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这个惩罚也太重了吧
    再度坐下的苏青桑这会是真的虚弱得不行。她吐了这么久,难受死了。

    正想要吃饭呢,霍靳尧将碗往她面前推了一点。苏青桑闻到那个味道,又有些受不了了。

    她这个反应一出来,霍靳尧的脸色好像更哀怨了点:“老婆。你不至于吧?”

    苏青桑有些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她坐直了,那鸡汤的味道离她远一点了。她感觉舒服点了。

    对上霍靳尧的目光,发现他看她的眼神怎么就这么的——

    “你怎么了?”

    她这会连吐了好几次,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就想着安静的吃饭。

    “老婆。”霍靳尧这会什么底气都没有:“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保证,下次我再也不喝醉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今天想到自己的晋升之路之后,就打算好好努力。

    不但赶着手上之前那篇论文,还打算把一些原来下个月才开始看的资料跟书籍都开始努力起来。

    所以霍靳尧回家就道歉,她还真没往心里去。这会他一提,她就想起来了。

    “你昨天怎么了?怎么喝那么多?”

    她倒不完全是生气,就是有些恼他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

    “老婆。”霍靳尧赶紧解释:“这真不能怪我。是那个李峻生,他害我,他灌我酒的。”

    苏青桑的身体还有些难受,想到昨天霍靳尧一身酒味,她现在还觉得闻着不舒服。

    “他灌你酒,你就喝?你不知道酒喝多了伤肝啊?”

    “老婆,我错了。”

    “行了。”左一句我错了右一句我错了。说得是真爽快,不过眼里是一点悔意都没有:“下不为例。”

    “老婆,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霍靳尧说完,极为狗腿的拿起那碗汤放到苏青桑的面前:“老婆快点吃饭吧。汤都要凉了。”

    苏青桑端起那碗汤正想喝。反胃的感觉再次涌上。只是这次她心知她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吐了。

    她摆了摆手,将脸歪到一旁去,苍白的脸上此时满是反胃跟难受的表情。

    霍靳尧脸拉得老长:“老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今天晚上这样连番闹腾,她现在也没胃口吃饭了。

    她身体一向很好,还不曾像现在这样总是想吐,心里有一个隐隐的猜测。但是没有确定之前,她也不敢保证。

    拍着胸口从那样难受的境地里缓过来,她看了霍靳尧一眼。

    “吃饭吧。”顺手把那碗鸡汤推远了一点。闻不到味道的时候,总要舒服一些的。

    “老婆。”霍靳尧真的委屈上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苏青桑吐得脾气都没了。她大概猜到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没空跟霍靳尧计较这些小事。

    “吃饭吧。”

    “那你先喝碗汤。”

    霍靳尧还想着把汤往苏青桑面前推一下,苏青桑赶紧举起了手:“这个汤我不要。”

    这不还是在嫌弃他么?苏青桑瞪了他一眼,这会真的已经没脾气了。

    “吃饭吧。”

    她给自己盛了碗饭。虽然还是不想吃。但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这会可不是能让她任性的时候。

    “老婆?”真没事了?

    胃里很难受,每吃一口都让她反胃。这导致她的脸色十分难看。

    霍靳尧一边喝着汤,一边看着苏青桑的脸色。总感觉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兆头。

    苏青桑强忍着吃了一碗饭,实在是吃不下了。匆匆放下碗,她又有些想吐了。

    霍靳尧看着她根本没吃多少,比平时少了一半的饭量。跟着站了起来。

    “老婆?”

    他一靠近,苏青桑就再也受不了了,那想吐的感觉根本压不住。匆匆跑去卫生间,刚才吃了多少,这会就又吐掉了多少。

    霍靳尧瞪大眼睛看着苏青桑这番表现,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苏青桑吐完了,也没胃口再吃东西了。看着霍靳尧,没心思理他。这近一个小时的折腾下来,她现在脚都是软的了。

    身为妇产科医生,她知道如果她那个猜测是真的,那这些反应也是正常的。

    却是有些苦恼,按月份来说,时日还浅。现在都这样折腾自己,还不知道以后要如何了呢。

    “老婆?青桑?”

    霍靳尧跟在苏青桑身后,看着她漱过口后去了房间。也不做别的,直接就在床上躺下了。

    “走开。”

    她难受劲还没过去,他再过来她可不保证吐他一身。

    “老婆。”霍靳尧真的委屈到了极点:“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气?”

