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无所谓恨不恨
    医院对面的咖啡馆,苏青桑跟苏成辉面对面坐着。苏成辉比前两天看起来憔悴了几分。

    相顾无言,苏青桑不知道他找自己来干嘛。她还以为苏成辉已经回林市了。

    “爸?你找我有事?”

    这话说得真的是相当客气了。对方是她的父亲,没事就不能找她吗?

    苏成辉自然也听出来了,脸色有些尴尬。

    “没什么事。我明天的机票回林市,想过来看看你。”

    “谢谢。”

    苏成辉看着眼前的女儿。苏沛真长得像他的母亲,苏青桑跟苏昱昕却是实打实的像他。苏昱昕更像一些,苏青桑的脸型其实有点像厉千雪,若是认真看,就能看得出来。

    他低下头,想到自己刚才进医院时无意听到的话。

    “听说,你怀孕了?”

    苏青桑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事他竟然也会知道:“是。我怀孕了。”

    没想着刻意隐瞒,既然都知道了,那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是好事。

    “好,好。”苏成辉说了两个好字,就找不到话说了:“我,我刚才去你医院的时候,听到你的同事在讨论。好像说是双胞胎?”

    “恩。”

    “好。真好。”苏成辉说完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我也没照顾过孕妇,不知道你这个时候要吃点什么或者是用点什么。你——”

    “爸,我是医生。”苏青桑看着他尴尬的模样,心情毫无波动:“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你放心好了。”

    苏成辉连连点头,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你妈知道你怀孕了吗?”

    “还不知道。”苏青桑还来不及说:“昨天在外面吃饭,没跟我妈视频。今天告诉她好了。”

    苏成辉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动,几度欲言又止,最后都停下了。

    又是沉默。苏成辉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黑咖啡,有点苦:“青桑。”

    “恩?”

    “你孩子出生,我能来看你吗?”

    “为什么不能?”苏青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小心翼翼的苏成辉:“你是他们的外公,当然可以来看他们了。。”

    苏成辉因为她的话神情有些许变化,他低下头,心情复杂难言。

    “我昨天去看了沛真。”

    想到他疼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最后变成那样,苏成辉不是不感慨。

    “她不想看到我,也不愿意见我,我想了点办法,才见到了她。”

    苏成辉并不需要苏青桑回应,他只是想找个人说话而已。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这样的念头在你们换回来之后,终于到了顶点。我知道我的错,无可挽回。但是我并不知道,会带来这样严重的后果。”

    苏青桑不置可否。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说一句冲动就能解释得了。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管是谁。

    “她情况看着不错。”说不错,也只是一个安慰之词,在那样的地方,又能有多好?

    “青桑,我已经劝过她了。我让她好好服刑,争取减刑,然后早日从里面出来。”

    苏青桑没回应,但愿吧。她从来没有把苏沛真当成是宿敌,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只要也不来招惹自己,她就算不是很乐意跟她像个正常姐妹那样和平相处,也愿意跟她相安无事。

    苏成辉说完了这些,一直没得到苏青桑的回应。他有些失望。抬头看苏青桑,神情有几分忐忑。

    “青桑?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没有。”苏青桑从来没有恨过苏成辉:“爸,你想多了。”

    “以前那许多的事,都是我不对,你恨我也是应该的。”

    苏青桑沉默,这话她没办法接:“爸,我不恨你。”

    怨怼有一点,责怪也有一点,恨还谈不上。

    苏成辉抬头看她,她的目光清澈无伪,他相信她是真的不恨他。只可惜,她不恨,不表示别人不恨,比如说厉千雪。

    “可是,你妈很恨我。”

    这话苏青桑没法接。厉千雪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她恨也是正常的。

    苏成辉似乎也意识到,跟女儿说这个话不太合适。

    “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把霍靳尧也叫上?”

    “我今天晚上答应了请同事吃饭。”

    苏成辉脸上有失落之色,苏青桑低头,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都是我们科里的同事,你若是不介意,就一起来?”

