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这是你的手笔吧
    苏青桑进科室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袋子。那是向采萍给她准备好的甜点。

    “青桑。”凌菲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啧啧两声:“你说你这一怀孕,我感觉跟我怀孕似的,就这一个星期,我都胖了两斤了。”

    苏青桑每天带这些零食来医院,她若是带得少就算了。问题是向采萍知道苏青桑在上班,不可能让她少带,每次都做上很多才让她带去医院。

    加上霍靳尧送过来的,各种时令水果,方便苏青桑想吃的时候随时可以吃。医院现在有一个柜子变成了专门放苏青桑的零食,甚至还经常放不下。

    苏青桑是不可能吃得掉那么多零食跟水果的,于是就成功的造福了科室里的其它同事。

    不光是他们科室,楼下儿科的都知道,楼上妇产科零食最多。有时候楼下楼上一些医生没事会过来寻点零嘴。

    “没错。”杨璐跟着吐糟:“我都胖三斤了。”

    她说话的时候还捏了捏自己的小腹。一脸哀怨,不吃吧,忍不住,吃了吧,发胖,还真是纠结啊。

    苏青桑看着他们,都想笑了。

    “哪有那么夸张?”

    “就有这么夸张。”凌菲看着苏青桑今天拎过来的小蛋糕,有些无奈:“青桑,我再这么吃下去,估计就要跟猪一样了。”

    苏青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她也胖了一点,没称到底胖多少,但是自己能感觉出来,脸上肉多了上点,衣服也有点紧了些。

    最近她已经开始换着穿运动服了。

    认真说起来,向采萍做饭的手艺其实真的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她的心思很巧,在做点心方面经常有些巧思。

    最近更是学着烘培一些小点心,然后都往多里面做,做完了,让苏青桑带来医院,跟其它的同事分享。

    苏青桑今天精神头不错,早上起来的时候,胃口大开。吃了两碗粥不说。还吃了一碗馄钝。

    上次向采萍包了些馄饨,她包馄饨跟外面街上不一样。她惯会想一些巧招。

    比如在馄饨馅里,加了香菇粉。她买来干香菇,机成粉末,然后拦到馄饨里。馄饨的馅料有了香菇的香味,又不会让人觉得腻味。

    再加上高汤煮熟了,味道特别好。自从向采萍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之后,她的手艺也是直线增长。

    后来发现苏青桑喜欢吃自己包的馄饨,她索性多包了一些放在了冰箱冷冻,苏青桑想吃随时可以煮。

    苏青桑吃过饭要去上班的时候,向采萍叫住了她。

    “下个星期就是中秋节了。我想着,自己做点月饼。”

    “自己做月饼?”

    苏青桑想到月饼,就想起来了,是了,中秋节快到了。她怀孕已经过四个月了。胎儿慢慢稳定,以育良好,各方面的情况都不差。

    “阿姨。”苏青桑看着向采萍,她这近一个月的时间被她照顾得很周到,丰腴了一些:“太麻烦了,要不就买来吃吧。”

    “我让靳尧上网查过了,说不麻烦。都很简单。只要有模具就行。我想着,明天不是周末吗?你要是有空,跟我一起去买点原材料。”

    向采萍看了眼苏青桑的肚子:“你这胎相稳定了,也要时不时的走动才好。”

    “知道。”苏青桑自己就是医生,这些事情,她都很注意。

    飞机降落在荣城的时候,厉千雪的脸色实在是有些不好看。

    她没想到,自己心血来潮想着来荣城看女儿,竟然会在飞机上遇到苏成辉。

    看到苏成辉,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偏偏也是巧了,苏成辉的位置竟然就在她旁边。

    她倒是想换位置,可是又不想让苏成辉觉得她怕了他。索性就一路睡到荣城了。

    只是飞机落地的时候,她却是不能再装睡了。起身去拿自己的行李,手刚抬起来,苏成辉已经先一步帮她把行李拿下来了。

    “给。”

    他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她放箱子,知道这个是她的。

    “不用你多事。”

    厉千雪将他手上的箱子拿过来,面色十分难看。

    “你来看青桑?”

