压下去。

    苏成辉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厉千雪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喝酒。

    “千雪?”

    苏成辉走到她面前,将她手中的杯子轻轻抽走。

    “拿过来。”夜幕降临,苏成辉还没吃饭,这会看着厉千雪,却是一点也不饿。

    将杯子放到一边,厉千雪抬头瞪了他一眼,声音很冷:“你这么久才回来,是问清楚了?是误会吗?”

    苏成辉依然沉默,不是误会,他清楚。

    厉千雪冷笑,站了起来,看着苏成辉,目光森冷。她越过他要往房间的方向去,苏成辉适时挡在她面前。

    “千雪。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你说,我听着呢。”

    苏成辉不知道要怎么说,揉了揉眉心,他看向厉千雪的眼中,有担心,还有心疼。

    “我问了青桑,她说——”

    有些迟疑的把苏青桑的话说了一遍,苏成辉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她现在情况特殊,不是真的背叛你或者是怎么样。你就当,她只是请了一个保姆,或者是会做林市菜的厨子——”

    后面的话在厉千雪的瞪视下,有些说不下去了。

    “请了一个保姆?”厉千雪冷笑:“一个厨子?”

    “霍靳尧家穷得请不起厨师?还是我厉千雪的女儿穷到请不起保姆?非要她向采萍上赶着来照顾?”

    苏成辉无言以对,厉千雪脚步向前一步,站到了苏成辉的面前。

    “千雪。”

    厉千雪不接受这个说辞,她重新坐了回去,端起了面前的酒。

    苏成辉跟着坐下,挡住她要喝酒的动作。

    “千雪,别喝了。虽然青桑没细说,但是我想她怀孕的时候,一定特别辛苦。你,理解一下她。”

    厉千雪挥开他的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嗤笑一声。

    “我理解。完全理解。”

    她突然呯的一声,将杯子重重放下,茶几被她的动作弄得有些颤抖,她腾的站了起来,看着苏成辉。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是吗?”

    “千雪?”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厉千雪加重了这一句:“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的脸因为喝酒而泛红,她看着外面的天色,想着这近一年时间来的种种,想着这二十几年来的种种。

    “我犯过很多的错。我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我的女儿,我没有第一时间陪她,保护她。”

    “我甚至明里暗里的放任别人欺负她。”

    那之前,苏青桑并不是她的女儿,她何必去在意对方的想法,对方的处境?

    “千雪?”苏成辉很少看到这样失控的厉千雪,每看一次,他的心就痛一次。

    “相认到现在,我其实也没为她做过什么。钱,她不需要,那些身份地位,霍靳尧已经足够给她了。我给她的都是她不需要的,她需要的,我没办法给。所以我是一个失败的妈妈。”

    “千雪,你不要这样说。”苏成辉跟着站了起来,他想靠近厉千雪,想给她一点安慰,可是这样的安慰,厉千雪不需要。

    她退后了一大步,目光有些迷离。

    “我确实是很失败啊。我没办法在第一时间知道青桑孕吐的事。事实上那段时间她脸色是不好,可是她每次都告诉我没事的时候,我也每次都相信了她没事。”

    “我也没办法像向采萍那样,懂得做好吃的,懂得做菜来让她开心。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缓解孕吐,因为当年也没人来告诉我啊?”

    她怀苏青桑的时候孕吐严重,她想要这个孩子。发了疯一样的想要,所以她努力克服。虽然过程很难,但她也熬过来了。

    到她后来怀苏昱昕的时候,孕吐更严重了,可是那个时候有谁关心过她吗?

    她不能在父亲面前表现出来,不能让老父亲担心。不能在苏成辉面前表现出来,因为苏成辉不屑。

    她甚至看医生都是悄悄的看,因为那个孩子,一样也是不被祝福出生的。

    这能怪她吗?她确实是不会照顾人,她的饮食起居从小就有人照顾,她是厉家的千金大小姐,她做不到像向采萍那样。那不是她。

    苏成辉站在那,他有一种被人打脸的疼痛感。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所以呢?她现在就去找别人当她的妈了是吗?”

    “千雪,你不要这样,青桑不是这样的人。”

    “她不是,我是。”

    厉千雪看着苏成辉,她喝了点酒,还不足以让她醉。可是她心情郁闷,她需要一个宣泄口。

    “是因为我太强势,因为我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强大。所以她不需要照顾我的情绪,她以为我不在意,她以为我可以什么都挺过去。”

    “千雪——”不是那样的,苏成辉想说,可是厉千雪不给他机会。

    “你闭嘴。”厉千雪瞪着苏成辉,她的目光,满是恨意:“你也一样。你们都以为我很强大,你们都以为我不会受伤,你们都以为我不会难受,不会痛苦。所以你们肆无忌惮的伤害我。你们不愧是父女,连思维模式都一样。”

    “我没有。”苏成辉走到了厉千雪面前,他真的见不得厉千雪这个样子:“千雪,我没有。青桑也没有。”

    “她没有吗?她如果没有,又怎么会让向采萍住进她跟霍靳尧的家?”厉千雪看着苏成辉:“你没有吗?可是这所有的痛苦,都是你带给我的。苏成辉,都是你。是你。”

    苏成辉伸手想抱住她,想给她一点安慰。可是厉千雪不需要。她挣扎了起来,苏成辉紧紧的扣着她的腰,将她用力的抱进怀里。

    “千雪,对不起。对不起。”

    厉千雪挣脱不了,她心头发狠,对着苏成辉的肩膀,张嘴就咬了下去。

    苏成辉吃痛,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轻薄的布料让厉千雪没咬多久,就尝到了血腥味,她却不肯放开。

    苏成辉能感觉到厉千雪的愤怒,肩膀已经出血了,他却没有推开她。

    厉千雪咬到牙龈都发麻,生疼,才终于松开了口。

    苏成辉的衬衫已经染上了一圈血痕。他连擦都不擦,轻轻的拍着厉千雪的后背。

    “千雪,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没事了,你不要再想了。”

    “过不去。我告诉你,那些都没有过去。”厉千雪将他推开,目光森冷:“苏成辉,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对不起那三个字,你也不需要说什么一切已经过去了。对我来说,永远都没有过去。”

    她站直了身体,退后了一步。

    “苏成辉,你知道吗,每每想起这些事情来的时候,我就跟我自己发誓,这辈子,我永远,永远,都不要原谅你。”

    扔下这句,厉千雪回房间休息去了。

    留下苏成辉站在那里,脸色一片灰败之色。

    向采萍开门的时候,以为是苏青桑忘记带钥匙了。打开门,却看到站在外面的厉千雪,她愣了一下。放在门把手上的掌心,倏地收紧。

    “”

    嘴唇动了动,还来不及反应,厉千雪已经强势的越过她,进了门。

    厉千雪进了门,四下看了一眼。

    霍靳尧的房子很大。两套加起来几百平。现在这个房子,却多了些其它的气息。

    茶几上放着一杯茶,餐桌上摆着几个模具。向采萍昨天买了材料,今天开始动手做月饼。

    厉千雪看着那些材料,微微眯起了眼睛,转过脸面对向采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