    “我说你走开。”

    苏青桑不是想发脾气,就是有点烦。没有之前吧,她想着有个孩子挺好。

    可是现在真的可能有了,她却有些头疼。她见过很多怀孕期间孕吐很严重的。若她也是那一种,她这剩下的几个月可怎么过?

    “老婆?”

    她的眉心拧得都可以夹死一个蚊子,霍靳尧伸手就要去给她抚平。她都吐成那样了,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你都没事做吗?”苏青桑这会难受得不行,真的不想再听霍靳尧说道歉,说保证,说他昨天喝醉的事了。

    “我想休息一会,你去把外面的碗收掉好吗?”

    “我担心你。”霍靳尧看她的样子,伸手就要去碰她的额头。苏青桑避开他的手:“我没事。我就是想睡一会。你现在能不能出去,不要打扰我,让我睡一会?”

    他这是被嫌弃了?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翻身躺下,完全不理会他的模样。心里感觉受到了巨大的暴击。

    这样的暴击一直延续到晚上他也要睡觉的时候。苏青桑休息了一会,感觉人舒服点了。还起来给自己下了碗面。

    吃过面,去书房把剩下的资料都整理好了,回房间就发现,霍靳尧的脸色依然哀怨万分。

    苏青桑不理他,现在难得不反胃,也不难受。她去洗澡,准备早点睡。

    明天去了医院给自己做个检查。看看情况如何。如果真的有孩子了,前面几个月就要注意一些了。

    这段时间她把心思都用在论文。跟接下来的考证上,偶尔有疲惫的感觉以为自己累的。没想到也可能是因为怀孕了。

    她心情不错,再次躺下时拿出手机来刷微博。霍靳尧的手是在此时探过来的。

    苏青桑想也不想的把他的手拍掉:“别动。”

    “昨天真的是我的错,老婆,我也保证了,你能不能不要不理我?”

    “霍靳尧,你别闹了。”

    “老婆。”霍靳尧真的要疯掉了:“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你要气多久?”

    苏青桑看着他那个可怜样,噗的一下笑开,有些无奈:“行啦,就气今天一天。有什么明天再说。”

    等她检查完了,知道了结果再说。

    “啊?”霍靳尧傻眼了,苏青桑怕他没轻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霍靳尧,我今天真的没心情。所以,请你离我远一点。”

    他要是再把手肋到她腰上,她怕自己又想吐。

    “老婆。”霍靳尧还真的就打算伸手:“我就抱抱你,又不做坏事也不行吗?”

    “不行。”苏青桑直接得很:“你抱了我我会想吐。”

    刚才要不是他一个劲的勒她的肚子,她哪就会反应这么大?

    霍靳尧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看着已经闭着眼睛开始睡觉的苏青桑,他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大片乌云所笼罩。

    他就只是喝醉了一次酒,她就这样对他?这个惩罚也太严重了吧?

    “老婆,你不至于吧?我就抱你睡觉也不行吗?”

    “不行。”

    “老婆——”

    “你别吵,你再吵就去睡沙发,或者睡客房。”苏青桑伸出一根手指顶着他就要靠近的身体:“还是说,你想去睡沙发?”

    “我就睡这。”霍靳尧委屈的退后一些,十分不甘愿的睡下了。

    苏青桑难得这一觉睡得很沉,早上起来,精神还不错。刷牙的时候有点想吐的感觉,被她强迫自己压下去了。

    她自己就是医生,知道怎么样才是对身体最好。去了外面,霍靳尧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上班了。

    苏青桑这会也没空管他了,她急着去医院做个检查。还需要开始额外补充叶酸跟钙质。

    苏青桑想着一些怀孕初期的注意事项,然后去了医院。

    先是拿验孕纸检查了一遍。上面显示的两条杠显示她确实是怀孕了。她开始回忆自己最后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

    如果她没记错,好像从c市回来之后只来过一次,后面这一个多月就没有再来过了。

    按这个算,那就是差不多怀孕七到八周的样子。具体的情况等她照了b超就知道了。

    b超室中午值班的同事是个新来的小姑娘。刚分来没多久,苏青桑躺在上面,等影像呈现在屏幕上。

    “苏医生,你怀孕了。”小姑娘看起来比苏青桑还兴奋:“宫内妊娠八周。胎心正常。苏医生,你的宝宝很健康呢。”

    苏青桑笑了,小姑娘咦了一下,指着屏幕的方向:“苏医生,你看这个。”

