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你这样可不厚道啊
    霍靳尧刚挂掉跟苏青桑的通话,就对上包厢里那群人打趣的目光。

    “啧。这结了婚就是不一样啊。”

    唐墨寒一手搭在霍靳尧的肩膀,另一只手给他倒了一杯酒:“这出来玩还要报备。不就没有一起吃饭,还要粘乎这半天。靳尧,你可真让我开眼界啊。”

    “可不是吗?”成先云跟着搭腔:“看这红光满面,啧,果然是有爱情的滋润就不一样啊。”

    “去。”霍靳尧笑着端起面前的酒:“妒嫉啊?也结婚去啊。”

    “我们可不是你,愿意为了棵树,放弃一片森林。”

    “小心到时候森林没有,树也没。”

    霍靳尧的话让其它人一片嘘声,只有万显阳,神情相当颓丧:“霍哥,你说你运气怎么这么好?嫂子就这么容易就跟你在一起了。你说嫂子那个朋友,怎么那么难搞定呢?”

    他说的自然是施梦绾。他这千里追妻啊,人都跑法国去了。施梦绾愣是没什么反应。

    “兄弟,哥劝你一句。施梦绾就算了吧。荣城好姑娘不少。你就别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霍靳尧跟苏青桑天天在一起,苏青桑时不时会跟施梦绾视频通话。

    他多少知道点,那施梦绾心里有个人了。

    “我哪里差了?”万显阳说话的时候站了起来,比了一个施瓦辛格的招牌动作:“你说,我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我哪点就配不上她了?”

    上个月他随随便便跑去赌了几块石,进账就是几千万。他平时看着吊儿郎当的,可是圈内谁不知道他那只是表面,表面。

    “跟配不配得上无关。”霍靳尧是真心建议:“我听青桑说过,她心里有人了。你啊,别想了。”

    “什么人啊?比得过我啊?”万显阳不服:“让他出来,单挑。”

    “你可拉倒吧。”一直不开口的李峻生这会开腔了:“你哪就是真的喜欢人家?都是不甘心在作祟。她真的让你一追就上手了,就不定你马上就没兴趣了。”

    “峻生。你这样可不厚道啊。”万显阳不不认,施梦绾追求起来确实是难度很大:“谁说我到手就不珍惜了?说不定就是因为追到了,追得很辛苦,所以更有兴趣了呢?”

    “谁信你啊?”李峻生笑骂一声:“不过你这样一说,我倒有几分兴趣想知道一下能让我万少爷这样牵肠挂肚的女人是什么模样了。”

    “你不是在林市吗?应该见过吧?”

    “没有。”

    他很忙,又爱惜自己的羽毛。平素很少出去应酬。苏青桑他见过很多次,不过苏青桑的朋友,他真没见过。

    “你要是见了,说不定你也会喜欢她。”

    “你想多了。”替李峻生回答的是霍靳尧:“你若是花花公子,那峻生就是冷感机器人。他最爱的,只有他的前途。”

    包厢里其它人都笑了起来,谁说不是呢?李峻生这么年轻已经是一市之长。在林市这一年多成绩也是相当不错,估计下一次任期到了就要往上走了。

    “女人。”李峻生笑了笑。他倒是不否认。不过霍靳尧的事让他想起另一件事情。

    酒过一半,其它人跑去热闹了起来,李峻生坐到了霍靳尧旁边。

    “靳尧。这事你早晚都会知道,我想你叔公家应该先有风声。不过我还是决定让你知道一下。”

    “什么?”

    “我上次出差去了a市,那边有一个大型的招商项目。里面有不少当地企业想接,但是盘子太大,他们做不下来。我倒觉得,你们公司可以试试。”

    “a市?”

    “恩。”李峻生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初步估计,利润在十亿以上。怎么样?做不做?你要是做,我回头让人把资料发你。”

    “做。”霍靳尧拿起酒给李峻生跟自己都倒上:“谢了兄弟。”

    “招标什么都是内部。那a市市长跟我有点关系。跟你那个堂叔关系也不差。你运作一下。这个项目就十拿九稳了。”

    霍靳尧举起杯跟李峻生碰杯:“多谢。”

    “客气了。”

    两个人喝得差不多,霍靳尧看了眼时间就要走。这次轮到李峻生不干了。

    “靳尧,你这可不厚道啊。”李峻生又让人上了几瓶酒:“先不说我难得回来,你就要走。这消息你也得了。马上好处也有了,你就这么走?”

