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他应该会很痛苦吧
    他不说话,客厅一时就十分安静了下来。天有点热,苏青桑被霍靳尧抱得有些出汗了。

    将双手放在霍靳尧的肩膀上,这个想法是今天苏青桑深思熟虑的结果。

    “我知道,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是阿姨一个人,就逄是有保姆,也可能会有些照顾不到的地方。再来,苏沛真要在牢里关上四五年。等她出来,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我们把阿姨接过来一起生活,不管怎么样,至少可以让她不那么孤单。你觉得呢?”

    霍靳尧看着她:“你这是决定了?”

    “也没有,这不是在问你的意思嘛?你要是不同时,我就不去接他了。”

    “不过,我觉得就算是阿姨来了,我们也不会有相处方面的问题。你知道的,阿姨是人好人。在林市对我们也相当的照顾。我真的不想看她一个人。”

    若没有之前那几个月的相处,苏青桑最多就是一声叹息。

    可是有那几个月的相处,又加上之前向采萍为她付出的那些,她总有些不忍。更不想看到她的晚年过得那样狼狈,那样寂寞。

    霍靳尧握起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她的手很纤细,并不是那种肉手,细细的,因为做手术经常要消毒的关系,透明似的白。

    他的指腹一点一点的滑过她的掌心,看着上面的纹理。

    “老婆,你看这条感情线。太深,太长,一看就是重情重义的人。”

    苏青桑听他胡说八道,却是笑不出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算命?好吧。你要是想说我优柔寡断直接说就是了,但是我真的不愿意看到阿姨这个样子。”

    “好。”霍靳尧点了点头,将她的手握,盯着苏青桑的脸在她以为他答应的时候突然正色。

    “你说让阿姨搬来跟我们一起生活?”

    “对。”

    “你想过她会答应吗?”

    “这?”苏青桑想到了向采萍个性里算是固执的一面:“我会说服她。”

    向采萍现在家里虽然有保姆,但是保姆会回家。就算是二十四小时都陪着,那个感觉毕竟不是亲人或者家人可以比的。

    “好。你会说服她,那么我呢?”

    “你?”

    “苏沛真是她的女儿,苏沛真是谁送进监狱的?”向采萍就算是不恨,也不可能做到没有丝毫芥蒂吧?

    “”苏青桑说不出话来了,她的声音弱了下去:“有可能阿姨并不怪你。”

    霍靳尧继续:“是不怪我。可我把她女儿送进了监狱。她来找我的时候我还置之不理是事实。”

    他的意思苏青桑都明白,可是:“阿姨不是那样的人。”

    “她确实不是,但苏沛真是。”

    霍靳尧知道苏青桑是好心,可是有些人,真的不值得对她好:“苏沛真从牢里出来以后,你觉得,她会感谢你替她照顾她妈妈?还是,恨你连她仅有的亲人,仅有的母爱都要抢走呢?”

    “我没有。我只是——”

    “你没有,但她会觉得你有。”霍靳尧不介意给她好好的上一课:“你知道苏沛真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她是偏执型人格,这样的人。说穿了,你惹不起。她只会认定她已经认定的事。至于别的,她不理会。”

    “青桑。你如果真的心疼阿姨,没事多去看看她。我相信,她一样会很高兴。但是你如果要把她接来一起住。我觉得,不合适。”

    苏青桑不说话,脸色却沉了下去。霍靳尧分析得都有道理,可是:“靳尧,我们就照顾她几年?等苏沛真出狱了,我们把阿姨还给她。再说了,你也说她出来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既然是这样,我们何不让阿姨先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

    霍靳尧知道她固执,但是没想到她这么固执。

    “青桑,你要让她享受家庭的温暖。那么你妈呢?”

    看她一时没反应过来,霍靳尧不介意说明白一点:“你妈,也就是厉千雪女士。这辈子最恨的两个人,一个是你爸。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另一个就是阿姨。那么请问霍太太,你把阿姨带到身边照顾,要给她家的温暖,你把你妈放在哪个位置?”

