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苏青桑早上起来的时候,按例又是吐了半天才缓过来。

    “老婆?”

    霍靳尧这几天班都没去上。每天都是让杨文昌把公事送到家里来。苏青桑一起来,他就跟着起来了。

    “你怎么样?”

    苏青桑摆了摆手,起身洗漱,收拾好自己,早上这一会她的精神算是不错的。

    “你饿不饿?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我们去吃早饭吧?”

    苏青桑现在都不想听到吃这个字。因为她真的一点想吃东西的**都没有。

    “老婆,今天的早饭说不定你会喜欢。走吧。”

    苏青桑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洗漱过后跟着他出了房间。

    餐桌上摆着几个小碟子,旁边是锅粥。中间有碗盛好的粥放在她面前。

    霍靳尧示意苏青桑坐下来,她看着那些早点,又看看霍靳尧。

    “来,试试。”

    她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这是一碗极为清淡的青菜肉丝粥。青菜被切得细碎,鸡肉丝被撕成细细的,粥已经煮得软烂,闻起来很香。

    她喝了一口,意外的没有想反胃的情绪。那个熟悉的味道让她心中有一个隐隐的猜测。

    一直到把那碗粥喝到见底。没有想吐,也没有反胃。

    她给自己又盛了一碗。配着桌上的小菜,有酸菜,有腌萝卜。有大头菜。

    她连吃了两碗,都没有再反胃,第二碗粥见底的时候,苏青桑的眼睛有些发热,有些酸涩。

    她眨了眨眼睛,将那阵想哭的感觉压下去了。

    “怎么样?”霍靳尧很紧张的看着她:“好不好吃?”

    很好吃,而且很开胃。她也确实是没那么想吐了。

    “要不要再来一碗?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

    苏青桑并没有反对,就着小菜,又吃了小半碗粥。一直到吃完饭大概有半个小时,她也没有再想要吐的感觉。

    霍靳尧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幸好。又还是有些担心。

    “你现在,不会想吐吧?”

    “恩。”苏青桑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抬头看霍靳尧:“她,她人呢?”

    “去买菜了。”霍靳尧知道她在问什么,声音很轻:“她说中午烧点家乡菜给你吃。”

    苏青桑的眼睛又有些酸了。霍靳尧在她旁边坐下,拉过她的手,将它包在自己的掌心里。

    “别哭啊。对孩子不好。不是你说的?要做胎教的吗?”

    苏青桑怀孕了,霍靳尧总问她要注意什么。他问题太多,又想起一个是一个。苏青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去医院找了两本孕妇手册给他,让他好好看看。

    霍靳尧以前什么都不懂,看了书才知道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竟然也是要做胎教的。

    “我才没有哭。”

    苏青桑吸了吸鼻子,她只是有点想哭而已。

    “你告诉她的?”

    “恩。”

    苏青桑没有再问。桌上那个粥她一尝,就知道是向采萍的手艺。当时在林市,她一直做些林市的当地特色菜给她吃。

    那个时候,向采萍以为自己会不喜欢,还忐忑了很久。

    每次要帮忙做饭的时候,都会先问过她的意思。后来见她确实不挑剔,也是真的喜欢吃,才慢慢放开了胆子。越做越多。

    苏青桑放下筷子,看了霍靳尧一眼。

    “她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一早就过来了。”霍靳尧昨天晚上去找的向采萍,跟她说了苏青桑怀孕的事。

    苏青桑怀孕了,向采萍还有些意外。以前在林市提过那么多次,也不见苏青桑怀孕,结果现在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她却有了。

    她没说什么,也没什么表示。霍靳尧只好把情况跟她交个底,说苏青桑怀孕了,吃什么吐什么。人瘦了一圈,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当时向采萍只是让他先回来,他以为她不愿意过来看苏青桑也不愿意帮忙。没想到向采萍今天一早就来了。

    “那些小菜是她昨天连夜做好带过来的。粥是今天一早她过来熬的。”

    苏青桑抬头看他:“你怎么想到去找她?”

    她一直以为,霍靳尧是不愿意看到向采萍的。

    “都是被你给逼的。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苏青桑吃什么吐什么,他各种方法都试遍了。她自己都是医生,却没办法治好自己的孕吐之症。

    昨天刘童佳说起来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在林市的时候,苏青桑就是很喜欢吃向采萍烧的菜。

    尤其是向采萍腌治的一些小菜,她特别喜欢。昨天刘童佳在说的时候,他就在想,苏青桑本来就是林市人。或许会想要吃林市的特色菜呢?