    苏成辉也是来看苏青桑的,刚好上次那个合作还有些后续要进行,他就想着自己来一趟。没想到会遇到厉千雪。

    这真的是意外惊喜。自从上次听到有男人出现在厉千雪的办公室后,苏成辉不是不急,也不是无动于衷。

    而是他找了几次,厉千雪都不理他。电话不接,面也不见。短信不回。

    她的态度太过坚决,苏成辉心头苦恼,却不敢太过冒进。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同一次的航班上相遇,真的是缘分。

    厉千雪并没有打算回应苏成辉的话,他却不死心,在她走之后跟在她身后。

    苏成辉的脚步就在厉千雪身后不到五步左右的位置,后来变成了三步。

    厉千雪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跟着自己,倏地转过身来。犀利的目光毫不客气的扫过了苏成辉的脸。

    “你跟着我干嘛?”

    “我没有跟着你啊。出机场不就只有这一条路吗?”

    “是吗?”厉千雪往边上站了一步:“那你先走好了。”

    “不必,我不赶时间。”

    厉千雪自然也不赶时间,她站在那不动,瞪着苏成辉,似乎是在等他先让步。

    可是苏成辉耐心好得很,这会完全没有要先走的迹象。后面还有其它人,感觉到周围的目光,厉千雪气得不轻,恨恨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

    她就不信,等她出了机场,他还能一起跟着。

    vip通道本来也不长,厉千雪出了机场,她之前安排好的车已经来接她了。

    那司机将她的行李放上车,厉千雪上了车,旁边的苏成辉竟然也跟着坐了上来。

    “苏成辉,你干什么?”

    “青桑怀孕应该已经有好几个月,正好我也去看看她。”苏成辉说得一脸坦然:“你应该也是去看青桑的吧?我搭一下你的顺风车,你应该不介意吧?”

    “我介意。”

    厉千雪一点面子也不给苏成辉:“下车,我介意,我不想看到你呆在我车上。”

    “那可真不好意思了。”苏成辉难得的耍起了无赖:“我叫的车没来,就麻烦你了。”

    “苏成辉。”厉千雪看着前面的司机,想也不想的把中间的隔断升起,转身瞪着苏成辉。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恼怒。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说过了,我不想看到你。”

    “千雪。”苏成辉知道厉千雪不会轻易原谅自己,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若是死皮赖脸可以让厉千雪回心转意,那他不介意去做那些以往他最讨厌,也是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青桑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她现在怀孕了,我去看看她,不是很正常的吗?”

    厉千雪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对于苏成辉这个说法,完全不能接受。

    “苏成辉,我真不知道,你几时开始,把苏青桑当成是你的女儿了?你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千雪?”苏成辉知道自己在厉千雪的心里已经没有丝毫信用了。可是冷不防听到她这样的指责,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厉千雪才不管他,车子在继续向前。她转开脸,并不看苏成辉。

    她没有再赶自己,这让苏成辉松了口气。看着厉千雪姣美的侧脸,心下一阵意动。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以往因为心里自以为是的对厉千雪的厌恶,哪怕是有需求,他也宁愿自己用手解决。

    可是当有一天,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反而再没有办法这样下去了。

    他经常想到厉千雪,想到那二十几年她睡在自己的身边。

    事实上很多次,他都会在半夜醒来,然后看着厉千雪的睡颜。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需要不断的催眠自己,这个女人是他讨厌的,他对她才不会有兴趣。

    可是现在他不需要催眠自己了,他经常想到厉千雪。

    现在她就在自己的面前,苏成辉的手下意识的抬了起来,就这么隔空描绘起了厉千雪的侧脸轮廓。

    他的目光太过热切,那只手又不知不觉的往前探了不少。感觉到被人注视的厉千雪倏地转过脸来,结果她的唇冷不防就撞在了他那根手指上。

    厉千雪倏地退后了些许:“苏成辉。你别太过分了。”

    “抱歉。”指尖温软的触感消失,苏成辉在心里叹了口气。真遗憾,他有多久没有碰到过她的唇了?

    “你离我远一点。”她不需要他的道歉,她只要这个男人不要靠近自己就行了。

    “我做不到。”苏成辉的身体微微向前倾,看着厉千雪眼中的怒色,在心里轻叹一声:“千雪,对你,我情不自禁。”

    厉千雪根本不会信他的鬼话,用力推了他一下:“苏成辉,要么你离我远一点,要么我现在让你滚下车。二选一。”

    扔下这句,她将自己的身体又往车窗边上移动了一些。让自己远离苏成辉。

    一个小时后,厉千雪的车在苏青桑所在的公寓门口停下。她正想要下车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让她极为震惊的一幕。

    苏青桑昨天听向采萍说要买材料做月饼,今天就陪她去逛街了。

    她对于月饼并没有什么爱好,中秋的时候随便吃点应个景就好了。

    但是向采萍明显是很认真,两个人一早起来,挑好了材料,然后一起去的。

    霍靳尧今天公司有点事,没跟着他们一起。苏青桑买完了材料让司机送了两人回家,这会正让司机把东西从车上一样一样的往下提。

    “少奶奶,要不要帮你拎上去?”