    他后面这句话嗓音提高一度。身后的唐墨寒跟成先云他们马上又是切,又是嘘声。

    “李哥。”徐长龙一脸鄙夷的吐糟:“你呆不知道靳尧这小子。自从结婚以后,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就算了。每次聚会,坐不了多长时间就要走,说什么要回去陪老婆。你说,过分不过分?”

    “过分。”

    “那是相当过分啊。这不摆明欺负我们这些没老婆的单身狗啊?你说你能不能忍。”

    “不能。”这次是大家一起回答。霍靳尧今天喝了不少。听了这话很无奈:“你们想干嘛?”

    “简单。”

    万显阳一脸坏笑。拍了拍手,将桌子中间的两瓶xo,两瓶红酒一起往霍靳尧面前一推:“解决了这些。放你走了。要么你就呆到最后。”

    “疯了?”这四瓶喝下去,他今天也得趴这里。

    “靳尧你要是怂了。今天就别走了。”带着挑衅的话,大刺刺的看不起的眼神。

    李峻生看着他们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以前在林市还有个霍靳尧,让他没事可以聚聚。

    自从霍靳尧回来了荣城,他一个人在那边也是无聊。难得回来可以闹一下这帮人。

    霍靳尧本来已经去拿车钥匙了,他们这个阵仗,让他只能重新坐下了。

    不过他没忘记给杨文昌发了个信息,让他晚点来接自己。

    霍靳尧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苏青桑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开门的声音。

    她快速的起身,随意套了件外套就往外面去了。她看了几眼,客厅灯光大亮。

    霍靳尧是被杨文昌跟另一个她不认识的人架着进门的。

    还没走近呢,就闻到酒味,苏青桑一阵不适:“怎么喝这么醉?”

    “不知道。”杨文昌真不知道,他去接人的时候霍靳尧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杨助理,你帮个忙,送他到里面好了。”

    杨文昌帮着把霍靳尧放到床上,苏青桑闻着那冲天的酒气,更难受了。

    不过杨文昌还在,她强迫自己不要发脾气:“杨助理,你辛苦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那行。霍太太你辛苦了。我们先别去了。”

    “好,谢谢你们。”

    送走了那两个,苏青桑又把门关好,这才重新回了房间。霍靳尧醉得很沉。

    刚刚还睡得好好的人,这会被这酒气给熏得难受,上前看着霍靳尧,忍着想揍他的冲动。

    这个家伙,这是干嘛?她不跟着去,就喝这么醉?

    “靳尧?霍靳尧?”

    她叫了几句,霍靳尧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些无奈地上前把他的鞋子给脱了。正想脱他的衣服的时候,霍靳尧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醉得没有方向了,更看不清楚眼前是谁。

    “喝。谁说我不能喝了。拿酒来。我喝给你们看。”

    “喝喝喝。喝死你算了。”

    苏青桑难得发脾气。拍开了霍靳尧伸出来的手,脸上带着几分不虞之色。

    这个声音很耳熟,霍靳尧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青桑?老——婆。”

    “老婆。”伸手将苏青桑的腰一搂,苏青桑就这么跌在了霍靳尧的身上。

    她一靠近,就闻到了他身上那一阵阵几乎要把她薰晕的酒气。比刚才闻着更难受。

    “霍靳尧,放开我。”她想吐了。

    “老婆,老婆。来,亲一个。”

    霍靳尧喝醉了,抬头就要凑过来。那个酒味这会更浓了。

    苏青桑受不了了,一阵反胃的感觉涌上,她想也不想的推开了霍靳尧,跑去卫生间吐了起来了。

    她这边还没来得及漱口,霍靳尧却跟着进来了。他脚步踉跄,看到盥洗台时,身体往前一倾,跟着吐了起来。

    薰人的气味再次传来,苏青桑受不了了,又吐了起来。

    这会两个人像是比赛谁吐得更厉害一样。霍靳尧吐完了,看着还在吐的苏青桑,笑了两声。

    “咦?老婆,你也,你也,喝醉——了?”

    他说话的时候,还努力的瞪着眼睛朝苏青桑的方向看了一眼。

    “老婆,你,你不是不,不喝酒的吗?”