    苏青桑愣愣的看着他,那个神情,有点傻,有点呆。

    厉千雪?对哦,她这会竟然把厉千雪忘记了。

    霍靳尧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弹了一记。

    “你啊。”

    “可是”

    “没有可是。”霍靳尧的声音很严肃:“青桑,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的选择题,要么一,要么二,没有三。”

    苏青桑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她想到今天向采萍下车时的那个背影,想到她蹒跚着脚步走进监狱大门时的步伐。

    她其实,很难受。

    可是霍靳尧跟有一件事说对了。厉千雪跟向采萍是不可能共存的。

    厉千雪现在不在荣城,如果在荣城,如果知道她竟然要把向采萍接到身边照顾,她一定会反对的。

    这个举动,一定会影响她跟厉千雪之间的母女情。

    “我——”苏青桑说了一个我字,就低下头去。霍靳尧理解她的心情,向采萍对他也很好,他也很愿意照顾她。

    但,没有必要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不怕麻烦,可是他不想让苏青桑面对这些麻烦。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也不是说不尊重我妈。”苏青桑埋首在他胸膛前,声音很轻,若不是他靠得近,几乎要听不到。

    “我只是心疼阿姨而已。”那几个月。阿姨对她的好,是实打实的。

    “你还记得吗?她给我织毛衣,那件毛衣现在还在楼上的衣柜里。她做林市当地的家常菜给我吃,每天变着法子对我好。我知道,你要说她那是因为她把我当成了她的女儿。这些好本来是她对苏沛真的。可是靳尧。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把她当成是陌生人。更不要说她那时为了给我买块平安玉,被车撞,差点死了,差点瘫痪。”

    她的声音细碎,抬起头来看霍靳尧,眼角有泪:“我只是心疼她而已。”

    被人抢了男人,因为一时之气扔下女儿跑掉。好不容易认了女儿又是个假的。等认回真的女儿,却又去坐牢了。

    若是换个心志脆弱一点的人,也许就自杀了。

    “我知道,但是你总不可能为了别人的妈,得罪自己的妈吧?”

    霍靳尧将她的身体圈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青桑,你跟阿姨相处了几个月,有感情,你想照顾她我理解。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它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苏青桑没有说话,她知道。如果她今天要照顾一个孤寡老人,说不定厉千雪都不会有意见。

    但是那个人是向采萍,就不行。可是关向采萍什么事呢?

    “好了,别想了。”霍靳尧双手捧起她的脸,让她跟自己对视:“我想阿姨未必就愿意过来跟我们生活。”

    向采萍算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她现在的情况越是不好,她只怕越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毕竟,谁会希望承受别人同情的眼光呢?

    苏青桑都知道,只是觉得难受。

    霍靳尧看她这样失落,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老婆,要不,我们出去玩吧?”

    “去玩?”去哪里玩?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

    “你看,我们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去度过蜜月,不如找个地方好好玩几天?”

    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突然就笑了:“靳尧,你不要这样。我会自己调整好的。”

    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双手圈上他的腰:“霍靳尧,谢谢你。”

    “其实,出去走走也很好,不一定就是散心。也可以去玩啊。就当是蜜月旅行如何?”

    苏青桑将脸在他怀里蹭了蹭:“你有假吗?你最近都很忙的样子,你们公司真的走得开?”

    霍靳尧蹙眉,想到那个正在进行中的案子。还真没时间。

    “下个月吧。”霍靳尧想起一件事来:“下个月我要去意大利谈一个合同。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到时候再说吧,我还要考证呢。”

    最近医院里忙死了,她还有一场考试,还有一篇论文。最近因为这些事情,已经耽误很多进度了。

    “你不是说考证在月底?等你考完,刚好我们下个月初再去,就当放松了。如何?”

    “好。”苏青桑这会找不到理由拒绝了,他的用心让她无法拒绝,心情也跟着缓和了不少:“我还没去过意大利呢。”

    “那不就结了?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在欧洲顺便玩几天。”

    “好,都听你的。”

    苏成辉坐在苏青桑对面。两父女几个月不见,却是相顾无言。

    苏青桑面无表情,苏成辉看着她,脸有愧色。他下了飞机,几乎没有休息就往苏青桑的医院来了。

    也是运气不错,苏青桑刚好下班。没把苏成辉往家里带,而是来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坐在酒店金碧辉煌的餐厅一角,其它桌上客人的窃窃私语完全影响不到他们的对话。

    手机响了,苏青桑看了苏成辉一眼,接起了电话。霍靳尧今天晚上跟他那帮发小有聚会,问她去不去?

    “不用了。有事。”

    “峻生回来了。他可是难得回来,你要不是特别忙,我过来接你?”