    苏青桑看着他小麦色的手背,骨节分明,修长而有力。

    “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也让阿姨为难了。

    “不为难。”霍靳尧垫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指尖:“能让你吃得下东西,怎么样都行。”

    他说的是认真的。她这一个星期的反应着实吓到了霍靳尧。他几乎不敢去想她要是整个孕期一直这样的话,他要怎么办?

    苏青桑笑了笑,将脸靠近了霍靳尧的肩膀:“霍靳尧,谢谢你。”

    “傻瓜。说什么谢?”霍靳尧的手抚上她的腹部,三个月了,可能因为是双胞胎,已经能感觉到,有些许隆起。

    向采萍进门的时候。手上拎着一大袋子的食材。苏青桑起身,看着她,神情复杂。

    “阿姨?”

    “恩。”向采萍轻轻的应了一声,身后玉婶从她手上接过了食材:“我先去把菜洗了。”

    向采萍没反对,她站在那里看着苏青桑。因为怀孕的关系,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她看起来也清瘦了不少。

    “怎么样?身体还吃得消吗?”

    苏青桑点头,她底子好,自然不存在什么吃不消吃得消。

    “早饭吃了吗?”向采萍说话的时候看了眼餐厅的方向,霍靳尧替她回答了:“吃了,吃了两碗粥。”

    向采萍点了点头,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模样。

    “吃得下就好,我今天给你做酸笋。还有酸豆角,怎么样?”向采萍又报了几个菜名,都是林市当地的菜色。以往她跟苏青桑在一起时,经常会动手做给她吃。

    “好。”苏青桑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想过吃酸的,但每次一吃还是反胃,也还是吐。

    可是这会听向采萍说了一串菜名,一点也不觉得反胃,反而还相当的有胃口。

    “那你先休息吧。”向采萍往厨房去,苏青桑要跟过去帮忙。被向采萍制止了。

    “厨房油烟大,多油腻,你还是别去了。好好休息。中午多吃点把肉给养回来,看看你,都瘦了。”

    苏青桑鼻尖有点酸,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向采萍没说什么,径自去厨房帮忙了。

    苏青桑在他走后伸手抱住了霍靳尧,将脸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阿姨人真好。”

    “是啊。”

    不管怎么说,苏沛真确实是被他送到牢里的。可是向采萍现在愿意来,就算是霍靳尧也不得不承认,他之前可能是小人之心了。

    刘童佳一早去了老宅,本来是想着叫周婶过来帮忙的。可等她带了人过来的时候,苏青桑已经坐在餐桌前了。

    向采萍怕她又吃不下,做了七八个菜。都是清淡开胃的菜。很家常的菜色,苏青桑却是胃口大开。一连吃了两碗饭。

    她吃完没有吐,就其它人都松了口气。刘童佳不认识向采萍,以为她是霍靳尧找来的厨师。

    尤其是这会向采萍围着个围裙,因为苏沛真入狱而显得有些苍老憔悴的脸色一直没恢复过来。也不怪刘童佳误会。

    “你手艺不错啊。青桑那么喜欢吃你做的菜。你就留下来吧。”

    向采萍愣了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霍靳尧开口了。

    “妈。”

    多余的话没有说,一个眼神就让刘童佳明白了,这向采萍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妈你先吃饭吧。吃完我们去买些东西,回头青桑要用。”

    刘童佳明白这是儿子有话跟自己说的意思,倒没拒绝。在苏青桑的招呼下,跟着坐下了尝了尝向采萍的手艺。

    老实说,跟家里的厨师比起来真的只能算是一般,不过能让苏青桑愿意吃,也很厉害了。

    霍靳尧在吃过饭后,借着买东西跟送周婶回去的借口把刘童佳带走了。

    玉婶去收拾碗筷,苏青桑看着向采萍,有些歉疚:“阿姨,对不对。靳尧他妈妈不是故意的。”

    “没事。”向采萍这么多年,经过过那么多的人情冷暖,早不会介意这种事情了:“不是什么大事。”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着,相对无言。向采萍自己找话说。

    “我上个月,又去看过沛真了。”

    想到苏沛真,她这会脸色终于好点了:“她看起来气色不错,比原来好。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开的,听说现在在里面表现很好。她有学历也有能力。监狱里面的学校说让她去当老师,教那些女犯人。我看她精神头比原来好多了。”

    “是吗?那挺好的。”说实话,苏沛真能力她还是知道的。毕竟她可是被厉千雪跟苏成辉带在身边一手培养出来的人啊。

    “我也觉得挺好。这些事也不是她说的。是监狱里那个狱长说的。她说只要苏沛真能一直这样,减刑也不是不可能。”