    喝你妹。那醉言醉语让苏青桑气得不轻,好不容易缓过来了,看到霍靳尧的身体一滑,就坐在地上。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霍靳尧,起来。”

    她要去拉他,那个人身上却满是酒味,不光有酒味,还有他吐出来的秽物。

    苏青桑气坏了,跟霍靳尧结婚一年多,他也不是没喝过酒,像现在这样醉还真没有。

    她拉又拉不动他,一靠近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就更难受了。她气得厉害,都不想管这个家伙了。

    瞪着醒酒的霍靳尧半晌,到底是不忍心。上前扶起他,努力让他站起来。

    苏青桑一靠近霍靳尧,其实又想吐了。这人身上的味道也太难闻了。她闻着就想吐。

    强忍着想吐的感觉,把霍靳尧半拖半推,半拉半哄的带进了浴缸里。打开水,也不试水温就开始放水。

    凉就凉,凉死他好了。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喝这么醉。

    想是这样想,到底还是又心软。一边脱着霍靳尧的衣服,一边试起了水温。

    霍靳尧这会倒是也配合。让抬手就抬手,让抬脚就抬脚。苏青桑费了半天的劲,终于把霍靳尧的洗干净了。

    拿来浴巾让他起身,那家伙这会却像是睡着一般不动了。

    苏青桑几乎要气笑了。将水先放掉,也不理这人。把卫生间收拾了一下。都收拾清爽了,再回过来看霍靳尧。

    “霍靳尧,你要是想就在这浴缸睡,我就走了。你要是想回床上去睡,那就给我起来。”

    没反应,苏青桑只好又去拉他,幸好,这次配合得多。随意将他的身体擦干,把浴巾一裹。

    等苏青桑折腾完这一通,整个人都累得要虚脱一般。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还湿的,随意将衣服一脱,直接就睡了。

    苏青桑去医院的时候差点迟到了。被霍靳尧折腾了大半夜的她困得起不来。

    好不容易起来了,发现就要迟到了。这会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匆匆赶到科室,孙慧雅主任已经来了。今天她有门诊,晚点科里有一个会。

    门诊结束,苏青桑直到开会的时候,才听说了一件事情。孙慧雅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了。医院虽然会返聘,但她退下去,妇产科主任或许就是副主任沈灵芸。也有可能是副主任杨璐。

    吃饭的时候,兰斯拉着苏青桑说起了八卦。

    “你说,这孙主任退下去了,到底是沈副主任上去,还是杨副主任上去?”

    苏青桑看着她一脸八卦,有些失笑:“不管是谁上去,反正不是我们上去。”

    “那不一定。”凌菲凑近了,十分小声的开口:“你就没想过?不管哪个上去,那副主任医师的位置可就空了一个出来。那不就谁都有机会了?”

    苏青桑愣了一下,很快摇头:“这事我就不想了。毕竟,我年资还不够。”

    “这年资不够,能力凑啊。”凌菲眨了眨眼睛:“上个月你那个手术,你忘记了?那么难,你都拿下来了。我倒觉得,你年资虽然不够,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苏青桑笑了,看着凌菲:“那你也可以啊。你要不要试一下?”

    “我是真的想争取一下。”凌菲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不过我承认,天份上面,我不如你。这话可是孙主任说的。”

    凌菲跟苏青桑关系不错,这会也是很认真的提议。

    “青桑。我说认真的。你来这家医院现在也大半年了,按说年资确实不够。但今年不够,不表示明年。你业务水平摆在那里,我倒觉得你可以争取一下。至少三年之内把这个副主任医师的位置拿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苏青桑本来夹了块鱼要吃的,那个腥味让她有点不舒服,她放下了筷子。

    “三年的话,我不敢想。五年吧。我给自己的期限是五年。”

    “我就知道。”凌菲笑了,冲着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加油。我看好你。”

    苏青桑因为她的话,把刚才那想吐的感觉抛到一边去了。她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

    或许,三年也不是不可能。年资确实不够,但是她可以在业务方面再增强一些。也不是不可能。

    把这事放在了心上,苏青桑对于凌菲的鼓励还是很感谢的。

    “借你吉言。”

    有这事在苏青桑心上,她就把自己身体不舒服的事情忘记了。

    当了医生,从助理医生,主治医师,再到副主任,主任。一步步上去。

    苏青桑没有太大野心,但是这样的升迁过程代表的是对她能力的肯定。值得一博。

    霍靳尧今天早早就回家了,然后发现苏青桑窝在书房里。玉婶在厨房做饭,苏青桑没有像以往那样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昨天貌似闹过头了。喝多了,也是真的喝醉了。

    后面的事情他大概有点印象。他在喝醉之前让杨文昌来送他回家,后面的事情就只剩下一个影子了。

    敲了敲书房的门,没动静。轻轻推开门,苏青桑正坐在书桌后面,除了面前的笔记本之外,旁边是一堆的资料,还有书。

    “老婆?”

