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说白是你自私
    让苏沛真多坐几年牢?苏青桑一想到这个可能,第一想到的就是向采萍。等苏沛真出来了,向采萍多大年纪了?

    “暂时先别动她吧。”

    “老婆,我不喜欢你的心软。”

    “不是心软,我想去见见她。”

    自从苏沛真坐牢以后,苏青桑还没有去看过苏沛真。她们可是姐妹啊。

    她想,她或许需要去看一次她。也算是一个了断吧。

    “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霍靳尧对苏沛真有说不出的厌恶:“你如果想,让她在里面关一辈子不出来也容易。”

    甚至再狠一点,让苏沛真过得生不如死也容易。

    “没事,她都被关起来了,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去见见她吧。”

    她跟苏沛真,毕竟是姐妹。更何况,她跟向采萍,苏沛真跟厉千雪还有些关系。

    “好。”霍靳尧捏了捏她的手:“不管怎么样。不许心软,见一面就算了。”

    “好。”

    苏沛真穿着橙色的囚服。右胸上方还有她的编号。她那一头长发早剪短了。齐耳短发,脸上的明艳还在,但多了几分苍白和憔悴。

    在那样的苍白跟憔悴里,还有些不甘,有些愤恨。进来的时间还不够长,还不够她将一身的戾气都化掉。

    但,已经足够了。完全不同模样的人,这样的苏沛真,是苏青桑第一次看到的。

    -

    “呵呵。”苏沛真看到苏青桑出现时,笑了两声:“没想到啊,探监日会来看我的人,竟然会有你?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

    说到后面四个字时,她还特意停顿了一下。

    苏青桑不喜欢这样的苏沛真。尖锐,刻薄。

    “我以为,你在监狱呆了这两个多月,已经足够让你反省自己犯下的错了。”

    “错?我有什么错?”苏沛真说到这里,眼中的恨意越深:“那份计划是那个女人给我的。我拿来用怎么了?霍逸凡也是霍家的子孙,他开发这个案子跟霍靳尧开发这个案子有什么区别?我哪错了?”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

    那个案子,后来霍靳尧才跟她说了一二。她大概也能猜出一些来。

    苏沛真确实不是偷的。是人家给她的,不过人家给她是让她转交给霍靳尧,可不是让她自己拿去用?

    “呵呵呵呵。”苏沛真笑了:“行了。你今天来,是来看我笑话的?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奉陪了。”

    她站了起来就要走,苏青桑突然开口:“端午节那天,你给霍靳尧的表叔下药了吧?”

    苏沛真的脚步顿了一下,她突然靠近了苏青桑,眼神有看好戏的神采:“看样子,这是发现了?怎么?霍靳尧怀疑你?不要你了?”

    “我们好得很。”苏青桑不想解释,她跟霍靳尧的感情不是苏青桑可以理解的:“我来,只是想问你为什么?”

    “为什么?”苏沛真笑了,笑得张狂:“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竟然问我为什么?”

    她将双手一拍,用力的拍在了眼前的桌子上,过大的动静还引来了旁边狱警的喝斥。

    “7587。老实点。”

    “苏青桑,我会走到今天,都是你害的。你还问我为什么?”

    “如果没有你,我会变得像今天这么惨?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是你。苏青桑。”

    苏沛真的举动再次引起发了狱警的喝斥。她收敛了脸上的恨意,声音极冷。

    “苏青桑,你想看我笑话,你也看到了。接下来,请恕我不能奉陪了。”

    苏青桑本不想跟苏沛真多说,但是看到她,想到她之前那十二多年意气风发的时光,心头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你会走到今天,是你自己害的。”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已经站起来,跟她对视的苏沛真。

    隔着一道玻璃,她神情淡然,目光清澈。对上苏沛真眼中的恨意,她意外的平静。

    “苏沛真。你会走到今天,你会把自己送到这样的地方,是因为你自己。”

    “是。你觉得你失去了苏家的庇佑,你觉得你不再是厉氏的千金大小姐。你受不了这样的落差。你觉得你的一切是我抢走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是因为你自私。”

    “苏沛真,因为你自私,因为你只想独占,却不愿意分享。因为你不愿意那个得到一切的人是我。所以你才这样激烈,这样极端。”

    苏沛真忍不住冷笑一声:“是啊,我是不愿意,我凭什么要愿意?让你压在我头上?”

    “我压过你吗?苏沛真,在我们交换身份的事情在揭露以后,你但凡愿意退一步。哪怕是一步。只要你愿意共享,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我们都还能是一家人。外公也好,妈也好,他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不会真的就对你置之不理。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做了些什么要我提醒你吗?”

    “好。就算是妈跟外公都不要你了,可是阿姨呢?”

    要说苏青桑对谁最不忍,就是向采萍:“她把你带到荣城,让你重新开始,给了你机会,让你可以重头再来。她对你那么好,你对她做过什么?”