    向采萍低下头,双手绞在一起:“其实减刑不减刑我现在也不想,就想着她能想开,能好好的就行。”

    “放心吧。阿姨。沛真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知道什么对她是最好的。我想她一定会好好表现,然后争取早日减刑的。”

    看着向采萍沉默。苏青桑主动伸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不复白皙细嫩,已经有了细纹,她有些心疼。

    “阿姨,谢谢你。沛真的事,我跟靳尧没顾及你。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向采萍经过这些日子,也想开了:“各人造业各人担。这是沛真自己行着踏错,怪不了别人。”

    “我也想开了。如果她不进去,以她偏执的个性,说不定会做出更多极端的事情出来。这样也好。”

    “原来是这样?”刘童佳听霍靳尧的话,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一层:“这样说来,这个向采萍,倒是个心胸宽广的。”

    “是啊。”霍靳尧点头:“只可惜,命不好。摊上那么一个女儿。”

    至于苏成辉,那是长辈,又是苏青桑的父亲,他不予置评。

    “可是这样一来,你丈母娘要不高兴了吧?”

    刘童佳马上就想到这一点:“你丈母娘跟这向采萍这么多年都不对付,你现在却让向采萍来照顾青桑。这会不会不好?比如她明着照顾青桑,可是暗地里——”

    不是她小人之心,事实上她自认如果换了她是向采萍,她是绝对不愿意看到苏青桑两口子的。

    “妈。阿姨不是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说了,就算她是好意。可是万一你丈母娘知道了,你就没想过,也许是另一场冲突?”

    “我都想过。”霍靳尧怎么会没想过呢;“可是我现在也没办法了。你也看到了。青桑对阿姨到底是有几分不同。她做的饭青桑愿意吃。我现在没有心思去管我丈母娘怎么想,我只想让青桑好好吃饭。”

    话是这样说没错。刘童佳却还是觉得不妥。这也幸好是厉千雪在林市,人不在荣城。

    万一哪天她像上次一样跑来看苏青桑,那可就精彩了。指不定就碰上。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谁能知道呢?

    刘童佳还来不及去操心厉千雪知道了会怎么想,晚上却开始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

    吃晚饭的时候,向采萍又做了几个林市的特色菜。菜是真的很普通,架不住苏青桑爱吃。

    她今天一天几乎没怎么吐过,也没什么反胃的感觉。

    晚上,向采萍特意做了一道酸辣汤,又用中午还有剩下的酸笋炒了个肉丁。两个酸味的菜苏青桑特别喜欢。

    她坐下来的时候,招呼刘童佳他们一起吃饭。

    “靳尧,吃饭。阿姨,吃饭吧。阿姨。你也坐下来吃。”

    那两句阿姨叫出口的时候,刘童佳就反应过来了。苏青桑因为之前她不愿意承认她的身份,这近一年的时间,一直叫她阿姨。

    这会向采萍来了,苏青桑也管她叫阿姨。谁知道她的阿姨叫的是谁啊?

    苏青桑自己也意识到了,看着向采萍:“向姨,吃饭。”

    这算是区别开来了。不过刘童佳的脸色不算很好看。她看着苏青桑,几度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沉默的吃饭。

    气氛莫名有点尴尬。吃过饭,刘童佳要回老宅去。

    苏青桑现在能吃得下饭,不会再孕吐,她也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阿姨,你回去啦?”

    从她怀孕到现在,刘童佳对她蛮照顾的。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你送阿姨回去吧。”

    “不用,有司机。让他留下来照顾你吧。”

    刘童佳说完却没有马上走,她站在客厅里,目光盯着苏青桑。

    苏青桑被她盯得一阵不自在,也不知道她要干嘛。刘童佳左右看看,玉婶在厨房收拾。向采萍住进了客房,也回房间去了。

    客厅只有她跟霍靳尧还有苏青桑三个。她清了清嗓子,神情有些严肃。

    “你,这都怀孕三个月了,有些事是不是要想一想?”

    “想什么?”她有什么好想的?

    刘童佳压下眼中那一抹尴尬,声音又僵硬了几分:“孩子出生后的称呼问题。”

    孩子出生后的称呼问题?苏青桑没太明白,下意识看霍靳尧,偏偏霍靳尧也不明白。

    刘童佳拳头紧了紧拳头,又松开,强迫自己看起来很不在意的模样。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孙子或者孙女是吧?他们出生了,管我叫奶奶,你却还在叫我阿姨,你让别人怎么想?”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又去看霍靳尧。

    “你看他干嘛?”刘童佳的声音有些冷:“你这都要给我生孙子了,难道还想一直叫我阿姨不成?”