    苏成辉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他看着苏青桑,有些不敢置信:“青桑。”

    “霍靳尧也会来。同事们都很好,平时对我也很照顾。这次我怀孕了,他们都很高兴。所以我才说请他们吃饭。”

    “应该的,应该的。那,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没什么不方便的。”

    晚上霍靳尧看到苏成辉的时候,还有点意外。他看了苏青桑一眼,她正招呼来的同事们往包厢里面走。

    科室的人都来了,满满的坐了一大桌子。

    霍靳尧跟苏青桑还有苏成辉坐在最上面的位置。这里是唐墨寒家的产业,环境跟菜色都不一般。

    其它人看到霍靳尧,一开始还有点拘束,不过很快就放开了。

    霍靳尧有之前的经验,酒是一滴没沾。倒是苏成辉,吃了不少。他给在场的苏青桑的每一个同事都敬了酒,谢谢他们关照苏青桑,还请他们以后继续关照。

    苏青桑看着苏成辉的举动,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苏成辉坐下的时候,给他盛了一碗汤。

    那个举动是随手而为,苏成辉看着她,眼睛却有些泛热了。

    这一顿饭吃得算是宾主尽欢。霍靳尧很清醒,苏成辉却是喝多了。最后霍靳尧跟苏青桑一起将他送回酒店的。

    霍靳尧拿着电吹风给苏青桑吹头发,她半闭着眼,似乎是很享受他的服务。

    “累不累?”

    “不累。”今天她都没怎么动,怎么就会累了?

    “你爸今天怎么也在?”

    “他下午来找我,听说了我怀孕的事。又问我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外饭。他说他明天要回林市,我就顺便叫他了。”

    霍靳尧猜得出来,大概就是这样的结果。

    “我以为你恨他的。”

    “不恨啊。”她看着镜子里的霍靳尧:“怎么你们都以为我会恨他?”

    “不恨吗?”

    “对一个人有期待,才会恨。对一个人没有期待,是不存在恨不恨的。”

    苏青桑的头发吹得差不多了,她转过脸看霍靳尧。

    “我妈为什么那么恨我爸?是因为她一直对我爸有期待,她以为自己有一天可以感动我爸,让我爸爱上她。所以当她知道我爸不可能爱她,甚至带给她的只有伤害的时候,她才会那么恨。”

    “可是我不一样,我从小到大,对我爸就没有期待。”或许是有的,只是时间太长,太久,那样的期待到了最后都消散无踪了。

    “我一直知道,他心里最喜欢的人是苏沛真,然后是昱昕。所以我在努力过几次之后,就放弃了。我心知他这辈子都不会把我放在跟苏沛真同等的位置。我也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把他放在父亲的位置。因为我没有期待,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不意外。”

    “最多有些不舒服,毕竟就算是被陌生人那样对待也会有些难受。但也只是一点点的难受。难受过了,也就无所谓了。”

    毕竟她也不是那么在乎苏成辉的想法。所以就谈不上恨不恨了。

    霍靳尧不说话,他弯下腰去,轻轻的抱着苏青桑,将手放在她的腹部上。

    苏青桑感受着他的动作,将手覆上他的手。那里依然一片平坦。

    “霍靳尧,我想我们一定会是一对很好的父母。对吧?”

    她不会让她的孩子像她这样长大,她相信霍靳尧也不会让他们像他小时候那样长大。

    “当然。”

    霍靳尧专注的看着她,感受着她腹部的温度:“我们跟我们的父母是不一样的。”

    “对啊。我们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她跟霍靳尧的孩子,一定会受到很多很多的关心,也会拥有很多很多的爱。

    苏青桑怀孕的事情厉千雪也知道了。她高兴得不行,说要飞来荣城看她。不光是她来了,厉老爷子跟苏昱昕也跟着来了。

    若不是林市还有事,只怕他们还会想着在荣城住到苏青桑生为止。

    好不容易说服了厉千雪,让她不用这么担心。送走了厉千雪,苏青桑将精力放在了月底的考证上。

    当医生就是这点不好,每年都要交论文,还要考各种证。她忙起来,连身体的不适也慢慢忽略掉。

    霍靳尧很担心她,偏偏她又不肯休息,非要继续上班。他只好在家里请了一个营养师,又专门跟玉婶说好,让她都按着营养师的吩咐来。

    刘童佳跟霍老爷子也时不时的过来看他们,倒是苏青桑自己,完全没有怀孕的自觉。该干嘛干嘛。

    门诊,手术,一样不拉。

    时间又往前走了半个月,荣城进入了九月。苏青桑的孕期也已经过了前面三个月。算是稳定了。

    霍靳尧现在不放心让她开心,哪怕她再三表示,很多人一直到生孩子都还在开车也不行。每天上下班都是他接送。

    苏青桑拧不过他,只好同意。

    这天一早起来,苏青桑又跑卫生间去吐了。她这一个月的时间看着都好好的,完全没有要吐的情况。

    霍靳尧还以为之前那次是偶然,可是这几天才发现,他想多了。

    “怎么吐成这样了?”霍靳尧站在苏青桑身后,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明明之前那个月都好好的啊?”