    上前几步,又叫了一声,发现苏青桑没反应。

    这是生气了?

    霍靳尧继续往前,苏青桑根本没注意到他。

    她盯着面前的文件,声音很轻:“宫颈癌的初期病变与——”

    “老婆?”真不理他了?这是气大了?

    苏青桑看着手边的两份论文,这里面有些观点一致,有些不一致。

    “老婆。”

    腰上突然多出一双大手,苏青桑吓了一跳,转过身瞪了霍靳尧一眼。

    “你干嘛?”

    “老婆。不要生气了。”霍靳尧主动承认错误:“昨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喝那么醉的。”

    “放开我。”

    她刚想到一个关键论点,正想着记录下来呢。她去拉他的手,霍靳尧却圈得更紧。

    “老婆。不要生气了。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霍靳尧的手放在她腰上,现在又这样勒紧了。苏青桑觉得胃里有些不舒服了。

    “霍靳尧,放手。”

    他知不知道他把她思路打断了?

    “不放。”霍靳尧脸皮够厚,他可没忘记,昨天自己喝得有多醉:“老婆,不要生气了。”

    他收紧了手臂,苏青桑更难受了。那反胃的感觉一阵阵的,她忍不住就推开了霍靳尧,快速的往浴室的方向去了。

    霍靳尧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呆掉。这是什么情况?气这么大?

    追着苏青桑去了浴室,她还没吃晚饭,这会吐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老婆?”

    不至于吧?气到他一靠近她就想吐?

    苏青桑真的很难受。那种想吐的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偏偏又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好不容易缓过来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霍靳尧又靠近了。

    他手一抬起来,苏青桑就受不了了。

    “别,别过来了。”

    要不是他刚才勒那一下,她还不至于想吐。

    “老婆?”霍靳尧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苏青桑用这么难看的脸色对他:“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了。”

    说话的时候,他的双手又一次圈上她的腰。怕她不理自己,十分紧张:“昨天说起来也不怪我,都怪李峻生那小子,忒坏了。就是他撺掇着其它人灌我酒的。我跟你说,下次他再这样,我就揍他。”

    苏青桑还来不及回应他的话,被他的手一勒,她的胃又开始难受了。

    将霍靳尧一推,她重新去吐了。这个反应,可把霍靳尧打击得不轻。他一脸哭丧的看着苏青桑。

    “老婆,你不用这样吧?”

    他不就是喝了点酒吗?怎么到了苏青桑这里,就这么大反应?

    他要是没记错,她昨天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好像也吐了。

    苏青桑根本没空理他。那反胃的感觉刚才好不容易压下去了,这会更难受了。

    她趴在那里,只觉得黄胆水都要吐出来了。整个人脸色苍白,一脸痛苦。

    “老婆。”

    “闭嘴。”她本来就难受,听得更烦了。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冷遇的霍靳尧,一下子就蔫了。

    苏青桑这一次难受的过程有些久了。一直到十分钟之后,她终于舒服点了。漱过口后,缓过来的她站了起来。

    看到身后的霍靳尧,觉得烦得不行。这种情绪还是第一次。

    “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老婆?”

    “你一靠近我我就想吐。”苏青桑这会吐了两三次了,真不想再折腾了。

    霍靳尧看着她,脚步往前一步。苏青桑赶紧举起手。

    “别过来。”

    她现在好不容易不想吐了。拍了拍胸口,苏青桑听到玉婶叫吃饭的声音。

    “洗手吃饭吧。”扔下这句,她越过他去餐厅。从他身边过的时候还特意侧了侧身体。

    “老婆——”

    霍靳尧被苏青桑的举动给伤着了。他这会把李峻生那群人恨上了。

    恨完又觉得冤。他不就喝醉了一次酒嘛。至于这么夸张吗?

    他昨天就洗过澡,今天身上早就没有酒味了好不好?

    苏青桑去了餐厅,玉婶已经把饭菜都端上桌,还极为贴心的给他们先盛了碗汤。

    霍靳尧跟在苏青桑旁边刚坐下,端起碗要喝汤的苏青桑,闻到那个鸡汤的味道,突然又坐不住了。

    她腾的站了起来,又一次冲向了卫生间。

    这一次,霍靳尧脸上的委屈是忍都忍不了。他下意识去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不臭啊?也没酒味啊?

    青桑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她是不是故意的?就因为他喝醉了一次?他怎么有一种比窦娥还冤的感觉?

    苏青桑这次没吐那么久。她再回餐厅的时候,就发现玉婶已经走了,而霍靳尧坐在位置上,一脸纠结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