    “不用。我们自己来好了。”也没多重,又有电梯。

    向采萍不娇气,做惯了的。苏青桑也觉得拎点东西没什么。

    两个人拎着三个袋子,向采萍两个,苏青桑一个。

    她看着向采萍主动把重的袋子拎过去,对着她伸出手:“阿姨,我拎一个吧?”

    “不用了。”向采萍看了她的肚子一眼:“这两袋更重,我来拎,你拎轻的就好。也就两步路,你别跟我争这个。”

    “好啊。那我不争了。”苏青桑笑了。两个人这一个月以来,好像是恢复了之前在林市的关系。

    她们很有默契的不去提一些旁的事,别的人。气氛意外的好。

    “靳尧买的那个模型,我看着很好,今天上街看,发现比网上要贵。”

    向采萍最近也学得开始时尚了起来,开始学着用网上的一些软件,还有支付工具。

    “那你材料怎么不让靳尧去网上买?”

    “那不一样。”向采萍笑了笑:“这模具大小都行,都能用。但是这个吃进肚子里的食材,我要亲眼看到,亲自挑,才放心。”

    她说话的时候,看了苏青桑的肚子一眼:“尤其是你现在,可不比平时,当然是能注意就尽量注意了。”

    苏青桑心下有些感动,她忍不住就伸出没拎东西的手,环住了向采萍的肩膀。

    “阿姨,谢谢你。”

    “走吧。”她也不用她谢了。苏沛真做错了事,是她没有教好。

    她多帮苏青桑一点,就当是为苏沛真赎罪。更何况就算没有这一层,她对苏青桑也是真的喜欢,跟真的想亲近。

    苏青桑点头,跟着向采萍一起进了公寓里面。

    厉千雪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看着那一幕,只觉得身体冰凉。

    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整个人都要冻住了。苏青桑,她跟向采萍,他们——

    看他们那么熟稔的模样,肯定是经常这个样子了,应该很久了吧?至少不是这几天的事。

    这个认知让她有一种,类似于被背叛的感觉。那样的滋味,在之前发现了苏成辉把孩子换掉时的心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青桑?”

    她们这样多久了?这段时间,她担心苏青桑怀孕了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天天跟她视频,再三叮嘱。

    可是她竟然口风都不曾露一个?她竟然隐瞒得这样好?

    她是什么意思呢?跟向采萍在一起生活?认向采萍当妈?还是说,向采萍用了什么手段,让她跟她亲近?

    厉千雪的思绪一时有些混乱了起来。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是她现在想要看到的这样。

    “千雪?”苏成辉看着厉千雪,声音不无担心。

    他自然也看到了,虽然他不太明白,明明应该是对头的两个人。苏沛真会入狱跟霍靳尧还有苏青桑有关,可是现在向采萍跟苏青桑的关系看起来那么融洽,说是母女都有人信。

    他的声音让厉千雪倏地回过头来,她瞪着苏成辉,那阴冷的目光,犀利而满是恨意。

    “这就是你来的目的?”

    “千雪?”

    “你来看那个女人?”

    “不是。”今天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向采萍跟苏青桑在一起。

    “不是?”厉千雪笑了,那个笑意没有到达眼底:“你不是来看她的?你以为我会信?”

    她将身体坐直,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苏成辉,这是你的手笔吧?换走我的孩子不说,还要让我的孩子去跟别的女人亲近?”

    “千雪,我没有——”

    “苏成辉。”厉千雪一个字都不信:“你厉害,你真厉害。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什么,你就偏偏要让什么发生是吧?”

    “千雪,你冷静点。”她现在这么激动,让苏成辉担心得不行,他想将她搂进怀里安抚。可是厉千雪这会已经处在了发作的边缘。

    “我怎么冷静?”