    苏青桑不说话,她现在整个人都很难受,没空说话。

    她其实大概知道是为了什么。之前厉千雪来了荣城,她并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有想吐的念头都让她压制下去了。

    后来她忙着考证跟写论文的事,有外事分神,自然也转移了注意力。

    她的论文昨天刚交上去了,估计没有意外的话也能通过。人松懈了下来,身体的反应自然也来了。

    “早上我让玉婶煮了粥,你现在能喝得下吗?”

    自从苏青桑怀孕后,霍靳尧就让玉婶也跟着住下了,只要在家,一日三餐都让她做。

    苏青桑点头,不吃饭还是不行的。起身去吃饭,可是刚端起了碗,才吃了几口,反胃的感觉却让她又一次冲向洗手间,比刚才吐得更厉害了。

    这天开始,霍靳尧就发现苏青桑的苦日子来了。她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

    饭菜做得再清淡,她吃了也吐掉了。霍靳尧看在眼里,急得不行。

    “要不,我们去看医生?”

    霍靳尧看着吐得脸色苍白的苏青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不吐,或者是感觉好一点。

    苏青桑趴在马桶前,摆了摆手,她现在是真的难受。整个人已经到了喝水都能吐的地步了。

    “老婆——”

    她都已经这样吐了一个星期了。才几天的时间,整个人瘦了不少。

    不光是人瘦了,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苏青桑站起来,单手撑在盥洗台前,她看着霍靳尧,用十分虚弱的语气开口:“霍靳尧,我自己就是医生,你让我去看医生?”

    “可是你这样怎么行?”

    苏青桑漱了下口,她也没想到,自己孕吐反应会这么大。

    “我们先吃饭吧。”

    “你都吐成这样了,你确定你还吃得下?”

    “吃不下我会强迫自己吃。实在不行,只能去医院输液了。”

    苏青桑说得很平常,霍靳尧却只觉得心疼。他从来不知道,怀孕是这样辛苦。

    之前苏青桑吐了那一天之后不吐了,他还以为只是偶尔。可是这一个星期让他知道,他实在是庆幸得太早了。

    苏青桑回到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菜,还是没有胃口。

    “老婆?”

    霍靳尧看她这个样子,心里都想说要不不要这个孩子算了。

    “没事,我再试试。”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端起了碗。强迫自己把那一碗粥喝下去。霍靳尧一直紧张的看着她,看她把一碗粥喝光,还来不及松一口气,苏青桑又站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去了。

    这一下,霍靳尧的脸都绿了。

    跟着去了浴室,发现苏青桑已经把刚才吃下去的全部又吐了,霍靳尧这会真的淡定不起来了。

    “老婆?”

    苏青桑确实是很难受,生理反应不是她能控制的。她现在不管闻到什么都想吐,闻到什么都反胃。

    她摆了摆手,整个人脸色极度苍白。这一个星期她几乎没正经吃过什么东西。

    霍靳尧伸手过来扶着她,她没拒绝,两个人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玉婶从厨房出来,看到苏青桑这个样子也是一脸心疼。

    “这怎么办?太太这吃什么都吃不下,要不,我弄点蛋羹给你?”

    苏青桑摆了摆手:“别忙了。我没胃口。”

    “太太,你这样可不行,你这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

    玉婶也知道苏青桑怀的是双胞胎。明明前面那半个多月看着好好的,这几天却吐成这样,她看在眼里也是心疼得不行。

    苏青桑知道,但是她真的吃不下。看了眼时间,今天不要上班:“我回房间睡会。”

    “你不吃早饭了?”

    “不吃了,吃了也是吐掉的。”

    苏青桑也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能折腾自己。回到床上躺下,霍靳尧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睡下去,满脸的担心。

    离开了房间,霍靳尧一个一个的打电话问别人。苏青桑就算是医生好了,可是自古医者不自医。说不定她的问题还是要找别人。

    刘童佳接到他电话没多久就过来了。她看着霍靳尧脸上的担心。跑去看了看苏青桑,她还在睡。

    她怀孕之后,比以前是更嗜睡了一些。之前还有考证跟写论文的事在撑着,让她强打起精神来去忙碌。

    现在忙完了,人也跟着松懈下去了。

    “一个星期没好好吃饭了你现在才跟我说?”