    苏青桑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她嘴唇动了动,有一丝不确定;“可是,不是你说让我别叫你妈的吗?”

    “那,那我还让你跟霍靳尧离婚呢?你怎么不说?”

    刘童佳说完这句,自己都觉得尴尬。瞪了苏青桑一眼:“笨死了。也不知道靳尧看上你哪了。”

    这么不灵光的脑袋,真的是,气死她了。

    恨恨的转身走人,刘童佳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苏青桑的脸色有些微妙,嘴唇动了动,在刘童佳的脚迈出大门的时候,上前两步。

    “妈,你慢走。”

    刘童佳的一只脚都迈出大门了,冷不防听到这一句妈,她差点被门槛绊到。

    转过脸瞪了苏青桑一眼,苏青桑叫了第一句,第二句就自在得多了。

    “时间不早了。妈你回去早点休息。”

    “瞎操心,我不用你管,你好好照顾自己才是正事。”

    刘童佳说完,又觉得自己好像语气太重了,目光也不看苏青桑:“想吃什么也不要老指着别人,打电话跟我说,我让人给你做。”

    “谢谢妈。我知道了。”苏青桑摸了摸鼻子:“放心吧。我要是想吃什么,会跟靳尧说的。”

    刘童佳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笨死了。”

    靳尧是靳尧,她是她,能一样吗?真的是笨死。她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儿媳妇?

    刘童佳一脸嫌弃的走了,进了电梯,想着苏青桑那句妈,嘴角却不自觉的扬起。还算有点眼色,收得到光。

    也没笨得太彻底,好好的调教一下,以后当霍家的主母还是可以的。

    苏青桑可没去管刘童佳后面的什么表情,她在大门关上后看了霍靳尧一眼。清澈的眼有几分莫名想笑的冲动。

    “你妈她这是口嫌体正直?”嘴上说得不喜欢,心里其实是接受了吧?

    霍靳尧一直没出声的看了这半天,这会噗哧一声就笑了。他搂着苏青桑的腰,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

    “老婆,你真厉害。”

    “那是。”苏青桑点头,神情坦然:“我肯定是厉害的。不厉害,怎么能怀双胞胎呢?”

    “老婆。这件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纠正一下你。”

    “什么?”

    “你怀双胞胎,厉害的是我。”霍靳尧一脸严肃:“毕竟,要不是我的种子厉害,你又怎么能怀上双胞胎呢?”

    苏青桑在他胸口捶了一记:“霍靳尧你够了。胎教。”

    “放心,他们现在还没长耳朵呢。听不到的。”

    苏青桑听不下去:“他们听不到,我听得到。”

    转身离开,霍靳尧赶紧拉住她:“生气了?”

    “我去看看阿姨。”

    客房是下午刚收拾出来的,也不知道向采萍住得习惯不习惯。

    霍靳尧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却想到了刘童佳今天说的话。向采萍来照顾苏青桑是好意,但如果厉千雪知道了,那真的就只怕是一场风暴了。

    不管怎么样,眼前来说,他所有的重心都是苏青桑,只希望她可以好好的。

    向采萍正式在霍靳尧跟苏青桑家里住下来。她的厨艺真的算不上多好,但是她很花心思。

    每天想着办法给苏青桑做好吃的。除了各种林市的菜色,还有荣城本地的菜色也被她改良。

    去除三餐,她跟玉婶没事还钻研起了一些小点心。各种口味跟各种材料的,问过营养师可以吃之后都试出来,给苏青桑。

    苏青桑不孕吐之后又回去上班了,向采萍怕她饿着。做了不少的小点心,可以带着去的小零食给她。

    也是奇怪,苏青桑现在吃外面的饭是一点都吃不惯,但是向采萍做的饭跟点心,她吃得却是相当的舒心。

    一个星期下来,苏青桑被向采萍养得气血终于好一些了。脸上多了血色,体重也增长了点。

    苏青桑每天跟厉千雪视频,在霍靳尧的提示下,只字不提向采萍的事。

    她也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可是厉千雪对向采萍的反感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她不希望厉千雪不痛快,也不希望向采萍不自在。

    幸好,向采萍每天似乎也是跟苏青桑十分有默契。苏青桑跟厉千雪视频的时候,她就会回自己房间去呆着。

    一个多星期了,厉千雪并不知道向采萍住进了霍靳尧的公寓,而向采萍,也假装不知道,苏青桑有意的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