    “什么?”苏青桑的目光跟着看向屏幕。小姑娘一脸兴奋。

    “这是不是有两个胎囊啊?我怎么看着好像有两个胎囊?”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坐了起身,她自然也明白两个胎囊是什么意思。

    “苏医生,你运气真好。”小姑娘眼神都亮了:“你竟然怀了双胞胎。”

    苏青桑昨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现在冷不防知道自己怀了双胞胎,还是有些不淡定了。

    怎么可能呢?不管是自己家族这边还是霍靳尧那边,好像都没有双胞胎的先例。

    不对,霍靳尧姑婆家的那个表姑就是生了一对双胞胎。

    苏青桑坐了起来,手放在腹部上,感觉很是神奇。她给很多产妇接生过,也给很多产妇和孕妇检查过身体。

    她自己也接生过双胞胎。可是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怀双胞胎。真的太神奇了。

    “恭喜恭喜。苏医生,你运气真好。”小姑娘又说了一遍恭喜。

    苏青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幸福感:“谢谢。”

    “苏医生,回头孩子生下来,可要请我们吃饭的。”

    “一定。”苏青桑起身想离开,看着那个小姑娘,到底还是吩咐了一句:“陈医生,我怀孕的事情,能不能暂时先不要说?”

    “保密是吧?没到三个月不能说嘛。我知道的。”

    小姑娘笑着点头,苏青桑感激的冲着她笑笑。然后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她今天上午没有门诊。但是下午有一个小手术。苏青桑的手放在腹部,她开始思考她现在要不要请假休息,还是一直工作到怀孕后期。

    她并不是很娇弱的女人,身为妇产科医生,她的身体比一般的女人反而要健康强劲得多。

    她还想着往上升,手上那个论文还要交,还有那个考证的事。

    苏青桑并没有思考太久,在下一个突然送进来的孕妇需要救治的时候,她已经决定了。继续上班。

    换手术服的时候,她看了眼自己的腹部。宝宝啊宝宝,我想你们会理解妈妈的工作,然后在我肚子好好的呆着的,对吧?

    苏青桑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其它的问题。今天发生了一起火灾,送来了好几个烧伤的病人,其中一个是孕妇。

    送过来的时候情况很危急了,苏青桑还有孙慧雅,沈灵芸他们一起投入到了对那个孕妇的抢救中去。

    孕妇烧伤程度高达百分之三十。偏偏孩子还不满六个月。那个孕妇非常坚强,怕伤害到孩子,竟然拒绝打麻醉。

    苏青桑跟孙慧雅都不忍心,幸好后来孕妇自己晕过去了。他们才得以顺利的进行了救治。

    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五个小时,等苏青桑从手术室出来,天色早已经暗下去了。而她从中午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

    从医院出来,苏青桑又觉得累了。是真的累。任谁在手术台上站上四五个小时,都会觉得累的。更不要说她还怀孕了。

    这会又累又饿,开始想今天晚上或许她应该去吃点开胃的?还有,她想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霍靳尧,他如果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是高兴呢?还是兴奋?又或者是其它她想不到的?

    她还在想怎么说比较有惊喜的效果,那边却是一出医院大门,她先惊着了。

    看到那个站在医院大门马路边上,身后停了辆骚包到极点的红色跑车,手上还捧着一大束红色玫瑰的男人时,苏青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眼睛花掉了。

    霍靳尧向前几步,走到了苏青桑的面前。将手上的花往她面前一递。

    “老婆,送你。”

    苏青桑看着那一大束玫瑰,再看看霍靳尧。眨了眨眼睛:“今天是什么日子?”

    “老婆。”霍靳尧笑着上前,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不是什么日子,我就是想送你花了。”

    那一大束玫瑰看起来最少有九十九朵。中间是用粉玫瑰摆成的心形。漂亮是非常漂亮的。不过——

    “老婆,我让杨文昌订了位置,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最后被他半拉半搂着上了他的车。

    上了车,苏青桑看了眼车身内饰,目光转向霍靳尧:“这车是新买的吧?”至少她没有在霍家的车库里看到这个车。

    “恩。刚买的。喜欢吗?老婆。”

    “还行。”她对车没有特别的要求,现在开的那辆车也蛮好。

    “送你的。”

    这样的手笔让苏青桑的身体往后背靠了靠:“霍靳尧,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老婆我应该对你再好一点。”

    苏青桑有些狐疑的看着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他难道知道自己怀孕的事了?

    可是看反应又不像啊。如果霍靳尧知道了,那他怎么可能是这么平静?