    厉千雪一把挥开了他的手:“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也看到了,青桑她是我的女儿。可是现在她就要变成别人的女儿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凶手,是他。是他苏青桑。

    “不,不对。她已经变成别人的女儿了。”

    厉千雪觉得难受,心头像是针扎一样。她抚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只觉得难受得很。

    这样的厉千雪让苏成辉心疼,他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千雪,你冷静一点,青桑是你的女儿,谁也抢不走?”

    “抢不走?”

    厉千雪挥开他的手,她想退后,可是身后是车门。她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怎么会抢不走?那个人不是别人,那是向采萍啊。青桑为了向采萍,甚至宁愿不认我。你知不知道?”

    “千雪,青桑已经认了你,不是吗?你别想了。”

    厉千雪这会情绪明显有些不对。她根本没有听进去苏成辉的话。

    她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这样的局面。她有轻微的强迫症,她习惯让每件事情都按着自己的意思来。

    可是这辈子,她尝到过最大的败绩就是苏成辉给的。

    他完全不会配合她,也不可能按着她的意思来。现在呢?她的女儿竟然也一样。

    苏青桑跟向采萍有说有笑像是一对真母女。可是她跟她两个人就算是每天视频,她也没见着苏青桑这样放松?

    她不愿意去想,事实上却极有可能是真的。那就在是苏青桑的心里,向采萍有更重要的位置。

    一如苏成辉——

    “千雪?”

    她看起来实在不好,苏成辉很担心,只是他刚试图靠近,就被厉千雪阴沉冰冷的目光给盯在那里不敢再向前了。

    “千雪,你要不要先找个酒店先休息一下?”

    向采萍在楼上,以厉千雪的个性,想来是不会愿意上去的吧?

    “找酒店?”厉千雪像是刚刚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一般,她看着苏成辉,扬起的嘴角带着几分讥诮的笑意。

    “我为什么要住酒店?这是我女儿女婿的房子,我就算是要上去又怎么了?”

    “千雪?”她现在这个状态,就这样上去真的好么?

    “怎么?你怕我上去啊?”

    此时的厉千雪,又恢复成苏成辉很早以前跟他闹翻了时的模样了。

    冰冷,尖锐,脸上永远带着嘲讽。

    “苏成辉,你害怕了吧?你怕我上去找你旧情人的麻烦?”

    看到苏成辉蹙眉,厉千雪的语气也跟着冷了几分:“苏成辉,我还真的就去定了。我倒想看看,你今天打算怎么拦我。”

    “千雪。你冷静点,你就算是想上去,也先弄清楚情况再说,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

    厉千雪不想看到苏成辉,她是真的想上楼去问问向采萍。苏青桑是她的女儿,还是她向采萍的。

    她哪来的脸,这样大刺刺的出现在苏青桑跟霍靳尧的家?

    她以往从来不是这样尖锐的个性,可是对她来说,向采萍的存在,就是那一根梗在她心上的刺。

    她每看到一次,就纠结一次,就难受一次。

    现在,这根刺她以为被拔掉了,以为已经远离她的生活了。

    可是没想到,这根刺竟然还在。竟然还就这样出现在她女儿的身边?

    向采萍想做什么呢?她不想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有些事情,也是明摆着的。

    抛开她跟苏成辉的恩怨不提,抛开苏青桑之前认错女儿不说。苏沛真为什么会去坐牢,有大半是因为霍靳尧跟苏青桑的关系。

    向采萍难道不会想着报复?苏青桑现在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如果向采萍对苏青桑做点什么,谁能保证?

    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她现在就要上去,把向采萍从苏青桑身边赶走。

    她的手刚碰到车门,就被苏成辉给拉住了。

    “千雪,你冷静点。你现在上去没有任何好处。”

    苏成辉真的不是担心向采萍,他只是担心苏青桑。

    她怀孕了,正是非常时期,厉千雪现在明显很激动。向采萍也不是会忍气吞声受人欺负的个性。

    到时候两个人起了冲突,为难的只怕还是苏青桑。

    “我不需要什么好处。”厉千雪去抓开他的手:“我只知道,我不会允许那样的一个女人出现在我女儿身边。”

    “千雪,你就先问问行吗?”他的声音有些急切:“也许,也许事情另有隐情呢?”

    “苏成辉,你可真是维护你的旧情人啊。”

    “千雪,我维护的人是青桑,你这样上去,跟向采萍起冲突,你们两个人的怒火会涉及到青桑的。”

    “真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以为,我会信?”

    厉千雪一把拍开了苏成辉的手,将车门一推,下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