    “青桑不让我说。”霍靳尧也很无奈:“她说她是医生,道理她都懂。”

    “她懂道理她怎么不吃下去啊?”刘童佳气坏了,忍不住抬手就在霍靳尧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你说你也是,怎么照顾她的?”

    “妈?”霍靳尧都想求饶了。两母子说起苏青桑的事情,语气都一样担心。无形之中,倒是多了几分亲昵。

    只是刘童佳也不是医生,她来了,是想盯着让苏青桑好好吃饭。

    不过苏青桑注定要辜负她。到中午的时候她醒了,坐在餐桌前,面前站着霍靳尧,玉婶,刘童佳。

    被他们一起盯着的苏青桑觉得压力巨大。看着桌上刘童佳亲点的清淡菜品,她强迫自己一定要吃一点。

    吃了小半碗饭,又喝了一碗汤。霍靳尧松了口气。让刘童佳过来,果然是有好处的。

    不过他的庆幸只维持了一分钟不到。苏青桑放下碗的瞬间,又冲去卫生间了。

    这一次她差点没把黄胆水给吐出来。整个人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脚都是软的,整个人说不出的虚弱。

    “老婆?”

    “青桑。”

    “太太?”

    苏青桑看着眼前这些人关心的脸,她苦笑一声:“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

    吃不下就是吃不下,吃了想吐就是吃了想吐。这真不是她能控制的。

    刘童佳跟霍靳尧面面相觑。

    “这,这可怎么办?”刘童佳也无奈了:“难道说真的要去医院输液?你自己也是医生,你应该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

    苏青桑当然知道,她摇了摇头:“不输液,我忍一下,呆会再吃吧。”

    她是医生,知道很多方法,比如姜汁,还有吃苹果酱缓解。她前两天都试过了,当时还能压一压,可是等吃饭的时候,一样是吃什么吐什么。

    最后苏青桑喝了点汤,因为吃得少,总算没有再吐了。不过却是再也不肯吃饭了。

    霍靳尧看着急得不行,到了晚上,刘童佳让玉婶做了更多的菜。这么多菜,总能找到一个能让苏青桑吃了不吐的吧?

    依然没用。

    霍靳尧感觉自己都要掉头发了。是夜,苏青桑已经睡着了。他却是睡不着,看着苏青桑苍白的脸,从房间里出来,去了客厅。

    刘童佳也没睡,她也睡不着。苏青桑最近几天的

    “这才刚来,就这么大反应,肚子里又两个。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刘童佳就算以前再怎么不喜欢苏青桑,可是被儿子那样一说,也开始接受她。更不要说现在苏青桑怀孕了。

    双胞胎啊。之前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愁人。

    霍靳尧坐着不动,刘童佳就不喜欢他这个样子,用力拍了他的手背一下:“你倒是想办法啊?”

    “我——”能想什么办法?他好说歹说每天都是哄着让苏青桑吃饭的。可是她吃不下能怪他吗?

    “你真没用。”刘童佳气得不劝,忍不住就鄙视儿子。

    “我没用,你有用,你倒是想个办法啊?”

    “我。”刘童佳清了清嗓子:“我能想什么办法?我当初生你们的时候,你们在我肚子里可听话多了。”

    霍靳尧很少听刘童佳说以前的事,事实上刘童佳也很少说到以前的事。这会说起来,脸上没有以往的沉痛,倒是多了几分怀念。

    “你们几个在我肚子里的时候,都没折腾过我。都很乖。尤其是——无双,从头到尾,几乎一点反应都没有。生出来之后,也是乖巧懂事。”

    时隔十几年,霍靳尧跟刘童佳第一次说到他的哥哥,还有妹妹。

    霍靳尧没有打断她,听她说起以前一些她怀孕时很好玩的事,刘童佳说起了霍靳凯,说起了霍无双。

    “那我呢?妈你怀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你啊?”刘童佳笑了笑,眉眼平和,没有了以往的不忿之色:“初时那一个月,有点反胃。后来也就好了。那个时候我胃口也奇怪。以往不喜欢吃的东西,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像是鱼啊虾这些,以往喜欢的,那个时候倒不喜欢了。当时周婶做饭都觉得为难,不知道我要吃什么。毕竟一天一个想法。”

    霍靳尧听了她的话,突然就站了起来。

    “妈,我知道要怎么办了?”

    “啊?”她刚才有说什么吗?刘童佳一脸莫名,霍靳尧看了她一眼,抓起了车钥匙出门去了。

    “这孩子。”这没头没脑的,到底是什么办法,他倒是说一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