    车子在一家很有名的建筑前停好。还没进门,就有侍者过来给他们引路。

    苏青桑跟霍靳尧进了建筑里面,直上顶楼。这里位于荣城市中心的位置,从这个角度往下面看,附近的几个街区看得一清二楚。

    其中就有苏青桑跟厉千雪他们来荣城时,去过的那些个地方。

    走到靠窗的位置,霍靳尧极为体贴的给苏青桑把椅子拉开。

    “老婆,你坐。”

    苏青桑对他这般殷勤的举动越发的有些狐疑,看霍靳尧在她对面坐下,然后叫来了侍应生。

    “来瓶酒。”那个酒字说完,霍靳尧就想到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被苏青桑冷落了一个晚上的,马上改口:“果汁,来果汁了,现在不能喝酒。”

    他的举动证实了苏青桑的猜测,她不由得去思考,会不会是那个新来的把自己给卖了。

    上次她被警方带走,霍靳尧急得不行,后来特意去医院把她院里所有的同事的电话都要了一份。又把他的电话都给了他们一份。说明以后只要跟苏青桑有事情,都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

    这样一想,她就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心里有些怪那个新来的小姑娘。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让她自己告诉霍靳尧比较好吗?

    “你都知道了?”

    霍靳尧正在点菜,看到苏青桑的脸色,点了点头。能不知道吗?喝一次酒,就被冷待了一天。

    他要是再喝酒,只怕他这一个星期都不要想上床了。

    “知道,当然知道。”

    他昨天都保证过了,苏青桑还是不放过他。霍靳尧第一次发现,苏青桑竟然也有小心眼的时候。

    “是知道一半,还是全部知道了?”

    知道她怀孕了,那么知道她怀了双胞胎吗?

    苏青桑的脸色有些微妙,如果全部知道了,这个反应真的是,太平淡了。

    “我当然全部知道了。”霍靳尧想投降了:“老婆,能不能暂时不说这事?”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自己怀孕,而且是怀着双胞胎的喜悦这会丁点都不剩下了。看着霍靳尧的反应,突然就想到一件事情。

    这一年多的时间,霍靳尧几乎每次一定会做措施。而那仅有的几次,也是她再三要求的。

    上次在沙发上失控的那次不说,后来霍靳尧再也不肯给她机会。

    脑子里闪过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霍靳尧今天整这一出,不会是他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她的脸色过于严肃,霍靳尧以为她还在生气,快速的点完餐,又极殷勤的给苏青桑倒了杯果汁。

    “好啦,老婆,有什么话,等吃完饭再说好吧?”

    苏青桑瞪着霍靳尧,吃过饭再说?

    “霍靳尧,你现在就说好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这件事情你怎么想的?”

    霍靳尧的脸色有些微妙,这还没过去啊?

    “老婆,我不是都已经表态了?”

    “说清楚。你要还是不要。”

    要什么?不要什么?霍靳尧看着苏青桑一脸严肃的样子。想到她昨天说要让他睡沙发,赶紧摇头。

    “不要当然不要了。”他都知道自己的错误了,这种不人道又无人性的惩罚当然不能要啦。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半晌,这会明白过来了。玫瑰花,跑车,加上今天的这顿饭,都是前奏。为的就是不要孩子。

    她气很大,腾的站了起来。

    “老婆?”霍靳尧被她的举动吓到了:“你干嘛?”

    “霍靳尧。”苏青桑一直以为,他不想要孩子是说说而已,可是她没想到,霍靳尧竟然是这样的态度:“既然你不要他们的话,那我跟你没话说。”

    “不是,老婆,你——”霍靳尧看着想走的苏青桑,赶紧挡在她前面:“不要他们?什么他们?”

    “孩子。”苏青桑这会也有些恼了,一时竟然没发现两个人现在是在鸡同鸭讲:“既然你不要孩子,那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孩子?”霍靳尧一头雾水:“什么孩子?”

    “霍靳尧,你都知道还装傻有意思吗?”苏青桑从包里拿出那张b超检查单:“孩子,我们的孩子。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你不是不要吗?还装什么?”

    “不是,你等会。”霍靳尧这会呆掉了,他看着那张b超检查单眨了眨了眨眼睛。

    妊娠八周?霍靳尧瞪大眼睛将那几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在对上苏青桑脸上的冷色时他差点没跳起来。

    “你你你,你怀孕了?”

    不等苏青桑说话,他向前一步,一把扶上她的肩膀。

    “你怀孕了?天啊,你竟然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