    苏青桑的声音很轻:“你陪他们玩好了。我爸来了。”

    霍靳尧了然:“那行,你先忙。回头我再过来找你。”

    “好。”

    挂了电话,苏青桑看着眼前的苏成辉。岁月真的很优待这个男人。已经人到中年,看起来却依然儒雅有型。

    这一身的气质,也看不出一点商人味道,若说他是哪个大学的教授也是有人信的。

    “我知道你来是想知道苏沛真的事。我告诉你好了。”

    “青桑。”

    苏成辉打断了她的话,从一旁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这个,上次去法国的时候给你买的礼物。送你的。”

    苏青桑看着那个盒子。上面的logo她不算陌生。没急着去拿过来,而是看着苏成辉。

    “苏沛真,她会坐牢是咎由自取,如果你是想为她说情,或者是想霍靳尧放她一码。你可以不用开口了。”

    她难得硬气一回,在苏成辉的面前这样的硬气。一半是因为她真的也恼恨苏沛真做的那些事情,一半是因为她也被苏成辉之前的举动多少有些不舒服。

    苏成辉的神情有些尴尬,他很少在儿女面前露出这样的一面。

    “不是的。青桑。我没有想为沛真求情的意思。我就是单纯的上次去法国时看到这个礼物,觉得很适合你。”

    他的声音很轻,自从两个女儿换回来之后,他不管是面对厉千雪也好,还是苏青桑也好。始终都少了几分底气。

    他真挚的眼神不似作伪,苏青桑有些尴尬,拿过那个小盒子。

    “谢谢爸。”

    “不客气。”

    苏成辉叫来服务生开始点餐。又问苏青桑喜欢吃什么。苏青桑以前跟霍靳尧来过这里,随意点了一个菜。

    苏成辉也不勉强,两个人,点了四菜一汤。等服务生走了之后,他才看着苏青桑,神情隐隐带着关切。

    “你最近好吗?霍靳尧对你还好吗?”

    “都很好。”霍靳尧跟刘童佳的关系虽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最近已经明显的亲近了不少。

    他们不回老宅,偶尔刘童佳会过来吃晚饭。

    “那就好,那就好。”

    苏成辉说完这个,一时又找不到话说。端起了面前的茶水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苏青桑也倒了一杯。

    他不说话,苏青桑跟他生分已久,找不到话说,只能先开口。

    “爸。苏沛真现在在荣城监狱服刑。罪名是盗窃商业机密罪。她之前——”

    “青桑。我来真的只是想看看你,沛真既然会去坐牢,那一定是她做错了事。我都知道的。”

    他没说知道什么,不过有些话已经是态度了。苏青桑愣了一下。

    “爸,你还是听一下吧。”

    在苏成辉心里,苏沛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现在变成这样,他应该知道。

    把苏沛真做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前在荣城的她对章毅臣下药的事,再后来去林市,对她下药的事。后来,她偷霍靳尧那份计划的事。

    “让她坐几年牢,对她来说是很大的惩罚了。可是我不觉得我跟靳尧哪里就错了。”

    苏成辉坐在那没开口。事实上他这会也是相当的震惊。

    “她——她,她疯了吗?”

    “不知道。”苏青桑摇头,声音很轻:“爸你来了也好。去见见她。跟她说说话。安慰安慰她。”

    苏成辉的神情复杂,最后点了点头:“好。”

    一顿饭吃得是相顾无言,吃过饭,苏青桑知道,正常来说,她应该让苏成辉去家里住,反正也有客房,不过她不太愿意。

    “爸。我帮你订房间吧。”

    她之前带苏成辉来这家酒店吃饭,也就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没关系,我自己会订。”

    苏成辉看了苏青桑一眼,眼里有隐隐的失落。

    苏青桑看到了,却不打算开口邀请。她现在好像有点明白霍靳尧之前的心情了。

    被至亲伤得太久了,有时候真的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接受对方的。

    苏成辉开好了房间,苏青桑打算送了他回房间就走人。

    “爸你早点休息,没事我先回去了。”

    苏成辉嘴唇动了动,有心想让苏青桑多留一会,他想跟她聊聊。偏偏又找不到立场。

    苏青桑的手机在此时适时响起,厉千雪正在发送视频请求。

    每天这个时候,只要苏青桑方便,就一定会跟厉千雪视频。

    这会看着苏成辉,她有点犹豫,还是接了起来。

    “妈。”她这声妈一叫,马上就看到了苏成辉的眼神突然就亮了。

    他盯着她的手机,目光热切。苏青桑微微侧过身体,不让视频另一边的厉千雪了现端倪。

    “青桑。”厉千雪一眼就发现,苏青桑所在的环境不是家里,也不是医院:“在外面吗?那讲话方便不方便?”