    “你看不上她,你一次又一次伤她的心。苏沛真,你对得起谁?”

    “你看不上阿姨,你又怨恨起外公跟妈妈。你对我下药,你甚至找来了仇彦博想让他毁了我?”

    “你甚至还对表叔下药?你想毁了我,毁了靳尧。”

    “苏沛真,你做了这么多事,你难道觉得靳你坐牢坐得冤枉吗?”

    苏青桑很少情绪这么激动的,但是看到这样执迷不悟的苏沛真,她实在是恼怒得很。

    “你知不知道,你出事之后,阿姨来找过我?”

    苏沛真愣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苏青桑。

    “阿姨来求我,又跑去求靳尧。本来,如果你只是拿了那份计划书。靳尧不会对你怎么样,可是你在林市想出那样恶毒的办法来对付我,靳尧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我也不可能是圣母。能够当成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你知不知道,阿姨是无辜的?”

    “她这么大年纪,还要为了你出来求人。你应该也没看到,阿姨的头发都白了大半了吧?”

    苏沛真这会脸色有些僵硬,那个女人头发白了?她并不知道。

    向采萍来探监,她拒绝了见她。若不是因为苏青桑现在的身份是霍家的少奶奶,狱警把她带出来了,她也不会想见。

    她不想见任何人。

    “你恨天恨地,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你就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爱你?”

    “你如果不这么极端,你现在说不定已经嫁给了霍逸凡。就算霍逸凡再怎么不好,也还是天域集团的副总。你若是愿意退一步,好好跟我相处,我们就算不能亲如姐妹,至少不会弄得像现在有如仇人一样。”

    “你视别人的好意不见,你对自己身上的优势不用,一心只想着恨,只想着报复。难道这些是我的错吗?”

    “你知不知道,在你对我下药之前,外公跟妈说,如果你愿意回来,苏家的门永远为你敞开。昱昕过来找我,说他想帮你。苏沛真,你也是拿过一手好牌的人,你为什么要把你这一手好牌打烂呢?”

    苏沛真的身体坐了下去,她坐在那不动,神情有些僵硬。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有一些人他们比你惨一千倍,一万倍,可是也没有人人都想着去报复吧?”

    她想到了齐惜薇。如果要说惨,齐惜薇比苏沛真要惨得多。她摇了摇头。有些话,点到为止,大家都是聪明人,再多说也没有意义。

    “苏沛真。你的刑期不长,不过五年而已。你如果好好表现,说不定不到三年就能出来。你确定,你要把你以后的人生,继续用在仇恨,嫉妒,以及无止尽的报复别人当中去吗?”

    “要知道,就算你是坐满五年牢才出来,你也不过才三十岁而已。”

    “苏沛真,要说的我都说了,今天之后我不会再来看你。若是过几年你出来,愿意改过自新,我相信,不管是爸也好,还是阿姨也好,都还会认你这个女儿。如果你不愿意,我也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不怕你,也奉陪到底。”

    苏青桑很少说这么多话,她觉得有些口干,她站了起来,最后看了苏沛真一眼。

    “苏沛真,你好自为之吧。”

    拿起自己的包包,苏青桑转身离开。待上了自己的车,她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想着刚才苏沛真的模样,思来想去,拿出手机给苏成辉打了个电话。

    “青桑?”

    自从上次苏成辉跟苏青桑因为苏沛真发生矛盾到现在,苏成辉就再没有跟苏青桑联系过。

    他几次打电话给苏青桑,她并没有接。他知道她心里还在怪他,怪他毫无理由的偏向苏沛真。

    可是,有些事情他已经在十二多年的昧中养成了习惯。他争取以后慢慢改,可是苏青桑好像跟厉千雪一样,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冷不防接到苏青桑的电话,苏成辉激动莫名。

    “青桑,你打我电话?”

    苏青桑听出了他的激动,心下有些涩然。摇了摇头,声音很轻。

    “爸,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苏沛真出事了,现在在荣城监狱。”

    “什么?”

    “你若是有空,就来看看她吧。”

    “不是,她怎么会出事的?她不是在林市吗?不对,我很久没见她了。你,她——”

    “有什么事,等你来了荣城再说吧。电话里说不清楚。不过我想,你会想见一见她,跟她说说话的。”

    也许有家人的关心跟陪伴,可以让苏沛真少一些身上的戾气,多一些平和。

    “青桑,你,你能不能先说一下?”