    “是在外面,有点事,呆会就回去了。”苏青桑发现苏成辉往这边走了一步,她下意识退后半步:“妈你还在加班?”

    厉千雪所处的环境是她的办公室,一看就是还在加班。

    “还有一点点工作没做完。呆会就回去了。”

    “别忙太晚。”苏青桑知道,厉千雪最近谈了一个新项目,其实也很忙:“妈你要是忙的话,我晚点再跟你聊好了。”

    “没关系,我——”

    厉千雪说了一个我字,就听到敲门声。她来不及把通话挂断,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

    “我就知道,你又在加班了。”

    一个清朗的男声,听起来很年轻的样子。

    厉千雪这会想关视频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声音已经进来了。

    “我给你送了晚餐过来。来,吃了饭再工作吧。”

    “谁让你进来的?”

    “我敲门了。”

    “你敲门了我也没同意你进来。”

    厉千雪站了起来,正想着关掉视频,苏青桑却在此时已经看到了,那个男人靠近。

    “你出去。你听到没有?”

    “我进都进来了,还是来给你送晚餐的,你不用这么冷淡吧?”

    苏青桑听到那边有不断靠近的声音,很快的,她就看到了一个身影。

    “咦,这就是你女儿吗?跟你不像啊。海。哈罗,你好,我是你——”

    那是一张看起来相当年轻,也相当英俊的脸。她愣了一下,还来不及说话,厉千雪已经啪的一下把通话挂断了。

    “”苏青桑本来还想问一下,那个人是谁的。现在却没机会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出头的样子。跟厉千雪说话的声音又是那样随意。

    眨了眨眼睛,苏青桑想到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事。那个男人,不会是老妈的追求者吧?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太——

    眼角的余光看到还站在她前面的苏成辉,苏青桑收敛掉脸上的情绪。因为她发现苏成辉的脸色很难看。

    “爸?”对方再怎么不对,也还是她爸,苏青桑面带关切向前一步:“你没事吧?”

    苏成辉回过神来,有些僵硬的摇了摇头。

    “爸?”

    “没事。”苏成辉的声音有些晦涩:“你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那你”

    苏成辉似乎并不想多言,苏青桑跟他本来也没什么话好说。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走之前想着苏成辉刚才因为听到那个男人声音时一脸苍白饱受打击的脸,她突然就觉得,苏成辉好像也有些可怜。

    回到家,霍靳尧还没有回来。她看了眼时间,李峻生回来了的话,那群人的聚会只怕没这么早结束。

    她又给厉千雪发了视频请求。不过被对方拒接了。

    她只好改为打电话。响了很久,这一次,厉千雪终于接了。

    “青桑。”厉千雪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苏青桑忍不住就关切了起来。

    “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

    “刚才好像听说你还没吃饭?”

    “吃了。已经吃过了。”

    厉千雪说得很快,苏青桑却想到刚才那个男人说给她送饭。她吃的会是那个男人送的饭吗?

    “青桑,妈这里还有些文件没看完,我明天再跟你说吧。”

    厉千雪的声音有些急切。她前面的男人已经开始收拾桌上的饭盒了。

    苏青桑从酒店回家的这段时间,刚好够厉千雪把晚餐解决了。

    男人对着厉千雪笑得有些嚣张。嘴巴一动,似乎是要开口。厉千雪瞪了那个人一眼:“青桑,那我先挂了。”

    “哦。好。”

    苏青桑挂了电话,肯定了两件事,第一,那个男人八成还在厉千雪办公室。第二,那个男人跟厉千雪只怕是有些不一般。

    也可能是厉千雪的追求者,也可能是厉千雪有些欣赏的男性。

    不过她不急。不管是厉千雪出现了新的追求者也好,还是厉千雪爱上了别人也好,她相信以她的年龄跟阅历,都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也希望厉千雪可以重新得到幸福。只是想到今天苏成辉那样苍白的脸,苏青桑略有丝不忍。

    如果厉千雪真的重新开始了,那苏成辉想必会很痛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