    “爸,你来了就知道了。还有事,先挂了。”

    扔下这句话,苏青桑挂了电话,她并不恨苏成辉,却是真的没办法不介意他一出事就把她想成坏人的那种想当然。

    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不理苏成辉。但是总要给她点时间,让她慢慢的去消化,这辈子她永远都无法跟苏成辉亲如父女的事实。

    将手机放下,她正打算发动车子离开,却发现,对面的马路上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那有些苍老的,略带着几分憔悴的脸,赫然是向采萍。

    她看到了向采萍,向采萍也看到了她。

    看了眼身后的监狱大门,向采萍没想到,苏青桑竟然会来看苏沛真,这真的让她很意外。

    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探监日。她很早就来了,上次她来见苏沛真,苏沛真不愿意见她。今天若是错过了,就要下个月了。

    冷不防看到苏青桑,她站在那不动了。四目相对,就算是隔着一条马路,苏青桑也能看到向采萍苍老了不止十岁的脸。

    心头一颤。苏青桑快速的下了车,往向采萍的方向跑去了。

    “阿姨?你来看沛真?”

    她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她的女儿,是霍靳尧送进去的。

    “恩。”很奇异的,向采萍的目光没有愤恨,也没有不满:“今天是探监日。”

    苏青桑看着那辆已经远去的出租车:“阿姨,你快去吧。我在这等你。呆会送你回去。”

    向采萍嘴唇动了动,想拒绝,到底还是没有。她年纪大了,不懂年轻人那些玩艺。

    上次打车过来,司机走了,她愣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公交站。

    “麻烦你了。”

    苏青桑摇了摇头:“阿姨,你别客气了,你快去吧。”

    向采萍转身往监狱大门去,想到上次来的情况,她又回过身业,看了苏青桑一眼。

    “你,你来看她,看过了?”

    “恩。”

    “她见你了?”

    “见了。”一开始也是不肯见的,不过苏青桑既然来了,自然是有准备的。霍家跟荣城各方关系都很好。

    真的有什么麻烦,也只是一个电话的事。

    向采萍闻言,神情放松了一些。如果苏沛真连苏青桑都肯见,是不是也表示她肯见自己?

    苏青桑在车上等了向采萍半个小时,她终于出来了。脸色比刚才进去要好一些了。

    她快速的发动车子,把车停到了向采萍身边。

    “阿姨,上车吧。”

    向采萍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哭过。苏青桑有心想问,到底还是没能问出口。

    等她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向采萍却自己擦干了眼泪。

    “瘦了,也憔悴了。”

    没头没脑的话,苏青桑却知道她说的是苏沛真。

    “没事,以后出来了,好好调养,会好起来的。”

    “恩。”向采萍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命,可以活到她出来。”

    “阿姨,你别这样说,你会长命百岁的。”

    “长命百岁就不指望了。若是我能活到她出来,我就劝着她,让她好好的过日子,安安分分的。再找个男人,生个孩子。我要是能看到那一天,我死也瞑目了。”

    苏青桑这话没法接。今天说的她都说了,但是五年后苏沛真出来会不会改,会不会安分,她真不知道。

    她不说话,向采萍也不要她说话,监狱很远。在郊区。从这里开车回去要两个多小时。

    她看着窗外,几乎是自言自语:“她是个好孩子。就是一时迷了心智,我很后悔。都是我的错。”

    “当然,我不应该抛下她不管的。我不应该以为苏成辉会教育好她。都是我的错。”

    向采萍唠唠叨叨的说了好多。苏青桑有时候会回应一二,有时候只是听向采萍说话。

    就这样一路到了向采萍所住的小别墅。车子停下,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向采萍明显累了。

    她没急着下车,而是看了苏青桑一眼。

    “青桑。谢谢你。”

    “阿姨你客气了。”

    “你是一个好孩子。”向采萍眼睛有些红:“靳尧娶了你,是他有福气。”

    “阿姨?”

    “没事,你去吧。我回去了。”

    向采萍下了车,见到女儿,她心情好多了。只是那个背影看着依然孤独,苍老,有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脆弱。

    “怎么了?”霍靳尧看着今天从回家开始就一直沉默的苏青桑。大手一伸,将她拉到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医院的事?”

    苏青桑摇了摇头。

    “苏沛真的事?你去见她了?她又说了些什么?”

    对于苏沛真,霍靳尧是真的厌恶到了极点。

    “没说什么。”苏青桑伸手圈住他的腰,声音有些低落:“我就是遇到阿姨了。”

    “靳尧,你知道吗?今天我看到阿姨,发现她老了不止十岁,明明她跟我妈,其实差不多的年纪的。可是——”

    后面的话,苏青桑没说出来,霍靳尧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会是想让我把苏沛真弄出来吧?”绝对不可能。

    “不是。”苏青桑摇头,她坐正了身体看霍靳尧,这件事情,她今天想了一天了。其实她并不确定霍靳尧会不会同意。

    “靳尧。苏沛真怎么样的结果,都是她咎由自取,我不会同情她。但是阿姨,她是无辜的。我也是真的心疼她。靳尧。我今天想了很久。要不,我们让阿姨过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